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65章 针飞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福伯,这个放映机可以一帧一帧的用慢动作来回放视频吧?”沉默了许久之后,林白缓缓睁开双眼,目光紧紧聚集在放映机放映出的画面上,沉声问道。

“可以的。”福伯见林白这郑重其事的样子,心中登时一喜,只觉得林白绝对是把握到了什么,当即便急声道:“姑爷,是从头开始慢动作播映,还是?”

“不用从头开始,从一分二十秒的地方开始播放,您老提好精神,我让您停,您就停!”听得福伯的话后,林白缓缓点头,然后又向他叮咛了一句。

“姑爷,您就放心吧。”福伯闻言后,愈发觉得事情可能是要出现转机,当即便急不可耐的将影片回放到一分二十秒的地方后,将播放模式调到了慢动作播映。

画面被调整成慢动作播映后,所有的画面就像是断开了一样,就像是在播放一个一张接着一张组成的幻灯片一样,而且画面中的声音也变得无比古怪,拖着长长的腔调。而更叫人不解的是,林白在这时候,竟然又毫无征兆的闭上了眼,仿若是在沉思。

姑爷这究竟是在做什么,难道他是在听影片吗?看着毫无回应的林白,福伯心里不禁生出一种疑惑,只觉得林白如今的架势实在是有些像装神弄鬼。而且这影片他跟那些警察也看了许多次,也不是没有这么一帧一帧的播映过,但没有看出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画面一帧接着一帧缓缓跳动,很快便来到了事故出现的那一刻,虽然已经调成了慢动作回放,但画面依旧是颠簸无比,叫人根本无法看清其中的情形。

“停!”就在画面的颠簸刚刚进行了接近两秒的时候,林白口中突然喊停,福伯没有任何犹豫,闻声之后,当即便按下了暂停键,而后目光向着屏幕上的画面望去。

只见此时此刻表现在屏幕上的画面,依旧是杂乱无比,在剧烈的颠簸下,摄像机所拍摄到的一切事物,仿佛都成了巨大的油墨污块,叫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究竟有什么内容。

“林白,这画面还是跟之前一样,什么东西都没有啊!”看着那看上去支离破碎的有些怪异的画面,李秋水眼眸中满是无法掩饰的疑惑,皱眉对林白询问道。

“稍安勿躁。”林白摆手示意李秋水不要急,然后缓缓睁开双眼,定睛望着那画面,然后缓缓对福伯道:“福伯,把这一帧的画面放大,最重要的是把右上角的东西放出来!”

虽然不明白林白这么做的用意何在,但福伯还是点了点头,然后依言开始进行调整。

“这是什么?”就在画面被大幅展开,然后移动到右上角之后,那驳杂的画面上渐渐开始有一个模糊的事物出现,就像是一个黑魆魆的长条形阴影。

“后视镜。”林白言简意赅的说出了这东西的身份后,然后对福伯道:“调整亮度。”

福伯闻言后,没有任何迟疑,急忙便将整个视频的亮度往上调整了一些。只见随着亮度的攀升,画面中的场景渐渐清晰起来,那一团长条形的阴影,渐渐露出了真实的面目,果然如林白所说的一样,那的确是车内的后视镜!

我的天,这是怎样敏锐的观察力!眼瞅着屏幕上的画面,福伯望向林白的眼神中登时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他看这段视频最少不下十次,但却从来没注意到这个细节。而林白只是看了一次,便把握到了这一点,甚至于还能通过盲听,来辨认出这画面出现的时间。

也许大少爷真的弄错了,这个年轻人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只是一个装神弄鬼的人,而是一名真正的有大本事的人,而老爷把小姐托付给他,也是一个明智无比的决定。

“你们看这里!”对于福伯心中的心绪波动,林白如何能了解,见画面调整好之后,朝前走了两步,然后抬手指着画幅上的后视镜,缓声接着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所以行驶记录仪能够拍到这块后视镜,应该是在车子剧烈颠簸的时候,记录仪脱落到了车内,所以才捕捉到了这短暂的画面。福伯,你再把画幅调大一些,我们看看这后视镜里有什么!”

眼瞅着林白的推断如此精准,福伯哪里还敢有半分犹疑,当即便依言开始调节。越是调节,他心中对林白的敬畏便越是深重,只见在那后视镜中,此时正有一个浅淡的人影,虽然朦胧,但凭借他对李开泽的熟悉,可以清晰的辨别出,那就是李开泽的面庞。

“再放大些,把这张脸放大!”就在福伯为林白这敏锐的观察力感到惊惧时,林白又道。

“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就在福伯将那画面放大了之后,人却是不禁惊呼出声,愣怔怔的望着后视镜内的画面,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颤声道:“怎么会这样?”

“林白,爹地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不仅是福伯,李秋水在看到那一幕之后,面上也满是不可思议和惊惧之色,望着林白急声追问道。

只见此时此刻,在屏幕上那放大的画面上,李开泽的面庞已经变得无比清晰。而叫诸人惊疑的是,画面上所显示的李开泽,竟然是在笑,双眼更是安详无比,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叫他感到开心喜悦的画面一样!要知道在这时候,通过记录仪拍下的颠簸画面,便可以推断出,此时车祸已经发生,寻常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怕不是连胆都要吓破,可李开泽怎么会在笑?!

而且他不仅是在笑,面容的那种淡然平静,更是还要比他之前驾驶车子的时候,看上去还要更深重一些,仿佛是根本没觉察到危险已经逼近了自己一样。这样恬淡的笑意,对比着车祸的惨烈程度,根本叫人不敢相信,这诡异无比的两者,竟然发生在同一时刻!

“林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越是看屏幕上的画面,李秋水便越觉得诡异,心中更是被一种无形的恐惧所笼罩,惊惧莫名的看着林白,疑声问道。

“我心里有一个推断,但是还不能确定。”林白缓缓摇头,然后疾步向着病房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对李秋水和福伯道:“你们在外面等着,不要进里面!”

眼瞅着林白这郑重无比的态度,虽然李秋水想要继续追问,但也明白,在林白没有得出结论之前,恐怕绝对是不会告诉自己只言片语。而且他不让自己进入病房,也绝对是有他的想法和安排,自己若是坚持进入,恐怕只会打乱他的计划。

“姑爷实在是……”看着林白被房门隔断的身影,福伯不禁感慨出声,想要说些什么,但一时间却是不知道究竟是该用什么样的词句来评价林白。

“岳父大人,恕小婿冒失得罪了!”进入病房后,将房门关上之后,林白缓步走到李开泽身前,望着那张被绷带紧紧缠绕着的面颊,拱了拱拳,缓缓道。

话音落下之后,林白双指突然并成剑诀,先天真罡登时透体而出,而且和以前的祥和不同,此时的先天真罡竟然凛冽如刀,带着一股不可言说的肃杀气息。

待到先天真罡凝聚成型后,林白没有任何迟疑,当即运指如飞,向着李开泽被绷带紧紧缠绕着的五脏六腑的位置,轻轻划下。指尖遇到那些紧紧缠绕的绷带,登时便发出一阵接着一阵刺啦,刺啦的声响,坚韧的绷带,此时竟然如朽木般簌簌割裂!

而且那些绷带的创口更是平整无比,恍若是用利刃割断,足见先天真罡的不凡!

待到切开这五处创口之后,林白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抬手自带来的行囊中抽出了五枚通体晶莹剔透的银针,向着李开泽的五脏所在位置,轻轻扎了进去。

针影如幢,只是瞬息间,五枚银针便深入到了五脏中!而就在这五枚银针深入到李开泽的五脏之后,林白没有任何迟疑,当即便取出那柄经历过符劫和五行元力洗礼的符笔,指腹划过符笔,轻轻一震,缓声道:“符笔开散,五行之元力,出!”

话音落下,只见顺着符笔登时开始有五色斑斓的光华生出,而后一分为五,化作青红黄白黑五色,在林白的引导之下,按照五脏的五行排列,向五脏中渗入。

这五行元力乍一碰触到银针,那原本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银针,登时便有毫光绽放,五色光华缭绕在银针周围,就如同是一道道流光般,向着李开泽的身躯没入。

但就在这五行气息顺着银针,堪堪就要没入李开泽的五脏之时,他的身躯却是突然开始剧烈颤抖,顺着身躯更是有一种诡异气息登时传出!不仅如此,那五枚深入他体内的银针,更是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而后只听得嗤然一声,银针竟然直接自他身躯中迸射而出!

嗤!嗤!嗤!只听得一阵破空之声,那五枚银针登时自身躯中直接射出,而且更是裹挟着一种狂暴无比的威势,自身躯反射出之后,有的银针甚至直接没入了林白身侧的墙壁之中!

“果然如此!”望着那在没入墙壁后,针尾兀自颤抖不止的银针,林白眸色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