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93章 死亡真相(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寥寥十七字,虽然简单无比,只是几个简单的代号,却已将这位身死此处老人家的人格魅力,彻底展露在了林白这个六百年后的后世晚辈眼中。

寻常人在神龛中供奉的是什么,大抵是供奉些祖宗牌位,抑或是什么财神爷,或者是保平安的菩萨,而道教中人供奉的则大多数是三清道祖。但刘伯温所供奉的,既不是祖宗,也不是其他什么神明,而是传授了他术法,以及那些葬身于海域之下的数千英灵!

不拜神明,却拜苍生!也许这就是六代祖师之所以能够跟他所处的哪个时代的其他相师所不同的地方,也是他能够在相术这条荆棘密布道路上比那些人走的更远的原因吧。

沉默许久后,林白缓缓抬手,将神龛上那薄薄的几页纸张拿在了手中,虽然那纸页只是薄薄的几片,怕是只有几毫的重量,但握在林白手里,却如握了一座大山。

这薄薄的几页纸片,看起来简单,但却是六代祖师在人世间所留下的最后的撰述,可说是他人生最后的总结。而且在这几页纸张内,更是很可能记述了有关自己心中所有疑惑的答案。有着如此之多的意义,这薄薄的几页纸片,又怎么可能不重逾千斤。

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后,林白缓缓睁开双眼,目光缓缓向着那纸页上看去。等到他的目光刚一碰触到那纸页,神情登时呆滞了,眼眸中的神情,也尽数被不可置信所代替,而且在那不可置信中,更是隐隐的有着一种复杂的感动。

而叫林白之所以出现此种神态,不因为其他,只因为那纸页上所写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林白,我的后世师门传人,你来到此处,怕已是六百年后了吧。孩子,我想你好不容易到了这里,肯定是憋了一肚子的疑惑,想要问我这个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糟老头子吧。

虽然这第一段话里面满是自谑之意,而且语调写的异常随和,但还是叫林白为之而惊颤莫名,眼眸之中的不可思议之色更是深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因为其他,就因为从这第一段话,便能够判断出,刘伯温在六百年前,就已经算到了林白的出现,而且判定出林白来到此处的缘由所在。

在六百年前,推演出六百年后的事情,并且精确入微到了连名字都不出披露的地步,这样的相术该是惊人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步,恐怕就算是悉心推演出了《推背图》的李淳风和袁天罡,恐怕都不见得能够做到这一步吧。而且就算是如今的林白,他扪心自问,自己就算是拼了这条命去推断,恐怕都无法推演到六百年后的一应事宜。

学究天人,术法通天!这是在看完这第一段话后,林白对刘伯温的第二个认知。

“孩子,虽然你吃了不少苦才来到这里,但我想我怕是要让你失望了,你的那些疑惑,我没有办法去向你解释,非我不愿,实不能也。我所能告诉你的,只有一件事,一定要小心提防姚广孝,他绝对不像你所想的那么简单,也绝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我不知道他身上究竟是有着什么秘密,但我可以判断的是,他的内在绝对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简单。”

而在林白的目光汇聚到第二段之后,心中更是不禁一凛,而且一种难以掩饰的失望神情瞬息间席卷了他的面容。他之所以费尽心力寻找刘伯温的下落,除却想要迎接这位六代祖师回归华夏,不受飘零之苦外,更多的就是想要从他口中求得一个答案。

但如今六代祖师所留下的话语里,却是直截了当的告诉了他,对于他心中的那些疑惑,因为冥冥之中的某种原因,刘伯温根本无法向他解答分毫,只能靠他自己慢慢去寻找。

而唯一所留下的告诫,也就是要他提防姚广孝的这件事情,在林白看来,如今也没有了任何意义。当初封印仙门一役后,姚广孝虽然也失去了踪迹,但当时林白已废掉了他全身的修为,在他想来,在仙门那样浩瀚的声势下,恐怕姚广孝绝无任何生机可言。

一个死人,又有什么提防的意义。而让林白想不通的是,究竟为什么六代祖师会无法向自己解答那些疑惑,是因为天机的束缚,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大明初建,我观天象,察觉不对,思虑对策之下,想出了八门锁龙之局,以八门之力,封锁华夏龙脉,使龙气不外泄,如火助大明之德。但我接触八门锁龙局越多,便越觉得此事非同一般,而且布置八门锁龙局的,我已不是第一个。那些南宋后裔之人,在暗中已是早有动作。而更让我惊诧的,则是在布置八门锁龙局时的另一个发现。”

“而我的这个发现,相信你在来到这里之前,怕是也已经经历过了。那发现,便是这世间,我们并不是孤独的唯一,在冥冥之中有仙长存。当初乍一得到这个消息,我欣喜若狂,只以为自己也能够破开虚空,羽化升仙。但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是有多可笑,而那些所谓的高高在上的仙,又究竟是一群怎样的玩意儿!”

“那样的仙,根本不是我们心中的仙,也根本不配称之为仙!所以我要封锁仙门,所以我在八门锁龙局之中,又加了一重封锁,以此来封堵仙门。八门生变,灾祸既衍,虽然锁龙局的确还有锁龙之效,但已失去了庇护华夏以及大明江山永固的效力。”

“我苦思解决之法,却根本找不到任何破解之门。天道如刀,这两难,也许就是向我砍下的一刀。八门锁龙局成后,锁仙之势已成,我思虑归华夏,以想化解局法中破绽之处的法子。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封仙门之前,那些冥冥之中的仙,已经洞察到了我的想法。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法子,但他们真的降临到了这世间!”

“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虽然我想尽了办法,虽然我跟那些同伴们穷尽了一切力量,但还是被送入了此处,送入到了这传说之中的方丈洲。但谁又能想得到,传说之中的仙山,但实际上,不过只是那些所谓的仙,给世间的一个牢笼。”

“而跟随我们到达此处的,不仅仅是庞大的船队,也不单是那些被吓坏了的船员,还有一名同样幸存下来的仙人。而且这方丈洲,实际上也远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于连那些仙,他们也是到了此处之后,才知道此处究竟是有什么。”

“这方丈洲上发生的事情,我就不多加赘言,小阴会给你答案的。”

“林白,我六百年后的门人,经历了那些抗争之后,我的生命已到了尽头,能够封堵仙门,与仙相抗,我这一生已没有什么遗憾。但我唯有一件心愿未了,希望你能帮我完成。”

“我陨落此处,天道使然,不能怪任何人,但跟随我出海的那些人,他们却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此处,他们所做过的事情,也不能被世人忘记。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帮我把这些人的姓名从此间带出去,让他们的姓名长存于这世间。六百年的时间,虽然已过去了太久太久,但如果不能让这些名字如星宿般照耀万古,我心难安。”

“此处我出不去,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出去!我命已陨,但那仙却未亡,你要多小心。”

直至此处,刘伯温的所有叙述已然断绝,在剩下的几页纸张中,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名,都是那些当初跟随着他,来到了这大洋彼岸,也跟随着他,长眠于这混沌水域之下的那些船员们,那些在人类尚处于懵懂阶段,就已迈出了征途是星辰大海第一步的先驱们的名讳。

一字一顿,密密麻麻。林白仿佛能够看到,当初六代祖师强拖着病体,撑着最后一口气,强撑着记录下这些名字时,心中的不甘和不愿,以及深沉无比的歉疚。

看着纸页上的那些文字,一段被埋葬了深海之中,潜存了六百年的心惊动魄的往事,缓缓在林白面前展开了帷幕,而跟随着这些文字,林白的神情也在不断的变化。

他怎么着都没想到,这天地灵气充沛的方丈洲,竟然不过是那些所谓的仙人,布置下的一个囚笼!他也怎么着都没有想到,在这岛屿之上,竟然还有一名仙人存在!

而更让他所没想到的是,虽然刘伯温所经历的一切,虽然自己早已有了一个揣测,但实际上发生的一切,却还是要比自己所揣测的,更要波澜壮阔千百倍。封印仙门,斩杀仙人,原来自己所做过的,实际上早在六百年前,刘伯温竟然都已经做过。

并且他所做的,要比自己更为干脆,虽然言语寥寥,但林白还是能够推断出,恐怕当初折损于刘伯温手下的,绝不止是一名仙人,仅剩的这个,也只不过是漏网之鱼罢了!

和六代祖师相比起来,林白愈发觉得自己之渺小,自己所经历的那一切,和刘伯温所经历的一切相比起来,可说是微不足道到了极致。

有这样的先人在前,自己所做的,又怎么能叫磨难,又怎能不尽力去拼搏奋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