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80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2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我们揣测天机,我们推演命理,我们剖究这世间的一切真相,不是只为了看清那被迷雾笼罩着的一角,也不是为了按照命理划定的既定路线去行进!而是为了看清前方的一切,去改变所看到的一切!即便前路千万般坎坷,但终不改心中之志向!”

“你让我去遵从我的命理,但我的命理在我的身体之中,哪怕是我脚步的迈动,都是我命理的一部分,你说我无法改变,但如果我这一脚不踩出去,你能判断出这究竟是既定的命理,还是我的意志?”冷然一笑之后,林白的眼眸中缓缓有清明之色露出,而后平静无比的望着身前海域上空的那黑雾,淡淡道:“我命在我不在天,任谁都无法改变!”

其声一出,霸气无双,顺着林白的身躯有一股浩瀚莫名的气息陡然而生,那气息恐怖无边,就连天地都跟随着他轰鸣不止,向着天地各处不断扩散!即便是就跟林白近在咫尺的那五弊之力所化的虚影,在这一刻都在不断颤栗,似要崩溃!

一句我命在我不在天就足够了!这是林白绝对的自信,也是他心底深处最真实的声音!不管他做过什么,不管他将命理看得如何通透,但却从未想过要按部就班的按照命理的布置去走下去,因为他是林白,哪怕前路风霜雨雪万千,但也百折而不回!

“你说五弊之力是我的命理所致,但在我看来,这却也是不公平!凭什么相师就要承受这一切,我们推演天机有错吗?我们去改变命理有错吗?既然我们有能力,为什么我们还要像蝼蚁一样,去按部就班的完成别人给与我们的一切!即便是蝼蚁,都有自己的思想,更何况我们是万物的灵长,如果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那又怎能称之为人?!”

话音落下,林白突然长身而起,傲然挺立,顺着身躯散发出的狂暴气息,睥睨天地,尽管如今的他在五弊之力下,神情显得有些暗淡,但依旧犹如一尊顶天立地的浩荡神祗,目光所及之处,犹若神明俯视苍茫大地和万千苍生,风采无双!

“既然我们没有错,为什么要去听从这所谓五弊之力的安排?!你说这五弊是我们命理之中所必须要承受的,那我今日便将其打破,让你看看它究竟是不是我的命理!”

诚如林白所言,相师推演天机,何错之有?人生于世间,正是因为对万物的好奇,所以才会站立起身,所以才会从茹毛饮血的野兽,进化成为万物灵长,才会开创出这万千的盛况!人类对天机有好奇,想要了解未知的一切,所以才会有相师的存在!

好奇心有错吗?没有错!既然没有错,那为什么要承受这所谓的五弊,为什么要承受这所谓的命理的安排?!既然不该承受,那这一切就是错的,就该去挣脱!

话音落下,天地为之静默,就连那幽深无际的海水都在暗暗颤栗不止,似乎是被林白心中这股浩瀚无垠的气息所折服了一样,要为之而翻涌,为之而慨叹。

“果然是刘伯温的弟子,你的话和六百年前的他的话几乎如出一辙!有时候我都在怀疑,究竟是什么东西给了你们这些人这样的勇气!”良久之后,自海域上空的黑雾中,突然有一阵尖锐的笑声传出,那笑声在天地间徘徊了良久后,缓缓平复,而后那声音陡然变得冷厉,淡淡接着道:“但不管你说了什么,今日你都必须要臣服在这命运的安排之下!”

话说到此处,已经无所改变,战争已是没有任何人能拦阻,就这样水到渠成的爆发!

嗤!嗤!嗤!只听得那话音落下,顺着那五弊之力组成的虚影中,突然有万千诡异的符纹骤然蜂拥而出,犹如水银泻地,向着林白便铺展而来!那符纹如铁链,如牢狱,如枷锁,每一个符纹之上,都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禁锢之力,叫人要为之而臣服!

不仅如此,顺着那符纹之中更是有无数诡异的声响在天地间徘徊不止!那声音就像是无数个纪元里面,那些臣服于命运安排之下的生灵在哭泣,在哀嚎一般,慑人心魄!

嗡!而就在这气息铺天盖地的骤降而下之际,河图洛书和青莲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顺着林白的身躯骤然而出,光华一闪,青莲便扎根于河图洛书之上,一道薄而透亮的光幕顷刻间骤然生出,将林白的身躯牢牢包裹在其中,不受外力所侵袭。

那光幕之上,也有无数的符纹不断演化,恍若天地的至理,隐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浩然之力!那符纹深奥而又复杂,比起五弊之力散发出的纹路,不遑多让,一样叫人生畏。

“原来如此,六百年前的一切,终于还是发生了!”看到这一幕,那黑雾之中隐藏着的声音,突然缓缓开腔,声音中有一种惊讶,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韵味。

这话声甫一落下,只听得轰隆一声,那五弊之力所化虚影散发出的万千气息,骤然如千万柄诡异的利剑般,向着林白身周的光幕便冲击而下,想要将其斩落!

而就在那气息堪堪就要落下的时候,光幕却是骤然变化,陡然间幻化做一股洪流,向着上空奔袭而去!只听得轰隆一声,它陡然便撞破了那气息的封锁,逆天而上,直击那五弊之力组成的虚影,那动作简单而又直接,就如林白如今的内心一般!

假如五弊之力是自己终将要承受的命理,那林白如今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在篡命!既然是要篡命,那自然就是要做的干净利落,不要防守,只有进攻!因为除却进攻之外,再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表露自己的心意,表露出自己对天地不公的愤慨!

这一击一往而无前,浩瀚而无际,就如人之信念,既然忍无可忍,那便无需再忍!

“来得好!”看到这一击,那黑雾之中陡然一声传出,而后五弊之力所化的虚影,那五个原本紧闭着双眸的头颅,突然睁开了他们的双眼,自他们的眼眸中有一种冷冽而又诡异的精光骤然爆射而出,那目光就像是既定的命理,叫人只觉得无从改变!

而就在目光睁开的一瞬间,虚影的右手突然抬起,向着虚空之中缓缓一撤,而后向着下方那道河图洛书和青莲散发出的气息,便轰击而去!

这一拳已经不能用术法和人力来形容,那是天地的掌控之力,对不甘于服从他的人的惩罚,是对世间一切对命途不甘之人的愤怒!

这是天怒!不,这不是天怒,更准确的说,这是命怒!是命理对那些不甘心服从于命理安排之人发出的愤怒,天之怒火,雷霆万钧,命之怒火,简单直接,只有屈服!

轰隆!两者相触,天地间登时一阵剧烈的轰鸣,天地为之而颤栗抖动不止,光华万千,陡然迸发而出,直叫人觉得虚空都要破碎,天地都要翻覆!

喀嚓!而紧接着,就在这一拳之威下,青莲和河图洛书所化的气息,瞬间崩塌,化作万千碎片,在虚空中簌簌而下,就像是突兀间下了一场光雨!

而就在击破青莲和河图洛书散发出的那气息之后,这一拳更是没有任何的停滞,依旧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着林白的身躯轰击而来!这一击是那样的璀璨,在那铺天盖地的狂暴气息下,林白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的渺小,就像是人在无从改变,也无力改变的命理之前一般渺小,就像是只要碰触到这一拳,整个人都要被轰击的双膝跪倒在地,为之而臣服!

千万道枷锁自那散发的光华中宣泄而出,弥漫天地,充斥整个宝船!在这一刻,林白身周的区域,似乎都化作了一个牢笼,一个命理对人发出的诅咒的牢笼!那是病,不能治,那是命,已注定,无法改!那是一切痛苦的根源,那是一切桎梏的幻化!

在那狂暴的气息之下,林白只觉得自己身躯中所有的感情,所有和生命都紧紧捆绑在了一起的,支撑着自己存活于这世间,支撑着自己与一切艰难险阻相抗的,被他一生最为珍惜的事物和感情,都在不断的剥离,都在不断的被禁锢,叫他无从去改变!

那是命的安排,那是道的桎梏,那是从人出生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既定好的轨迹,就像是千百万年前都已经做出的安排,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当如此!

所有的面庞,所有珍惜的一切,在林白的神念中都在不断变得黯淡,都在不断的变得渺茫,就像是根本无法去改变这一切,就像是一切根本无法改变一样。

“五弊之力,这是你们相师的命理,是你们终将要承受的一切,臣服与他,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既然是命,就是已经安排好,既定好的一切,你们无法去改变,也不能去改变!”而就在此时,那黑雾之中的声音又缓缓发出,一字一顿道:“命,不可改!”

“不可改吗?笑话,如果不可改,那我之前做的一起,岂不是个笑话?”而就在此时,林白的头却缓缓扬起,面上满是不屑笑容,淡淡道:“如果这是命,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