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31章 一身二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室内寂静无比,除却因为刚才元气剧烈波动而导致的杂乱外,一切平静如常。

而就在此时,青莲却是突然又诡异的一摇,然后化作虚影,将那一滴如红宝石般悬浮在虚空中的本命精血,直接吞噬,并且在它一气呵成的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后,更是骤然缩回了林白的体内,重新化作刺青,一切恢复如常,没有半点儿异样。

望着这一系列的诡异变数,林白双眉紧皱,心中满是疑惑。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刚才的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唯一可以断定的是,之前在那滴本命精血中出现的两个诡异黑影,定然是精血中残留的神念,可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那滴本命精血中存留的两个神念,怎么能够合二为一?而且在合二为一后,为何会有那样强大的威势?又为什么会针对自己?!

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青莲会毫无征兆的突然发生异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发出威能,直接将那合一的神魂斩裂,并且将那滴本命精血吞噬。

从获得青莲刺青,再到恢复神智后,林白还从来没有见过青莲会有如此狂暴的一面。往常的时候,这株青莲大多时候都是由着自己的心意来变动,与河图洛书组成法则领域。像眼前这样毫无征兆的出击,还是破天荒头一遭,甚至刚才那诡异的一幕,都叫林白有些怀疑,这寄存于自己体内的这株青莲,它自身是不是就具有灵性和神魂。

这里面一定是大有蹊跷!抬手抚摸着那已经恢复如常的青莲刺青,林白眉头紧皱,面上满是疑惑神情,甚至于他还尝试着将神念分开一丝,透入到了刺青中。但经过一番窥探之后,一切却是依旧如常,根本没有任何异样,平静的就像是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象。

在这诡异的情势下,林白也开始有些吃不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有这株青莲究竟是福是祸,而青莲吞噬了那滴本命精血后,又究竟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去多想了,至少自己现在并没有出现什么反常的情况。林白本来就是个跳脱的性子,发现自己一番苦思冥想,却无法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后,索性也不再为难自己。反正发生在他身上的诡异事情已经是太多太多了,多这一件不多,少这一件也不少。

而且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后,就林白想来,不管是什么疑惑,终究会有谜底揭开的那一天。自己如今想不通,也只是时机未到罢了,等时机到了,一切疑惑自然就会真相大白。

这不是妥协,而是一种无奈,一种身陷迷局,陷入重重迷雾之中,但除了自身慢慢寻找原因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外力可以依靠,可以帮助自己来解惑的无奈。

叮铃铃!就在此时,林白口袋中的手机却是突然剧烈的嗡鸣起来,接通电话后,林白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李老爷子在得知了辛西娅怀孕的消息后,一分钟都不愿再多等,直接弄了个包机,划定好航线后,已经从燕京出发,估计等天黑就能赶到。

老爷子可还真是有够心急的。听到这消息,林白不禁苦笑摇头,不过他也明白,上了年纪的人,心里边挂记最多的就是孙辈,含饴弄孙可说是所有老人的心愿,自己家那位以前在战场叱咤风云的老爷子,现在不也是一样,天天催着自己再多给他添几个外孙。

想到这里,林白心中不禁又是一阵苦笑,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后,便抛下满肚子的疑惑,随手将屋内被元气冲撞的错乱无比的东西收拾了下,便出门等待福伯来把自己接回医院。

与此同时,在大洋深处的一个无名岛屿上,无数身着黑色兜头衣衫的地狱杀手正在各处不断的盘旋,一个个神情紧张,一幅如临大敌般的神情。

虽然岛屿上的黑衣人怕是有数千之巨,但饶是有这么多人,整座岛屿却是寂静的犹如一片死地般,所有人都是鸦雀无声,哪怕是一根针的坠落,都能清晰听闻,气氛压抑的可怕。

轰!但这宁静没有持续多久,陡然间便有一声恍若火山爆发般的剧烈声响出现,将这寂静彻底击碎。紧随着这声响,岛屿上突然有无尽的黑雾骤然出现,如狼烟般直冲天穹而上,只是短短瞬息间,便将那天穹彻底遮蔽,天穹上的所有光亮尽数消失不见!

而在出现这异状的瞬间,岛屿上的许多黑衣人面上均是露出了战战兢兢之色,而后没有任何迟疑,双膝软下,跪倒在地,向着黑雾传出的方向跪下,连一丝眼神都不敢外露。

轰隆隆!就在这一应人跪下去的那一瞬间,天穹上弥漫着的那些黑雾,陡然间却是又骤然收摄,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被重新吸入到了岛屿之中。天穹之上的皓日瞬息间闪耀当空。一切骤然就又恢复了常态,仿佛此前的一切,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不知为何,就是这么如同一个轮回般的举动后,岛屿上的一应黑衣人却是觉得虽然一切看上去如常,但就在经历了黑雾的冲刷后,他们所看到的那天穹上的皓日已经不再是以往的皓日,甚至于天穹也已经不是以往他们所看到的天穹。

一切的一切,在悄然之间,似乎已经达成了前所未有的转变,仿佛这岛屿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岛屿,就像是这岛屿是独立世外,成为了和整个世界都毫无牵连的个体。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岛屿终于缓缓变得寂静了下来。而在那黑雾冲出的位置,此时正有一道如同是黑雾组成般的模糊黑影。而且不知为何,那黑影似乎极不稳定,正在不断的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撕扯,就像是要把一个身躯,撕扯成为两半。

不仅如此,在这不断错动的黑影中,更是有一种强烈到叫人窒息的威压感不断的向外释放!身躯每一次的颤动,都叫地面为之一阵颤抖,就像是大地要塌陷了一般!

“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早已经在那小子的手里死得不能再死!如果不是我,这个身躯又怎么可能存在!而且我的一切,都已经进入到了这身躯之中,这身躯怎么可能不算是我的!”一团团的黑雾不断往外逸散,自那身影中突然有一阵粗重的声音传出,犹如野兽的嘶吼。

不过这声音虽然嘶哑,但语气中却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感觉,就像是他的一切,都是无上崇高的存在,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

“不要再挣扎了,这不是属于你的世界,这是我的身躯,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紧接着,从那身影中却是有一阵冷笑声骤然响起,言语中满是不屑之意。

这声音和刚才的那个粗重声音不同,尖锐犹如刮骨的剃刀,言语间满是冷冽和不屑。

同一个身躯,却是发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而且不仅仅是声音不同,就连语调语气都是截然不同,几乎就像是两个人的对话一般,那模样说不出的诡异和怪诞。

“你我的争斗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经过了那么多次,难道你还没有发现,不管是我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可能完整的控制这个身体。”紧接着,那冷厉的声音重又响起,一字一顿道:“而且我们的本命精血已经被那小子得去了一滴,我想你应该很明白这对我们两个而言,是意味着什么!他现在也许不会发现端倪,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知道所有的一切。而等到那个时候,如果我们还是这样的话,等待着我们的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这尖锐的声音落下后,那身影归于寂静之中,似乎在这身躯内存在的那个粗重声音的主人对这话陷入了沉思一般,许久之后,那粗重的声音才缓缓响起:“那你想怎么样?”

“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所要做的事情也是相同的,无论做成这件事情的究竟是你,还是我,又有什么区别?”听到这话,那尖锐的声音冷然一笑,接着道:“与其这样一直无谓的彼此争斗下去,损耗自己,为什么不让我们融合成一体呢?”

“妄想!如果融合成一体的话,我又怎么会知道这究竟是我,还究竟是你!”这话音乍一落下,那粗重的声音重又响起,沉声道:“别人不知道你的一切,但我和你共用一个身躯,你的过去和所做过的一切,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在融合的时候,反过来把我吞噬,让这身躯彻底被你掌握,将我在这世间最后的存在都尽数抹杀?”

“本命精血已经丢失了一部分,现在就算是想融合,也是无稽之谈!”听得这话,那冷厉的笑声重又响起,而后缓缓接着一字一顿道:“你也发现了,在隐世中施展出符术的就是林白!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总不会想让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一切重新发生在世间吧?我已经没有耐心继续这种无谓的对抗了,你我只有联手,否则再无胜算。”

“你想怎么做?”听到这话,那粗重的声音沉默许久后,这才缓缓开口。

“给我主导权,让我主导一切!”听到这声音,那冷厉的声音嘿然响起,言语间满是计谋得逞的狞笑,缓缓道:“就算一时无法改变局势,我也要让他焦头烂额,无暇他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