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85章 山穷水尽疑无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诚如单通真所言,律师事务所的一应事宜的确是已经准备妥当。在林白和李秋水赶到的时候,一名律师和两名公证处的官员,已经等候多时,而在这三人望向单通真的眼神中,都是满带着诡异的笑意,一幅胸有成竹的表情,显然是几人早就通好了气,做好了准备!

看着这些人的面容,李秋水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厌恶感。所谓的公平正义,在这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东西。甚至于即便是掌握着象征这种精神的司法部门,竟然也都是只认钱,和单通真这种人沆瀣一气,连事情的真相都可以弃之不顾。

而单通真在热络的跟公证处官员和律师打了招呼后,冷笑连连的看着李秋水和林白二人。他已经得知辛西娅失踪的事情,一日找不到辛西娅,李开泽便一日无法苏醒,而遗嘱的真伪,便也无法得到最为精准的确定,那一页白纸,自然是他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而且在他看来,林白和李秋水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若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两天连一点的动静都没有,甚至于公证的时候,连一名律师都没有带过来。

一想到只要今天的事情解决妥当,和黄美国分部的大权就可以落入自己手中,单通真就觉得一阵快意席卷身躯,甚至于连被林白折断的脚踝,都有些跃跃欲试的发痒。

虽说他知道林白不是能惹之辈,但他也很清楚,如今一切自己都已经收拾妥当,就算林白再有谋划,有再大的本事,也没办法把局势扭转分毫,根本改写不了,他攫取和黄美国分部大权的计划。而想到这里,他更是觉得全身舒爽,仿佛当日在林白手里所受到的羞辱和疼痛,都已经尽数被这快意涤荡了个一干二净,心中只剩下痛快二字!

“李小姐,林先生,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要等的人,如果没有的话,那咱们准备开始进行遗嘱的公证吧?”向着林白和李秋水望了眼后,单通真强压住心中的激动,故意做出恭敬的态度,缓缓对李秋水道,那神情看上去似乎他对林白和李秋水尊敬到了极致。

“我们没有要等的人了,开始公证吧。”李秋水连正眼都不多看单通真一眼,挽住林白的胳膊,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般,大步向律师事务所内便走了进去。

臭女人,等到遗嘱正式公布的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嚣张下去!看着林白和李秋水离开的背影,单通真面上神情青一阵白一阵,许久之后,捏紧了拳头,脸上强挤出一抹笑容,向着公证处官员和律师点点头,一行人便向屋内走去。

“按照此前李先生的交代,这份遗嘱是要在他亡故,或者是出现生命危险,无力处置和黄美国分部的事情后,才选择打开。”走到房间内之后,律师缓缓从保险箱中取出一份薄薄的文件,向着李秋水、林白和单通真看了眼后,缓声道:“我们律师行是美国最著名的律师行之一,对顾客的隐私极为尊重,也有着自己的行业操守。遗嘱自李先生签署之后,便一直封存在保险箱中,未经过任何改变,请问双方是否有疑问,如无疑问,现在就拆封。”

“遗嘱到底有没有出现过改动,我想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只想说一句,人不管做什么事情,最好都去摸摸自己的良心,都去想想这件事情做了,会不会叫自己觉得良心不安!”李秋水闻言后,当即冷笑出声,面上满是嘲讽之色。

从开始到现在,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律师、公证处官员和单通真三方已经是沆瀣一气。这样的人所谓的什么职业操守,怕不是早就被狗给吃了,可如今这律师却张口闭口都是什么职业操守,都是什么值得信赖,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

“李小姐,我们律师行从成立至今,已经有一百余年的历史。请你相信我们的职业道德,我的身份绝对不允许我做出任何有损声明的事情,我很爱惜我的声誉,因为只有良好的声誉,才能让我继续做这一行。”那律师闻言后,神情一怔,然后缓缓道。

李秋水闻言冷笑着哼了一声,目光直视那名律师,淡淡道:“你心里究竟有没有鬼,只有你自己最清楚。我只希望你在用你昧着良心赚来的脏钱的时候,能做到心中无愧。”

“李小姐,你的话实在是太荒唐了!董律师究竟有没有在遗嘱上做手脚,现在遗嘱还没有打开,谁都不知道。而且有我们公证处的人在,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侵犯神圣的公理!而且我们也很好奇,遗嘱现在还没打开,李小姐你怎么就知道遗嘱里面有古怪,难道是你之前偷看过遗嘱,看到里面有什么对你不利的消息不成?!”不等那董律师开腔,那两名公证处的官员相视一眼后,做郑重其事状,缓缓道。

听得这话,林白不动声色的扯了扯李秋水的衣角,缓声道:“秋水,别激动。”

李秋水闻言后,这才将到了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态后,再没有多言,只是望向董律师以及那两名公证处官员的眼眸中,满是嘲讽之色。

“李小姐,你这样无端端的话,真的很叫我痛心。我对和黄,对李老板,一直都是忠心耿耿,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你现在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叫我寒心。”听得李秋水的话,单通真顿时做出一幅痛心神情,甚至还假惺惺的擦拭眼角,似乎委屈到了不行。

“李小姐,我也想跟你声明一下。遗嘱一直封存在保险柜内,遗嘱的内容,除了李先生之外,甚至我都不知晓。”不仅是他,那董律师也是缓缓开腔,狡辩一句后,沉声接着道:“我想告诉李小姐的是,如果李小姐你再这样血口喷人,用莫须有的话语来污蔑我的声誉的话,我将会向你提起公诉,控告你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各位都请稍安勿躁,诸位都是为了遗嘱的事情,我想也都不想生出更多的枝节。董律师刚才的话,我想也只是跟李小姐开个玩笑而已,是不能做真的。”与此同时,那名年纪看起来稍长,挺着个啤酒肚的公证处官员轻轻敲了敲桌子,缓声接着道:“不过我也想请李小姐你控制一下情绪,不要再这样继续冷嘲热讽,不然的话,我们彼此都难做事。”

“李小姐,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跟任何人勾结,也绝对没有对遗嘱动任何手脚,如果我这么做了的话,定然全家死光光,我也愿受天打雷劈的劫难!”这人话音刚一落下,单通真更是瞬时做出义正词严的模样,慨然起身,右手食中两指紧指天穹,一字一顿道。

那神情可谓是庄严无比,若是不知道的人,说不得真会以为这单通真是个忠心耿耿的人。但只有明白其中隐情的人,才知道单通真这所谓的誓言,其实和放屁没什么区别。他本就是一名孤儿,至今未婚,光棍一人,不是全家死光光又是什么!

至于所谓的天打雷劈,更是无稽之谈,在这避雷针林立的都市里面,被天雷劈中的概率是何其之低,说成是万中无一都毫不为过。这所谓的誓言,根本就是信口开河罢了。

这一席话听得李秋水更是银牙紧咬,眼眸中喷出的怒火几乎都能把人点燃。她实在是没想到,单通真竟然无耻到了这样的地步,一切都已经昭然若揭,却还在不停地扯遮羞布!

“单经理,话不要说的那么死嘛。人在做,天在看,万一话说得太满了,而且这天雷又是说不准的东西,万一真被劈一下,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听到这话,林白轻轻握住了李秋水的手,然后似笑非笑的向着单通真望去,眼眸中满是玩味神情。

听到林白这话,单通真心中不禁一紧。对林白那匪夷所思的本事,他还是有所知晓的,他眼下倒是真有些后怕起来,不禁有些担心万一林白真的心一横,对自己下手怎么办。但一想到和黄美国分部的价值,他的心思就又活泛起来,而且如今他已经是胜券在握,遗嘱都已经收拾妥当,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他还真不相信,就这朗朗乾坤,林白能把自己怎样!

“林先生的话我有些听不懂,不过我也不想懂。我只知道,我对和黄是忠心耿耿,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单通真轻笑着缓解了一下心中的忧意后,然后转头向李秋水望去,缓缓道:“李小姐,如果你没什么意见的话,咱们就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开始启封遗嘱吧?”

“开始吧!”李秋水也着实不想再多跟这反骨仔多言半句,冷然一笑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只是手掌却是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林白的手。

虽然李秋水能把钱财看做身外之物,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不在意和黄美国分部的归属问题。要知道这可是她父亲大本辈子的心血所在,她实在是不愿眼睁睁的看着这一份灌注着李开泽心血的事业,就此易主,落入到单通真的手中。

而更让她想不通的是,究竟林白是想怎么应对?为什么一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看出任何异常之处,究竟是他已经成竹在胸,还是觉得山穷水尽,已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