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47章 真正的五行(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一声接着一声,漆黑天幕上的光点不断变动,无数星气骤然垂降!

象征着西宫白虎七宿的奎宿、娄宿、胃宿、昂宿、毕宿、觜宿、参宿,骤然大放光亮,无数锋锐的金元气息骤然降临,每一股气息都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睥睨锐气!

而那象征着中宫星宿的紫微垣,也在不断的明灭,有淡淡的土元星气坠降,居中调和!

“南宫朱雀火元剑气!”而随着这无数星光的明灭,余白眉神情一冷,淡然呵斥道!

话音落下,只见南宫七宿陡然大放光华,无数璀璨的火元星气骤然垂降,而后化作一道恐怖如烈焰般的剑气,向着林白所在的位置便冲杀而去,恍若烈火焚天!

“北宫玄武水元剑气!斩杀!”紧接着,又是一声念出,北宫玄武七宿陡然绚烂,撒落下无数夺目的光辉,无数水元星气凝聚成剑气,直冲林白而去,如浊浪滔天!

“东宫青龙木元剑气!”又是一声大喝,自西宫青龙七宿之中,陡然有一道宛若虬龙般的恐怖木元星气倏然划破苍穹,恍如一头真正的虬龙,向着林白撞击而去!

“西宫白虎金元剑气!”随着这一声,自西宫青龙七宿中,陡然有一道剑气撕裂苍穹骤然垂降,恍若一道璀璨的闪电掠过天幕,散发出一股无法言说的锐意,向林白袭去!

“中央紫微垣土元剑气!”又是一声,紫微垣骤然一亮,陡然有无数土元气息汇聚成一股,带着无法言说的厚重气息,宛若压顶泰山,向着林白便轰砸而下,似要将其碾压成肉泥!

铿!铿!铿!虽然明明只是星气所汇聚而成的剑气,但每一股气息仿佛都是真正的利剑一般,在高速从虚空中掠过之时,伴随着一阵阵金铁交鸣之音,叫人为之而颤栗!

“我说过要杀了你,就一定要杀了你!斩!”深吸一口气后,余白眉眼眸中的恨意几乎都要凝成实质,双眸死死的盯着林白,一字一顿厉声呵斥出口。

而随着他的话语,那由四象和紫微垣汇聚而成的五道五行剑气,纵横捭阖,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辉,裹挟着叫人心悸的威压,以难以捉摸的速度,向着林白便冲杀而来!

那浩大的声势,叫人毫不怀疑,假如碰触到那剑气的分毫,就会瞬息间被剑气之中所裹挟的力量斩杀成齑粉!甚至于在这一刻,正在船上观战的李秋水等人,都觉得假如那些五行剑气毫无阻拦的斩杀到游轮上,这硕大的游轮,都会被击沉入海底!

“就凭这些,想要杀我,你是痴心妄想!”冷笑一声后,林白淡淡开腔,指尖轻摆,飞剑如一道长虹,骤然自他身周飞出,如彗星般,在游轮周遭扯出一道长长的印痕!

那狂暴的剑意之下,透露出的恐怖能量,就连虚空都在不断的颤抖!最后那长长的剑华,瞬息间便冲袭到了五行剑气之前!不仅如此,在这一刻,在飞剑之上,更是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怖威压,仿佛在这一刻,天地间就只剩下了这一剑!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大道,仿佛这飞剑就是唯一,就是至理!甚至于在这一剑之前,那些由余白眉汇聚而成的五行星元剑气,都开始发出一阵阵颤鸣!那是一种发自本能的畏惧,一种对大道至理的畏惧和臣服,一种下位者对上位者进行攻袭时心中的忐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者即将接触的那一瞬间,飞剑的光华陡然暴涨,而后以摧枯拉朽之势,瞬息间便洞穿了五行剑气,将其尽数斩断成虚无,化作无数星辉,洒落海面!

点点星辉沉入漆黑如墨的海面,那画面震撼至极,有一种难以表达的美!

“好强大的手段,只是一剑……”望着林白这璀璨一击,观战的辛西娅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喃喃出声,而望向李开泽的眼神中更是多了许多无奈之色。

“这怎么可能?”眼瞅着自己好容易调动的五行星气,竟然只是一个照面,就被林白直接击碎成碎块洒落海面,余白眉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如今的他浑浑噩噩,但却还没有失去战斗本能,而且在那股本命精血所化的血红雾气弥漫全身后,他更是有了一种强大的自信,他觉得自己可以征服一切,但如今林白竟然轻易的击碎他的剑气,这让他有些不安。

“怎么可能?有什么不可能?”林白闻言冷笑出声,淡淡道:“我已经说过了,你的五元化剑术,不过只是小道罢了,根本不能登堂入室!我这剑虽然平凡,但却是包容着真正的剑道至理!你这一击,不过是以卵击石,以螳螂之力想去撼动泰山罢了!”

“我不相信!”余白眉闻言厉喝出声,而后紧捏双拳,全身一震,那由本命精血化作的褐红色气息陡然自他七窍之中冲出,缓缓没入全身之中,随着那股气息的汇入,余白眉面上的癫狂之色愈发深重,不仅如此,就连他的身形,在这股气息的催动下,在这一刻似乎都有所暴涨,从一个侏儒直接化成了一名魔神,叫人觉得诡异至极!

“我的身躯就是五行,只要我不死,五行剑气就不会消亡!你以为击碎它们就行了吗?”得到这股气息的滋润后,余白眉狂笑出声,扭动了一下脖颈,发出一阵如炒豆般的声响后,双眼平视林白,淡淡道:“我说过,今日你必死,你和你的家人都要为卿儿陪葬!”

“你的身躯就是五行吗?”林白闻言,不禁轻笑出声,单手一招,飞剑登时盘旋而归,而后铿然入鞘,抬手将飞剑放到一边后,林白手执符笔,望着余白眉轻笑道:“你的剑道不仅错了,就连对五行的理解也错了,你以为你是五行,那我便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五行!”

“四象紫微,元气化剑,斩杀天地!”余白眉冷笑一声,单手向着海面一招,只听得嗡然一声巨响,那些被林白先前一剑击碎,沉入海底的无数五行星气,骤然弥散而出,而后迅速化作五道光束,组合而成剑气,牢牢的对准了林白,准备倾力一击!

不仅如此,在那星气的作用下,原本平静的海面,突然间也开始有无数浪涛滋生,巨大的浪涛将余白眉所乘的轮船高高抬起,向着游轮便拍击而来!

在这一刻,那轮船和浪头仿佛已经彻底融合成一体,在浪涛的巨大威能下,带着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叫人觉得,只要被轮船撞到,游轮就要沉入海底,化作废铁!

轰!说时迟,那时快,只是短短一瞬,那些自海水中重新涌出的五行剑气已然冲袭到了林白身前,那狂暴的攻势中有无数星辉闪耀,就像是有一条星河垂降,要将林白封锁其中般!

不仅如此,那每一股气息更是都如同一柄由星辉打就而成的锋锐利剑,虽然那并不是真正的利剑,但每一股气息所散发出的气息,都叫人觉得肌肤生寒!

面对着那狂暴无匹,几乎都要将自己吞没的攻势,林白没有任何畏惧,只是持着符笔,平静无比的望着眼前的种种!而且在此时此刻,在符笔的周遭,开始缓缓有五色光华闪烁,那光华明灭不定如周围的星辉,但其明灭之间却不似星辉那样简单,而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道韵,就像是在其中藏着什么难以名状的大道之理,叫人为之而心悸。

那光华不断的弥散,缓缓笼罩在了林白的全身,五色光华缠绕之下,林白白衣无尘,恍若是一尊神祗一般,不沾染分毫凡俗的气息!那身影直叫人觉得,只要他立足于船头,不管前方阻拦的究竟是什么事物,都绝对无法对轮船造成分毫损伤!

星辉所化的剑气越来越逼近,虽然相距甚远,但观战的辛西娅等人,耳畔已经可以听到那凛冽的五行剑气冲击到游轮表面时,发出的阵阵铿锵之音!这让他感到惊惧万分,但一时间却又想不明白,到了这种境地,林白怎么还不出手,他究竟是在等待什么?!

“就是现在!”眼瞅着那气息越来越逼近,林白眼眸微微一凛,而后面色陡然变得凝重,符笔微微抬起,在这一刻,符笔似乎和他彻底成为一体,而自他的双唇间,有玄奥之音响起:

“木元参天,脱胎要火。春不容金,秋不容土。火炽成龙,水宕骑虎。地润天和,植立千古!纯阳之木,参天雄壮,生于仲春,旺极之势,体本坚固,又极雄壮!”

“火元猛烈,欺霜侮雪。能煅庚金,逢辛反怯。土众成慈,水猖显节。虎马犬乡,甲来成灭!火阳精也,灼阳之至,是故猛烈!纯阳之火,其势猛烈!”

“土元固重,既中且正。静翕动辟,万物司命。水润物生,火躁物病。若在艮坤,怕冲易静!土非城墙堤坝之谓也,乃天地根,其气高厚!承天地混沌之气,居于中央,厚载万物。”

“水元通海,能泄金气。刚中之德,周流不滞。冲天奔地。化则有情,从则相济。生于九夏,通河者,即天河也。百川之源,周流不止,易进而难退也!”

“金元带煞,刚健为最。得水而清,得火而锐。土润则生,土干则脆。能赢甲兄,输于乙妹!金乃天上之太白,带杀而刚健!为秋之肃杀之气,刚健为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