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78章 不应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相师,化神境界的相师!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五名之多!

林白不敢想象,如果舰队能够顺利返航的话,将会给华夏相术带来怎样的震撼!五名化神境界的相师,可就是这样叫人难以想象的神异成就,却是被抹杀在了此处,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六百年时间里,直到了自己这里,才算是重又出现了一名化神境界的相师。

但即便如此,当今之世,除却炼神返虚境界的自己外,拥有化神境界的,也只有张三疯、陈白庵二人而已,至于鲁燕赵和沈凌风,以及其他相师,虽说是半只脚踏进了化神境界的门槛,但那临门一脚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跨入其中,却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一定是六代祖师的功劳,一定是六代祖师的提点,才会让他们进入了化神境界!如果六代祖师能够造就出这么多名化神境界的相师,那他自身的修为又该到达一个怎样恐怖的境地!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六代祖师为什么不能力挽狂澜,把这些人从此处带出?!

深沉厚重的疑惑,就如同是海面之上肆意徘徊的黑色雾气,将林白的心神彻底笼罩,叫他如坠迷雾,想不通,看不透,玄玄冥冥,不可琢磨!

“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必定要将这所有的诡异尽数探明,一定会弄清楚所发生的一切!不管是谁,哪怕又是那些仙人,我林白立下宏愿,此生也必定要将他们尽数诛杀!”沉默片刻之后,望着海域上空那无尽的黑雾,林白仿佛能够看到一双可怕的眼眸,正躲在那厚重的黑雾之后,牢牢的注视着他,犹如锋锐的刀子一般锋锐!

轰!而就在此时,那六名化神境界的相师骤然动了,法相在虚空之中不断掐动印诀,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骤然在天地间弥漫开来,直叫这整片海域都开始颤栗起来,就像是这海水和船只都有生命在其中抖动一样,随时都可能达到沸腾的地步。

“前辈,晚辈送你们上路了!”望着那在虚空之中不断悸动的法相,林白双眸中的悲痛之色缓缓淡化,而后双手持剑,向着那五名相师缓缓施了一礼,一揖及地,林白如今所用的乃是弟子礼,这是只有晚辈在拜见同门长辈之时才会用到的礼数。

一揖及地,林白面上没有任何不甘不愿,诚恳恭敬至极。且不说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得到了六代祖师的指点,在某种意义上算作是天相派门人后才进入的化神境界;单就是这些人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为了华夏苍生再少受荼毒,毅然而然的选择跟随宝船出海,陪同刘伯温布置八门锁龙局,这种气概就当得起林白此礼!

礼毕,便是厮杀,便是送他们解脱之时!一揖及地之后,林白没有任何迟疑,手中飞剑陡然调转,长剑所指,一股凛冽的剑气陡然滋生,寒意沁骨,直向那五名相师斩杀而去。

铿!而就在此时,仿佛是感受到了林白的杀机,那悬浮于虚空之中的八尊法相陡然一阵诡异的悸动,而随着它们的悸动,地面之上那些如洪流一般的血水之中,骤然有一股股诡异的血红色气息蔓延而生,向着他们的法相汇聚而去!

那红色的雾气浓郁如潮,只是短短瞬息间,便将天地间染成了血红一片!而且那血雾碰触到法相之后,更是如天雷勾动地火,瞬息间便叫法相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悸动。

只见那些原本看起来宝相庄严,威压如山如海的法相,气息突然间变得诡异起来。那向外散发出的光芒,竟然悄没声息间,也开始变成了赤红之色。不仅如此,就连那些法相的面容,都变得狰狞起来,而且五名法相的面容虽然各不相同,却都是蕴藏着一种叫人心悸的恐怖气息,而且那气息还说不出的诡异,犹如是有什么诡异的事物在其中孕生。

而随着那气息的滋生,林白那原本凛冽无双的剑气,竟然突然间消散于无形!不仅如此,林白更是感觉此时此刻,就像是有无数道无形的绳索突然将自己牢牢的捆缚起来了一样,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感在体内不断的盘旋滋生,叫人只觉得诡异莫名。

砰!还未等林白弄清楚这诡异的变数是怎么回事儿,他陡然觉得自己手上的力气骤然一松,原本被他紧持在手中的飞剑砰然坠地,光华顿敛,恢复了质朴的原形。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样?感受着那种无数诡异的枷锁在体内不断滋生,四肢百脉都像是受到了某种禁锢的诡异感觉,林白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从出道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诡异的事情,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

不仅如此,在这一刻,他更是有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极为高贵的东西,正在不断的从自己的生命中被剥离。他可以确定,那些东西不是自己的生命力,而是和自己的生命牢牢捆绑在一起,支撑着自己活下去的东西!

那是亲情,那是友情,那是爱情,那是勇气,那是人世间所有一切支撑着人类,叫人之所以能称之为人的宝贵事物,是人一生记忆和心血所化的最为珍惜之物!

甚至于在这一刻,在他的脑海中都开始有种种真实的记忆和幻象在不断的滋生。

他似乎看到了李天元孑身一人独立于寒秋,东望扶桑的萧索无比的背影;他似乎看到了刘蕙芸抱着痛哭流涕的自己,同样泪流满面的从李天元口中得知父亲死讯的场景;他似乎看到了陈白庵孤身一人,独坐在空旷的四合院内,虽然百花丛生却难以掩饰的萧瑟;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呱呱落地时,父亲那毅然而然跟随李天元和陈白庵前往昆仑的背影;他似乎看到了张三疯拄着竹杖,龃龉独行,虽然面上有调侃的笑容,但双眸却一片空洞的场景;!

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老而无亲曰独;幼而无父曰孤;心明而眼不见曰残!

鳏寡孤独残!这是什么,这是悬于所有相师头顶之上最为深重的五柄利剑,这是世间最为残酷的刑罚,这是相师终其一生都在不断躲避的东西,而这也是无数相师之所以要一生一世孑身一人,不去追寻人世间的善与美的缘由所在!一切的缘由,便是因为这五弊!

相对于这五弊而言,象征着钱命权的三缺,实际上什么都算不上。没有了钱,只要有家人环绕在侧,即便清贫,但也能安之若素;没有了命,只要有血脉留存世间,终还有香火传承,死而无憾;没有了权,只要有爱人朋友,即便是如闲云野鹤,也无需嫉妒什么。

钱命权可以没有,但五弊却是绝对不能沾染在身!不管是其中的哪一项,只要沾在身上,那就要跟随一生,要永生永世的承受那种枯寂的痛苦!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已经通过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的命理,化解了自己命理之中的五弊三缺,为什么在这一刻,在自己的身上还会出现五弊的迹象。

在这一刻,林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发现,他狠狠的咬动舌尖,想要用疼痛让自己从脑海之中所见到的的一切挣脱出来。但哪怕是口腔之中满是血腥味道,却还是依旧无法让自己从那种思绪之中脱身,甚至于叫那些残忍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清晰。

“不应该,我不应该出现这一切的!”惊疑不定之下,林白悚然大叫出声,只觉这一刻就像有成千上万根银针,在不断的戳动着自己的神经一样,叫他疼痛刺骨,难以承受!

轰!而随着他的话音,那自天幕之上悬挂着的五尊法相的面容上,陡然有悲悯之色露出。但顺着法相的身躯,却是有越来越多诡异的红色雾气滋生,那雾气浓稠无比,其中更是有诡异的光华闪烁,就像是有着什么不可言说的玄奥规则一般!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盘膝坐倒在地,口中不断默念常说清静经,法力更是在经脉之中冲刷不断,想要冲破桎梏!经文如洪钟大吕,响彻海域,法力如解骨之刀,盘亘不定。

但不管他如何竭力拼搏,却是根本无法改变眼前的态势分毫!那些红色的雾气在他的体表生灭不断,反复不止,叫他的神色愈发黯淡,叫他的心绪愈发枯寂。

甚至于冥冥中,他更是仿佛听到在海域上空的那些黑雾之中,有着一阵阵阴冷如刀的笑声在不断呼啸!那声音如金属的摩擦,叫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竖!就像是在那黑雾中,正有一双饱含着促狭之色的双眸,正在望着此地,冷冷的注视着一切,注视着悲惨的一切!

“五弊之力,乃是相师终生难逃的劫数,也是上天给予你们的最严苛的惩罚!不祥的死亡之下,五弊之力彻底绽放,我不管你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斩断了身体之上的五弊三缺,但如今这一切终将重现,终将要把你吞没!而你也将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而就在此时,那黑雾一阵悸动,自其中突然有阵阵阴森恐怖而又瘆人的声音骤然传来,那声音就如同是地狱最深处的魔鬼一样恐怖,每一字每一顿,都有一种叫人心悸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