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29章 诡异之血(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3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除了那一声声振寰宇的‘我错了’之外,其他人再无法得知在病房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即便是张三疯,也是在强忍着笑意,听完了李开泽涨红着脸,声嘶力竭的喊出那一句之后,就心不甘情不愿的被辛西娅推出了病房,再无法得知病房内发生的种种。

但等后来,林白和李秋水重新走入病房的时候,赫然发现李开泽望向自己的目光变得缓和了许多,虽然那眼神里面仍然有不喜,但和以往相比较起来,却明显是缓和了许多。至少这位在现在总算是没有像之前那样,二话不说,直接就要把自己往门外赶。

这让林白不禁感慨,自己这老泰山的耳根子还真是软,自己费尽心思做了那么多事情来证明自己,都不及辛西娅的几句话!不过这也正说明了辛西娅御夫有术,以后的生活里面,绝对是要够自己这位老泰山喝上两壶了,想到此处,林白心中就不禁一阵暗爽。

“你不该说些什么吗?”看到李开泽望向林白的神情仍有芥蒂后,辛西娅眉毛一横,道。

“我……”李开泽闻言梗着脖子,刚想反对,但等到目光看到辛西娅的小腹,神情不禁一黯,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向着林白看了眼后,喃喃道:“多谢你了。”

“咱们都是一家人,老泰山你这话实在是客气了。”虽然只是寥寥三字,但听到林白耳朵里面,却只觉得就像是全身泡进了温泉里面一样,甚至心里都有那么一丝受宠若惊的感觉,这感觉刚一出现,林白便暗骂自己没出息,只是一句话,自己就不再计较这些事儿了。

可就算是计较又能怎样,瞅瞅旁边眉开眼笑挽着自己胳膊的李秋水。人李开泽现在都不再提要李秋水离开自己的话,让女儿跟在自己身边,自己若还斤斤计较,岂不显得小肚鸡肠。

李开泽话说完之后,也不去理会林白的反应,只觉得老脸都再挂不住了,求救般的望着辛西娅,只希望辛西娅能别再让自己受这种折磨。说句心里话,在从辛西娅嘴里得知了那些事情后,他对林白的观感实在是有了明显的转变,刚才的那句感谢也是真的发自肺腑。

但感谢归感谢,却不代表他的态度转折就能因为短短的几句话,来个一百八十度的扭转。

尤其是想到林白身边的那一群莺莺燕燕,想到自己女儿要跟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感情,他心里便觉得不是滋味。而且试想一下,世人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而李秋水从小更是被他当做公主般宠着,可自己的小公主,如今却是要远离自己,去依靠另一个男人,这叫他如何能够接受,心里又如何能不难受,对林白有所敌意,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不比什么都好。”林白和李开泽心中尚有芥蒂,但原本夹在父亲和丈夫两人中间,里外难做人的李秋水,如今却总算是如释重负,伸手挽着林白的胳膊,然后一只手扯住辛西娅的手,笑眯眯道:“等爹地你好了,辛西娅阿姨的小宝宝生下来,到时候咱们一家人就更热闹了。爹地,你说是希望我有个小弟弟呢,还是有个小妹妹?”

李秋水这话一出口,登时便把辛西娅闹了个脸红。说句老实话,对于李秋水,她心里边还是有些歉疚的,毕竟自己和李开泽之间的事情,都是瞒着她发生的,也没征求过她的同意。

“秋水,我们……”不仅是辛西娅,李开泽的神情也是有些尴尬。之前在得知辛西娅怀孕的消息的时候,他是真怕李秋水无法接受,再多生波折。如今见女儿如此通情达理,在心中感动之余,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讪讪的望着李秋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妈咪走了好久了,爹地你一个人也过了那么多年,现在有辛西娅阿姨陪着,我想妈咪也会很欣慰的。”冰雪聪明如李秋水,如何能看不出辛西娅和李开泽心里边的思绪,轻笑着对两人劝慰道:“从今以后,以前的事情就都过去了,我们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等把这个消息通知给爷爷,他老人家肯定也会高兴地笑得合不拢嘴。”

李开泽闻言之后,嘿嘿傻笑着向辛西娅望去,眼瞅着他这模样,辛西娅又羞又恼,不禁悄悄的伸手向着他腰间的软肉拧了下去,虽然痛的龇牙咧嘴,但李开泽眼眸中的笑意却是有增无减,而且不自觉间,看向林白的眼神也明显缓和了许多。

话都说开了,心结虽然还没有完全释开,但相较于之前也有了极大的提升,也算是不胜之喜。眼瞅着这一家人其乐融融,以及李开泽偶尔看向自己时候依旧还残存着的那种不悦,林白也不想给自己找没趣儿,随口说了几句后,便让福伯把他送回了李开泽在附近的寓所。

虽然李开泽如今对林白心中是仍有芥蒂,但福伯这位老家人如今对林白,可说是言听计从。而且在他老人家的眼中,这位姑爷可说是天上地下少有的强人,而且对李开泽对待林白的态度还颇为腹诽。眼瞅着老人家看向自己的那种眼神,林白心中也是不禁一阵暗爽,就算李开泽再看不顺眼自己又如何,他身边的人哪个肯站他那边的,时间久了,芥蒂自然就了了。

“福伯,你先回去吧,等李老他们到了,您再通知我好了。”谢绝了这位忠心老仆要留在宅子里陪自己的好意后,林白叮嘱了一句后,便把他送上了车。

等到福伯离去后,林白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然后缓缓从口袋中掏出了那滴已经变得如红宝石般璀璨的本命精血。这滴本命精血的古怪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从前的认知,而且他有种预感,这滴本命精血中的隐情颇多,和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地狱主人之间的牵连,也绝对非同小可,只要细心发掘,未尝不能寻到蛛丝马迹。

不过就林白看来,如果自己想要从这本命精血中求到一些讯息,过程绝对是极为繁复而且凶险。而这也正是他让福伯从此处离开,并且没带李秋水过来的缘由所在。

“五行相组,封印开!”沉吟少许后,林白脚下禹步轻踏,先在身周摆布处一个八卦五行阵法,然后又将法则领域撑起后,这才将原本作用在这滴本命精血上的封印打开。

嗡!就在封印打开的那一瞬间,场内顿时嗡然一声巨响,只见那颗原本如红宝石般存在的本命精血,在束缚失去之后,骤然化作红色雾气,向着四下扩散开来!

不仅如此,在这雾气扩散开来的同时,林白更是感觉到屋内的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而且有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自他心中传来,叫他觉得熟悉而又陌生。不仅如此,最为诡异的是,在这气息下,林白有一种全身发寒的感觉,后背都在发凉,似乎身体在本能的畏惧那股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儿?”感触到这诡异的变化,林白头皮不禁一阵发麻,他明白这是这滴本命精血彻底割舍了约翰逊的力量后,重归于本源的体现。

沉吟少许后,以阵法控制这本命精血所化雾气的流转,而后林白缓缓将法力灌注到双眼之上,向着那红色雾气望去。这一眼看去,更是叫林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在法眼注视之下,那看似虚妄无比的雾气中,竟然有无数光华璀璨的符纹在不断的闪烁,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有人把世上所有的符纹都打入到了血脉中一样。这个发现叫林白整个人都趋向于一种几近呆滞的地步,浑身鸡皮疙瘩都不自禁的爆起。

符纹是什么,那是炼制法器,或者是绘制符箓之时才会选用的东西。但按照眼前这态势,这本命精血的主人,竟然是把符纹灌入到了他自己的体内,也就是说,等同于是那人在把他自身当成是一件法器在锤炼,把所有的符纹内敛到身躯内,使己身获得强大的威能。

这种诡异的术法,林白可说是第一次遇到,而且就他所知,这种诡异的术法对人身造成的损耗也极为恐怖。因为符纹玄奥,一个控制不好,便会叫体内的气机失衡,如同炼制法器失败一般,直接爆裂开来。这人如此施为,可说是在拿他自己的性命在冒险。

咔哒!而就在林白惊疑不定之际,场内局势却是又骤然一变!只见陡然间自那一团团由本命精血所化的红色雾气中,突然有两个身影出现,那身影忽左忽右,犹如幽灵,连一分一毫的脚步声都没有,而且随着这两个身影的出现,室内的光线都开始变得暗淡,无比诡异。

不仅如此,在那两道黑影中,更是蕴藏着无数的凶煞气息,就如同是两条刚从第十八层地狱挣脱了束缚的万年厉鬼一般,随时都会向林白扑杀而来!

这本命精血的确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人的合体,也就是说,这一滴本命精血,实际上乃是两个人精血的组合!这种诡异的情形,是林白所从来没有听说,也没有见到过的!

不仅如此,就林白所见,这两个黑影还在血雾之中不断的厮杀,似乎是想要将对方吞噬,好让一方占据主导地位般。随着这两者的征战,诡异的气息不断弥散,叫林白心惊不已。

而就在林白心惊之时,那两道诡异的身影却是突然呆滞,然后如同骤然间拥有了神识般,突然停止了争斗,缓缓转头,那模糊的面容紧紧盯着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