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81章 篡命(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我不服!

这是世间最为坚韧的三字,也是最为简单的三个字!只要有这三个字,那不管你做什么,都有了一个理由,至少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了一个解释!

既然不服,那便需要抗争!不管是对什么,不管是对于强权,还是对于不公,都可以因这三字而去进行反抗!而对于如今对林白而言,他的不服,便是对这所谓的五弊,对那海域之上笼罩着的黑雾中那人所说的命运的不服!

为什么要服从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为什么要别人给自己规划了什么,自己就要按部就班的走下去!自己是人,又不是被人提线的傀儡,凭什么要去按照别人定下的路线走!又凭什么要去接受一些本不该属于自己,却被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

如果这也是命的话,这就是个狗屁的命!既然不过是个狗屁,那又何惧之有,又何畏之有,便要毫不留情的将其击碎,把命踩在自己脚下,按照自己想要走的路线走下去!

“我不服!天要杀我,我便灭天!命要让我服从,那我便要篡命!”冷然一声长笑,林白眼眸之中满是夺目的寒光,而顺着他的身躯更是有一股浩瀚气息骤然喷薄而生!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林白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那铺天盖地的由五弊之力所演化出的枷锁和牢狱,已碰触到了林白的身躯,将他牢牢的封锁在了其中,不能改变分毫!

河图洛书和青莲所做的拦阻,在这一刻,就像是一块透明的水晶,轻而易举的便被那气息摧毁成了碎片!那五弊之力,犹如一柄利剑,生生将其穿透成空,而后更如一股飓风般,如伸手不见天日的黑暗,瞬息间便将林白吞噬其中!

颤抖!全身上下所有的肌肉都在颤抖!颤栗,心中所有的情绪都在颤栗!甚至于在这一刻,就连林白的双腿都在颤抖,似乎是要跪倒在地,为既定的命运所臣服!

“这是天命,已注定,不能改!臣服吧!”与此同时,海域上空那黑雾之中的声音重又响起,一声一声如在天地间回荡的雷声,轰鸣刺耳,叫人震颤,更有一种妖异的魔力,似乎是在蛊惑着林白的心神,要林白为其而臣服,为其操控!

铿!而就在此时,天地间却是突然有一声清越如龙吟的响声骤然响起,只见顺着林白的手间,突然有一抹比寒冰还要明亮的光华骤然诞生!那是飞剑出鞘的光华!

“就凭这虚无缥缈的一切,就凭这虚无缥缈的理由,便要把我本不该接受的一切,强加在我身上,强加在其他相师身上吗?可笑!”剑光乍现,林白那冷厉的声音也缓缓生出,一字一顿道:“让我去接受这些本不该接受的东西,那还是我的命吗?这样的命,我不要!”

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凭什么要给我,凭什么要落在我的手,又为什么要去接受?!

“就算是你不想接受,你觉得现在你还有不接受的可能吗?”听到林白的声音,那黑雾中的声音重又缓缓响起,轻笑道:“没有阴阳,没有五行,你的手段在此处根本起不到作用!你所依赖的一切,在这里都被剥夺了,你能依仗什么去改变这既定的一切!臣服吧,这是你的命,这是既定的一切,是你所无法改变的!”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了吗?难道六百年的沉沦,让你的眼睛瞎了吗,你觉得我手里的东西是什么?”听到这声音,林白冷笑出声,长剑微摆,淡淡道:“命与剑合!”

话音落下,只见顺着林白手中所持的飞剑,陡然有一股一往无前的剑意骤然锤将而生!而紧接着,顺着他的身躯,陡然间有一股玄奥莫名的气息骤然出现,那气息乍一出现,登时便化作了人形的虚影,那是一种大道,一种孕有玄奥之物的事物!

更准确的说,那是林白的命,是林白自己想要让自己得到的命!是他心中所有的不甘和不屈的汇聚,是他对这所谓的强加的五弊的不服从!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一声铮然长鸣,剑意和那人形虚影骤然汇聚成一体!你把气息骤然弥散开来,有一种浩瀚莫名的恐怖威势,叫天地都要为之颤栗!

什么是剑?剑是千锤百炼的火精和金精!剑是一往无前,剑是坚持自己所坚持的,做自己想要去做的,剑是自由!只有这样的一柄剑,才是真正的剑,只有这样的剑意,才是真正的剑之大道,才是属于自己的剑之大道,才是一往无前的剑道!

什么是命?命是一个人风吹雨打,经历过无数酸甜苦辣,经历过悲欢离合之后凝练出的结晶!命是人在这世间,看遍所有风景,经历一切该去经历的幸福和快乐,经历所有一切该去接受的生老病死!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一切都是无从去改变的,那这样的命,又有什么自由可言,而这样的东西,又怎么会是命,只不过一个别人的玩笑罢了!

而此时此刻,自林白身躯之中所散发出的命途,便是他所要坚持的一切,便是他所要坚守的东西,也是他这一生之中所最想要去坚持的东西!

百折不挠谓之曰剑,知前路波折万千,但历经风霜雨雪,却不改初志,这就是命!

林白的命,就如他手中的剑!这是相通的两者,而就在这一刻,林白也终于彻底的明悟了剑之大道,真正掌握了属于自己的剑之大道,再不需要去临摹他在灵剑山中的所得,而可以走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大道,即便是如今的林白放弃相术,也一样能够在剑术这一道上,闯出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叫无数人艳羡的独一无二的天空!

命途顷刻间和剑意彻底合为一体,化作一道璀璨无比的流光,向着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如牢笼如枷锁的五弊之力冲撞而去,其势一往而无前,叫人震颤!

“我说了,我的命,只属于我自己!我走出的路,才是我的命!这路,容不得任何人去规划,也容不得任何人去改变!不管是做错的,还是做对的,都该由我自己去决定,而不是去服从那什么虚无缥缈的决定,去遵从这虚无缥缈的意志!”

“五弊之力,即便是你可以封锁我的感情,可以封锁我对这世间一切依恋之物的感知,可以击碎击垮我的身体,却改变不了我的灵魂,也无法磨灭我的意志,更改不了我的命!”

与此同时,林白陡然抬头,双眸之中寒光毕露,满是璀璨如剑的光华!那光华直冲天幕,穿透了那漫天的枷锁,漫天的牢笼,直刺那黑雾中隐藏的一切!

“好,你比六百年前的刘伯温走得更远,也比他理解的更深!自己的命,的确是该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为任何人去改变!但你走错了路,走上了一条要受到天地妒忌的路!这样的路,是错的,前途遍是坎坷!所以,你终究还是要臣服于其中,无从改变!”

感触着顺着林白身躯散发出的惊人气势,那黑雾中隐藏的声音也为之而动容,转瞬间,缓缓道:“所以现在,你必须要臣服于这五弊之力下,必须要成为我所掌控之物!”

话音落下,只听得天地间犹如雷鸣一般的一声巨鸣!那盘亘于虚空之中,由五弊之力组成的虚影,瞬息间彻底爆裂开来,化作了无数诡异的枷锁和符纹,向着那道灌入了林白的命,灌入了林白的剑意的气息冲击而去,想要将其彻底磨灭!

望着那破裂开来的一切,林白的眼角几乎都快要裂开,他的眼眸几乎都在滴血!那组成五弊之力虚影的根本是什么,那是那五名相师心中的不甘不屈和不愿,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悲剧,是他们那弥散在这六百年中,永远无法得到解脱的一切!

而此时此刻,这一切都尽数破灭开来,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一切都从这世间被抹去!那些他们未完成的心愿,永远也不会得到完成!那些他们想要抗争,而没有抗争成功的意念,再也没有办法重新鼓起勇气,去对这不公平的一切进行改变!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悲剧,也是一场无力去改变的结局,是一曲演绎了六百年的悲歌!

“前辈走好!你们的不甘和不屈,将尽数被我继承,你们的意愿,将由我来完成!”望着那渐渐弥散开来的虚影,林白仿佛看到了那五名相师枯寂了六百年的面容,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哽咽,但声音虽变,他的目光却是分毫未变,而且愈发坚毅,如一块历经千万年风吹日晒,历经千万年雨雪变迁,而终究未曾得到改变的顽石!

不仅如此,顺着他的身躯,更是有无数诡异的纹路在缓缓滋生,那种纹路,诡异莫名,却是有着一种叫人为之而心折的恐怖威势,似乎和林白就是一体!

“这是什么!”望着遍布林白全身的纹路,那黑雾中的身影突然惊呼出声,声音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