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87章 水之大道(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娘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一身鳞甲皮糙肉厚、身上笼罩着这么层诡异的水雾不说,而且张口一喷,吐出来的口水,不但像水箭般锋锐,居然还有极为强烈的毒性!

眼瞅着那道威势凌厉,朝外散发出强烈腥臭味道的水箭,林白心中满是惊疑。他实在是想不出来,生活在这灵气充沛的古怪小岛上的怪物,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林白心中思忖之际,从怪物口中喷出的那道水箭,已是到了林白身前不足三寸之地。而就在此时,那水雾散发出的浓烈腥臭味道,更是差点儿没把林白给熏晕过去,没有任何犹豫,林白先天真罡运转,身躯猛然一偏,才算堪堪避过了这水箭。

滋啦!虽然林白的动作极为迅疾,但在闪避之时,他身上的衣衫还是沾染上了一些那怪物吐出来的口水。只见那口水碰触到林白的外套,登时便腐蚀出了一个大洞,就像是被泼了浓酸一样,原本纯白的衣衫,登时变成了青黑色泽。

不仅如此,就在那一滩口水坠地之后,更是直接在地面上的那些枯枝腐叶间灼烧出了一个大洞,而且顺着那大洞还有股股白烟往上袅袅升起,那腥臭的气息,叫人闻之欲呕。

卧槽,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怎么这么诡异?这口水的腐蚀性如此之强,到底是有多少年没刷过牙了?望着那被腐蚀出一个坑洞的地面,林白只觉得眼皮狂跳不止,他不敢想象,假如刚才自己闪躲的不及时,被这道水箭喷吐到身上,会是个什么恐怖的情形,若是被这水雾沾染到身体的关键部位,恐怕自己身上少不了也要被腐蚀出一个大洞吧。

“吼!”仿佛是耀武扬威一般,这怪物发出这一击后,又是一声剧烈的怒吼,全身上下的鳞甲嘎吱嘎吱响动不断,那声音如金铁摩擦,直叫人牙酸无比。

“飞剑,回来!”眼瞅着怪物一时大意,背上鳞甲翻动间,那原本在鳞甲缝隙间被卡的死死的飞剑出现了松动的迹象,林白心中一喜,手指微动,向着虚空一招,口中疾叱道。

话音落下,只见那飞剑登时一阵悸动,而后化作一道流光,顺着那怪物的脊背山便飞了起来,然后滴溜溜的一转,便落入了林白的手掌之中。

皮糙肉厚,口水又有极强的腐蚀性,得想个好法子杀了这玩意儿才行!飞剑入手,才叫林白心里边微微松了口气,旋即心中开始思忖斩杀这怪物的方法。这玩意儿一身比钛合金还要坚固的鳞甲,飞剑想要击穿,可说是难之又难。

但就林白的发现,这怪物的鳞甲,只是覆盖了他的身躯和头颅,但它眼睛和嘴部,却是没有什么太厚重的鳞甲。想要下手,就只能对这两处弱点出手,否则恐怕难以杀掉它。

林白不动手,那怪物却也没有再反扑,只是咧着大嘴,瞪着铜铃大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林白。那模样看上去猥琐无比,就像在嘲笑林白,在说人类小子,你实在太无能了一般。

“斩!”眼瞅着这态势,心中笃定主意之后,林白手微微一摆,飞剑登时化作一道电光,裹挟着白色的光华,向着那怪物的双眼所在位置疾刺而下!

其势锋锐至极,可说是恐怖非常,直叫人觉得,无论拦阻之物是什么,都要被击穿。

噗!但就在锋锐即将抵达那怪物眼眸之时,它却是突然张口,一口浓烈刺鼻的腥臭口水,重又吐出。那口水迅疾无比,瞬息间便和飞剑碰撞到了一起,而两者相触,顺着飞剑之上,更是有一道白烟瞬时升腾而起,那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连飞剑都要被腐蚀掉一般。

我来个去!这玩意儿不用这么变态吧!眼瞅着连飞剑都在冒白烟,林白不禁有些傻眼,他着实没想到,这怪物身上的鳞甲不但砍不穿,它吐出来的口水,居然连飞剑都能够腐蚀。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再不敢轻举妄动,抬手将飞剑召回后,眼见得飞剑之上除却出现了数道被腐蚀的瘢痕之外,并没有损伤根本后,这才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要知道这飞剑虽然经过了林白的锤炼,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实际上并不属于林白,而是凌云的。当初林白向凌云做出过承诺,要为他挑选一名徒弟,将这柄飞剑传承下去。若是飞剑出个三长两短,林白岂不成了背信弃义之人,又有何面目去见九泉底下的凌云。

“吼!”一击得手,那怪物的神态愈发猖狂起来,瞪着那双牛眼,又向着林白一声怒吼,那声音之中满是挑衅意味,似乎在说:人类小子,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都拿出来吧!

“娘的,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了!飞剑本体不能用,可剑气我可不是不能用!”眼瞅着这怪物那猖狂的模样,林白不禁暗骂出声,只觉得恼羞异常,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还会有被一头野兽这样百般折损,羞辱的一天。

不过更让他犯难的是,这怪物就跟刺猬一样,虽然自己有心杀它,但却无处下嘴。

“至强一击!”眼瞅着那怪物猖狂的姿态,再想到生死未卜的六代祖师,林白眼眸微微一凛,心知自己绝对不能在此耽误的时间过多,当即双眼微眯,命与剑合,手指轻动,顺着身躯登时有一股浩然剑意生出,和掌中飞剑融汇一体,便要发出剑仙至强一击。

嗤!话音乍一落下,只听得嗤然一声,顺着飞剑之上,陡然有一团凛冽的剑芒骤然出现,那剑芒虽然只是一团光华,但却叫人觉得那光华似乎要飞剑本体更为锋锐,不仅如此,顺着那吞吐不定的剑芒之上,更是有一股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凌厉气息。

在这强烈的凌厉气息下,那怪物仿佛是也觉得形势有些不妙,口中低声咆哮着,然后缓缓向后退出一步,警惕无比的盯着林白掌中的飞剑,想要弄清楚飞剑的动向。

“受死吧!杀!”而就在此时,林白双眼陡睁,眼眸中精光夺目,剑光登时脱手而出!

铮!只见随着林白的话语声,那剑芒登时自飞剑之上骤然冲出,恍若一条璀璨到了极致的洪流,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迅疾速度,向着那凶兽的双眼所在方位冲了过去!

面对着那锋锐的剑芒,冥冥之中,那怪物心中登时有一阵不好的感觉,没有任何迟疑,身躯一扭,登时便要闪躲,要用长满了鳞甲的后背来抵挡这飞剑的穿刺。

但出乎它的意料,那道剑芒不但凌厉无比,更是如拥有着某种灵性一般。它的身躯刚刚扭转,剑芒奔袭的方向也骤然变动,锁定了它的眼眸,疾刺而来。

砰!剑芒的速度何其惊人,这一系列的变动都是在电光石火间发生,根本没给那怪物任何闪避的机会,还未等到它从剑芒能够变幻的惊愕中清醒过来,剑芒已到眼前。在这一刻,在那怪物的双眼之前,所有的一切,尽数都被剑芒吞没,只剩下锋锐刺骨的光华!

轰!说时迟,那时快,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剑芒登时便重重的轰击到了那怪物的双眼之上,两者相触,登时便有石破天惊之声出现!

不仅如此,顺着那剑光变幻间,林白更是赫然发现,剑光所过之处,有淋漓的鲜血向着四下闪烁,很显然是剑芒这一击终于起到了效果,冲破了这怪物双眼的防御。

“吼!”一击即成,剑光顿散,而随着剑光涣散后,那怪物的身躯突然一阵扭动,顺着它的口中更是有撕心裂肺的嘶吼之声响起,而后那怪物缓缓扭身,死死盯着林白,那双因为剑芒冲袭,眼角无数鲜血留下的双眼中,满是无法掩饰,恍若实质般的杀机。

我靠,怎么这至强一击对这怪物都只起到了这么点儿作用!眼瞅着那怪物虽然眼角有鲜血淌淌往外直流,但双眸之中的寒色却依旧未减,林白心中不禁一愣。

他着实是没想到,自己这飞剑的至强一击,在对上这怪物双眼这个弱项的时候,虽然击破了它的防御,留下一道伤痕外,但还是没有起到任何该有的决定性作用。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变态,它全身上下难道就没有一个弱点吗?望着那眼角淌淌滴血的怪物,林白眼角狂跳不止。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击怕是彻底激起了这怪物的凶性,接下来的一战,这怪物恐怕是要更加的难缠,更加的难以对付了!

嘎吱!嘎吱!嘎吱!而就在林白心中惊疑不定之际,那怪物全身上下的鳞甲却是陡然开始颤动起来,顺着鳞甲所在的虚空,陡然有一阵阵的诡异波澜出现。

不仅如此,那些弥漫在它身周的水雾伴随着这诡异的波澜,也骤然开始悸动起来。顺着那水雾之中,更是有一团团诡异莫名的古怪符纹出现,那符纹玄奥无比,恍若天地至理。

“这……这是……”望着那诡异的符纹,林白的眼眸不禁骤然一凛,瞳孔几乎都要收缩成一点,面上更满是无法置信之色,这怪物身周雾气中出现的符纹,从发掘出符笔的五行大道至理后,他可谓是熟悉到了极致,“这是水之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