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06章 坑女婿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外面的那个,你从红磨坊开始,跟了我这么久,现在什么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是不是也该露个面了?”漠然将长剑收入鞘中后,林白淡然无比的向着集装箱外缓缓道。

从红磨坊开始,林白便一直觉得有人尾随在自己身后,在跟踪自己!刚开始的时候,他只以为那人是凯文他们这一伙人里面的某一个,但后来却是发现,尾随自己的那人,对自己并没有表露出杀心和恶意,是以才佯装不知,故意让那人继续跟随自己。

“好敏锐的感知力,林白的大名果然是名不虚传。”林白话音乍一落下,自集装箱外陡然便有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传来,那声音自远而近,仿佛说话的那人正在高速移动般,而就在话语声落下的那一瞬间,一股淡淡的清风骤然席卷场内,而后一个挺着硕大啤酒肚子,秃着脑袋,虽然只是大清早,面颊就已经有酒醉后的红晕出现的中年人,骤然出现在场内。

“库克?”看到那人后,丹妮丝顿时愣住了,不可置信道:“您……您竟然也是……”

丹妮丝实在是没有想到,从那一阵清风里面出现的,竟然会是以往经常出现在红磨坊里面的常客库克大叔。对这个中年人,丹妮丝可说是印象颇深,他总是每隔个三五天就会来红磨坊一趟,而且每次只要到红磨坊,就要不醉不归。丹妮丝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和那群姐妹们曾经有多少次把这个身材魁梧壮硕的中年人,在散场后,把这个中年人从红磨坊里扔出来。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个醉鬼,竟然也会是拥有着诡异术法之人中的一员!

“没错,想不到吧,我这个贪杯好色的糟老头子,竟然也会是一名天人吧!”听到丹妮丝的话,库克抬手揉了揉那硕大的酒糟鼻子,面带玩味之色,向着鲜血淋漓的四下扫视了眼后,对林白笑道:“没想到你杀心这么重,竟然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一群禽兽,留下来不过也是继续祸害人罢了,还是死了清净。”听到这话,林白不置可否的一笑,目光缓缓汇聚在库克的眼眸上,淡淡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开玩笑,别人的名字能不知道,你的名字我们这些人还能不知道吗?封印仙门,抬手屠仙,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死了的时候,再忽然出现,这样的一个传奇人物,若是我都认不出来的话,这双眼岂不是跟他们一样,都是瞎的!”库克闻言后,顿时大笑出声,然后做出神秘兮兮的模样,道:“而且整天有人在我耳边碎碎念,我就算不想知道你的名字也难!”

“你是神盾的人?!”听到这话,林白心中不禁一动,顿时猜出了库克的身份,向着他看了几眼后,沉声道:“是辛西娅派你来跟踪我的?她人在哪里?”

“我是神盾的人不错,但辛西娅现在在哪里,我是真的是不知道。”库克闻言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不过我在来之前已经通知了她,至于她会不会来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你是神盾的人,那我想你应该知道辛西娅为什么那么敌视我吧?”林白看得出来,库克对自己的确是没有敌意,而且所说的话也都是实话,如果单从库克说话的方式来看,林白觉得神盾应该不像是雷蒙所说的那样蛮不讲理,草菅人命的组织,但让林白想不通的是,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辛西娅才会那样敌视自己。

“这件事恐怕你得问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她对你的成见很深。”听到林白这话,库克脸上露出一抹尴尬神色,神情复杂的向着凌乱的场内看了眼,苦笑一声后,缓缓接着道:“我想你们之间应该是有什么没说开的误会吧。”

听到库克这话,林白心中顿时愈发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起来。世间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儿,总该都有个缘由。就比如你厌恶一个人,不管是厌恶那人的为人处事,还是衣着打扮,都是有个原因。可是辛西娅和自己之间,却真是叫林白想不明白,自己在来美国之前,对辛西娅可说是一无所知,前日无怨,近日无仇,他实在想不明白辛西娅仇视自己的原因。

“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误会!库克,你不要被他的外象蒙蔽了!”库克这话音刚一落下,从集装箱外登时传来一个气冲冲的声音,而后辛西娅的身影犹如一阵狂风般,登时便从林白以飞剑割开的那个孔洞冲了进来,一把扯住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的丹妮丝,将她拉到自己身后后,凝神戒备的盯着林白,沉声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究竟想做什么……”听到辛西娅这话,林白气极反笑,伸手向着场内那鲜血淋漓的场面指了指,道:“你问我想做什么,依我看,该是我问你究竟想做什么才对吧?你究竟为什么要勾走我老泰山的神魂,又为什么如此敌视我?”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辛西娅闻言,犹如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笑几声后,寒声道:“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要想天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明白,你别再在那惺惺作态了,你骗得了库克,但骗不过我!”

“我靠……”被辛西娅这一通抢白,林白只觉得自己都要懵了,他实在是觉得有些搞不清眼前的状况了,苦笑着摇了摇头后,沉声道:“我干了什么,我是帮着丹妮丝来救人,来救那些被凯文他们捉走的女人!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是想怎样?”

“欺世盗名之辈!”听到林白这话,辛西娅也不辩驳,冷冷一笑,寒声道:“你说你是要救丹妮丝,但我听得清清楚楚,这凯文也说了,给他下命令,让他捉走丹妮丝他们的人,也是你!捉人的是你,救人的也是你,我告诉你,你骗得了秋水,但骗不过我和开泽!”

靠!听到这话,林白几乎都要被气懵了!他长这么大,还真是没见过像辛西娅这样不讲道理的人,自己巴巴的帮着她把丹妮丝一干人从狼窝里救了出来。可这女人倒好,非但连一句感激的话没有,反倒是一口咬定,捉人的事儿都是自己干的!

不过气归气,林白却觉得自己在听到辛西娅这话的时候,那些缠绕着自己心中的谜团,似乎是有了个答案,但一时间,他却是想不明白那个答案的重点是在哪里。

“辛西娅,林白真的是帮我们的,刚才凯文他们都被他杀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眼瞅着辛西娅这咄咄逼人的架势,丹妮丝都觉得有些看不过去,缓声道:“你们能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说清楚,也许你对他的成见,只是有所误解呢?”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辛西娅见林白不吭声,冷冷一笑,寒声接着道:“你不说我帮你说,你杀这些人,不过是为了杀人灭口罢了!丹妮丝,你不要被他给骗了,他别的本事没有,欺瞒小姑娘是最有本事。他做过什么,开泽都跟我说的清清楚楚!”

听到辛西娅这话,林白只觉得辛西娅对自己的成见,恐怕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凯文现在已经被自己一剑封喉,死得不能再死。所谓死无对证,莫过于此,自己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又怎么可能让死人复活把事情说清楚,这成见,怕是解不开了。

“我不跟你多说那么多,你对我有什么成见,我也不想知道,但我老丈人的神魂……”思虑至此,林白也不愿再多跟辛西娅纠缠,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后,缓声说了一句,但话刚一说出口,林白只觉得自己脑袋里嗡的一声响,就像是有一道雷霆劈上了身躯一样,直叫他打了个机灵,而后陡然抬头,双眼紧盯着辛西娅,沉声道:“我老丈人跟你说什么了……”

“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糊涂……”听到林白这话,辛西娅顿时冷笑出声,眼眸中满是鄙夷之色向着林白扫视了几眼后,寒声道:“你在港岛做的那些龌龊事以为能骗得了人吗,要不是你用诡计,秋水怎么可能会连他爹地都不认,就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如果不是你,开泽对我们这类人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成见,又怎么会弃我于不顾……”

“不要以为你做了封印仙门的事情,就能称得上是英雄!你的为人,我看的清清楚楚,你能瞒得了旁人,但瞒不过我,你林白不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罢了!”

“靠!李开泽啊李开泽,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匹夫,枉我还费尽心思想救你……”听到辛西娅这话,林白只觉得自己已经是被雷的外焦里嫩,而此时此刻,他也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辛西娅会对自己的成见如此之深,搞了大半天,这个症结原来是出在李开泽的身上。

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林白都能想得到,从自己这位便宜老丈人的嘴里能吐出来什么象牙,恐怕当初他在红磨坊花天酒地的时候,是没少对辛西娅倾诉对自己的不满。

可他那些劳什子的不满,哪一件能当得了真,哪句话没把事实的真相扭曲?!

放眼国内外,如今挖空心思坑爹的人着实不少,可自己这老丈人倒好,他不坑爹,他专坑女婿,而且坑的还是正费尽心思想救他于水火的好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