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97章 入土为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当初和老刘一起进入方丈洲的那人?!

听到阴精水兽这话,林白眼角微微一跳。除却当初率领着舰队,跟随六代祖师远渡重洋,来到这大洋彼岸的那位富含着传说色彩的三宝太监郑和外,又有何人?!

在进入此间后,林白心中便在好奇这位前辈的下落,只是看到了六代祖师羽蜕之后,心情激荡,一时间却是忘记了向阴精水兽打听郑和前辈的下落。而且在他后来想来,既然六代祖师都已经不在了,那郑和前辈存世的可能恐怕也是微乎其微。

但按照眼下阴精水兽的说法,在郑和前辈的身上,似乎是发生了一些什么意外,事情怕是远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但让林白有些想不通的是,如果那座方丈山诡异的连六代祖师和这阴精水兽的祖宗都无法涉足,那只是普通人的郑和又怎会有变数出现?!

“郑前辈在进入了方丈山后,发生了什么变数?”念及此处,林白神情一凛,向着阴精水兽沉声发问道。不管怎么说,方丈山都是自己想要从此间脱身的唯一希望所在,而郑和在其中发生的变数,也是自己唯一能够去进行推敲的线索,必须要弄清楚才行。

“我不清楚,老刘当时只是那么一说,我也就是那么一听,并没有问的太详细……”阴精水兽闻言后,缓缓摇了摇头,然后道:“不过我记得他当时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黯然失落,似乎发生在那人身上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

听得这话,林白的神情顿时黯淡了下来。诚如阴精水兽所言,方丈山如此古怪,郑和前辈不管怎么说,都只是一名普通人,他进入其中,出现什么意外,倒也不算出奇。不过一代英杰,就这样不为人知的陨落在了这样一处所在,着实叫人慨叹。

只是方丈山如此险恶,即便是六代祖师都无法思虑到破局的法子,自己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难道还能完成连他老人家都没有完成的伟业?!莫不是自己这辈子到了这里真的就算是到头了,剩下的人生,就要在这逼仄的方寸之地苟活下去?

真是没志气!这念想刚一出现,林白便又在心里对自己好生一顿训斥。前人未完成的路,谁说后人就没办法走下去,若真是那样的话,这世上又何来发展之说?!前人未竟之业,就该要后人来尽心尽力的去完成才对,即便是九死一生,也要奋力一搏。

“方丈山险恶的紧,没有完全的把握,你小子最好不要贸然去尝试。不过要是真想到了办法,你小子也不要犹豫,该做就去做,这地方的活物都快被我吃绝了,要是再没办法,咱们爷俩就只能宰这条小湖里的鱼来果腹了。”而就在这时,阴精水兽却是突然没羞没臊的开口道,说话间还不停的巴咂嘴,显然是对湖中的那些游鱼垂涎已久。

娘的,亏得还是个天生地养的灵物,却是如此没骨头!看着阴精水兽那没骨头的样子,林白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后,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出脱困的法子的。俗话说入土为安,虽然没法把六代祖师送回故土,但还是让他老人家入土为安了吧。”

“是这话没错。”听得林白这话,阴精水兽恋恋不舍的向着远处湖泊中那些鳞光闪闪的游鱼瞥了眼,然后咂吧咂吧嘴,转头向着刘伯温的羽蜕望去,但一眼望去,却是不禁吃了一惊,惊呼道:“林小子,你看老刘的尸骸是怎么了?”

林白闻言一愣,转头向着刘伯温的羽蜕望去。只见刘伯温那原本栩栩如生的羽蜕,如今居然突然开始变得委顿起来,皮肤和肌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的干枯腐朽。

只是短短片刻,那原本栩栩如生的羽蜕,如今已是变得如木乃伊般干瘪,肌肤紧紧的贴着骨骼,犹如一截枯木。不过这干枯的过程虽然恐怖,过程中却是没有分毫的腐臭气味,经过这么多年的天地灵气滋润,血肉和灵气早已融汇成了一体。

之所以能够历经如此多年不腐不坏,乃是因为心中遗愿未了,未曾见到推算中的林白来此。如今林白出现,秉承了他的意愿,心愿既了,身躯自然腐朽。

“时也命也,即便是如六代祖师这样已到了学究天人地步的强者,却也难免有衰老死亡的一天。而自己又是否也会如六代祖师一样,带着未竟的心愿,心不甘情不愿的魂归于杳杳之中……”望着刘伯温那干瘪的尸身,林白心中不禁感慨不已,眼眸更有些湿润。

可以说林白此前所经历过的无数事情,都是在重复一些刘伯温所做过的事情。在某种意义上,刘伯温就等同于是他的精神导师,但如今他却是亲眼目睹了刘伯温羽蜕的衰亡,这就像是精神导师的丢失,这种情绪,如何能不叫林白为之而黯然神伤。

六代祖师如此,自己以后的人生又会不会也如他一般?!望着刘伯温的尸骸,林白的情绪渐渐的陷入了一种极为低落的状态,脸上的黯然之色深重的犹如墨水。

“小子,老刘可是对你寄托了很大的希望,你千万可别叫他失望!”眼瞅着林白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再想到如果林白就此丧失斗志,自己恐怕这辈子就再也无法从这鬼地方脱困,日日夜夜都要以腐肉为食,阴精水兽不禁急忙出言,想要呼唤起林白心中的斗志。

“放心吧,我可不是那么没出息的人!”听到阴精水兽这话,林白轻笑一声,然后手猛然一攥,双膝跪地,望着刘伯温的羽蜕,朗声道:“祖师在上,后世小子林白在此立下宏愿,此生毕当完成您老人家未竟的遗愿,此愿一日未成,林白便一日心难安!”

随着林白的话语声,顺着他的身躯渐渐有诡异的波纹生出,然后归于他的血肉之中。这是他发下的大宏愿,和寻常的誓愿不同,此愿深入灵魂和命途之中,可说是咒!而发下这样的大宏愿,也就意味着不管以后究竟要面对什么,林白都必须尽力去完成这宏愿!

“祖师,林白送您入土,愿您幽魂在上,得证弟子无上坦途!”宏愿发下之后,林白缓缓起身,走到刘伯温的羽蜕之前,伸手将他的尸骸抱起,然后向着木屋外走去。

经历了五百余年的时光,虽然有天地灵气的滋润,但老人的尸骸早已干涸到了极致。羽蜕入手,林白只觉得手上轻飘飘的没有一分一毫的重量,就像是抱了一张纸片一般,就像是曾经在这位老人手上坐下的丰功伟业,没有分毫加在他的尸骸之上一般。

人死如灯灭,不管过往发生了什么,也不管未来究竟还有什么要发生,都已经和他没有了任何的关系。抱着刘伯温的尸骸,林白只觉得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滋味,心脏更是一阵阵的紧缩,但心虽痛,他心中的干云豪气,却是分毫未减!

既然祖师你没有把路走完,留下了无尽的遗愿,那剩下的路,就让小子替您老人家走下去好了!终有一日,我会让您在九幽之下看到,我终于完成了您的心愿!

抱着刘伯温的尸骸走出木屋后,林白选了处地方,让阴精水兽刨出一个大坑,便小心翼翼的将刘伯温的羽蜕葬入了那大坑之中,用土壤缓缓覆盖了老人的尸骸。

“尔者学士,秽气未消,体未洞真,召制十方,威未制天,政德可伏御地祇,束缚魔灵,但却死而不能更生,轻诵此章,身则被殃,供养尊礼,门户兴隆,世世昌炽,与善因缘,万灾不干,神明护门。斯经尊妙,独步玉京,度人无量,为万道之宗!”

将老人葬下之后,林白缓缓起身,垂手恭立在坟茔之侧,然后口中轻诵元始无量上品度人妙经!随着他的吟哦之声,一道道天地灵气缓缓盘旋而至,如水波般向着坟茔之中汇聚而去。而随着灵气的波动,木屋周遭的草木顿时瑟瑟出声,那湖中的群鱼也跃出水面,拍打水面,清脆作鸣,宛如一曲在为这一代宗师送行的悲歌。

不仅仅是草木鱼兽,阴精水兽在刘伯温的尸骸葬入土中之后,那双铜铃大的双眸中也满是泪花不断的打转,然后陡然抬头向天长鸣出声,声音呜咽悲怆,令人闻之便觉心伤。

许久之后,天地间终于重归寂静一片,望着那黄土堆积起的坟丘,林白沉默无言,虽然双眸之间并无泪珠留下,但眼眸却是通红如血。

际会风云,平定海宇,既辟一代之规模,又阐一代之文章,盖诚意伯刘公一人而已矣!但就是这样一位大宗师,却是为了无数人的福祉,长眠于这籍籍无名之地,甚至于连羽蜕,都要等到六百年后的传人来收捡,这样的遭遇,如何能不叫人慨叹。

而他这样的拼搏,又如何能不叫后人继承他的遗志,一往无前的继续走下去!

“林小子,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沉默许久后,阴精水兽疑惑的向林白望去,缓缓道。

林白闻言一声清啸,眼中杀机乍露,缓缓道:“去方丈山,屠仙为六代祖师献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