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22章 争分夺秒(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约翰逊这话,林白眉头不禁皱起,虽说他见过不怕死的,但是如约翰逊这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儿,说送就要送出去的人,他还是头一遭遇到。念及此处,林白不禁定睛向着约翰逊打量过去,想要从他的面相看出些端倪来。

这一看不当紧,却是叫林白不禁暗暗吃了一惊,而且也明白了为什么约翰逊会这样做。因为约翰逊如今乃是年寿暗如泥,齐孝仁遭失牛;耳朦额暗,韩文公风雪走潮阳的面相!

所谓年寿,便是人鼻子中间的两个部位,俗称为年上和寿上!在面相学之中,这两个部位主管的乃是一个人的疾病,也叫疾厄宫。所谓年寿暗如泥,便是说,年上和寿上这两个部位颜色暗淡,且有黑气盘踞,假如人出现此种状况,那便预示着大病即将来临。

至于耳朦额暗,那就更好理解,便是耳朵没有了鲜明的轮廓,额头气色发暗。在面相学中,耳朵是一个人的元气所发之处,如若无了轮廓,额头出现乌黑暗黑之色,那便意味着拥有这两种特征的人,寿禄已经到了即将干枯的地步,说的通俗点,就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

寻常人若是只出现上面的一种情况,也许还有法子可解,但这两种面相出现在同一人的脸上,那就说明这人怕是要死得不能再死,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挽回不了他的命数。

这话说得简单点儿,也就是说,如今的约翰逊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将死之人,而且就林白根据他的面相所做的推算,此人怕是连半个月都活不了了,如今再服食了那诡异的红色液体,透支了生机,恐怕能不能再多熬三天,都是一个未知数。

这世上能够悍不畏死,把自己的性命完全不当回事儿的,要么是厌世成疾的人,要么就是如约翰逊这种活不了多久的主儿!而就林白看来,恐怕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约翰逊才会布下种种谋划,试图把自己牵入局中,让自己给他当枪使。

因为就算是有这诡异的红色液体,以约翰逊如今的身体状况,怕是至多这次一使用,以后就不用再想着用了。所以他必须在死之前,另谋出路,想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直截了当的告诉林白,只要林白能够接受他的条件,他就会放了李秋水和张三疯,顺带毫不犹豫的再把他自己的性命赔给林白。

念及此处,林白望向约翰逊的目光中不禁多了些同情之色,缓缓道:“你已病入膏肓,恐怕寿元就只剩下半月之期了,以这样的情况,你还不去多陪陪家人,而是苦心积虑的摆布这么多事情,难道就不怕死了之后,心中留有遗憾?”

“华夏相术果然神异,这都能被你看出来。世间事有得有失,为了大家,就顾不得小家。”约翰逊嘿然一笑,自嘲了一句后,目光中寒色重现,沉声道:“林先生,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接受一下?只要你帮了我,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如果神盾真是罪不容诛,一个个都是罪大恶极,我也许会帮你,但真实的神盾,却和你了解的截然不同。用一个所谓的不稳定因素,便将他们从这世间抹去,我林某人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林白闻言缓缓摇头,接着道:“我虽然同情你,但还要杀你!”

“那就是彻底没得谈了!”听到林白这话,约翰逊凄厉一笑,深吸一口气后,闭上了眼睛,沉默片刻,缓缓睁开双眼,杀机毕露的望着林白道:“既然林先生你意已决,那我就只能拼死一搏了,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把你拉下水!”

话音落下,约翰逊猛然嘶吼一声,整个人鱼跃而起,向着林白便扑了过去,而且扑起之后,他全身上下弥漫着的红色雾气更是骤然又浓烈了几分,显然是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再不去怜惜自己的生机,打算就算是拼死一搏,也要让林白不顺从自己的安排而付出代价。

全力出击之下,约翰逊的攻势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他的身影就像是一道璀璨的血色光华一般,直接破开虚空,向着林白便冲击而去,犹如是一团光在进行攻袭!

如金铁交鸣般铿然之声不绝于耳,若不是周围没有四溅的火花,恐怕刚听到这声响的人,还会以为如今这场内已经变成了一个打铁炉子。各种狂暴的气息如飓风般席卷而出,数不清的术法波动冲出,两人激烈交锋不止,以肉眼已经完全看不清他们的形体。

抬手成局,每一拳的挥出,就像是彻底掌控了力量法则一般,每一击的释放,都给人一种纯粹力量波动的巨大威压感,那狂暴的气息,叫人觉得约翰逊已不是人,而是一头虬龙!

林白双手轻舞,剑气千丝万缕爆射而出,化作一道道流光,与约翰逊的拳影撞击在一起,释放出震天巨响,直从此处传到大楼之外,但即便如此,依旧叫人心惊不已。

这是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约翰逊已心无死灰,再没有其他念想,只想拖延林白的时间,拉着李秋水和张三疯等人的生命为其陪葬。而这种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心态,这种疯劲儿,即便是有着一往无前战意的林白,都一阵阵的发毛,心中暗骂不止。

不仅如此,约翰逊吞服的那诡异血红液体实在是太过诡异,在这气息的催动下,他整个人几乎趋向于狂暴的态势,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流淌着红色的雾气,释放出诡异威压。

即便是强悍如林白,在约翰逊这不要命了般的攻势之下,虽然已经尽力躲闪,争取不和他正面对战,但还是被击中了几次,每一击下去,都叫林白身躯遭受重创,皮开肉绽,血流骨折,甚至于就连脏腑都被震荡的有所偏离,开始叫他顺着嘴角溢出鲜血。

到底那该死的红色液体是什么东西,怎么会给人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越是交战,林白便越是心惊,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世上有如此神异的东西!即便是他曾经服食过的不死药头顶的那几颗朱果,恐怕都没有这种诡异的功效,能够叫人的威能以几何倍数狂涨!

一波接着一波,犹如潮水般的攻击,更是叫林白心中生出一种绝望感,而且他的目光更是无法离开关押着李秋水和张三疯他们的密室。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空气的流逝,李秋水和张三疯的情况越来越差,尤其是李秋水,已经隐隐约约趋向于到了昏迷的边缘。

不行,不能再跟这疯子纠缠下去,必须要尽快找出解决他术法的窍门!否则的话,若是时间继续拖下去,一旦空气彻底流干,李秋水窒息而亡,那时候自己就真要追悔莫及了。

但想归想,让林白所发愁的是,他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能够针对约翰逊这如疯癫了般的攻势。这玩意儿在如今心如死灰后,直接就变成了一块狗皮膏药,虽然他的攻击制造的创伤还没到能要自己性命的地步,但也不能置若罔闻,由着他去折腾。

最要命的是,虽然发现了那红色液体实际上是在以消耗约翰逊的生机为本钱,来激发他的潜能,提升他的实力,但林白实在是想不出能够阻止这种作用的办法。

在那红色液体的作用下,这约翰逊的身体就如同是金铁铸就般,皮厚如城墙,剑气虽然纵横,但击打在上面,却是连一道白印子都难以在他身上留下。而且就算符箓威势惊人,爆炸起来的时候,更是会有各种恐怖气息滋生,但对于约翰逊的身体也完全起不到半点儿作用。

此时此刻,这货如今仿佛已经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完人,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不管自己用什么手段,都根本无法对他的身体造成分毫损毁。

一定有漏洞,只要他还是人,就一定还是会有漏洞的!虽然心中惊惧,但望着李秋水和张三疯他们的模样,林白还是不断的在心中给自己打着气,稳定自己的心神,勉力让自己尽力去逡巡,去寻找出约翰逊身上的漏洞,然后一击毙命,解决掉这个心腹大患。

“死去吧!”而就在此时,似乎察觉到了林白的心思,约翰逊一声怒吼,全身上下的诡异红色气息骤然如一阵红雾般,直接席卷长空,将场内的一切都尽数淹没。

无数的雾气在室内徘徊不止,就像是一条长长的血河,自其中更是有一股浓烈到了极致的血腥气味。不仅如此,在这红色雾气弥散开来后,林白更是觉得在这些雾气之下,自己的身躯就像是坠入了泥沼中一样,难以挪动分毫,全身上下更是受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压迫。

这是一种恐怖的事物,一种林白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但偏偏让林白感到古怪的是,虽然不明白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林白却是从这东西里面感受到了两种极为熟悉的气息,就像是自己曾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种东西一样,那种感觉更是叫林白觉得诡异莫名。

而在这红色雾气的覆盖下,约翰逊身躯变动的速度更是陡然加快了无数倍,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只是短短瞬息间,便有千百拳对着林白挥出。那呼啸的拳影,组成了一片浩瀚的幕帘,就像是要把林白完全吞噬,在拳影中化作飞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