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01章 擅闯者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郑和依旧没有动,但他的目光却是牢牢的锁定了林白,那眼眸恍若冰冷的刀锋,只是碰触到身躯,便叫林白觉得一阵阵的森然发寒。

被这目光盯着的感觉可谓是恐怖至极,林白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不断的颤栗,心脏跳动得也越来越剧烈,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虽说这一路行来,在失去了法则领域的庇护后,林白的生机已经折损了许多,让他的血肉出现了衰败的迹象,但不管怎样,他毕竟都是曾经服食过不死药所化朱果,以及修为臻至炼神返虚境界的相师。能让如今的他有这样的感觉,面前郑和的手段该有多恐怖!

明明是一个普通人,在进入了方丈山后,怎么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异变?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一切又是不是由那天心所引起的?!

而就在林白心中思忖之际,郑和的脚步却是突然动了!他的步伐不再似此前那样迅疾,而是一步接着一步,缓慢而又坚定!每一步的踏下,都在脚下的青石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就像是每一步的踏出,都能够将山川踏出残缺一般!

这脚步的迈动,有一种诡异的韵律,冥冥中似有一种诡异的悸动,直叫林白觉得全身上下的肌肤都在颤栗,血肉似乎都要崩裂开来。

恐怖!除却这两字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词语能够形容眼前郑和行进的态势!他的身躯英伟至极,行走于地面之上,仿若行走于万古不化的时间之中,仿若可以主宰这方天地万方,虽然脚步平静,但却如一尊高不可攀的神祗,单凭脚步,就能将人碾压成粉尘。

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望着一步接着一步向着自己逼近的郑和,林白只觉得全身上下血气震荡不止,整个人都有一种即将崩溃的诡异感觉。

“战!”没有任何迟疑,林白脚步往后撤出一步,而后手上印诀陡然掐动,掌中飞剑铮然出鞘,剑意登时笼罩全身,无数剑气滔天升起,环绕身周,散发出滔天威能,抵挡威压。

而与此同时,他口中更是不断默念九字真言,施展真言秘术,鼓荡身躯之中的先天真罡,试图以先天真罡来护卫身周,不让心神再受那诡异震荡的侵袭。

虽然世人皆称九字真言秘术乃是有葛洪所创,但实际上这秘术只不过是在葛洪手中发扬光大了而已,其意传世已遥不可考。这九字真言之中,蕴藏着天地大道的奥义,如今被林白念诵出口,登时便响彻天地,恍若雷霆降世,直叫周遭轰鸣不断。

这是道音!每一句的念诵,都狂暴到了极致,化成了一种天地大道的威压,在天地四方环绕不止,弥漫不休,甚至于使得林白身周的空气都在不断的震荡。

“擅闯者死!”而就在此时,林白身体正前方的郑和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那森寒的眼眸陡然盯紧了林白,一字一顿的阴寒出声。那声音恍然不似人声,一字一顿就像是金铁摩擦一般,言语之中带着一种妖异的力量,就像是一道不容人违抗的钧旨。

话音落下,只见顺着郑和的身躯陡然有一道恍若虬龙般的诡异光华滔天升起,使得他整个人的气息恍若浪涛一样陡然攀升,而后被他持在手中的那柄闪烁着幽冷金属光泽的绣春刀陡然平平抬起,恍若漫不经心般,向着身前的林白平平一划。

那动作简单至极,说不出的轻松随意,但刀光乍现,却是锋芒尽数内敛,似有一种无法言说的超脱之意蕴藏于其中,而且那刀光汹涌如狂潮,直叫人觉得势无可挡。

轰!刀光乍现,便如一道冷冽的寒芒,骤然间便砍到了林白身前,跟林白身周环绕着的剑气碰撞在了一起,两者相遇,登时便有恍若雷霆崩炸般的轰鸣声骤然响起。

噗!而伴随着这声音,林白的身体一个踉跄,登时往后倒退而去,而顺着他的唇边,更是有一抹妖异的鲜红色血液溢出,那模样看上去惨烈无比。

在这郑和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明明是一个普通人,使用的又是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兵刃,但从其中施展出的锋芒威压,却是全然能够压制剑气一头?!

一击之下,林白只觉得身体就像是被一枚弹头重重的轰击了一下,脏腑颤动不止。他实在是没想到郑和这一刀的威势竟然如此恐怖,竟然能够直接破开剑气,伤及他的脏腑。

一击得中,郑和的脚步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欺身而上,手中绣春刀斜斜举起,那刀光恍若匹练,直接划破苍穹,向着林白便又奔袭而来!

“天心在上,人心在下,穷尽道威,擅闯者死!”而随着手中绣春刀的挥出,自郑和口中又有一声狂暴的声音嘶吼而出,声音恍若雷霆,震撼四野八荒!

轰隆!而随着他的话语声,整座方丈山陡然一阵震荡,一股难以名状的力量陡然顺着天地四方逸散而出,直接汇入郑和的刀光之中,使得那刀光愈发璀璨。

就像是随着这一句谶语,郑和真的借到了天地大道的神威一般,那刀光陡然弥散开来,就像是一片浩瀚狂暴的苍穹直接坠降而下,其势无可阻挡,磅礴浩瀚莫能与之相抗!

而且自那刀光中,更是有无数诡异的符纹在不断的闪烁,每一个纹路都玄奥至极,均是林白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诡异符纹,自那符纹中更似有诡异力量相存。

而就在这刀光压顶之下,林白突然有一种身躯被锁定了般的诡异感觉,直叫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做不出任何动作,而体内的生命机能,更是不受控制的开始不断外泄。

该死,这刀光竟然能够把这方丈山的剥夺生机之力引为己用!感触到这诡异的态势,林白心中顿时暗骂出声。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一战的形势居然如此严峻,而六百年前只不过是一名普通人的郑和,在进入这方丈山后,竟然有这样诡异的异状出现。

轰!还未等到林白反应过来,那刀光已然扑面袭来,一击之下,直接便叫林白如断线了的风筝般,斜斜的朝后倒飞而去,而顺着他的身躯,更是有一道血线迸溅而出。

甚至于在这一击之下,林白全身上下的肌肤都开始变得松散起来,再不复此前的紧实,这是生命流逝,叫人到达暮年的征兆!如果无法抗衡这力量,便要衰老而亡。

噗!林白吐出一口混杂着黑褐色血块的淤血,勉力撑着身躯,艰难的从地上起身。刚才那一击之下,他的生命机能几乎被剥夺了大半,而且不仅脏腑遭受重创,骨骼也受到了重击,后背的脊椎龙骨就如同是要断裂掉了一样,全身委顿无力。

“杀!”但此时此刻的郑和,却如同是全然没有任何感知一般,手中刀光一凛,向着林白便又斩杀而来,那刀光璀璨荡漾,犹如流淌的波纹,带着一种剥夺世间一切生机的力量。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刀光之下,林白眼神微凛,口中默念九字真言,不断催动法力游走周身,修复身躯所受的创伤,弥补消耗的生机,而先天真罡也汹涌而出,直接汇聚到了他手中的飞剑之上,一股滔天剑气骤然生出,涤荡天地寰宇,璀璨的不可方物。

林白明白,在如今的情况下,自己绝对不能再有任何恻隐之心了,不能因为自己如今所面对着的是郑和,就心慈手软,不做抗衡。否则的话,一位的忍让抵挡,只会让自己把所有的生机都尽数耗费在此间,而到那时,想要从方丈洲脱身,就更是无稽之谈。

因为在此地,世间就是生命,耽搁的越久,消耗的生机便越多,便越无命理可活!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如今的郑和不管再像六百年前的郑和,但他都已不是郑和,而是一个怪物,一个寄居在郑和躯壳之中的怪物!被这股诡异的力量折磨了六百余年,恐怕即便是如今郑和灵识尚存,也想要给他自己从这诡异力量中求得一个解脱。

“郑和前辈,请恕晚辈无礼了!”长剑在手,向着郑和微微弯腰作了一揖后,林白眼眸中精光骤然迸溅,冷然道:“我先送你一场解脱,再求天心,重归世间,得证你们伟业!”

话音落下,林白手中飞剑陡然抬起,那动作就如此前郑和挥动他手中的绣春刀一般,带着一股子漫不经心,随意而为的态势,但那动作,却正是契合着天地间的剑意大道。

随着他的动作,顺着他掌中的飞剑,陡然有一股悸动生出,就像是飞剑已和林白的身躯融汇成了一个整体,再不分彼此,他就是飞剑,飞剑就是他。

剑锋所指,登时有一道璀璨的剑光出现,恍若一道虬龙升空,就像是那剑光已有了灵性!锋锐的剑芒似可穿透世间的一切阻挡,直指人的本心。

“晚辈林白,为探天心,为求大道,无物可拦,无人可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