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03章 人世间的仙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是一场谁都无法阻止的杀戮,这是一场早在六百年前就已成为了死者之人,想要再谋求一死,想要为自己解开身上套着的牢笼,解开所受束缚的寻求死亡之路。

噗!虽然头扭转到了身后,没能看到眼前的画面,但林白手中的剑光却是依旧如匹练般,直接穿透了郑和的身躯!璀璨的剑光,直接穿过了他的脖颈,裹挟着他的头颅,高高飞起,直接飞到了半空之中,那双已六百年未曾闭合的双眼,终于闭上了。

而在生命的最后一瞬,在那头颅突然扭转,面朝东方,面上更有解脱的笑容绽放。

六百年前,他为了帮助刘伯温完成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盛举,为了华夏苍生的福祉,毅然而然的乘船出海。即便是到了知天命之年,却依旧是率领着巨大的舰队,劈风斩浪,横渡到了大洋彼岸,穷尽了毕生的心血,完成了那场盛举。

同样的,也是在六百年前,他失去了所有的袍泽兄弟,心灰意冷之下,为了给那些沉沦于海底的手足袍泽们寻找到一条回家的路,他毅然而然的进入了这片被诅咒的大地。

而进入其中后,他被这方丈山中的诡异力量禁锢了六百年。六百年的时光,虽然已叫天地改换了容颜,虽然已叫人世变换了模样,虽然已叫他所在意的那些人都已远离了世间。但他重归故土之心,却是依旧未曾熄灭,即便是生命最后一瞬,都要面向故土!

其心拳拳,天地可表!其意诚诚,日月可鉴!其志决然,炎黄为证!

而就在那头颅高高飞起的一瞬间,顺着方丈山中,陡然有一股诡异的力量,骤然席卷开来,那力量就像是一股天风,直接吹拂到了郑和的头颅和身躯之上。

伴随着那风势的席卷,头颅和身躯缓缓化作了粉尘,但即便是身化为灰,在最后的一瞬,却也是伴随着那场浩然之风,缓缓洒落在了方丈山朝东的山体之上。

这里不是故土,但向东而去,那里却是叶落归根之所,身虽散,魂未变,志未改!

“前辈走好!”天风席卷,林白缓缓转过头来,望着那缓缓散落于东方的一蓬灰尘,眼眸中满是悲怆之色,缓缓屈膝跪倒在地,向着正东方向,重重的磕了四个响头,喃喃道:“天地有灵,日月有明,定能让前辈的神魂回归故土,小子也必让前辈一生重现华夏史书!”

话音落下,那些粉尘似乎终于得到了最后的解脱,终于坠降而下,簌簌的落在了那些参天古树之上。这些粉尘虽然细微无比,但落在那些古树上,却是叫这些亘古不变的树干,簌簌长鸣不止,枝叶摩擦,簌簌有声,似在送这亡魂重归故土。

“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你们这些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种勇气,明知道有些事情做了就会死,但还是奋不顾身的去做,难道在你们的生命里,就完全不知道畏惧二字是怎么写的吗?”而伴随着这粉尘的散落,那仙人的声音缓缓响起,话音中满是疑惑和慨叹。

六百年前发生过的事情,除却他之外,经历过的人都已经尽数烟消云散。作为那些事情的唯一见证者,在面对郑和彻底消亡的这一刻,他如何能不感怀。

“你是不会懂。因为你是仙,是所谓的高高在上的仙,又怎么会知道我们这些人的想法!”听到那仙人的话,林白轻笑出声,淡淡道:“仙无心,但我们这些人却有心!你觉得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足为道,但在我们眼中,你的存在,又何尝不可悲。”

“可悲吗?”听到这话,那仙人也淡淡一笑,然后声音突然变得冷厉起来,淡淡道:“就算是你们有心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消亡在此处。我是可悲,但我却还能在这山中活下去,可你在这山中的吞噬生机之力下,又能坚持多久。”

“至少能够坚持到杀了你!”林白冷然一笑,即便是生机渺茫,即便是危机重重,他却是镇定淡然依旧,口中只是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声调森寒如冰,杀机恍若实质。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劳什子的仙人,六代祖师又怎么会身陨在此处,而郑和和那些远洋航行的先驱们,又怎么会葬身此处,魂灵杳杳,永世不得归还故土!

可以说,这些仙,就是这所有事情的罪魁祸首,对于这些人,林白如何能不想除之而后快,如何能不想用他们那一腔仙血作为贡品,来为折损在此间的人献祭。

“还想杀我……”那仙人闻言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声音忽然飘远,淡淡道:“我在距离山巅只剩下数十米的距离处,只要你能走到这里,尽管来杀我吧!”

话音落下,山林间登时归于静谧一片,只剩下那些缭绕的雾气依旧亘古盘亘于此处。

噗!而就在此时,林白却是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顺着他的喉头,更是有一蓬艳红的鲜血溢出。在刚才的那一战之中,他最后之所以能够取胜,虽然有实力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郑和冥冥之中的那股遗愿突然出现,才算是叫他能够破开刀影,一击得手。

但即便是如此,却还是叫他身体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尤其是脏腑间的创伤更甚。而且在这方占山那诡异的剥夺生机之力下,他整个人的生机更是衰落了许多,整个人此时此刻已是苍老了许多,发丝中如雪染的苍白也越来越多,似乎已步入了中年。

“不管这山中究竟还有什么危机在等着我,也不管那天心究竟是什么,我都一定要找到回家的路,我都一定要完成那些前辈们未竟的心愿!”咳嗽了一阵后,林白抬手抹去了唇间的血痕,眼眸一冷,缓缓望着那被云雾缭绕的山巅,一字一顿道。

话音落下,他手上的印诀陡然掐动。随着印诀的变幻,只见无数符纹骤然自林白身躯之中闪现,一道接着一道,缓缓盘亘开来,而后如烈火烹油般陡然爆散开来。

在这一瞬间,林白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暴涨起来,就如同是正在浴火的凤凰一般。而紧接着,先天真罡也尽数而出,环绕着他的身躯,催动着他的步伐,一步步向着山巅行去!

这是燃烧生命的法门,是林白的尽力一拼!不管前路是何物,都要一脚脚将其踏平!

越是行进,这方丈山之中的灵气便越是深重,但同样的,那股生机剥夺之力也越来越恐怖。只是奔行了一段距离,围绕在林白身周的那些先天真罡就已变得稀薄了许多,甚至于在他的面颊上都开始有斑驳的皱纹出现,整个人开始散发出一种老迈的气息。

此时此刻,任凭是谁,能想象得到,此时此刻这个散发着垂垂暮气,似乎一只脚已经踏入了老年的身影,就是那个此前刚刚进入山中时意气风发的林白。

“林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到底有没有走到山上,是不是已经见到那个郑大人了?”而就在此时,阴精水兽正摇摆着巨大的尾巴,在方丈山下徘徊不止,那如铜铃般大小的眼眸里满是疑惑神情,许久之后,它咂吧咂吧嘴,向着四下望去,喃喃道:“算了,还是先去找些吃的。唉,把那么大一头美味,赶进这里面去送死,真是亏大发了!”

话说完之后,阴精水兽周身鳞甲缓缓摩擦,水雾骤然弥散开来,裹挟着他的身躯,缓缓没入了周遭的山林中。不过在离去之前,它那双巨大的眼眸还是不禁向着山峦间望去,眼眸中满是期冀和盼望的神情,似乎是在盼望着什么奇迹的出现。

一步接着一步,每一步的迈出,都叫林白觉得身体愈发疲惫。如果不是道心坚定,恐怕他早已像古往今来无数攀登方丈山的那些强者一样,倒在了半道之上,化作了一捧腐骨。

“你终于走上来了!”而就在此时,顺着林白身体的正前方,缓缓有一个冷淡的声音缓缓响起,那声音之中,满是促狭和嘲讽之意,淡淡接着道:“就凭你现在的模样,也敢妄想说什么击败我?我看不出百招之后,你就要生机干涸而亡了吧!”

“百招已足够!”林白闻言,缓缓抬头,目光冷然望着身体前方,那通体穿着一袭黑衣,被山峦间浓厚无比的雾气紧紧环绕着的虚影,淡淡道,言语中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波动。

此时此刻的林白,而今从他外貌上已是找不到任何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的影子,他的发丝已经近乎尽数斑白,而且没有分毫光泽,就如寻常的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

但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那双眼眸之中,却是依旧有精光闪烁,虽然经过了激战,经过了跋涉,他的生机已经到了极限,但目光却是依旧分外坚毅,其志从未改变!

“我不得不承认,你比刘伯温要强那么一些,你走的要比他更远。”对于林白那满含着威胁的话语,那仙人没有做任何回应,向着林白扫视了一眼后,轻笑道:“不过就算是强了一些,却还是依旧要跟他一样,要横死在此处,化作一只永世无法解脱的孤魂野鬼。”

话音落下的瞬间,那身影缓缓起身,这红尘中如今唯一存留的仙,终于露出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