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77章 送你们回家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2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鲜血如洪水,只是短短顷刻间,随着飞剑剑光的宣泄,已然在甲板上铺积了厚厚一层。

那鲜红的色泽,以及那新鲜的血腥味,恐怕不管是什么人,都想不到,流出这些鲜血的并不是活生生的人类,而是一群六百年前便已失去了生命的死人!

每一剑的挥出,都叫林白的胳臂变得沉重无比。虽然他心中很清楚,眼前的这些人,都已不是那些六百年前有着大无畏精神,向着广渺海洋进发的英灵们。但望着那些淋漓的鲜血,却是无法不叫林白去多想,去怀疑自己剑下收割的生命,究竟是死人,还是活人!

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一种诡异的沉闷感缓缓笼罩整场。直叫林白觉得心中就像是压了千百块沉重的块垒,不管如何挥动掌中飞剑,那股郁意都无法得到发泄。

“这是……”就在心神沉重莫名之时,林白眼角目光却是骤然一寒,他发现此时此刻,已冲到自己身前的一人,面相年轻,约在三十余岁的样子,而且和之前他所面对的其他五大三粗的船员不同,这人容貌俊秀,文质彬彬,而且在他的手中,更是握了一支毛笔。

顺着那毛笔的笔端,不断有粘稠的黑色海水坠降而下,一滴接着一滴,就像是淋漓的墨汁,就像是那年轻人正是要书写什么东西一样。

是他,他终究还是没逃过这一劫!看到那年轻人手中握着的毛笔,林白的心不禁骤然一凛。冥冥之中,他有一种感觉,此时此刻,自己眼前这手中持着毛笔,仿佛至死都不忘记录什么东西的年轻人,应该就是在船舱中留下了航海日志的那名书记官。

终究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望着那年轻人凝固在脸上的惊惧神情,林白眉梢微垂,脸上满是惋惜之色。虽然那年轻人的航海日志写的无比零碎,但从那些字里行间,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书记官和他所处那个时代的那些人很不同,他想的东西要更深远一些。

一个跟随着船队,进行了一次环球航行,领略了同时代人领略不到的风光,甚至能够从一个古老文明的兴衰,想到华夏王朝兴替本质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凡夫俗子!

如果能够给他足够的时间,能够给他足够的机会,他绝对会比他的那些同窗们走得更远,甚至连历史很有可能都会因为他这样的人存在,而进行一次小小的改写。甚至与可能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华夏就不会存在那长达一个世纪的屈辱历史!

但一切改写历史的机会,尽数都被沉埋在了此处,让这些原本热血沸腾,有着一腔报国之志的仁人志士,就此沉眠于幽深的海域深处,再不见天日。

最重要的是,跟随着这些人沉眠于海底的,不仅是他们的一腔热血,更是有着他们对故土的眷恋,更是有着他们对归家的渴盼!叶落归根,这是所有华夏人至死不渝的心态,不管去了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地方,故土都是他们所魂牵梦萦的所在。

在茫茫无际的海洋上漂行了那么多年,对故土,对家的渴盼,恐怕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这些人的骨子里。但在进入此处之后,他们所有对归家的渴望,所有对故土的眷恋,都埋入了这片深沉如墨汁的海域之下,永世不见天日,永生无法得到解脱。

即便是死亡,对他们而言,也不是解脱,而是沉重如大山般压抑了他们六百年的存在!

“身不能归家,魂不能安息,今日我送你回家!故国山河虽改,但其民志却未变,上路吧,且莫要停留,再回去看一眼而今的华夏!”望着那面容呆滞,手中持着毛笔,向着自己扑来的年轻人,林白眼眸骤然一凛,手中飞剑骤然斩出,剑光呼啸着掠过他的脖颈。

剑光闪过,那年轻人的头颅如皮球一般,登时高高跃起,一腔在海水之中沉郁了六百年,却未曾冰冷的热血,登时冲天而起!不知道错觉还是什么,在那头颅高高跃起的那一瞬间,林白似乎看到在那年轻书记官的面颊上有一抹笑容流露,那是解脱的笑容。

望着那高高飞起,而后直接坠降入海,溅起一团水浪的头颅,林白只觉得这一瞬间,就像是有千百把锋锐的钢刀在向着自己的心脏不停的戳动一般,叫他只觉得痛苦难忍,体内的鲜血更是如潮水般,不断向着大脑冲刷不断,叫他觉得一阵阵晕眩!

略一沉默,林白突然将掌中长剑向着身前骤然一横,缓缓道:“剑光斩!”

话音落下,只见顺着林白掌中所握的飞剑,陡然开始有一阵阵的震荡。而顺着剑锋所在的位置,更是有一层层波纹在不断的荡漾,就像是连剑锋周围的空气都在不断的破裂。

“我送你们回家!”没有任何征兆,林白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哽咽,而顺着他眼眸之中更是有一抹凄楚神情缓缓流露,而随着他的话音,只见自他手中的飞剑,登时有千万道锐气骤然迸发而出,每一道都呼啸如利剑,裹挟着一股无可阻拦的恐怖气势。

剑光袭过,血雨登时坠降而生!天地之间,此时此刻,已彻底化作了一片血红之色,就连林白身前的那雪水,在这一刻,都彻底化作了纯粹的红色,看上去诡异莫名。

而整艘宝船,此时此刻也尽数被那浓烈的血光所包围,整艘船似乎变成了血船!鲜血蔓延着船体缓缓滴落,无数残肢堆叠在甲板之上,那模样惨烈如人间炼狱。

不知道剑挥起了多少次,不知道鲜血迸溅出了多少,但林白却是犹如感觉不到疲惫一般,手中的长剑仍旧无休无止的不断抬起!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不帮这些六百年前的英灵们获得一个解脱,那就永远不会有人能再给他们寻一个解脱之法。

沉沦六百年,对这些人的折磨已经够深了,如今这一切既然被他见到了,那就算多让他们再承受一分一秒,他都无法容忍!不管心有多疲惫,他都必须要仗剑前行!正因为是在意的人,正因为是不能忍受的痛苦,所以这剑要比往昔更凛冽,要给他们个痛快!

剑光璀璨,血光夺目!一切就像是要一直这样无休无止的继续下去一样,不断的在此处弥漫不断,除却剑气侵入身躯带来的斩破感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声响!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甲板已尽数被鲜血所覆盖,即便是林白的身周都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红雾。那是血腥杀戮之后,所积聚的血煞,那是亡命在他剑下的那些人不甘不屈的灵魂!但一切终于告一段落,此时此刻,还在林白身前的,就只剩下五人!

林白能够感觉得到,这五人和此前的那些船员截然不同,他们身上的气息更为古怪,而且就像是冥冥中有某种诡异的元力在他们体内流动一般,端的是诡异莫名。

他们是什么人?望着那止步在自己身前数丈之处的那些行尸,林白眼角微凛。

轰!就在疑惑在林白心中乍一滋生之际,只听得虚空之中陡然一阵无形的震荡,而顺着这五人的身躯,突然有一种如飓风一般的气息骤然冲出,直接呼啸入天幕!

而就在这气息冲出的一瞬间,那五名行尸眼眸中的光华陡然大作,那光芒冷冽而又凄楚,而且冥冥之中,更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声骤然响起,无比的凄楚,充满了悲与痛!

“这……这是……”感触着那气息,林白的双眸突然一凛,眼眸几乎都快要炸裂,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五人的头顶之处,那目光似乎是要洞穿幽冥,勘破世间的一切!

而就在此时,倏然间,顺着那五人的身躯陡然有一阵阵森寒爆发而现,而且顺着他们的身躯更是有璀璨的光弧骤然冲出,向着虚空之中不断凝结!

那是一种浩瀚的气息,那是一幅浩瀚的画面!而那气息,而那画面,对于林白而言,更可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步,他要比如今这世间的任何人都更了解那气息是什么!

不仅如此,在那气息骤然出现在虚空之中,他手背上的河图洛书更是骤然一阵悸动,就像是感触到了什么东西,又像是在为什么东西默默的致哀!

轰!与此同时,从那五人身躯之中冲出的气息和光华骤然碰触在了一起,冥冥之中的虚空中,登时有无数符纹璀璨闪烁,而后缓缓凝聚,渐渐堆积成型!

只是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只见顺着那五人的头顶,渐渐有人形的光华虚影骤然显现!那虚影和他们的面容几乎一致,纤毫可见,而且在那虚影中更是有一股夺人心魄的浩瀚气息不断向外逸散,而且在那虚影的眼眸中,更满是枯寂和神圣!

普天之下,能够做出此种的异象的,唯有相师,唯有化神境界的相师!

而这也就是说,如今出现在林白身前的这些人,就是当初跟随着舰队出海航行,被那些船员以及海外蛮夷们尊崇为仙师的一众相师!他们也没有死去,也枯寂在此六百年!

“前辈,晚辈送你们回家!”深吸一口气,林白虎目之中陡然有泪光晶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