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86章 怪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吼!还未等到林白的脚步迈动,又是一声厉吼陡然在林白耳畔炸响,那声音恍若是霹雳之音,一声下来,便叫人觉得就像是一柄利剑戳进耳膜了一样,耳廓都要被撕裂!

而随着那吼声,一股不知从何物而生的水雾陡然弥散开来,将林白身前的山林封锁的严严实实。那水雾之浓重,就如同是同一时间内有成千上万个水壶烧沸了一样,甚至于在那浓烈的水雾之下,直叫林白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衣衫尽数湿濡。

不仅如此,自那水雾中更是有一股沉郁如山般的恐怖威压,骤然降生!在那威压之前,林白只觉得冥冥中有一股杀机在不断向着自己靠近,就像是死亡在不断的逼近。

娘的,还是晚了一步,终归是被这玩意儿给盯上,当成要抢夺它食物的人了!感触到那股浓烈的杀机,林白心中一凛,脸上不禁有苦笑露出。不过虽然心中苦笑,但林白的手却是没有分毫的迟疑,连飞剑都顾不得拔出,下意识之下,石破天惊的一拳便轰击而出!

那一拳由心而生,可说是灌注了林白全身上下所有的先天真罡!拳头还未碰触到那浓重的水雾,一股罡风便油然而生,犹如一股飓风,向着那水雾便席卷而去,就像是秋风扫落叶一般,仿若是一鼓作气,就要把那浓厚的水雾尽数涤荡个干净。

在修为进入炼神返虚境界,和经过仙门那一役之后,林白的身躯经历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蜕变,而跟随他身躯蜕变的,更是有这和他血肉已经融合成一体的先天真罡。在林白的心中,自己这灌注了十足十先天真罡的一拳下去,就算是钢板也能捶个大洞出来!

“娘的!”但一拳挥出,还未等到拳风把水雾吹散,林白登时觉得拳头就像是碰触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一样,那急速的拳势陡然一滞,然后一阵骨节碎裂的声响骤然响起,紧接着一股剧烈的痛楚直接从指间游走到心间,直叫他心都在滴血!

惊呼之后,没有任何迟疑,林白一声惨嚎,蹬蹬蹬朝后退出了几步,然后向着右手一看,只见他那足以碎碑裂石的右手,如今已是血肉模糊一片,甚至在血肉间都有森森白骨露出。鲜血淋漓而下,疼痛钻心,林白可以断定,自己右手的骨骼怕是都断了。

“我靠,这是什么狗屁倒灶的玩意儿?怎么皮这么厚?”感受着那钻心的痛楚,林白又惊又痛之下,不禁怒骂出声。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这灌注了先天真罡,即便是连钢板都能够击穿的一拳,在对上水雾笼罩中的那怪物后,竟然会直接被震得骨骼粉碎。

吼!而就在此时,只见从林白身前的水雾中又是一声怒吼传出,而后水雾一阵诡异的悸动,自水雾中突然有一个庞大的身躯缓缓露出。

“这……这他妈是什么东西……”望着那自水雾中出现的诡异巨兽,林白双眼不禁圆睁,瞳孔紧缩,人也蹬蹬蹬又朝后退了几步,眼眸中满是震撼和疑惑不解之色。

只见此时此刻在林白身前,赫然出现了一头长约五米,高约一米的恐怖巨兽!那巨兽全身上下尽数都是青黑之色,而且没有半点儿毛发,尽数都是鳞片。不仅是全身上下,就连它那粗长的四只脚上面,也都是长满了青黑如坚铁一般的鳞片。

而比起它这诡异的身躯,这巨兽的头颅更是叫人觉得匪夷所思到了极致。按照这巨兽的身子来看,它明明该是一条鱼才对。但这怪物的头颅却是长得似虎非虎,似鱼非鱼,虽然脑瓜门上隐隐约约有个王字,但是在嘴角却是长着如鲶鱼般的粗长触须。

不仅如此,在这怪物出现的一瞬间,林白更是从它的身上感触到了一股滔天的凶戾气息。那森白色的牙齿不断咬动,一根根牙齿就如尖锐的利剑,而那几乎有铜铃般大小的眼眸,更是一眨不眨的紧盯着林白,眼眸中满是疑惑和仇视之色。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长得这么畸形?望着那怪物庞大而又怪异的体型,林白只觉得心中疑惑无限,打他从娘胎里面出来,还从来没见过这样诡异的玩意儿。而且看这东西的长相,几乎都叫他开始怀疑,这东西会不会是猛虎和鱼的新型杂交产品。

“吼!”而就在这一人一兽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盯了片刻后,那怪物转头向着那头腐烂的山猪尸骸扫了一眼,然后眼眸中的愤恨之色愈发深重,朝着林白又是一声惊天怒吼。

而就在它吼声发出的那一瞬间,林白更是赫然发现,顺着这怪物的身躯,又是有一阵阵的水雾出现,在这片区域缭绕不断,直叫地面湿漉漉一片,就如下了一场暴雨。

“卧槽!”眼瞅着这怪物的架势,林白如何看不出来,此时此刻在这怪物心里边,绝对是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要跟他抢食的存在,在自然界里面,野兽面对有人抢食的情况,就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办法简单无比,便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也要打,不死不休。

“完蛋玩意儿!找死!”眼瞅着那凶兽虎视眈眈的眼神,林白心知就算是自己解释自己实在是不会对这腐烂的尸骸动心,恐怕也不会让这凶兽明白,当即一咬牙,右掌一捏,让断裂的骨节复位后,铮然一声,便把飞剑登时铮然拔出鞘!

“杀!”没有任何迟疑,飞剑出鞘,林白手上印诀掐动,催动着飞剑,向着那凶兽便斩杀而去,而且吃痛之下,林白心中杀心已起,剑势恍若一道倾泻的水光,向着那怪物的脖颈便斩落而下,那一击惊天动地,直叫人觉得利剑所向,那怪物的头颅便要轰然坠地!

但面对着那凌厉的剑光,那怪物却是不躲不闪,向着林白又是一声咆哮,脚在地上剧烈的刨动了数下后,一个鱼跃便向着剑气扑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自寻死路!”眼瞅着那凶兽竟然好死不死的自己往飞剑上面凑,林白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怒骂出声,只觉得一击之下,这怪物必死!

叮当!但就在飞剑和凶兽撞击在一处之际,林白眼眸却是骤然一凛,只见剑光冲击之下,顺着飞剑和凶兽脖颈处,更是有一阵阵金铁交鸣的声响不断回荡,而且在飞剑的冲击下,那凶兽竟然连一滴血毛都没有滴落,甚至于连一道白印子都没在那凶兽的鳞片上留下。

“艹,这鳞片是钛合金打的不成?”眼瞅着这一击之下,竟然分毫效果都没起到,林白顿时傻眼了,他实在是没想到,这怪物的鳞片竟然如此生猛,不但自己那裹挟了先天真罡的一拳没有起到分毫作用,甚至于连飞剑都无法损毁那怪物的鳞片。

要知道这飞剑可是剑阁利用隐世的各种金属,费尽无数心血炼制而成的至锋至锐之物,就算是当初他在面对约翰逊布下的钛合金牢狱,都能在上面斩出数道印痕。但如今飞剑却对这怪物起不到任何作用,岂不是说这怪物的鳞甲,要比钛合金还要更坚固。

不过恐怕也只有这样恐怖的凶兽,才能够跟玩一样,把那样巨大的山猪弄死吧。

这玩意儿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弄了这么一身坚固的鳞甲!这怪物这一声坚固至极的防护能力,可说是林白生平仅见,就算是在隐世中,他都闻所未闻。

而就在林白惊疑不定之际,那怪物身上的鳞甲却是陡然一阵翻动,顺着它的鳞甲间就如同是有一阵水波流转般,只听得嘎吱嘎吱数声,飞剑竟然被牢牢卡死在那鳞甲之间。

“吼!”而就在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后,那凶兽眨巴着铜铃大的双眼,又是朝林白挑战性的一声怒吼,那眼眸中满是促狭笑意,仿佛是在嘲笑林白技止于此,就连自己身上的鳞片都无法损毁分毫,就这样低劣的手段,还想要跟自己抢食,实在是不自量力。

娘的,竟然还开始挑衅自己了!望着那怪物促狭的眼神,林白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还有被一头野兽挑衅的一天。但看着那被卡在那怪物后背鳞甲之间,无法动弹分毫的飞剑,他心中却也是犯了难。

不但先天真罡不能起效,甚至连至锋至锐飞剑也无法破开它的防御,自己还有什么法子来对付它?难不成小爷今天就这么点儿背,好容易找到了六代祖师的下落,没成想还没见到六代祖师,就先要被这怪物打了牙祭,成为它的腹中美餐不成?!

“吼!”仿佛是已经看穿了林白心中所想,那怪物又是一声咆哮,如血盆般的大口陡然一张,一股浓烈的水雾重又蔓延而出,而且和它身周缭绕的水雾不同,从它口中喷出的这一道水雾,更有一股锋锐气息,叫人只觉得只要和它对上,就算是精钢都要穿个洞出来。

不仅如此,在那如水箭般呼啸而来的水雾中,林白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浓烈到了极致,叫人闻之欲呕的腥臭味道,显然这飞剑不但穿透力惊人,怕是还有极强的毒性!

破空之声刺耳无比,腥臭之味扑鼻,死亡似乎前所未有的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