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72章 打断狗腿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就算是死,今天我也要死在门口!除非是踩着我的尸体,否则你们别想进里面半步!”望着虎视眈眈向自己扑来的那一众打手,福伯紧咬牙关道:“单通真,有胆的,就把我杀了!”

“老东西,你还真是不识抬举!”听得福伯这话,而且见自己那一干手下又久攻不下,再一想到凯撒对自己的叮嘱,单通真眼中神情一寒,向着那一众手下使了个下狠手的眼色,然后盯着福伯,寒声道:“老东西,是你自己逼我的,今天我就要了你这条狗命!”

听得单通真发声,那一干手下登时张牙舞爪的向着福伯便扑了过去,而且拳脚间更是下了狠手,那架势是牟足了劲,要把紧守着房门的福伯往死里收拾。

“小姐,等下辈子,福伯我再伺候你!”眼瞅着那一干人虎视眈眈的向自己冲了过来,福伯心知自己恐怕是躲不过这一劫了,但即便是在此种态势下,他的手却依旧是分毫不松,指节发白的紧紧扒着门框,闭上双眼后,口中大吼出声!

没想到这老东西还挺重情义的!听到福伯这话,单通真脸上露出一抹狞笑,眼中更是有些讶异,他着实没想到,福伯的性子居然如此坚韧,对李家又是这样的忠诚。在这样很有可能身死此处的情况下,竟然还是分毫不松口,宁愿拼了老命,也不愿放弃。

“不好!”但就在那几名手下堪堪要扑到福伯跟前的时候,单通真耳畔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锁栓转动的声音,这动静叫他不禁惊呼出声,但还没等他话说出口,只见那扇房门已是豁然拉开,然后他眼前一花,只见一团黑影闪过,自己那些手下登时鬼哭狼嚎的躺倒在地。

“想睡个觉都睡不安生,非得这么吵吵闹闹的!”一脚把那一众向着福伯冲来的手下撩飞之后,林白抬手将看到自己,松了一大口气后,差点儿没栽倒在地上的福伯扶稳之后,面带玩味之色,望着单通真,淡淡道:“福伯,是什么人这么不长眼睛?”

“单通真!是我们和黄在美国分部的副总经理。”听到林白的问话,福伯急忙将单通真的身份道了出来,不过老人家望向单通真的眼眸中依旧是怒火冲天。

他在李家这么多年,深受李嘉程和李开泽的信赖,不管是走到什么地方,都被人高看一眼,但今天却被人这样羞辱,而且差点儿丢掉老命,着实是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单经理,你怎么来了?公司是遇到什么急事了,才叫你砸了医院的门不说,还想要杀了福伯?”就在此时,在病房中将衣服收拾妥当的李秋水也缓步走出,冷眼望着单通真道。

“小姐,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跟福伯开个玩笑。福伯是你跟老板那么看重的人,我怎么敢对他下重手呢?只是这些家伙不长眼,才会冲撞了福伯。”眼瞅着林白和李秋水自病房中走了出来,单通真眼皮不禁一阵狂跳,陪着笑狡辩了几句后,转头向病房内望去,然后道:“老板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清醒过来没有?”

“爹地还没有醒。”看到他这模样,李秋水冷笑出声,望着他淡淡道:“怎么着,难道爹地不醒,单经理你就可以这么肆意妄为吗?你说只是开玩笑,这世上有这样开玩笑的吗?难道你以为我的耳朵是聋的,听不出来你这些人如果还不见我出来,就要把这扇门也砸了吗?”

“小姐,我们真的只是跟福伯开一个玩笑而已。”听闻李开泽还没有清醒,虽然心中有些不明白自己明明没有进入病房,打断林白的施术,但还出现这结果的原因,但单通真还是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陪着笑脸道:“小姐,我们这次过来,也真的是有要紧事跟你商量。你放心,等我回去,就一定好好教训这些不开眼的家伙。”

“小姐,我不要紧的,你不用跟他们计较那么多,还是先处理公司的事务吧。”听到单通真的话,虽然福伯心中愤怒难平,但又怕单通真这番前来,真是公司遇到了什么难以处理的棘手事务,要李秋水拿主意,便只好将怒火压着,然后向李秋水劝道。

听到福伯把话都这样说了,李秋水便也没有再多言,只是冷眼看着单通真,淡淡道:“单经理,究竟是什么事情,用得着叫你这样十万火急,大动干戈?”

福伯是什么人,那可说是一手把李秋水带大,并且还是李开泽的救命恩人。李家上下,哪个对他不是礼遇有加,如今看到福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李秋水如何能忍。

“其实也不算是太重要的事情,只是公司里面的高层催的急,希望我尽快找小姐拿个主意出来。”单通真如何听不出来李秋水这话里显然是带着刺,但望着一旁似笑非笑的林白,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陪笑道:“就是老板此前立下的如果遇到危急情况,有关公司财务和事务的分配,说的简单一些,就是有关遗嘱的分配权的问题!”

“我以为是什么事情,原来你来是要跟我商量遗嘱的事宜!单经理,难道你不知道爹地现在只是昏迷,并没有过世吗?你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我说遗嘱,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诅咒爹地,要他快过世吗?”听到这话,李秋水登时勃然大怒,寒声呵斥道。

“小姐,我没有这个意思。”听到李秋水这话,单通真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苦笑,连连摆手,接着道:“这也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想老板尽快康复的,但是现在情况你也看到了,老板至今都还在昏迷,公司里这些天因为这些事,已经是闹得人心惶惶,不能再拖了。”

“按照我的本意,这件事情也不该现在就摆在台面上,可是公司如今乱成一锅粥,所有的事情都要尽快定好主心骨,才能运转下去。小姐你应该也不想让老板大半辈子的心血,因为这件事情打了水漂不是。而且这也是老板以前的嘱咐,并不是我故意要拿这些事给小姐添堵。而是咱们早点把事情定下来,公司人的心也能早点安稳不是?”

“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要自己尽快接管公司吗?好,我可以答应你,公司的事情就由你做主,去做事吧!”听得这话,李秋水眼眸中有冷光迸射,寒声道。

“小姐……”听得李秋水这话,福伯急忙发声,道:“公司是大少爷的心血,不能就这么乱往外扔的,小姐你还是慎重一些,不要下这样草率的决断。”

“秋水,福伯说的在理,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的好。”林白闻言后也是握住了李秋水的手,温声劝慰了一句后,对单通真道:“遗嘱你带来了吗?”

“遗嘱和一应事宜都在律师那边,我这次来,只是跟小姐约定一个时间,好一起去拆封遗嘱的。”单通真微笑摇头,然后心平气和的望着李秋水,温声道:“小姐,福伯他们说得对。公司是老板大半辈子的心血,我们还是尊重老板的安排为好。”

“三天之后!”眼瞅着单通真这假仁假义的模样,李秋水连一个字都不想再多说,冷冷撂出来四个字之后,转头便向着病房内走了进去。

“好,那我们就这么定住了。到时候我派人来通知小姐,事情早些解决,公司里那些人的人心也能早些安稳下来,大家都能安心去做事。”单通真闻言后微微一笑,然后向着林白点头示意了一下,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且慢。”但就在单通真抛下话想要转身时,自始至终极少发言的林白却是突然开腔,然后笑眯眯的望着惊愕转头的单通真,轻笑道:“单经理,你是不是忘了些事情?”

“什么事情?我这次来就是为了遗嘱的事情啊?”听到林白这话,单通真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但不知为何,望着林白那笑吟吟的目光,他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觉。

“单经理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林白呵呵一笑,淡淡道:“当然是福伯的事情,你的人这样羞辱福伯,并且还对他动了手,难道连声抱歉不说就要走吗?”

“还是姑爷细心,知道体谅下属。福伯,刚才多有得罪,抱歉了,改天我再摆席给你谢罪。”听得这话,单通真轻轻一笑,心里不禁松了口气,然后转身望着福伯,拱了拱手后,转身望着林白道:“姑爷,你觉得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林白不置可否的轻轻一笑,淡淡吐出两字后,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抬起右掌,恍若随意无比的向着身前轻轻一拍,只听得指尖晃动之际,一股劲气陡然迸射而出,而后只听得单通真的右脚脚踝处登时一阵嘎嘣声传出,显然是骨头都碎成了茬子。

还没等单通真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钻心的刺痛登时传来,然后右脚一软,人登时摔倒在地,如同死了爹娘般,在那痛苦无比的嘶嚎不止,那模样说不出的凄惨!

“抱歉了,刚才不小心弄断你几根骨头,改天给你摆席谢罪。”林白淡然一笑,目光淡然的望着单通真,淡淡道:“单经理,你觉得这样可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