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82章 扑朔迷离(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伤痕已经愈合,过去种种都已消散在时光中,又如何会痛;但伤痕可以痊愈,往事又怎么可能随风而散,而备受她们敬重的人,又受到了这样的对待,她们如何能不痛?!

听着这些话,李秋水沉默无言,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一块沉重的大石压上了一样,让她有一种呼吸完全不畅通的感觉,甚至于眼角都开始悄没声息的湿濡起来。

在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闲暇时可以环游世界,安安心心做个富家小姐的时候,她怎么会知道,在这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有些容颜如她一般的女孩子,正在承受着无比的苦痛。而无知后觉的她,却用语言来嘲讽这些好容易从创伤中走出的人,这叫她如何原谅自己?

“你们究竟经历了什么?辛西娅又为你们做过什么?”望着那些如蛛网般密布在这些女孩后背上的疤痕,饶是林白见惯了血与火的画面,心中都是有些触动,缓声问道。

“她为我们做过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不是辛西娅,我们这些人早就死在了那魔窟里面,早就被那些畜牲折磨死了!”缓缓将衣衫穿上后,那女人缓缓道。

“如果你是因为我之前的话而感到生气,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请原谅我刚才的无心之语。”李秋水闻言后,向着那女人诚恳无比的鞠了个躬,然后接着诚恳无比道:“但我真的想知道辛西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而且我父亲被她以术法将神魂勾走,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请你们体谅我作为一个女儿的心态,请告诉我,辛西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相信辛西娅,就算她真的做了这些事情,也一定有她的原因在,否则的话,她不会这么去做的!”听到这话,那女人的神态终于有所缓和,但依旧为辛西娅辩解道。

“我们并不是美国人,而是从乌克兰、墨西哥以及世界上其他一些地方偷渡到美国的人。”这女人的话音刚一落下,人群中当即有个低沉的声音缓缓道:“而且我们都是通过同一个蛇头公司偷渡来美国的,而按照那个蛇头公司的保证,只要我们到达美国,就马上会为我们安排工作,让我们能够在美国安定下来,有一份工作,并且争取成为合法移民。”

“但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所有的一切,只不过都是把我们骗到这个魔窟的借口罢了。我们所向往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天方夜谭。等待着我们的不是美好的生活,而是一个只要陷入其中,叫人绝望到觉得这世间的一切,永远都是黑暗,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陷阱!”

“我们花了钱,却上了当。在抵达港口后,我们这些人马上就被那个蛇头的公司给扣了下来,而且把我们送到了一个暗无天日的淫窟之中,让我们每天每夜的接待客人。我们不但要通过这身皮肉来为他们赚钱,而且还要满足他们那些人的兽欲。如果有人胆敢不服从他们的命令,或者胆敢抗拒的话,等待着的就是一顿暴打,皮开肉绽都算是轻的。”

“没有完成每天定量的任务,便不会有饭吃;不听话,便会被一顿毒打!而且毒打之后,也不会有任何医生来帮你诊治,因为有新人会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等待着你的就只是自生自灭。和我一起前来的,总共有十几人,但最后活下来的,就只有我一个。”

“那种生活的暗无天日,你们永远都不会体会,也永远都不会明白其中的苦痛。”

“而就在我们以为生活一直就要这样继续暗无天日下去,一直都要在那个魔窟之中沉沦的时候,辛西娅出现了。她是无意中发现了我们藏身所在的那个地方,看不过眼的她,用术法灭掉了我们那个窝点守卫的神魂,并且把我们营救了出来,叫我们重见天日。”

“其实李小姐说的也对,重生的我们,的确是不必要在做这样肮脏的生意。但在那里那么多年之后,除了这些,我们这些人还能做什么,又能做什么?辛西娅也不是没有试图给我们寻找过其他的工作,但我们这些人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根本无从去改变这一切。”

“正是因为这些无可奈何的原因,所以辛西娅才会开了这家夜总会。不过和你们所想的不一样,我们这些人实际上并不卖的,在这里陪客人出去的,只是一部分夜总会开了之后来的女孩儿。我们这些人的疤痕,不会叫任何人提起兴趣,而我们也厌恶那一切!”

话音渐渐告一段落,往事也渐渐结束,人群中那女孩儿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不可闻。

“你们说辛西娅没有缘由的勾走了李先生的神魂,我不相信。我可以确定的是,在辛西娅的心中,是真的有李先生的,而且这也是我从认识她之后,所第一次看到的。”沉默许久之后,此前跟在辛西娅身边的那女人又缓缓开腔,然后向着李秋水看了眼后,接着道:“李小姐你也不必道歉,你实际上也没有说错什么,也没有道歉的必要。”

“你们知不知道辛西娅会去什么地方?”有些歉疚的向着这女人看了眼后,林白缓声道:“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就向她动手的,我只想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我也不知道辛西娅会去哪里,她平时和我们接触的时间并不多。”那女人闻言之后,缓缓摇头,而后接着道:“而且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我不相信你的承诺。”

“以后你会发现,我的承诺比这世上其他任何人的承诺都更可信。”听到这话,林白也没有再多言,向着她拱了拱手后,伸手挽住李秋水的手腕,缓声道:“如果你们能再见到辛西娅,希望能转告她,不管她眼中的我如何,但那绝对不是真正的我。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做出对老泰山任何不利的事情,如果她相信我,或者相信秋水,就请放回老泰山的神魂。”

话说完之后,林白没再多言,握紧了李秋水的手,缓步向外走去。

望着林白和李秋水离去的背影,那女人没有吭声,但眼眸中却是显然有迷惑之色露出。她有些想不明白,如果真的如辛西娅所说的,这年轻人是那样可恨的话,那自己为什么会看不出他任何可恨的地方,究竟是他隐藏的太深,还是真如他说的,是辛西娅弄错了一些事情。

越是思索,她便越是想不明白,有些怅然的向着林白和李秋水离去的背影看了眼后,她轻叹了口气,然后回头向那些和她一样,有着同样疑惑的女人望去。不管真相究竟是什么,以后终归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刻,也许等到那时,所有的事情就都见分晓了。

经过刚才的那一阵闹腾,夜总会外面早已清场,再不复此前的歌舞生平,醉生梦死。清冷的夜风扑面袭来,直叫人觉得刚才的一切恍然若梦,沉默许久后,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李秋水握紧了林白的手,缓缓道:“林白,你相信她们的话吗?”

“我不知道,但她们的话应该是真的。”微微摇了摇头,林白心事重重的向着头顶那轮皎洁的明月望了眼,接着道:“我也不知道,辛西娅究竟是如她们口中向着人世间播撒光亮的月亮女神,还是一个恶人。也许就像这明月一样,她也是两面的吧。”

“我也有些想不明白了。”李秋水将脑袋缓缓靠在林白肩上,有些疑惑莫名道:“可是如果她真的像她们说的那样,是真心喜欢爹地的话,那为什么要勾走爹地的神魂,让他陷入昏迷之中,人事不省,承受这样的煎熬呢?如果这是爱,那这究竟是怎样的爱?”

“这一切,恐怕就只有她能解释的清楚了。但以我之见,她对我的成见很深,应该是不会给我解释的机会了。”林白闻言后,不禁苦笑摇头,然后轻抚着李秋水的秀发,温声道:“不过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她对你,的确是没有一丝半毫敌意。”

“你怎么知道的?”听到这话,李秋水不禁有些疑惑,仰头看着林白问道。

“我是从她刚才对我们施展幻象的时候发现的。”林白温声一笑,缓缓接着道:“也许你没有发现,但是她针对我和雷蒙的,都是极为恐怖的欲望幻象,以我们心底最深处的欲望,来掩饰术法的威力,借以来吞噬我们的神魂!但在我借助青莲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你跟我们不同,你虽然也陷入了幻象,却没有任何神魂遭受吞噬的迹象。”

“会不会只是一个巧合?”听到这话,李秋水也是有些愕然,不可置信的望着林白道。她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一个夺走了父亲神魂的人,怎么会对自己手下留情。

“放心,这绝对不会是意外,也不会是巧合,只可能是她故意为之。”林白闻言后,缓缓摇头,温声接着道:“以我对她术法的判断,她对于这种幻象的掌控,可说是我生平所见之最!如果她愿意的话,绝对能轻易而举的置你于死地,以秘法将你的神魂吞噬。她明明有这样的实力,却没有这样去做,足矣说明,这里面必定是别有隐情。”

“为什么会这样?”李秋水闻言后,愈发迷惘,也愈发不解,眼眸中满是怅然之色。

“还是那句话,除她之外,谁都无法解释。”林白闻言苦笑摇头,然后向李秋水看了眼,苦笑道:“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我看我们最该想对策的不是她,而是遗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