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88章 天打雷劈(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形势在一瞬间,已经完全逆转!

原本在董律师和公证处那两名官员心中既定好的一切,此时已经完全改变,甚至于他们都开始在心中思谋退路。因为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这样的正常,都是这样的完美无瑕,凭借多年的从业经验,他们完全可以确定,不管是把眼前的这一切放到任何部门去检测,都绝对不可能找出林白改动遗嘱的证据,而遗嘱的法律意味,也已经到了无从改变的地步!

董律师很清楚之前遗嘱上的内容是什么,那份遗嘱乃是他和单通真两个人亲手起草的,上面所写的内容,清楚明白,就是要将李开泽定下的出现意外,将和黄集团美国分部的股份转交给李秋水的事宜,改写成了出现意外后,将股权赠予给单通真。

最原始的遗嘱在临摹好之后,直接就被他和单通真付之一炬,根本就不存在于世间。而眼下的这份遗嘱,在起草完成后,也是直接锁进了保险箱,没有任何人能够接近打开。甚至为了保险起见,他从遗嘱完成后,就一直睡在办公室。

从开始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进入过办公室。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着这份遗嘱到林白手里转了一圈之后,突然间就又变回了最原始遗嘱的状态,上面的名字又成了李秋水!

可问题是,一切看起来是这样的正常,那林白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切?!

但在此时此刻,林白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对他们而言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态,他们很清楚,以刚才单通真的不理智来看,如果林白真把事情闹大,对他们绝对是有千万种不利。而且既然林白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遗嘱换回来,那如果想要他们性命的话,也绝对能够不为人所察觉的做到。

究竟该死磕到底,还是改换态度,已是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一个难题!

“我不相信!”脸红脖子粗的喘了好久粗气之后,单通真眼眸中闪过一抹癫狂之色,冷然望着林白,沉声接着道:“一定是你在搞鬼,绝对是你在搞鬼!你究竟做了什么?”

单通真很清楚,如果遗嘱被林白掉了包的话,那就真要出大问题了!没有遗嘱,他就没有任何资格去谋取和黄集团美国分部的股权。而他之前花了无数代价,付出了无数辛劳设下的诡局,也就成了泡影!本来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居,本来现在应该是他笑吟吟的看着林白和李秋水出丑,可忽然间却变成了这样的局面,他如何能够接受!

“究竟是谁在搞鬼,我想单经理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听到单通真这话,林白轻笑出声,轻轻弹了弹手指,双眼平视着一旁神色忐忑的董律师,淡淡道:“董律师,既然监控录像也没有什么异常,而且遗嘱又没有问题,你也该宣布遗嘱的法律效力了吧?”

“应该的,应该的……”董律师闻言后,脸上的神情可谓是难看到了极点,嘴上一边应承林白,一边转头向那两名公证处的官员望去,想要从他们那拿个主意出来。

可他转过头后,却是无奈的发现,那两名公证处官员竟然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如老僧坐定般,微眯着双眼,连一个神情波动都没有,摆明了不打算再搀和这档子事情了。

看着这两人的神情,董律师只觉得心乱如麻,紧咬牙关,心中心思变幻不定。他很清楚为什么这两名公证处的官员不表露态度,因为现在情况到了这一步,如果再僵持下去,万一林白把事情闹大,等到那时候,若是有人追究的话,恐怕他们是脱不了干系。

要知道不管是他,还是那两名公证处的官员,他们是靠什么吃饭的,靠的就是公信力。如果事情闹大了,最后又身败名裂,不但遗嘱的法律效力要偏向林白和李秋水。而且他们被这么一闹,名誉必然会尽数破灭,一旦这样,以后绝对再不会有人做他们的生意。而且不说没了名誉,以后还能不能端得住这饭碗,单就是会不会有牢狱之灾,恐怕就是个未知数了。

一想到自己往昔看的那些监狱片里面,柔柔弱弱的书呆子一进入监狱,就要被人掳去当老婆,承受菊花绽开之苦的情节,董律师后背便出了一层冷汗!

绝对不能让情况到那地步,绝对不能让自己进监狱!念及此处,董律师咬紧了牙关,心中顿时做出决断,向着林白和李秋水陪了个笑脸后,缓声道:“林先生,李小姐,刚才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耽误你们的时间了。我现在就宣布遗嘱生效,赋予它法律效力。从现在开始,和黄集团美国分部的股份,便由李秋水小姐继承,由她管辖公司的事务!”

“姓董的,你再说一句!”听到这话,单通真顿时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直接从椅子上蹦起后,伸手指着董律师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还记得你之前答应我了什么吗?这遗嘱的内容怎么会是这样,一定是你被他们收买了,收了他们的黑钱,帮他们办这些事情!”

事情到了这地步,原本稳赢的局面,却是一败涂地,这叫单通真如何能接受,气急败坏之下,当即口不择言的对董律师辱骂起来。听得这话,董律师面色一黑,冷眼对单通真道:“单先生,请你不要侮辱我的职业道德,你若是再胡言乱语,小心我告你诽谤!”

此时此刻的情形下,董律师很清楚,如果自己想从这潭浑水里脱身,不受到牵连,就只能对林白示好,用自己表达出的善意,来改善林白对自己的反感,尽可能的不让林白把事情闹腾起来。在他心中,单通真早已成了弃子,他又如何还会如之前般理会他的话语。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听到董律师的话,单通真愈发恼怒起来,只觉得肺都要炸了,脸红脖子粗的怒骂了他一句后,转头盯着那两名公证处的官员,怒声道:“你们两个,还要装聋作哑到什么时候,我给你们的钱难道都是白给的吗?你们就这么看着?!”

“单先生,请你不要像只疯狗一样乱咬,我们只是作为公证的人员,秉承的也是司法的公正,什么你给我们的好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董律师识时务,公证处的这两人又如何看不出大局已定,其中那名啤酒肚的男人闻言冷笑道:“我奉劝你说话最好小心些,我们现在有律师在这里,如果控告你污蔑公务人员,可也是不小的罪名。”

“好!好!好!”单通真听到这些话语,再看着这群翻脸不认人的货色,脸色青白交加,连道三个好字后,转头望着林白,沉声道:“是你在搞鬼!都是你在搞鬼!”

到手的财富,最后却成了一场黄粱美梦。在这样的刺激下,此时此刻,单通真已经完全趋向于疯癫了,口中一边喃喃低骂,更是连脚踝的疼痛都顾不得,张牙舞爪的向林白扑去。

“单经理,请你自重!”看到单通真这丑恶的嘴脸,林白不动声色的一抬手,登时便将单通真给撂倒在地,淡淡接着道:“遗嘱是白纸黑字写出来的,也是我老泰山的亲笔签名,这是人能做得了假的吗?你这么信口雌黄,莫不是疯了不成?”

“他打我!我要告他!”被林白一指推倒在地,单通真眼眸中凶光一闪,当即使出绿茵场上那些演技球员假摔的本事,紧抱着腿,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董律师和那两名公证处官员,急声道:“董律师,你给我作证,我要去告他,我要起诉他,我要他住牢!”

单通真很清楚,事情到了眼下这地步,想要扭转局势,已经是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也根本无法改变结果分毫。而且他也明白,事情之所以出了这样大的偏差,一切都是因为林白的缘故,在他想来,只要他能借此生事,将林白送入监牢,未尝没有翻盘的机会。

没有了林白,只靠李秋水一个弱女子,根本就没有办法扭转乾坤,到时候他自然可以为所欲为,再用其他的手段,重新把和黄美国分部的股权攫取到自己的手中。

“笑话,明明是你自己摔倒的,还要来诬陷我,我看你不但是疯了,连眼也瞎了!”林白闻言不禁哑然失笑,然后如示威般向着董律师和那两名公证处官员扫了眼,淡淡道:“我想你们刚才也看到了,究竟是我推了单先生,还是他自己摔倒的?”

只可惜单通真千算万算,却还是算错了眼前的局势。在如今的情势下,后半辈子的前途完全被拿捏在林白手中,董律师和那两名公证处官员那里还敢多言半字,只能如睁眼瞎般,向林白赔笑道:“单先生,我们刚才亲眼看到了,是您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不关李先生的事。”

眼瞅着这些人如今已经完全翻脸不认人,直接叫自己的计划落空,单通真紧咬牙关,心中怒骂出声,寒声道:“我要看监控录像,你们不为我作证,监控录像可以为我作证!”

“不好意思,监控录像已经坏了,拍不到任何东西。”不等单通真动作,董律师一咬牙,直接操起桌上的烟灰缸,向着电脑显示器便砸了下去,砰然一声,一缕青烟冒出后,那显示屏上直接出来一个碗口大的空洞,各色电子元件裸露在外,看上去就像是小丑鄙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