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66章 神散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老泰山,你究竟是惹到了什么人,竟然还不止一拨人要对你下手!”向着那终于停止了颤抖的银针扫了眼后,林白缓缓转头,目光汇聚到了李开泽的身上,喃喃自语了一声后,转头向屋外已经等得急不可耐的李秋水和福伯道:“你们进来吧!”

“爹地身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断了这么多地方?”李秋水和福伯两个人在屋外早已是等得急不可耐,听到林白的话后,当即没有任何迟疑,便急忙推门进来,看到李开泽身上的被割开的绷带后,不禁疑惑无比的看着林白问道。

尤其是福伯,脸上的神情更是惊疑到了极点。因为此前李开泽车祸发生的诡异,所以如今为了李开泽的安全考虑,在病房内根本就没有任何利器。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究竟是用什么东西,把李开泽身上这些坚韧无比的绷带斩断,并且还切割的如此整齐。

“我割断的,是想用银针来看看老泰山的身体究竟是出了什么异常。”言简意赅的回答了两人的问话后,林白沉声接着道:“你们回头看看墙壁上的东西。”

“啊!”听到林白这话,福伯和李秋水登时疑惑的回头向着墙壁上望去,这一眼望去,在看到那些没入坚硬的墙壁之中的银针,他们两人脸上的惊诧之色,登时变得愈发深重。

而且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林白之前会不让他们进入病房,显然是他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害怕他们会被迸溅的银针所伤。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会让这些银针扎入墙壁这么深,这该是怎样惊人的力量。

而且他们也不敢想象,假若刚才他们坚持己见,要跟随林白进入这病房的话,若是身体被这些银针碰到,恐怕绝对是要被扎处一个透心凉的透明血窟窿吧!

“这是你做的吗?”心有余悸的向着那些银针看了眼后,李秋水惊疑不定的对林白道。

“不是我。”林白缓缓摇头,然后向李开泽看了眼,道:“是老泰山的身体做的。”

“这怎么可能?林白,你不要开玩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赶快告诉我吧!”听到林白这话,李秋水几乎都快要被急哭了,她如何不知道,自己父亲虽然财力超群,但实际上和自己一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普通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把银针打入墙壁之中。

更何况如今李开泽还昏迷在床,全身粉碎性骨折的他,又怎么可能有力气打出银针。

“我没有说错,这的确是老泰山的身体打出来的,只不过是你没有听仔细而已。”抬手将没入墙体的银针拔出后,林白缓缓接着道:“我说的是老泰山的身体,并不是老泰山本人!”

“姑爷,大少爷的身体和本人有什么区别,您就别卖关子了,我这把老骨头现在真要被你弄迷糊了。”不仅是李秋水,福伯也是被林白这似是而非的话弄得满头雾水,疑云重重。

“所谓人,那是身与魂的契合,缺了其中之一,便不能称之为人。而身体只是人的一部分,只是掌握了各种机能循环和神经反应而已。”听得福伯这话,林白微微一笑,缓声解释道:“所以我所说的,就是这些银针并不是老泰山本人打出来的,而是被他的身体打出来的。”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听到林白的解释,李秋水心中的疑惑才算稍稍缓解了一些,但她仍旧是想不明白,就自己父亲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力度,把银针打入墙面。

“刚才咱们在外面看行驶记录仪拍下的画面的时候,在看到老泰山那淡定的面容后,我心中便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我认为老泰山的情况绝对不止是全身粉碎性骨折和脑震荡这么简单,他很有可能在车祸发生前的一瞬间,神魂已经脱离了躯壳!”

缓缓说出了一句叫所有人为之惊讶的话后,林白没有等李秋水和福伯发问,当即沉声接着道:“但当时的我无法确定这种情况,所以我就打算用这五枚银针来试探一下情况,看事实究竟是不是跟我所想的相同,确定老泰山是不是已经神魂不在。”

“用五枚银针来试探爹地的神魂是否在体内?”李秋水闻言后,不禁疑惑发问。

“没错,就是用这五枚银针。要知道,正是五行的彼此相生,才使人体得到运转,才使生命得以存在。而且正是五行元力对神魂的滋润,才使人之所以能被称之为人,才能叫人和世间的草木鸟兽不同。这也正是华夏相术之中所说的‘五脏之间有神存’!”

“银针纤细如牛毛,而且此前经过了温养,它们不蕴藏任何五行力量,乃是最为中正平和的事物。而我下针的方向,乃是人体中蕴藏五行之力最为充沛之地,就是心肝脾肺肾这五脏的位置。下针之后,我更是以五行元力灌入银针,来窥探老泰山体内五脏蕴积的五行之力。”

“若是换做寻常人,在银针扎入五脏,并且灌入五行元力后。在五行元力的作用下,五脏会得到极大的滋润,使得生命力更加强劲,焕发崭新的生命。”

“但失去了神魂的人却不同,因为他们体内的五行之力不需要温养神魂,所以也就没有分毫损耗,自五脏中生出的五行之力,便会淤积在体内,得不到疏散。而一旦体内的五行之力和外界的五行元力相触,便会发生反弹。这便是这五枚银针自老泰山体内震出的缘由!”

略略思忖,林白便深入浅出的将这五枚银针自李开泽身体内弹出的道理,讲了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可以确定,爹地的这次车祸,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有人在故意为之?而且那人不但对爹地的车子下了狠手,并且还弄走了爹地的神魂。”听得林白这话后,李秋水神情不禁一紧,紧握着拳头,担忧无比的对林白问道。

“你这话,只是对了一部分。老泰山这次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刻意为之的事情,早在咱们下飞机之后遇到那么多事情时,就能够断定了。”林白淡淡一笑,缓缓接着道:“而你弄错的是,老泰山这次遭遇的事情,不是一伙人所为,而是两拨人同时动手的结果。”

“什么?是两伙人在对爹地下手?!”听到林白这话,李秋水只觉得就像是耳畔有炸雷突然爆响一样,直叫她觉得事情不可思议到了极致。而且她也知道,如果林白这推测为真的话,那事情处理起来,恐怕就要更加棘手。但让她想不通的是,父亲究竟是惹到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两拨人对他同时下手,要夺走他的性命?!

“不可能啊,大少爷他一向与人交善,深居简出,根本没有可能跟人发生矛盾啊!”福伯闻言后,也是大惊失色,然后恭敬无比的望着林白,道:“姑爷,你能看出来这么多端倪,一定跟老爷说的一样,是有大神通的人,你一定要救救大少爷啊!”

“我能看出来归能看出来,但是具体怎么去操作救人,我还拿不准主意。不过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只要找到想要对老泰山下手的两拨人,知晓了其中的缘由,也许就能让老泰山的性命无忧。”沉默片刻后,林白有些歉疚的向李秋水看了眼,犹豫许久,缓缓道:“肉身上的伤,我暂时没办法救治,但想要把神魂召回,我倒是有个法子,不过得秋水你配合,而且我这法子对你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即便是我,也不能保证你能否安全。”

“什么办法,只要你说,我一定竭力配合你!”听到林白这话后,原本神情失落的李秋水,双眼登时亮了起来,紧紧握住林白的手,决绝无比道。

跟随林白这么久,李秋水很清楚神魂对人而言,意味着什么。世间如海,人在海中,肉身是帆,而神魂便是执掌船走向的舵。有帆有舵,方能组成一个完整的船!

而李开泽如今的状况,便是那失去了舵的船,只能浑浑噩噩的飘荡在海中,即便是船不会漏水下沉,但却永远不知道会被海浪推到哪里。

李秋水绝对不允许父亲变得如那失去了舵的船一样,浑浑噩噩,不知去向。不管是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不管要她做什么,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听从林白的安排。

“算了,还是让我再考虑一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这法子实在是太凶险了,我不能拿你的性命开玩笑!”看到李秋水那决绝的态度,再一想到自己所要施展的术法的凶险程度,林白便觉得对自己实在是无法让李秋水去冒这样的险。

而且他也不想李秋水出现任何的意外,李开泽对李秋水很重要,而李秋水对他,也是最为重要的人之一,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不能拿她的性命来冒险。

“姑爷,要不让我来吧!”见林白神情艰难,福伯急忙道:“我跟了大少爷大半辈子,可以说他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这条老命也活够了,就算出了什么危险,我也不怨谁。”

“你不行!”林白闻言缓缓摇头,道:“我这法子必须要借助血亲才能施展,否则无效!”

“林白,不要再犹豫了!只要能救爹地,我什么都不怕!”李秋水闻言,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