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69章 逼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一幅幅气势恢弘的历史画卷,在林白的脑海中不断闪现,望着那些巨大而又沉默不语的巨大海船,他仿佛能够看到当初旌旗漫天,风帆鼓荡,劈风斩浪的浩瀚场景!

但恐怕就算是当初的三宝太监郑和,都想不到,在他辞世之后,那些穷尽了他毕生心血,以及无数能工巧匠经过静心钻研建造的宝船图纸,都被一名叫做刘大夏的兵部尚书,用一句‘劳民伤财’的理由,轻飘飘带过,然后将其尽数焚毁!

而从那时之后,华夏近代历史上,再无远洋航线,也再无这气势恢宏的舰群!即便是到了现如今的今天,人们也只能从历史书籍上残存的只字片语来估算当初的盛况,而没有办法将那恢弘的一幕重新复原,让那些被历史尘封的痕迹,展露在世人的面前。

但这悬而未决的疑案,那些叫无数人魂牵梦绕的悬念,如今却是这样活生生的展现在了林白的面前,用沉默的躯干,向他诉说着那段过往历史的峥嵘面目!

人们常说,如果能够让那段历史继续进行下去,很有可能华夏就是第一个发现美洲的国家,而且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扭转后来的历史。但按照眼下的情况看来,恐怕当初的人们已经知晓了美洲的存在,已经知晓了大洋的彼岸有什么样的存在。

在那段历史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些庞然大物并没有按照既定的路线,回归华夏,而是永世沉沦在此处,并且又是有什么样的力量,让它们历经岁月风霜侵袭,却无损毁。

庞大的船只近在眼前,踩在脚下,而在林白的眼中,那些船只间更是笼罩着一层厚重的死气!虽然他心中波澜起伏,很想要走进船舱,看看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看看在这些宝船间,究竟是埋葬了一段怎样的历史。但如今的他却不敢近前,只是站在船头的甲板上,目光凛然的远远望着船舱,远望这些祖先们留下的辉煌之物。

郑和之所以远洋出海,在那些历史学家的眼中,是为了向那些蛮夷国家宣扬大明国威,或是为了寻找朱允炆的所在!但林白清楚,那些历史学家所知道的,实际上只是一个表象而已,郑和下西洋的真正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宣扬国威,也不是为了朱允炆那个小子。

以朱棣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把那个被他轻而易举击败的侄儿放在眼中,重兵在握的他又怎么会害怕朱允炆的反叛!他所要做的,只不过是为了继承当初刘伯温留下的遗命,让郑和率领着远洋舰队航行至那些节点,布置八门锁龙局,把火德之命的大明这把火烧的更旺!

而当初在墨西哥破解八门锁龙局之时,林白就已笃定郑和和他的舰队很有可能已经抵达美洲大陆。只是当时的林白并么有确凿的证据,而如今展露在他面前的这些宝船,便是铁证!

面对着历史遗留下的谜题的答案,那种叫人充满了探索欲望,但同时又被恐惧所填满了的艰难心态,让林白有些犯难。说句老实话,在看到这些巨大的宝船之后,林白真的很想进入里面,看看老祖宗们究竟是给后来人留下了什么。

但林白更清楚的是,就算心中再好奇,自己眼下也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不能进入船体。

因为让林白想不通的是,这个身上背负着重大使命的舰队,为什么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这个鬼地方,而且这些宝船上的远洋船队人员们,又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

最让林白畏惧的,还是周围这片一望无际,被一层淡淡黑雾笼罩着的,看起来诡异的叫人毛骨悚然的海域!虽然不知道这片海域究竟是存在了些什么,但是它能够让如此之多艘宝船,在海域内保持不休不坏的状况,就能说明在其中定然是有什么不为人知蹊跷。

而且不知为何,在脚踩在甲板上的时候,林白的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冥冥中,似乎有一种预感在告诉他,在法力没有回复之前,绝对不能向着船舱内靠近半步。就像是在里面有一种不知名的危机在等待着他,而且还是那种致命的危机。

不要想那么多,船就在自己跟前,而且自己一时半会儿想从这鬼地方出去,看起来也是一件不叫人抱任何希望的事情,再耽搁一会儿工夫也算不上什么。

念及此处,林白没再多犹疑,盘膝缓缓坐倒在轮船甲板上,五心朝天,开始缓缓进行吐纳,调息经脉,弥补之前因为一番厮杀争斗造成的损耗。而为了安全起见,林白更是把符笔和飞剑摆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要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便能尽快做出应对。

“夫万物之生,禀阴阳而成形汇兆。阴阳施化,从元气而寒暑成分。故太阳兴也,有暄暄之色,以生众品;太阴动也,有苍苍之气,以杀群萌。莫不感气而生灭,斯即月前常觊,君子所知。故云夫食元气天不能杀,地不能藏者,佳矣!且交接元气於肾鼻之问,分阴阳於藏腑之内,吐纳无爽,持摄不乖,则长生之端,可以期矣。”

“身中五藏六腑,九官十二神室,四肢五体,筋骨髓脑,皮肤血脉,孔窍荣卫,百八十肌关,三百六十骨节,千二百形影,万二千精光,左三魂,右七魄,三鬼五神,头戴朱雀,足履玄武,左扶青龙,右据白虎,青龙扶迎,白虎扶送,朱雀导前持幡幢,玄武随后负钟鼓。令臣心不受邪,肝不受病,肺不受奸,肾不受昏,脾不受死,胆不受怖,胃不受秽。”

口诵太清服气诀,林白缓缓调动着周遭的天地元气,向着身躯之内灌注而去!出乎林白的意料,这片海域虽然看起来死气沉沉,似乎了无生机所存。但天地元气却是颇为浓郁,甚至跟隐世的天地元气含量相较起来,都是丝毫不遑多让。

随着口诀的念诵,天地元气缓缓没入林白的四肢百骸之中,而灵气乍一进入体内,林白登时觉得周身一阵剧烈的酸痛,那尖锐的痛觉顺着五脏六腑,向着脑海便急冲而去!

艹,余白眉你这孙子,害苦小爷了!感受着那刺骨的痛意,林白不禁怒骂出声。当初跟余白眉拼斗之时,虽然他以法则领域庇护周身,但五脏六腑还是受到了五行剑气的冲袭。而后来他又急着平息火山爆发,根本无暇处理那股残存与五脏间的剑气。

而后来为了抵挡天雷,他更是把全身所有的法力都损耗了个干净,这就让他的五脏六腑更是没了防御之力。虽然后来他服食了元阳丹,但丹药毕竟是丹药,而且元阳丹还是一剂猛药,走的是透支人体本能的路子,而这在无形中,就更是加重了剑气对他五脏六腑的侵袭。

之前体内空空如也,没有法力存在,那剑气倒也没什么显露。但如今天地元气入体,法力滋生,登时便引动了五脏六腑之间被剑气冲刷导致的伤势。五脏乃是养神之处,可说是人体的重中之重,此处如今遭受了这样剧烈的创伤,如何能不叫林白疼痛入骨。

那刺痛犹如是一柄柄利剑,在五脏之间不断的戳动,直叫林白觉得自己如今就像是变成了一个被利剑屠戮所成的马蜂窝一般痛苦。五行气息更是随着元气的冲刷,在体内狂暴的肆虐不止,直叫林白体表开始有一团团五色气息不断的变幻。

“五行归元,养神以润百脉,催!”没有任何迟疑,林白手上印诀连连掐动,口中更是默念不止,他明白,自己想要摆脱这刺骨的痛意,就必须要尽快把余白眉在自己体内留下的那五行剑气逼出体外,否则的话,只要体内存有法力一日,便要承受这痛苦一日。

而且若是如今不一鼓作气,忍着痛楚把这五股剑气从体内逼出,而是任由其在五脏之间横冲直撞,就算是自己体内有再多的生机滋润,五脏迟早有一天也会随着一阵咳嗽而从喉间咳出。而等到那时就算是再有一颗药娃娃的朱果,也没法子把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

话音乍一落下,只见顺着林白周遭的天地元气,陡然变得愈发狂暴起来。瞬息间便化作了五股如龙卷风般形态,向着林白的五脏之间猛冲而去!

元气入体,林白只觉得脑海之中骤然一震,就像是有无数的银针在五脏内冲刷不止!一阵阵冷汗顺着他的额头如雨般骤然坠降而下,面色更是变得惨白如纸,毫无血色。

而此时此刻,若是有外人在此的话,便会发现,顺着林白的体内,正有一圈乳白色的光华自脚底升起,然后不断的往上提升!而在那乳白色的雾气之上,则是青红黄白黑五股气息在不断的缭绕,看那态势,似乎是那乳白色的雾气,要把这五股气息从林白体内逼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乳白色的气息,终于缓缓把那五股五行剑气逼到了林白的额头之处!而在这一刻,林白所承受的疼痛也是到达了巅峰,那种剧烈的刺痛感,就像是同时有无数人在拿着楔子在刺激他的脑干一样,剧烈的痛楚,直叫林白闷哼一声,人顿时歪倒在地!

嗡!而就在此时,在那五股剑气自林白体内被逼出之际,那宝船周遭海面上的雾气倏然一阵震荡,就像是有风骤然生出一般,而在海底,更是隐隐有无数黑影暗暗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