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81章 扑朔迷离(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女人若是撒起泼来,那便是这世上最难缠的生物!

一个女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一大群女人,而且还是一大群娇艳欲滴,衣冠不整的女人。这些人只是往林白和雷蒙他们身前一堵,登时便把路堵得水泄不通。不仅如此,这些女人更是挺起了胸脯,任由酥胸外露,双眼用睥睨一切的目光望着林白和雷蒙等一众男人,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你们想从这里冲过去也可以,只要不怕逮不着狐狸,先惹一身骚。

而看还是不看,如今也成了摆在林白和雷蒙等一众男人眼前最大的难题。如果不看的话,根本捕捉不到辛西娅的去向;但如果是看的话,却又难免叫人误会他们是在借机揩油。

“林,你为什么要放过了那个女人?”眼瞅着被这群女人这么一拦阻,辛西娅的身影如兔起鹘落般,已经完全消失不见,雷蒙不禁有些气急败坏的对林白吼道。

“我为什么要放过她,我不放了她,她岂不是要被你一枪爆头,到那时候,我去哪里找回我老泰山的神魂。”林白冷然一笑,转头目光牢牢盯住雷蒙,寒声道:“我还想问问你,为什么我刚到这里,你们就尾随而至!而且你为什么非要将她置于死地?”

“我们注意这个地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我是在执行任务,我又怎么知道她手里握有李先生的神魂这个筹码!”望着林白那似乎要把人内心看透的目光,雷蒙一时间有些语结,目光更是变得有些闪躲,只是含糊其辞的搪塞着林白的问话。

“雷蒙,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们究竟是要做什么,最好不要站在我的对立面,我们最好也不要成为敌人!”望着雷蒙那躲闪的眼神,林白淡淡一笑,缓声道:“如今她人已经走了,你们是打算继续追捕下去,还是在这里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我们走!”向着林白望了一眼后,雷蒙咬紧了下唇,向着身后跟着的一干手下摆了摆手后,没有再多说任何话,扭头便向着夜总会外面大步走了出去。

望着雷蒙渐行渐远的身影,林白不禁轻叹了口气,目光中更是露出一抹犹豫之色。他如何看不出来,雷蒙刚才之所以那样做,绝对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居心。但让林白所想不明白的是,雷蒙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那样去做,才会那样想要置辛西娅于死地!

而林白也明白,既然雷蒙这么做了,那不管自己如何逼问,他也绝对不会多向自己透露只言片语。如今他所能做的,就只有期盼雷蒙不要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成为自己的敌人。虽然两人之间的交情并不深,但林白也着实不愿伤害这个曾有过数面之交之人。

“林白,你为什么要放走她?”对林白刚才的举动,李秋水也是有满肚子想不通的疑惑。

“老泰山的神魂还被拿捏在她的手里,如果她被雷蒙杀了,神魂也就无从去取,术法也没有办法可破,所以我只能从雷蒙手里救出她,放她一条生路。”林白有些歉疚的向着李秋水看了眼后,缓缓接着道:“而且我总觉得事情可能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的多。”

“辛西娅那么好的人,却被你们这样对待!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们这些人的心究竟是怎么长的,究竟是有多黑!”不等李秋水开口,此前跟在辛西娅身边的那名女子却是突然忿忿然开腔,而且不但话语中满是责备,甚至连眼神中都满是敌视。

“我们的心黑?”不等林白开腔,李秋水闻言后便冷笑着望着那女人,寒声道:“你知道她是怎样对待我父亲的吗?难道在你们眼中,她把我父亲的神魂以秘术勾走,也是什么了不得的善事吗?我看你们才是被她的外表蒙蔽了,看不到她的内心。”

“辛西娅这样做,一定有她这样做的理由。”那女人闻言后,眼中先是露出一丝迷惘,然后继续替辛西娅开脱道:“辛西娅的善良,你们不会明白。如果不是她,我们这些人现在的生活不知道该有多惨,甚至连我们这些姐妹们的性命,都已经见鬼去了。”

“她救了你们,她就是有善心?你们就算是为她开脱,也不至于用这样蹩脚的理由吧?”听到这话,李秋水不禁哑然失笑,然后情急之下,更是口无遮拦道:“如果她真的是为你们好,是救了你们,会把你们塞到这种地方,带你们来做这种事情?”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寂静一片。那女人嘴唇翕动,似乎想说出些什么,但一时间全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仅是她,就连她身后的那一众妖艳舞女,脸上的神情也均是有黯然之色。

“秋水……”听得这话,再看到眼前的场面,林白不禁有些责怪的向李秋水瞪了一眼,责备李秋水的口无遮拦。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虽说辛西娅让这些女孩儿做这些事情,的确是叫人有些不齿。但若不是形势所迫,谁又想出来做这种皮肉生意。

听到林白的话语声,李秋水脸上也是露出歉疚之色,她也知道自己是一时情急失言了。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时光不会倒流,也没有挽回的余地。而且因为辛西娅的缘故,虽然她心中觉得愧疚,但也实在难以对这些女人说出抱歉二字。

“你说的没错,你们这些名门闺秀,自然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出来卖的!”沉默许久后,那女人轻叹一声,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然后突然昂起头,紧盯着李秋水的双眼,缓缓道:“但你不知道我们以前经历过什么,也不会知道,相比于我们以前的生活,即便我们现在是出来卖的,但也比以前强出了太多。而且这世道给我们这些人的选择本也没有那么多!”

说着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女人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陡然将上衣褪下,而后缓缓转过身去,用自己的后背对着林白和李秋水,淡淡道:“如果你们经历过如我这样的痛楚,就会明白,现在的生活在你们眼中虽然肮脏,但对我而言,已是怎样的幸运!”

不仅是她,在听到她的话,看到她的动作后,那一众艳舞女郎也是突然解开了围绕在腰身周围的薄纱,把美妙的胴体尽数暴露在前,然后以后背面对李秋水和林白。

舞台的灯光仍未散却,透过那些璀璨的灯光,一切事物都已是毫无遁形之处。而就在林白和李秋水的目光汇聚到那些女人后背的一瞬,两人的心脏都不禁一凛,眼角更是剧烈抽搐。

说句实话,这女人的身躯虽然不如辛西娅那样无比的契合黄金比例,但也是属于难得的尤物。而在她正面面对林白的时候,一切收入林白眼中时,一切都叫林白心中充满了欲望。那是一种单纯的欲望,一种男人面对漂亮女人时最自然的反应。

更不用说,如今的林白,还是个食髓知味,又压抑了许久,早已血脉偾张的正常男人。

但当他看到这些女人的后背之后,那心中存着的一丝火热和高涨的情绪,瞬息便尽数消失于无形。那种情与欲的感官,像是陡然间自他的身躯中被抽离了一样,甚至给他一种突然从高空坠降,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坠入谷底的诡异感觉。

指甲刺出的细小创口,烟头烫伤出来的圆形凹点……在那些看上去纤细瘦弱的肩背上,所刻着的尽数都是这样如蜘蛛网一样,星罗棋布,望上去狰狞可怖的疤痕!

而且最为恐怖的是,除了这些细小的疤痕之外,在这些女人的后背上,更是有着许多条长长如触手般的暗红色伤疤!那些伤疤无一例外的均是直接贯穿后背,直接到达腰际。

和周围皎洁如玉的肌肤映衬之下,那些暗红色的疤痕显得愈发狰狞,愈发叫人觉得触目惊心!两种色泽,就像是漫长两个世界,就像是冰与火的交织。

虽然这些创伤都已经复原,都已经长成了疤痕。但即便是这样,在望着这些疤痕的时候,你还是能够想象,这些女人所承受的惨烈的痛楚和创伤。

他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有这样狠辣的心,竟然会对这些年轻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们下这样的毒手!他不敢想象,在这些女孩子的身上,有着怎样恐怖的往事。而在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中,她们又是承受了怎样难以言说的痛楚!

“抱歉!你们痛吗……”望着那些袒露在身前的后背,李秋水紧捂着嘴,眼角已经开始有泪花闪烁,她不是不善良,只是被仇恨冲昏了头。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她如今已经是后悔到了恨不能时光倒流的地步,她不明白自己为何那样毒舌,会对这些如此可怜的女孩儿们,说出那样如今回想起来,恨不能抽自己几巴掌的狠毒的话语。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因为仇恨,成了一个心中最为不齿的,没有任何善良的混蛋?!

“不痛。”听到李秋水的话,那女人缓缓转过身来,右胳膊挡住了胸口的春光,然后左手指了指心脏所在的方位,缓缓道:“伤疤不痛,但这里痛!”

林白沉默无言,他知道这女人所说的痛,所指带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