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02章 解脱一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剑光如电,伴随着林白的吼声,直接划破天幕,斩落苍穹!

在林白全力鼓荡先天真罡的催动下,那剑光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只是眨眼间,便已经到了郑和的跟前,嗤然一声,便在郑和的肩膀戳出了一道血洞!

但剑光及身,郑和却若未觉,竟然顶着那剑光,身体一个鱼跃向着林白便冲了过来,而后双拳陡然一挥,一记重击便重重的捶在了林白的身上!一击之下,竟然直接把林白击打的朝后倒飞而去,砰的一声,便撞倒在了一株参天古树的树干之上。

“怎么会这样?”而就在身躯重重撞到在树干,只觉得全身骨骼都碎裂开来后,林白怔怔的望着郑和那被剑光洞穿了的身躯,眼眸中满是匪夷所思之色。

只见林白的肩头虽然被剑光冲袭出了一个大洞,但在那大洞之中,却是连分毫的血液都未曾流出,创口的肌肉惨白外翻,就如一片枯朽的木片。

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那被剑光洞穿的伤口,林白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需知道血脉乃是人体之所以有生机蕴藏的根本所在,而血为万气之源,没有血液,人体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气力存在。可如今这郑和的伤口却是没有分毫血液流出,就像是他体内的血脉早已干涸到极致,按照这样的情况,郑和本该是早已枯死才对,怎么会还有如此强大的攻势!

眼前这一幕,可谓是大大颠覆了林白的认知,他实在是想不通,在失去了血脉的滋润后,怎么着还会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他原以为如今的郑和是一个活死人,体内血脉尚存。

但就如今的状况看来,事情恐怕还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如今的郑和并不是活死人,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死人,而且还是一个全身血脉都已干枯的死人!

而这也就是说,如今的郑和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而是一个提线木偶,一个被冥冥之中某种力量所操控着的提线木偶,一个被剥夺了血脉折磨了六百余年的傀儡。

这是一种何其残酷的刑罚,这是一种何其惨烈的折磨!假若郑和九泉之下有灵的话,恐怕日日夜夜都要沉沦在此种折磨之下,永生永世不得瞑目。

而望着那目光森寒,仿若全然没有感受到分毫剑光洞穿身躯疼痛的郑和,林白的眼眸之中已尽数被血色所占据,他的目光更是坚韧如铁!

在这一刻,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给郑和一个解脱!让郑和那已经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六百余年的魂灵,再不用受到这种折磨,给他一个释然的解脱!

倾力一战,不能再有任何怜悯。因为如今自己所面对的,已经不是郑和,而是一个被方丈山中这股冥冥不可言说的力量,折磨了六百余年的怨魂!

“不管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人,还是什么,我林白发誓,只要一息尚存,就一定要将其尽数破去,再不让这力量荼毒此处!”望着郑和那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波动的眼眸,林白缓缓起身,一字一顿道,双眸之中杀机滔天,冷冽如冰!

话音落下,林白的手上突然掐动了一个诡异的印诀,他体内的血气在这一刻尽数沸腾,化作一股股的血气在体表不断的弥漫,整个人的气势更是陡然间达到了一个顶峰。在这一瞬间,直叫人觉得他似乎已经和天地融汇成了一体,正在散发着一股股的恐怖神威。

而与此同时,郑和的身躯也动了,他手中所持的绣春刀不留任何余地的向着林白斩来,那刀光弥漫在天地之间,一道接着一道,恍若无情的牢狱,要将人困守其中。

铿!铿!铿!刀光出,剑光仙,刀剑相触,金铁交鸣之音在天地间轰然长鸣不止。在这两股气息的轰击之下,整个方丈山都在不受控制的不断震荡。

虽然剑气逼迫之下,将刀光的攻势尽数封堵,但那强烈的碰撞却是叫林白握剑的虎口都在不断的颤栗,甚至于都开始有道道的血痕出现。而且随着血气的挥发,在方丈山中这诡异的剥夺生机之力下,他整个人都在不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在承受着岁月的侵袭。

但即便是如此,林白却是没有分毫退让的念头,他的神情依旧平静无波,就像是完全感受不到身体的衰老一样,而他的攻势也是一如既往的凌厉到了极致。

手中长剑在他的挥动之下,不断闪烁着夺目的光华,隐然有阵阵如龙吟般的清越长鸣此起彼伏,那是剑意在沸腾,那是林白心中愤怒意念的呼喊。

而郑和的手段也没有任何的停滞,绣春刀带起的光华已将他的身躯完全覆盖,不留分毫间隙。甚至于在这一刻都叫人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郑和已跟他手中的长刀彻底融汇成了一体,就像是他也掌握了刀的大道,残忍嗜血,无坚不摧!

这已经不是林白与郑和的抗争,也不是林白与方丈山这股剥夺生机之力的抗争,而是一场刀与剑的争锋,一场两者之间,决定谁才是真正的兵器中的王者的抗争。

“杀!”厮杀之声震天动地,两者的身躯已然完全交缠在了一起,均是以命相搏,进行着生与死之间的搏杀!只是短短瞬息间,两人之间的交锋已经超越了千百万次,只剩下呼啸的剑光和刀影,若是此时有人在此,看到这一幕,定然会惊愕的神魂出窍。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白的形势也越来越严峻起来,在方丈山那诡异的剥夺生机之力的摧毁下,林白只觉得自己在不断的衰老,力不从心的感觉越来越重。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否则的话,就再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探究方丈山山巅的存在。

念及此处,林白缓缓闭上了双眼,封闭了五识,除却战斗之外,再不去感受任何其他的情绪,只是不断的狂暴冲击!他每一击的发出,那剑光都分外的凛冽,就像是一道道璀璨的闪电光华,轰击在郑和身上,带起无数的伤口,但却没有任何鲜血溢出,诡异的惊人。

铿!就在这一刻,林白掌中剑光一声呼啸,陡然间有皮肉开裂的声响出现!而随着这声音,只见顺着郑和的右臂,陡然有一道裂痕出现,而后右臂直接坠降在地。

但右臂的脱落,和此前却是如出一辙,顺着那创口中,依旧是没有分毫血液流出,就像是他整个人的血液,都已经被冥冥中的某种力量抽干了一样。

而且就在那右臂从身躯脱离,坠降地面后,更是以肉眼所见的速度迅速干瘪,那些饱满的筋肉,竟然渐渐变得如朽木般腐朽,最后直接化成了一捧粉尘。

看起来郑和也不是完全能够无视方丈山中的这吞噬生机之力,只要将他的身躯分割,就一样要受到方丈山吞噬生机之力的磨灭,让其化作乌有。

在发现这一异状之后,林白眼眸陡然一寒,紧咬着牙关,掌中长剑光华闪耀,向着郑和便轰击而出!剑光接连在一处,如滔滔洪流,此起彼伏,不绝场内!

但在林白这凌厉的攻势下,郑和就像是完全感受不到断臂的痛苦一样,攻势一如既往,虽然长刀坠地,但整个人却是如一把出鞘的利刃,招式大起大合,宛若一道澎湃的流光,裹挟着滔天的刀影,向着林白扑杀不止,仿若是跟林白有着不可解的仇怨。

一击接着一击,即便是有剑气护体,但林白身躯却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身躯上下,满是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汩汩涌出,甚至有的地方都深及骨骼,露出森然白骨。

面对着这些创伤,林白就像是全然没有觉察到一样,手中飞剑舞动的愈发凌厉!剑意已充斥在他的身躯之中,在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如同是一柄出鞘的利剑般,无坚不摧,无物不克!甚至于顺着他脊背处散发出的浩然气息,都将天地间的雾气尽数涤荡成空。

但不得不说,在方丈山中那股诡异的力量辅弼之下,郑和的实力也攀升到了一个无比恐怖的地步!面对着林白这样凌厉的攻势,竟然还能保持不败,换做旁人早已化为飞灰。

但饶是如此,他如今的状况也惨烈到了极致!全身上下的零碎都挂在身上,身躯上更是出现了一道道磅礴的裂痕,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分崩离析。

“杀了我……”而就在身躯已然接近于破开边缘之际,郑和手上的动作却是突然一停,而自他的眼眸中更是有一抹清明的光华流转,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对林白开腔。

那声音渺渺茫茫,犹如幻听,但却给人一种发出这声音之人已经疲惫到了极致,就像是再没有力量去承担某种事情了一样,直叫人闻之便觉得一阵阵的心酸。

“杀!”听到这声音,林白眼睑低垂,陡然扭头背转过身,而手中长剑却是脱手而出,彻底化作一条剑气所汇聚而成的长河,向着郑和的身躯便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