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78章 谢幕演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3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不是!”听到林白这话,李秋水只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似笑非笑的嘲讽了他一句后,却是发现林白面上的神情不似作伪,不禁疑惑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可如果真的是被勾走了魂的话,为什么我没有反应,而且他们没像爹地那样昏迷?!”

话出口,李秋水的目光不禁向四下望去,越是看,她便越觉得林白所言非虚。舞台下的那些人的面容看上去的确是有一种病态的神情,每个人眼眸中的目光,都有一种诡异的迷离。

“此勾魂非彼勾魂。”听到李秋水这话,林白微笑摇头,缓缓道:“这种勾魂,比起老泰山所承受的勾魂,可说是轻微了百倍。这种程度的勾魂,只是让人的神魂陷入眩晕和沉迷之中。之所以你没有感觉到,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是女人,不是男人。”

“她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察觉到这些东西?”听到林白的话,李秋水不禁疑惑出声,道:“还有你说女人不会被勾魂,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人对勾魂术法的施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说场内的每一个布置,都有着勾魂的作用。”林白也不直接道破蹊跷,只是轻笑道:“而且实际上她如今所用的勾魂的手段很简单,你可以仔细回想一下,从开始到现在,舞台的音乐和灯光出现过了多少次变化。”

“先是灯光耀眼,音乐高亢,再到光华迷离,乐声迷幻;然后又从乐声和灯光的低迷,转换到了高亢和璀璨,总共是发生了两次的变化。”李秋水皱眉思忖片刻后,掰着指头数了一番,然后转头望着林白,疑惑道:“难道就是这两次音乐和灯光的变幻,就导致了这些人神魂的失守不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未免也太简单了一点儿吧。”

“这世间上越是高深的事情,实际上就越是简单,远不如常人所想的那样繁琐。”林白微笑点头,缓缓接着道;“不过话虽如此,但仅凭这两次乐声和灯光的变幻就想让人神魂失守,的确是不大现实。但你有没有发现,台上的舞蹈实际上也是勾人神魂的一部分,这些舞女和那女人身上的衣着,都是那种迷离的色彩,再配上乐声和灯光,便很容易叫人目醉神迷。”

“而且这场内的布置也绝非等闲,你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定然会发现,这精心设计起来的舞台,虽然上面摆放了不少鲜花,但实际上的形态,却是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花香迷人的外表下,却是剑的神魂,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便是如此。而且这舞台正对着台下的人群,更是完全契合了这句话,舞台为剑的煞气,更是直接冲入人脑中,使勾魂更事半功倍。”

轻笑一声后,林白便将这女人勾魂的手段尽数道破。一字一语,听得李秋水是一愣一愣,她实在是没想到,在这些看似寻常的事物里面,竟然是潜藏着这样的蹊跷。

“这个女人好狠毒的心肠,竟然摆布这样恶劣的阵法!怨不得会对爹地下那样的狠手!等逮到了她,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等林白话音落下后,李秋水暗咬银牙,愤愤然道。

“非也,非也,你这话倒是有些错怪她了。”林白闻言,不禁苦笑出声,连连摆手,眼眸中露出一抹疑惑神情道:“这舞台的摆布虽然是勾魂的手段,但并不是那种对人体有伤害的勾魂之法。这一切的布置,只是叫人的神魂堪堪到达一个即将出窍而又未出窍的边缘,如此一来,便会让人陷入一种玄之又玄的精神状态,就像是心理师的催眠状态中一样。”

“实际上对于这些压力极大的人群而言,这种玄奥的状态,甚至会叫他们极大程度的放松心神,获得精神上的欢愉,减轻平时所承受的压力。而且她布置的这些路数,就现在为止,我并没有看出什么会给这些人带来副作用的地方。而且之所以这样布置,也只不过是想要让这些人在观看表演,神魂颠倒的时候,多喝几瓶酒,增加夜总会的收入额罢了。”

“我看你也是被她勾去了魂,现在竟然开始替她辩解起来了!”听到林白这话,李秋水撇了撇嘴,有些难掩心中的愤慨道,对于她而言,这女人对李开泽施展了勾魂的术法,已经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如今听林白的话,总觉得林白是在替那女人开脱。

“我这不是在替她辩解,而是有一说一,实话实说罢了,这是一种严谨的科学态度。”看着李秋水那气鼓鼓的小脸,林白轻笑着促狭了一句后,向着舞台周围扫了眼,缓声道:“秋水,走,咱们俩去后台守着去,等那女人回后台的时候,杀她个措手不及,把她擒住。”

李秋水闻言这才眉开眼笑,向着林白重重点了点头后,便摩拳擦掌,一幅跃跃欲试模样。

有林白的帮助,区区一件潜入后台的事情,自然是手到擒来!几个印诀掐动下来,登时便隐藏了他和李秋水的身影,便轻松无比的避过了监控,进入了后台。只是不去后台还好,刚一进入里面,林白却是觉得眼前一花,脑子里热血冲撞,差点儿没把鼻血给喷出来。

只见在这舞台的后台,那些青春貌美的女孩儿为了走秀换装方便,一个个竟然都是真空上阵。林白这么贸然冲进来,登时环肥燕瘦,各种色泽形状的娇挺,登时悉数收入眼中。

此情此景,即便是满天神佛都难免要动心,更不用说是一个忍耐了许久的男人而言。望着这眼前的花丛,林白只觉得一股热流直接从小腹冲起,直冲脑海,甚至于在这异样的刺激下,道心都是一阵不稳,差点儿没把阻挡监控摄像的术法给破开。

“臭流氓,闭上眼睛,不许乱看!”看着林白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李秋水猛地一跺脚,朝着林白的脚尖登时便踩了一记,然后羞红着脸轻骂道。而且此时此刻,她心里更是萌生出一个念头,一定得找个机会满足一下林白,不然的话,鬼知道这花心大萝卜会不会被这花花世界五彩缤纷的欲念给冲昏了脑袋,一时间色迷神授,身不由己的干出什么事情来。

“一时大意,一时大意,放心放心,我这就闭上眼睛。”听到李秋水的话,林白这才回过神来,先是尴尬一笑,然后装模作样的闭上眼睛,不过双眼间还是露出一条小缝,眼角的余光悄没声息的关注着,眼前这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璀璨一幕。

“臭流氓!”只是林白这小动作,如何能逃得过李秋水的法眼,暗啐一口后,她的手突然朝前一伸,向着林白腰间的软肉便拧了下去,手刚一捏下,一股钻心的酸痛登时传入林白心中,直叫他龇牙咧嘴,再不敢造次,只能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做老僧入定样。

而就在此时,场外的音乐声却又是骤然而变,渐渐变得低沉下来,一阵阵音乐声恍若叮咚的泉水,叫人心神渐渐变得放松下来。而随着这音乐声的变化,一阵阵犹如狂潮暴雨般的掌声,更是骤然袭来,叫人毫不怀疑,外面那些人是把手掌都拍红了。

“谢幕了,做好准备!”听到这掌声,林白眼眸一凛,对李秋水沉声叮咛道。

听得此言,李秋水眼神一凛,登时做凝神戒备状,双眼紧盯着身前那通往后台的必经之路,想要杀那名叫辛西娅的妖艳女人一个措手不及,好好的教训她一番。

一阵莺莺燕燕裹挟着一阵叫人眩晕的香风从过道走过之后,辛西娅和一个女人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过道中,不过和舞台上的娇艳不同,如今她眉头深锁,一幅心事重重模样。

“辛西娅,今天晚上这一场真的是你在这里的最后一场,以后就再也不来了吗?”望着辛西娅的模样,她身边的那女人脸上满带着惋惜神情道:“辛西娅你要是走了,这里的生意肯定要一落千丈,姐妹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得到你。如果不是你,我们这些人……”

“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欢宴虽好,终有别离。”辛西娅温婉一笑,然后温声道:“我虽然走了,但是一应事情都交给你了,有你们在,夜总会的生意只会更好,不会败落的,你们的生活也会很好。而且只要有缘,咱们肯定还有见面的时候,说不好过几天我就回来了。”

“只要以后还能见面就最好了。”听到这话,辛西娅身边的那名美女这才面露笑容,然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辛西娅道:“辛西娅,你为什么突然想离开,是因为之前那个华夏人吗?要我说的话,辛西娅你就不要再多想他了,你对他一往情深,他却弃之不顾。根本就还是看不起咱们这些人,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喜欢的必要。一拍两散,再好不过。”

“感情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我们两个的事情,我也有责任。”辛西娅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眼眸中露出迷惘神情,轻轻叹了口气。

听到她这话,李秋水不禁撇了撇嘴,暗暗嘀咕道:“假惺惺,要真是喜欢爹地,还会用勾魂的手段把爹地的神魂勾走。明明是心如蛇蝎,偏偏要做出白莲花的模样,真是可笑。”

“你先回去,通知她们准备接下来的演出,我在这抽根烟。”李秋水话音乍一落下,辛西娅眉头顿时微微一皱,对身边那名美女轻笑一声,等到她走远了之后,才停下脚步,紧盯着林白和李秋水的位置,缓缓道:“什么人缩头缩尾,够胆量的出来露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