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40章 天雷勾地火(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蔚蓝的天空,碧蓝的海面,夺目的银鳞,青黑的脊背,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头的巨大的鱼群,每一次起伏,都给人一种如鼓点敲动心神般的剧烈悸动。

“好壮观,实在是太壮观了!”望着这唯有海洋中才会有的瑰丽画面,李秋水和贺嘉尔几女都是不自禁的张大了嘴,眼眸中满是震颤之色,惊呼连连。

即便是林白,此刻眼眸里也是颇多震惊。此时此刻,他总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海阔凭鱼跃,这样的盛况,恐怕也就只有辽阔的海洋中才能有存在!

但诸人在眼前的盛况所震惊的时候,却是没有发现,和他们眼眸中的惊愕不同,羽山月叶这个在海滨长大的女孩儿,眼眸中虽有震惊之色,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不对,这鱼群也太庞大了吧!”鱼群一波接着一波,就像是一道洪流,不断的向前跃动,擦着船体而过,甚至于有个别弹跳力惊人的飞鱼,更是直接跳到了甲板上,刚开始的时候,几女还有暇将它们捡起送回海中,但渐渐地随着鱼群的增加,却开始有种捉襟见肘的感觉,就仿佛这鱼群是要不断的跃动,跳到甲板上的飞鱼,叫她们捡都捡不过来了!

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白更是惊愕的发现,这从海水中跃出的海鱼,已经不仅仅是只有飞鱼一种,而是开始有其他种类的鱼群出现!

而且更叫人觉得诡异的是,这些海鱼跃动的方向更是出乎意料的一致,都是向着游轮航线的相反方向前行!而且那跃动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不像是鱼群的迁徙,倒像是在逃命!

“月叶,鱼群的迁徙都是这样吗?”望着这诡异莫名的一幕,林白的眉头不禁拧成了个疙瘩,疑惑莫名的向一旁的羽山月叶望去。海洋不同于陆地,各种诡异的事情都有发生的可能,而林白毕竟不是在海边长大的人,对于海洋的理解,自然是远不如羽山月叶。

“不是的!”羽山月叶闻言后向着海边张望了几眼,然后错愕的摇了摇头,皱眉接着道:

“鱼群的迁徙都是有季节规律的,现在不是它们迁徙的季节。而且飞鱼虽说有可能会被游轮的螺旋桨惊扰到,出现跃动的迹象,但也不可能惊扰起这么大的动静,而且我刚才看到里面还有其他的深海鱼种。这些鱼种生性惫懒,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挪窝。它们跟随飞鱼跃动,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感知到了什么危险,要么就是海水下面的氧气含量不够了。”

就在羽山月叶解释的这么会儿功夫,鱼群的数量比起之前,明显又增加了许多!里面不仅有飞鱼,以及其他深海鱼种,甚至于都开始有巨大的海龟和鲨鱼从海水中出现,而无一例外,这些鱼群都在奋力游动!而那些生性凶恶的鲨鱼,在面对着身边那些庞大的鱼群,就像是没有察觉一样,只是一股劲的往前游动,连正眼都不带瞧得!

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叫这些鱼群变得这么焦灼,出现了这样的诡异状况?!

就在林白心中的疑惑出现的一刹那,天地间却是突然有异变出现,只是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天地间的光亮就像是要被吞噬了一样,整个天穹都变成了诡异的墨绿色。无数团巨大的乌云,就像是巨大的海鱼一样,充斥在整个天幕!

那些乌云的色泽,浓郁到了极致,就像是一块块巨大的岩石,沉甸甸的压在诸人的头顶,都叫他们开始有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诡异感觉。

不仅如此,就在这些乌云连成一片的那一刻!原本碧蓝的海水,也陡然变成了骇人的浓黑色泽,原本波澜不惊的海面,也如煮沸的锅底般,无数浊浪涌动,浪花拍的船体哗哗响!

“这是海上要起飓风了!”看到这诡异的画面,羽山月叶面色凝重的都快要滴出水来。

“飓风?!”听到这话,李开泽面色登时大变,转头紧紧望着张三疯,沉声质问道:“这出海的日子是你定下来的,你不是说风平浪静吗?怎么会有飓风?”

张三疯如今也是完全傻眼了,虽然游轮庞大,而且又被林白改变了属性,但如今船体还是难免有些颠簸!这让久在陆地的张三疯觉得五脏翻滚,面色都变得惨白,如今面对李开泽那咄咄逼人的质问,他哪里还有什么开口解释的力气。

而且他也实在是不知道这诡异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儿,出海的日子他是经过了谨慎的推断,判断出近期内绝对是海洋的一个静止期,应该风平浪静才对!怎么着现在刚航行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竟然要有飓风出现!

“开泽!”听到李开泽那不善的语气,李嘉程登时怒视而去,然后沉声道:“海洋上的气候本就多变,就算是有个把风浪又算得了什么!人算又怎么能抵得过天变!”

虽然李嘉程的话语是替张三疯辩驳,但他望向林白的目光也满是疑惑。自从经历了港岛的一应事情后,他对林白可说是无比信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异状。

“小师弟,我……”听到李嘉程这话,张三疯顿觉老脸火辣辣的,有些歉疚的向林白望去,此时此刻,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算了什么地方,所以才导致了这么大的纰漏。

“师兄,这不是你的错,不用放在心上……”林白摆了摆手,打断了张三疯的抱歉话语,这出海的日子在张三疯告知他后,他也推算过,结果和张三疯一致,都是极其适合远洋航行的日子,但如今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他也实在是有些吃不准,但危局当前,不管是埋怨谁也起不到作用,便郑重其事道:“李老,您先带秋水她们回舱房,我和师兄再在这看看情况!”

事出反常必有妖,如今这诡谲的风浪乍起,也不可能没有原因。只是林白一时间也是吃不准究竟是有人在捣鬼,还是说这就是一起突发事件,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好,我带她们过去,你要不也过去吧?”李嘉程闻言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对林白道:“海面上出现风浪也是寻常,咱们这船经过了改装,就算真遇到大风大浪,也出不了问题的!”

听到李嘉程这话,李秋水和贺嘉尔她们也是紧紧望着林白,眼眸中满是担忧之色。如今风浪如此之大,波澜狂暴到此种境地,她们实在是不愿林白冒险。

“你们先过去吧,我先看看情况再说,若是不当事,我就过去找你们。”微笑着宽慰了几女几句后,林白便向李嘉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尽快把人带走。对于游轮的状况,林白也是有个大致的了解,在自己没有施展术法前,抵挡个八九级的风浪是一点儿问题没有,而经过了自己的改良,就算是遇到十级以上的风浪,也绝对能够确保船内的人安全无虞。

但凡事谨慎为上,虽然游轮不惧风浪,但也不能不多个小心。而且这诡异的风浪出现的实在是蹊跷,更是不能不小心应对。如果只是海洋的正常气候变化,那也就罢了,但如果是有人在从中作梗,自己此时离去,不去理会,岂不是要落人彀中而不自知。

而就是这么短短的片刻功夫,天穹上却是突然开始有暴雨倾盆而降,而那黑如浓墨般的海平面,更是如同突然被人往里面倾倒了无数的海水般,高度瞬间暴涨了许多。

那剧烈的浪头,已经几乎都没到了船舷的边缘,望着那诡异的画面,叫人有一种走在海面之上,随时都可能被巨大的海浪吞食掉一样的感觉,恐怖到了极致!

“林先生,张先生,请你们尽快回到船舱!该死的风浪就要过来了,你们不要再待在这里了!”而就在此时,一名船员打着手电,披着斗篷从驾驶舱冲了过来,一边检查着船体周围的设置,一边对林白等人急声喊叫道。不过这人的声音虽然惶急,动作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惊慌,动作谨慎异常。看到这一幕,林白不禁暗暗点头,对李开泽倒是多了几分好感。

自己这便宜老丈人虽然百般看自己不顺眼,但做事情倒也着实可靠。他挑选出来的这些船员,显然是神经百丈,久在海面上讨生活的人遇到风浪毫不惊慌,没有任何畏惧神情。

“你们那边有没有找到出现飓风的原因,不是说今天应该是风平浪静才对。”伸手抹去脸上被狂风沾着雨水打湿的头发,林白向着那船员中气十足的问道。

那船员闻言,向着林白望去,在看到林白那恍若扎根在船上,虽然跟随船体摇晃,却分毫不减霸气的身影,心中不禁暗暗赞叹,但刚想到这,却又被风浪拍了一脸,便骂骂咧咧道:

“谁知道这该死的鬼天气是怎么回事儿,今天出海的时候,我们收到的天气状况也是极为良好。谁知道现在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突然弄成这么个鬼天气,起了这么大的风浪。按照平常的情况,这种季节,根本不是起这么大风浪的时候,谁知道这是闹得什么鬼!”

不是自己和张三疯推算错了,而是这风浪起的毫无征兆!听到此处,林白眉头不禁一皱,然后定睛向着昏沉沉的海洋深处望去,那目光熠熠生辉,仿若是要洞穿一切,窥得本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