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92章 袭杀(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究竟是什么人在做这事情,又有如此恐怖的本事?!而在李开泽获救,诸人长舒一口气的同时,更是有一个相同的疑惑,陡然在诸人心中浮起。

“不好!”但还未等到李秋水和福伯的心落下,林白眉头却是陡然又皱起,口中沉声接着道:“你们两个在扶好老泰山身体的同时,自己也多小心一些,这房子怕是要塌了!”

话音刚一落下,只听得空中陡然有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然后无数细碎的沙尘陡然簌簌落下,然后无数如蛛网般细密的裂痕陡然遍布整座病房。就像是在墙壁中是有什么东西在翻滚一样,墙壁上的裂痕不断地扩大,几乎可以看到室外的光亮。

轰隆!轰隆!就在那裂缝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无数沉重的混凝土块陡然坠降而下,宛若自天而降的滚滚落石,向着林白和李秋水他们所在的位置便砸了下来。

“天!”福伯此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目瞪口呆的望着头顶那正在跌落的混凝土块,眼眸中满是惊惧之色,在这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若是碰到那些土块,就要被砸成肉泥。

“该死!”看着那滚滚落下的混凝土块,林白脸上的神色登时变得凝重起来,虽说法则领域坚不可摧,可以隔绝一切术法波动力量。但这种混凝土块每一块都沉重无比,更不用说是直接坠下,每一块的撞击力怕都是在数吨之上,在这情势下,恐怕根本无法坚持多久。

难道刚刚才化解了单通真的阴谋,现在就要葬身在这些混凝土块之下不成?!望着头顶那不断坠降的巨大混凝土块,李秋水只觉得六神无主,而手更是不自禁的紧紧扯住了林白的衣角,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叫她心中的不安稍稍缓解一些。

“临!”眼瞅随着那些混凝土块的撞击,法则领域开始出现即将破灭的前兆,无数细纹浮现,林白眉头紧皱,没有任何迟疑,右手操纵飞剑,发出剑气,切割那些巨大的混凝土块,而他的左手则是握紧了符笔,不断炼制符箓,向着那一应被切割开的混凝土块扔去。

轰隆!轰隆!轰隆!一声接着一声,恐怖的声响犹如震耳欲聋的炮响,在天地间不断盘旋。而随着每一道符箓的飞出,空中都会有一团亮光乍现,在这剧烈的轰击力下,那些沉重的混凝土块登时四分五裂,化作无边的细尘,如雨一般,缓缓坠落在四下。

但饶是林白如此应对,却还是免不了有杂乱的混凝土块坠降,每一块碰击到法则领域,都发出一阵轰鸣。那剧烈的声响一声接着一声,每一声都叫李秋水和福伯的心骤然一紧,都叫他们脸上的惊慌和惶恐之色加重一分,都叫他们心中的绝望加重一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望着李秋水和福伯那惊慌失措的神情,以及源源不断坠降的混凝土块,林白眉头紧皱,没有任何迟疑,反手扣紧了飞剑,屏息凝神,全身的浩然之气陡然汇聚,尽数灌注到飞剑之上,而后陡然挥剑,口中沉声道:“一剑飞仙,斩!”

话音落下,只见林白手中所持的飞剑陡然一阵震颤,而后无数股剑气蓬勃而发,每一缕都带着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恍若是有仙凌空而降般,向着那混凝土块轰击而去!

铮!铮!铮!剑光璀璨夺目,陡然间便席卷整个上空,仿若是在诸人头顶下了一场光雨一般璀璨!而随着这剑光的发出,更是有无数破裂之音响起,而在这剑光下,那些混凝土块更是如豆腐一样,直接破碎成拳头大的石砾,向着四面八方纷飞而去!

咣当咣当!一连串如冰雹击打在地面的声音传出之后,烟尘骤然升起,但所幸的是,自诸人头顶坠降的那些混凝土块,此时总算是被林白清理干净。

杂乱的碎石块堆积在诸人身边,四面八方都变得狼藉无比,而那因混凝土破裂引导的烟尘,更是席卷了整个天幕,使得原本的青天白日,变作了滚滚烟尘,目不能视物。

饶是经历过那么多生死之战的林白,在这一刻,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他实在是不敢想象,竟然有人能够做出来如此恐怖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有隐世那一行,获得了飞剑和这制符之术,恐怕在混凝土块坠降的轰击下,小命也要交付在此处。

但让诸人感到恐怖的是,勾织病房的混凝土块虽然尽数击溃,但搭建出的钢结构,却是连一分一毫都没有损毁。不仅如此,那些冰冷毫无生机的钢筋,此时此刻,竟然就像是被人赋予了生命般,正如一条条毒蛇,在不断的扭动,似乎是要扭成一股。

“什么人在搞鬼,给我滚出来!”望着头顶那正在不断蜿蜒扭曲的钢筋长龙,林白反手持紧了飞剑,目光冷然扫过周遭那滚滚烟尘,冷声呵斥道。

“好手段,没想到我突然出手,竟然也能被你察觉,而且这么多的混凝土块,也没能将你们砸死。”林白话音乍一落下,顺着那滚滚烟尘中,骤然有一个矮小的身影自其中走出,那侏儒面带玩味之色向着林白和李秋水他们望了眼后,缓缓道:“看起来辛西娅说的的确没错,你还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不过今日你落到我小恶魔手中,必死无疑!”

“又是辛西娅!她就那么想我死吗?如果她要杀我,为什么她不自己来?!”望着那自称为小恶魔的侏儒,林白眼眸一寒,杀机骤然迸发,冷然道。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前几日饶了辛西娅一条命,她竟然还不肯罢休,还派了一个如此棘手的家伙前来此处!但让林白想不通的是,按照当日辛西娅的表现,她似乎没有要杀李开泽的意思,怎么着今日这小恶魔,竟然摆明了主意,是要把他们尽数砸死在病房中!

“一夜夫妻百日恩,不管怎么说,她都跟那姓李的有过一段露水情缘,又怎么舍得他死在自己眼前。”小恶魔闻言桀桀怪笑一声,抬手揉了揉脸上那大得有些夸张的鼻子,冷然道:“而且遗嘱已经被你改了,受益人成了他女儿,留着他的性命还有何用?”

“我爹地究竟是有哪里对不住她,为什么她三番五次的要陷我父亲于死地?!”听到小恶魔的话,不等林白开腔,李秋水脸上登时露出愤怒之色,沉声质问道。

“你父亲哪里对不住她,只有你父亲自己心里清楚,等以后你到了地下,慢慢问他就是。”小恶魔嘿然一笑,目光森寒无比的向着林白扫了眼,寒声道:“我今日要杀的,只有李家的老小,和你无关。如果你识相的话,最好给我闪到一边去,不要为了别人,枉送自己性命!”

“我和秋水缘定三生,性命早已纠缠到一起,不管生死,都要在一起。”林白闻言轻笑出声,淡淡出声后,掌中飞剑陡然亮出,目光森寒道:“而且今日鹿死谁手,如今尚且未知!”

“好,那就是你自己求死了,地狱路上,莫要怪我。”小恶魔满不在乎的揉了揉那巨大的鼻头,然后面上突然露出一抹神圣无比的神情,单膝跪倒在地,喃喃道:

“死了的人,他们的名无人纪念。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都已消灭。在日光下所行的一切事,他们永不再有分了。我们什么也没有带到世上,也不能带走什么。”

长长的一段祷文念诵出口后,小恶魔陡然起身,脸上露出仁慈与宽恕之色,悲悯无比的望着林白,仿若真的被天父附身了一般,缓声道:“早晚之间,就被毁灭,永归乌有,无人理会。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生前一切,死后且有审判!阿门!”

话音乍一落下,只见他的手突然开始迅疾无比的摆动起来,而随着他手的动作,那构建了病房的一应钢筋,扭动的愈发疯狂起来,只是顷刻间,便化作一条宛若钢铁长龙般的事物。

瘦小的身躯,巨大的钢铁长龙!此情此景,收入诸人眼中,叫人不禁有一种错觉,仿佛这自称小恶魔的侏儒,不是一名天人,而是一名皮影戏师傅,而那正在虚空中不断扭动的钢铁长龙,就是他手中所持着的皮影,可以由着他的心意,随意变幻成任何模样。

好强大的金元控制之力,望着那正在不断扭动的钢铁长龙,林白眼角微微抽搐。他着实没想到这小恶魔的手段竟然如此强横。就他所见,以小恶魔的这一手,恐怕绝对是能站到这世间最为顶尖的一群天人之中,比之风土二怪不知道要强横多少倍!

“你我都是罪人,终须向主忏悔!”口中喃喃一句后,小恶魔陡然挥手,那钢铁长龙锋锐的尖端,横穿烟尘,闪烁着森冷寒光,如死神收割生命的镰刀,向着林白袭去。

“装神弄鬼!你知不知道,我最烦你们这些人这一套。也许你不知道,你们所谓的父在这世间唯一的子,是何等的龌龊无耻!”听到这一长串的祷文,林白不禁想起了当初在梵蒂冈之时,与自己有过三番五次交锋的那位卑劣至极的教宗大人。

没有任何迟疑,铮然一声,林白掌中的长剑,脱手而出,陡然穿过法则领域,向那由钢结构凝聚而成的钢铁长龙斩去,那闪烁的光华,恍若屠龙的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