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87章 峰回路转又一村(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赠与……”董律师在念到此处的时候,神情突然有些发怔,犹如是看不清遗嘱上的字迹般,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喃喃接着道:“我愿将本人的全部资产,赠予……”

“究竟是赠与谁,你能不能利落点儿,一次性念出来啊!”看到董律师的神情,单通真心里不禁有些发急起来,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双眸死死的盯着董律师吼道。

此时此刻,他突然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遗嘱的事情,他跟董律师,以及那两名公证处的人,都已经处理的一妥两当,按照常理而言,董律师只需要照本宣科就行了,神情哪用得着这样失措。而他的表情之所以出了这么大的变化,里面绝对是有什么蹊跷!

“赠与……”望着遗嘱上的那个名字,董律师双唇翕动,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念不出来了,不仅如此,他望向林白的眼眸中,更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董律师你心情太激动,说不出来,我替你说好了。”林白见状轻笑出声,轻咳几声后,抬手握紧了李秋水的柔荑,缓声道:“按照遗嘱的内容,所有的资产,都赠予给秋水。”

话音乍一落下,场内登时死一般的寂静!李秋水睁大了双眼望着林白,有些想不明白,怎么着遗嘱上的内容竟然会是这样;而单通真和那两名公证处的官员,也是面面相觑,惊讶莫名的望着林白,而且眼眸中更是带着浓浓的嘲讽,只觉得林白是在睁着眼说瞎话。

“董律师,你把遗嘱上的内容好好念给他们听听,看看李先生究竟是打算把资产赠予给谁的!”冷哼一声,不屑的向着林白扫了眼后,单通真转头向董律师沉声道,但话一说出口,他却是发现,董律师的神情明显很不对劲,而且额头更是堆满了冷汗,这叫他的心陡然为之一沉,只觉得嗓子都有些干涩,一字一顿道:“董律师,遗嘱上写的到底是谁的名字?”

“是李秋水小姐,遗嘱上写的是,要把全部的资产赠与李秋水小姐……”沉默许久后,董律师咬了咬牙,勉力控制住自己的心神,缓缓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给我看看!”听到董律师这话,单通真不禁一怔,喃喃自语几声后,不加分说,抬手便将遗嘱从董律师手中夺出,放在眼前仔细观望。

但这一看,却是登时便叫他傻眼了!只见遗嘱上的内容和他动手脚的时候一模一样,无论是李开泽的笔迹,或者是和黄美国分部的资产股权金额,都是一毫未动。只不过在填写被赠与人名字的那个地方,空白处填写的赫然是“李秋水”这三字!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变数!遗嘱是他提前就换好的,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绝对不可能错漏一丝半毫。而且遗嘱的原件,在他伪造出来,将名字从李秋水改成自己后,就直接付之一炬,如今这又写上李秋水名字的遗嘱,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单通真陡然抬头,双眼直勾勾的向林白望去,在这一刻,他脑海中闪过的念头,无比笃定,一切绝对是被林白动了手脚。

但叫他想不明白的是,究竟林白是怎么做的手脚,刚才他接触遗嘱的时间,只不过是连一分钟都没到,为什么就能把名字改成李秋水。而且单通真可以确定的是,遗嘱的原件在销毁前,一直就在自己手中,林白根本就没有接触到的机会。

可如果林白接触不到,那就没有复原遗嘱原件的可能。就算林白有再大的神通,他也不可能说无中生有的变出这么一份东西?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别说是他们,李秋水这会儿也是完全懵了。要知道这些天她可是一直跟林白待在一起,没有分秒离开过彼此身边,她一直没见林白做过任何准备。而从单通真那不可置信的脸上,也能够明白无误的看出来,他绝对是在遗嘱上动了手脚。

李秋水可以确定,若是按照单通真他们的布置,遗嘱上写的名字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可遗嘱到了林白手里转了一圈,上面的名字竟然就此改写,重新变成了自己,这实在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林白究竟是用什么办法做到这一切的。

但她可以肯定的是,一切的变化,绝对就是发生在刚才那电光石火间的。而林白此前对自己所说的抱歉,所说的什么要让自己受累了,也绝对是阴晦的向自己表达遗嘱的事情已经搞定,和黄美国分部的股份归属要落到自己手中。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遗嘱绝对不是这样的内容!”紧捏着手中那几页薄薄的纸片,单通真想要将其扯破,但他明白,假若遗嘱撕破,一切就更加没有挽回的余地,颤抖着手按捺住了心中的冲动后,转头紧盯着林白,寒声道:“是你,是你在搞鬼!”

“笑话!单经理你这些话说的实在是奇怪,父亲把资产留给女儿,可说是天经地义,又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单经理你说的这么言之凿凿,难不成是你此前看到过遗嘱的内容不成?”林白闻言之后,冷笑出声,眼眸中满是促狭神色。

“我……我……”单通真闻言之后,眼中露出闪躲神情,知晓自己情急之下,怕是言多必失,也不去理会林白的问题,而是转头向这那两名公证处官员望去,沉声道:“两位,你们刚才在鉴定遗嘱真伪的时候,应该看到了遗嘱的内容,请问你们看到的那份遗嘱,上面所写的有关和黄集团美国分部股份归属问题上,李先生写明的是要赠予给什么人?”

“我们……”那两名公证处官员,如今也是完全傻了眼,全然不明白事情怎么会闹出来这么大个篓子,此时听到单通真的话语,再想到单通真许诺给他们的一切,当即干笑几声,然后义正言辞道:“我们刚才所看到的,遗嘱上写明的是要将股权赠送给单经理。”

“笑话!做父亲的不把股权留给女儿,却要给一个陌生人!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对和黄的苦心,李先生有目共睹。没有我的努力,也不会有和黄美国分部的今天,也许是李先生见我劳苦功高,又怕李小姐担不起重担,所以才把股权赠送给我的!”听到林白这话,单通真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当即作出一幅委屈状,转头望着那两名公证处官员,沉声道:“我要检查监控摄像,确认有没有人搞鬼!”

“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竟然还这么多废话。”林白冷笑出声,眸中光华一闪,向着单通真、董律师和公证处的人扫了眼后,轻笑道:“既然你们想看监控摄像,那就尽管去看,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能看出个什么!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若是你们没能在监控摄像上看出来什么,却还想闹腾的话,那就别怪林某人把事情闹得你们没办法收场了!”

“林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认为我们律师事务所贪图钱财,篡改客户的遗嘱不成?我告诉你,我们事务所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有损声誉的事情!这两位公证处的官员,他们也是出了名的清正廉洁,向来洁身自好,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眼瞅着单通真不停的向自己猛使眼色,董律师咬了咬牙,心道自己办公室内监控众多,就算林白手段再高明,也绝对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而且如今林白百般拦阻自己查阅录像,绝对是心里发虚,害怕在监控上露出马脚,当即便定了定神,沉声道:“为了秉承对客户负责的态度,这监控录像我们是一定要查的!如果林先生有什么不满,尽管去闹!”

“话我都说尽了,你们要查,尽管去查吧!”林白闻言冷然一笑,跷着二郎腿,淡淡道。

眼瞅着林白这一幅有恃无恐的嚣张态度,单通真只觉得心里愈发忐忑,但知晓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已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而且他也不相信林白能有那么高明的本事,能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连一丝一毫的迹象都看不到,当即冷笑一声后,便一把推开董律师,将此前屋内的几个监控摄像拍到的画面,尽数打开,试图从其中找到究竟。

随着单通真的摆弄,场内的画面一幕接着一幕的缓缓闪现,情景渐渐回到了林白接过遗嘱的那一瞬间。没有任何犹豫,单通真抬手便将画面定格,然后将画面直接调到了最大画幅,睁大双眼在屏幕上逡巡不断,试图从其中找出林白改动遗嘱留下的蛛丝马迹。

一格接着一格,一幕接着一幕,画面不断的闪现!但自始至终,林白在接过遗嘱之后拍摄到的录像,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常的地方,和常人翻阅文件时候的模样如出一辙!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望着屏幕上画面的终结,单通真心里彻底发起慌来,抬手重新浏览了一遍录像后,心惊胆颤的抬头望着好整以暇端坐着的林白,震颤莫名道。

不仅是他,董律师和公证处的人也是面面相觑,全然想不通一切怎么会发生了这样大的一个逆转!为什么发生的一切,和他们计划的一切,尽数都调转了!林白究竟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