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28章 我错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辛西娅……”听到这声音,李开泽挣扎着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先是一喜,然后有些惊愕又有些尴尬,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来这里,难道是看着你再把秋水气走,再把你的父亲也逼得不认你这个儿子,把你的好女婿也赶走吗?”辛西娅闻声后,冷笑出声,一字一顿道。

“你懂什么……”李开泽听到这话,脸上只觉得有些挂不住,低头嘟囔了一句后,道:“这是我的家事,你先不要搀和,咱们俩的事儿,我们俩以后再慢慢说。”

“我是不懂,但是我至少知道你们华夏人说的知恩图报。林白为了救你这条命,说成是冒了九死一生的危险,都毫不为过。不仅是你的命,就连你的公司,如果不是林白一手斡旋,现在恐怕也已经换了主人。”辛西娅冷笑一声,面上满是鄙夷神情,冷声呵斥道。

“辛西娅……”李开泽闻言,脸色一沉,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神情却又变了,脸上露出恳求之色,道:“你先出去,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慢慢说,这毕竟是我的家事……”

看起来自己这个便宜老丈人也不是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主儿,这耳根子貌似是有些软啊。看到李开泽这神情,林白心中不禁一动,嘴角更是有笑意露出。他着实没想到,对自己的态度如严霜般无情的李开泽,在面对辛西娅的时候,竟然会是这种做派,准确点儿说,自己这位便宜老丈人性格里面怕是有点儿惧内,更准确的说是有妻管严。

想到此处,林白不禁向着李开泽的面相看去。这一看不当紧,林白却是登时乐了,自己这便宜老丈人眉毛婆娑下,眉压眼,两颧又极低,这正是不折不扣的妻管严面相。

所谓眉毛婆娑下,说的就是眉毛的一端向下生长。只要是这种面相的男人,在平时生活中,十有八九是对于妻子,言听计从。为什么会这样呢?眉眼通肝肺。肝代表脾气,代表性格。而肺代表出气,代表呼吸。眉毛往下生,说明肝阳不足,为人性格脾气必定怕内。

而眉压眼,则是因为虽然眼生在眉毛下,但和眼最接近的不是眼,而是鼻子。眼与鼻最近,而眉又管着眼,如果眉压眼,能管着鼻最近的眼失去了力量,再让眉来管,那就有点远了。所以,这个时候,也代表鼻子得势,旺。鼻子为妻子,自然说明妻子性格更为刚强,处事作风更为凌厉。妻子作风凌厉,丈夫作风自然就要软弱,这种类型的男性也必定怕妻。

而颧骨低就更好理解了。因为在面相中,颧骨代表的是权力,代表威严,代表能力。如果两颧低,说明不是一个擅于管理,欠缺威严的人。不论身处何地,都绝对是一个被人管的男性,没有主见,往往说的就是这类相格的男人。所以,因此这个,他们也必定怕妻。

以上三种,只要占据其中之一,基本上都是妻管严没跑儿。而李开泽是三样全部占全,这样的面相,除非回炉重造,否则的话,绝对改不了妻管严的性格。

当然有的人会认为,对于李开泽这样的亿万富翁而言,女人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怎么可能会把女人看的太重要。但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因为李开泽是亿万富翁不假,但大前提是他依然是人,只要是人,就有一个既定的性格命理。钱虽然可以让人自信,让人有足够的信心,但却不见得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更不用说是李开泽这三种均沾的面相。

“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你说谁不是你的家人都好,但偏偏不能说她不是你的家人……”而就在林白在心中揣测李开泽面相的时候,张三疯却是气鼓鼓道:“人家肚子里面怀着你的孩子,你却一口一个她不要管你的家事,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要是连一个肚子里面有你孩子的女人,都不能算是你的家人的话,那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不是你的家人?还是说李大富豪你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想不管这事儿,不想承担这份责任。”

话语落下,场内顿时一片寂静。看着李秋水那疑惑的神情,林白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不迭。辛西娅怀孕的这件事情,他是无意间说给了张三疯,按着辛西娅的意思,是想暂时把事情瞒下来的,是以林白连李秋水都没有告诉。却成想,如今竟然被张三疯给说漏了嘴。

不过就林白看来,其实如今这事儿被大嘴巴的张三疯一口道破,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以辛西娅那倔强的个性,以及李开泽的做派,若是没人把这层窗户纸点破,事情不知道还要僵持到什么时候,说不好真要等辛西娅把孩子生下来了,孩子都不知道父亲是谁。

如今这层窗户纸被张三疯捅破,虽然事出唐突,但也能打破这份僵持。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张三疯这句话,无异于是在李开泽心里边点了个炸雷,听得此言,李开泽脸上先是惊喜,然后满是震惊,有些仓皇的望着辛西娅,道:“辛西娅,这是真的吗?你为什么之前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辛西娅闻言冷然一笑,然后望着李开泽,沉声道:“你不是什么都懂,什么都看透了吗?你既然什么都懂,还需要我跟你说吗?”

“辛西娅……”李开泽闻言之后,脸上满是歉疚之色,之前鼓足了的气势,此时也是荡然无存,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病床上,一时间全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着气氛尴尬的场内,李秋水急忙走到林白跟前,扯了扯林白的袖子,压低声音问道:“林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大的事情,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林白闻言苦笑摇头,见事情已经被张三疯点破,索性也不再隐瞒,便将自己当初在询问辛西娅为什么能破开以血引魂时候的发现,以及其他前因后果尽数讲给了李秋水。

“爹地……”听完了林白的话,李秋水顿时连连跺脚不止,有些恼怒的看着李开泽,道。

“辛西娅,我……我……”李开泽闻言,更是觉得脸上挂不住了,满是歉疚的望着辛西娅,吭哧了半晌,才垂头丧气如斗败了的公鸡般,喃喃道:“我对不起你,我是真不知道你有了我们的宝宝。可这么大的事情,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你还能听得下我们的话吗?”看到李开泽面上满是歉疚之色,辛西娅也是有些心软,但嘴上却还是不愿意这样轻饶了李开泽,话语中满是怨气的回应道。

“听……我都听……”李开泽闻言神情愈发颓丧,但眼眸里却还是无法掩饰的欣喜,柔声道:“我什么都听你们的,你别生气了,坐我旁边来,别动了胎气。”

话说着说着,李开泽突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而这么一咳嗽,更是牵动到了他身上的伤势,一时间痛苦的皱紧了眉头,虽然竭力忍耐,但还是有呻吟声传出。

“你们先出去,我跟他说些话。”沉默片刻后,辛西娅抬手抹了抹眼角,有些气恼又有些心疼的向着李开泽看了眼,然后转头对林白和李秋水等人道。

林白和李秋水相视一眼后,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便向屋外走去。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李开泽和辛西娅两人之间的私事,长辈的事情,他们俩小辈在场,也不好说。

“你认不认错?”等看到林白和李秋水走出房间后,辛西娅缓步走到李开泽的床边,双眼直视李开泽的双眼,那目光灼热的叫李开泽的双眼不敢面对,躲闪不停。

听到这话,李开泽面上满是尴尬之色,向着依旧还躺在病床上的张三疯望了眼,然后求助般的向辛西娅看了眼,努了努嘴,嘴角勉强挤出了个笑容。那意思是你看现在有外人在场,就不要逼迫我了,我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你就高抬贵手,得过且过好了。

“你说不说?”但对于李开泽的挤眉弄眼,辛西娅就像是没有看到般,依旧追问道。

李开泽闻言无语,脸上挂满了苦笑,向着张三疯瞄了眼,然后又轻咳了一声,试图提醒辛西娅,如今病房内并不是他们两个,而是还有张三疯这个大灯泡。

正一脸看好戏神情盯着眼前这一幕的张三疯,在看到李开泽这模样后,脸色一沉,然后做出一幅义正言辞的模样,指了指自己满是燎泡的大腿,道:“你看我干嘛,你看看我的腿为了替你挡火烧成什么样了,我他妈还能去哪?我要是能走,你以为我想听你这些酸词儿?”

“你女婿有句话说得好,事无不可对人言。事情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你自己做的事情,既然能做,又有什么不能让别人听的?”辛西娅闻言顿时有些忍俊不禁,但还是板着脸,一字一顿的紧盯着李开泽的面容,一幅李开泽不开口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我说……我说还不成吗……”李开泽闻言之后,脸上苦笑之色顿时愈发深重,梗着脖子梗了大半天,这才用如同蚊子哼哼般的声音道:“我错了……”

“声音太小听不见,大点声!”听得这话,辛西娅顿时笑出了声,眉眼如画的掩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