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69章 以血引魂(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嗯,我做好准备了。”深吸一口气,勉力将身体中那层层叠叠如潮水般的痛楚感压下后,李秋水微微点头,然后道:“林白你放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会告诉你的。”

“好!”言简意赅的说出一字后,林白缓缓抬起了手,微微闭眼,深吸了几口气,想要平静心神,但饶是如此,手指却依旧有些颤抖。五脏虽然对人体都至关重要,但相比起来,心脏的作用却是更大,可说是生命的源头,他真怕这一针下去,会出生命意外。

尤其是看着李秋水那因为疼痛已经变得惨白的身躯,以及额头密布的淋漓汗珠,他更是觉得自己不能让心爱的女人来冒这个险,不能拿她的性命来做赌注。

“不要想那么多,就当我是一个陌生人。”紧咬着牙关,在剧烈的疼痛下,李秋水磕磕巴巴接着道:“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让我有事的,也一定会让爹地平安的。”

“去!”听得李秋水这话,林白深吸一口气,而后目光缓缓汇聚到李秋水那颤颤巍巍,更是有一点嫣红的高耸之上,而后手指微动,那根长长的银针,登时便没入了身躯之中。

“啊……”银针乍一落下,李秋水登时痛呼出声,而且那声音和此前相比起来更多了许多凄惨,额头上的冷汗变得更淋漓,脸色变得更苍白。不仅如此,她全身上下的肌肤更是在不断颤栗,不断出现一粒粒如小米般的疙瘩,那是对疼痛忍耐到了极致的表现。

“秋水,你怎么样?”看到李秋水这模样,林白急忙握住了李秋水那正在不断颤栗的柔荑,急声呼喊不止,生怕李秋水因为这一针的落下,出现分毫的意外。

“我没事,我很好……”紧握住林白的手后,李秋水就如同是落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的舢板,仿佛疼痛一瞬间减轻了许多般,紧咬着牙关,颤声道:“林白,你快继续动手吧。”

重重点了点头,林白运指如刀,没有任何征兆的向着李秋水的指尖轻轻一划,登时便有数滴殷红的鲜血的滴落在他掌心。而在这剧烈的疼痛下,对于指尖破裂带来的疼痛,李秋水就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一样,连一丝分毫的痛呼声都没有发出。

望着李秋水那模样,林白只觉得心在滴血。李秋水是什么人,那是华人圈里面首屈一指富豪家中的千金,从小就如众星捧月般精心呵护,何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就是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如今在父亲面临危险的时候,还能够在这样的疼痛下坚持。

“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心为阳脏而主通明。心为阳中之太阳,以阳气为用。心藏神,而为神明之用,为身之主宰,万事之根本!”

“肝者,主疏泄,土疏泄,苍气达。肝为阴中之阳,凡脏腑十二经之气化,皆必藉肝胆之气化以鼓舞之,始能调畅而不病。肝为风木之脏,因有相火内寄,体阴用阳,其性刚。”

“脾者,主运化。人五脏六腑之血,全赖脾气所统摄。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

“肺者,诸气所属,气行则血亦行。天气至清,全凭呼吸为吐纳,其呼吸之枢即为肺!肺为水之上源,肺气行贝水行,肺为清虚之脏,不容邪气所干!”

“肾者,主藏精,主水液,主纳气,为人体脏腑阴阳之本,生命之源,故称为先天之本;在五行属水,为阴中之阴。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阴阳相交,呼吸乃和。”

一边口中默念咒诀,林白的双手一边不停的变动,那些自李秋水指尖收取到的血液,随着他的动作,登时分化成五点,向着扎入李秋水体内的银针涌去。

血液碰触到银针,常理之下,根本不能溶解任何东西的银针竟然直接将那些血液吸纳入其中,而后顺着银针,向着李秋水的五脏缓缓没入。

而随着这些血气的涌入,李秋水的身躯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仿佛血液的进入,叫她的疼痛加剧了几分。而且更为叫人痛苦的是,这疼痛虽然剧烈,但却没有到叫人晕倒过去的地步,但越是这样,便越是叫人觉得痛苦,只觉得疼痛就像跗骨之蛆,难以祛除。

“五脏者,肺为金,肝为木,肾为水,心为火,脾为土。肝生心,即为木生火,肝藏血以济心;心生脾,即为火生土,心之阳气以温脾;脾生肺,即为土生金,脾运化水谷之精,气以益肺;肺生肾,即为金生水,肺气清肃则近期下行以滋肝;肾生肝,即为水生木,肾藏精,精气衍化,以润肝脏之阴血!五脏相生,命使成焉!”

望着李秋水那痛苦的模样,林白只觉得就像是有人在不断的向着自己的胸口戳着刀子一样,但他知道术法已经开始,就必须继续下去,而且自己如果现在就放弃,不去尽力一试的话,李秋水也必然还要坚持再尝试一次。而那样,只会让她承受双份的痛苦。

所以林白只能在心中不断为自己打气,希望自己能一鼓作气而成,完成术法。

“血者,人体之水,周游于四肢百骸!血化为精,成纯阳之势,后与纯阴相合,阴阳和合,成就新生!命者,精血衍化而成!纵然时过境迁,血脉之连不可断绝,冥冥之中,自有牵连相依!五脏五行之力,听我调度,气血入针,汇于血中,为我所用!”

紧咬着牙关,林白手中陡然持紧了符笔,而后在虚空之中勾勒不止,调度着李秋水五脏中的五行之力,开始滋润那没入银针之中的鲜血!

只见随着林白的呼喝声,那五枚原本作银白色泽的银针,竟然登时化作了鲜红如血之色。不仅仅是它们,就连李秋水周遭的那五支洁白剔透的蜡烛,此刻也已变得如血般鲜红!

“痛!好痛!”虽然李秋水已经是在百般忍耐,但此时此刻,在这诡异的变化之下,却依旧是忍不住痛呼出声,那声音如杜鹃泣血,凄厉无比。

里面出什么事儿了?!听到李秋水的痛呼声,屋外的福伯只觉得心如刀绞,想要冲进屋内,看看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想到林白的叮咛,伸到门把手的手指又缩了回去。

姑爷,你一定要保全好小姐,千万不要让她出什么事儿啊!听着那一声接着一声的痛呼声,福伯的眼角不禁有泪珠滑落,口中喃喃念诵经文,为李秋水祈祷不止。

不止是他,林白此刻眼角也是湿濡一片。李秋水已经疼痛如此,但他却非但不能出手相帮,反倒还要加重她所受的痛楚,这实在是叫他觉得心中感伤。

伴随着那痛呼声,时间点滴推移,而在李秋水五脏方位所扎的那五枚银针,此刻已是完全变成了如血般的嫣红之色,而且那种红更是带有一种妖异的感觉,仿佛是变得跟有生命了一样,又像是与冥冥之中的什么东西在不断的牵连。

“血引起!”眼瞅着银针已经变得如红宝石般晶莹透亮,林白心知事情已成,当即没有任何犹豫,手上印诀陡然掐动,先天真罡透体而出,宛若五只大手般,顷刻间便将李秋水五脏间扎着的银针拔出,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调度银针,向着李开泽的五脏方位扎入。

嗤!嗤!嗤!嗤!嗤!五声锐器与皮肉相触,发出的闷响之后,那五枚闪烁着妖异红色光芒的银针,已然颤颤巍巍的没入了李开泽的五脏之中。

“五行相生,血脉相牵,运转!”没有任何迟疑,一手调动先天真罡,用床单将李秋水的身躯裹好,另一手紧握符笔,在虚空中骤然划动,向着李开泽的身躯猛然指去!

只见随着符笔的指出,那五枚银针登时嗡然作响,颤栗不断,而且随着银针的震荡,更是有一层淡淡的血气骤然弥散开来,汇聚在了李开泽身躯的正上方!不仅如此,随着血气汇聚的越来越多,那层血气竟然组成了一个和李秋水颇为相似的雏形!

就在这如缩小的李秋水般的血色雏形汇聚而成后,顺着李开泽身躯旁点燃的那五支蜡烛,顺着灯芯竟然突然发出五声爆响,而且室内虽然无风,但烛火却是骤然摇摆不止!

烛火摇晃下,那五支原本色作纯白的蜡烛,顷刻间竟然化作了如血般的纯红之色,那颜色说不出的妖艳灿烂,叫人望之便觉得诡异莫名,仿佛其中藏着一种类似于血脉的神异力量。

不仅如此,在这烛火摇晃下,更是陡然有五道如血般的光华,骤然自李秋水的五脏生出,而后跟李开泽五行所在的方位紧紧连接在一起,仿佛是搭起了一座引渡的横桥。

那气息虽然稀薄,但却给人一种无比紧实的感觉。仿佛在这一刻,李秋水和李开泽的血已经连接在了一起,那五行的血引之力,正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以至亲之血,点燃汝五脏之灯!化作招魂之灯,汝女在呼唤,神魂纵使杳杳于天地四方,但也应能听闻此声!血脉已成引,明灯已燃,魂兮归来,魂兮回来!”就在这变动出现的一瞬间,林白双手陡然合在一处,双眸死死盯住那摇摆的烛火,缓声念诵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