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05章 戮仙(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戮仙?”玉真子闻言之后,先是一愣,而后仰头长笑出声,笑声之中满是鄙夷和不屑之意,许久之后,笑声戛然而止,淡淡望向林白,道:“你也配?”

“如果我还不配的话,那这世间就再没有其他人配了!”林白淡淡道,言语冰冷。

“你和刘伯温果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你比他要更倔强,但这股倔强,也更叫我讨厌!”玉真子闻言一愣,学着林白此前的语气,淡淡道:“如果我也不愿呢?”

“你不愿,那我就打的你愿意!”林白冷然一笑,目光陡然抬起,死死的盯着玉真子的双眸,两人眼眸之中的精光相触,几乎都有如同实质般的火花绽放!

不愿意,就揍得你愿意!当着一名仙人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说的如此理所当然,说得如此斩钉截铁,就像是没有半点儿疑问,这是何等的霸气!普天之下,恐怕也就从林白一人的口中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也只有他才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林白这话话糙理不糙,世间的事情不就是这么个理儿。有多少事情,有多少人不服气,但不服气又能怎样,想要让别人服气,就得拿出比别人更强的实力。

话音落下,林白手上的印诀陡然掐动,先天真罡陡然顺着身躯弥散而出!那先天真罡此时已不是无形无质,而是成了纯粹无比的血红之色。而且在先天真罡的催动下,林白身躯间的各个细胞陡然开始颤栗,一股澎湃如汪洋般的活力,骤然逸散而出。

这是唯有在生命机能彻底燃烧之时,才会出现的征兆!林白很清楚,虽然如今自己对上的,乃是一名在六百年前身受重创的仙人,但依旧不能等闲视之,想要将其斩杀,必须要在一开始就极尽升华,让自己所有的实力尽数爆发,只有这样才能有一线希望。

“燃烧生命机能,极尽升华,果然够决绝!”看到林白的动作,玉真子的眼眸骤然变得森寒起来,但他手中所持的那诡异事物的光华缓缓笼罩周身,而后冷笑着望着林白,淡淡道:“你以为你极尽升华,燃烧生命机能,就能与我相抗?”

“能与不能,尽管来试试看!”林白平淡开口,眼眸如冰,飞剑铮然一声长鸣,陡然出鞘,闪烁着不定的寒光,在林白身前盘旋不定,那剑芒吞吐不止,犹如毒蛇一般,牢牢的锁定了玉真子,似在探寻他身躯的薄弱位置,只要一击出,便是致命攻势。

“凭借区区一柄飞剑,就想与仙相抗,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玉真子见状不禁冷笑出声,而后脚步缓缓朝前迈动,随着他的动作,方丈山登时一阵颤栗,一缕无形但却无比恐怖的杀机骤然蔓延开来,向着林白的身躯便冲了过去,似乎是想要将他的神魂尽数抹杀。

“试试再说吧!”林白冷然开腔,话语声中毫无半点儿畏惧之意,身形无惧朝前迈动,超然世间万物,指尖轻摆,飞剑化作一道炽烈的流光,席卷千万里,向着玉真子冲杀而去。

从进入方丈山的那一刻开始,林白便一直在为如今的这一战做准备,而经他的推断,如果自己想要谋得胜利,最好的办法便是无畏施展术法,倾尽全力出手,只攻不守。唯有这样极尽升华的出手,才有可能在方丈山吞噬生机之力的情况下,让自己的赢面变得大些。

是以这乍一出手,登时便是自灵剑山之中领悟到的那剑仙至强一击,一击出手,便是一股浩然无匹的锐气,直叫人觉得剑气之下,世间无物可拦,无法可阻。

“剑仙至强一击,不错,看起来我是小觑你了!不过这只不过是刚刚成为剑仙之人的一击,想以此来对付我,还远远不够!”望着那卓绝的剑光,玉真子眼角微微一跳,冷冽道。

话音落下,只见他指尖陡然轻抬,被他持在掌中的那一团光华,陡然迸溅而出!裹挟这无边的气势,恍如席卷汪洋大海的飓风狂潮般,向着那剑仙至强一击便迎了过去。

轰!说时迟,那时快,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两股气息登时轰击到了一起!轰鸣声中,天地震荡不休,光华弥漫浩瀚如汪洋,地面甚至都开始有无数道裂痕崩陷。

许久之后,光华缓缓敛去,而玉真子的面容却是冷冽到了极致,而且眼眸之中的那种神芒也愈发凌厉,望向林白的目光中,忌惮之色也深重了几分。

虽然刚才林白的那剑仙至强一击,被他抬手便拦阻。但他很清楚,若是再来上这么几次,自己也不见得就有实力能够继续接下来。

说到底,还是六百年前留下的创伤在作怪。这六百年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只能将生机封印到最小的地步,而这样就无法调养伤势。那些被刘伯温留下的伤势,在他的身躯之中盘亘了六百年,早已深入到了骨髓神魂之中,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创伤。

想要恢复六百年前与刘伯温一战之前的手段,除非他也如林白一般极尽升华,燃烧生命,才能够让自己成为完整无缺的仙。但那种惨烈的代价,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如果真的那么做了,毫无疑问会让他的伤势加重的更厉害,即便是真的能取得胜利,恐怕也不见得还能完成他已经期盼了六百年的事情:前往山巅,从这牢笼之中脱身!

但明明是这样的危局,不知为何,玉真子的面上却是突然多了一丝释然的笑意,就像是笃定了心中的某些猜测一样,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期待已久的希望一样。

“小子,我不得不承认,你比你的那位祖师还要更难缠一些!但越是这样,便让我确定你就是那人,便越让我觉得从此间脱身不再是什么妄想!”缓缓朝前迈出一步后,玉真子眼眸中有欣喜光芒露出,望着林白,缓缓道,言语间满是贪婪之意,淡淡接着道:“不过就算是你比你那位祖师稍稍强一些,但你以为就凭你的这些手段就能战胜仙人吗?还差得远!”

话音落下,玉真子掌中的光华陡然滔天而起,就像是一道水纹般,向着林白便冲袭而来。那波纹看起来云淡风轻,就像是其中没有任何力量一样,但冥冥之中,却是给人一种深重到了魂魄之中的诡异压迫,直叫人觉得神魂都要从躯壳之中脱离。

想要以威压来逼迫我的神魂离体,好占据我的身躯吗?!感受到这种叫灵魂都开始悸动的威压,林白登时便明白了玉真子施展此法的用意所在。

不过对于玉真子的话,林白却是沉默不语,没有任何回应。因为玉真子所说的话,乃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仙,终归是仙,终归是要比寻常人强出一线的存在。能够成为仙的人,又有哪个会是凡夫俗子,又有哪个不是踩着旁人的血与骨,一路激战,才能走到那一步。

林白很强,甚至于他曾经斩杀过一名仙人,但他所斩杀的那仙人,和眼前这玉真子相比起来,却是相差的太多太多了。而就此来看,他比玉真子还是存在着一些差距。

玉真子能够成为仙人之中的一员,并且能被仙路彼岸的那些人派到此间,让他来拦阻六代祖师的谋划,就足以说明此人即便是在仙路彼岸,也绝对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而且他能够在刘伯温的手下保住自身的性命,在这方丈山中苟延残喘了六百余年,虽然所施展的手段,并不是那么好看,有失身份,但这却也足以说明他的手段和实力。

但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仙又怎样,神又怎样!只要他们做的是错的,那为何就不能将他们斩杀?最重要的是,玉真子惜命,但他林白不惜命!

“杀!”拳头一震,林白手上印诀迅疾掐动,先天真罡鼓荡的愈发剧烈,生机燃烧的速度也越来越狂暴,他的身躯几乎都已被耀眼夺目的光华所占据,就如同是一道人形闪电!这是生命燃烧到极致,到了极尽升华地步之后,所出现的态势。

而就在这光华燃烧到最为璀璨至极,林白的手陡然持紧了飞剑,飞剑和身躯达成了一种诡异的默契,而后掌中长剑挥舞,裹挟着凌厉的剑气,向着玉真子便冲了过去。

剑光倾泻,恍若是银河倒挂,其势无法可阻,其威睥睨天地,直接向着玉真子的脖颈之间便斩杀而去,只有攻,没有守,不计代价,对他而言,这已是以命换命的一战!

一击之下,两种光华登时便碰撞到了一起。但光华相触,只是眨眼间便又分开,林白的身躯之上,已有无数的血痕斑驳出现,即便是筋骨强劲如他,此时此刻,都有一种粉身碎骨的错觉,鲜血的血肉飞溅,森白的骨骼在创口间若隐若现。

但他这极尽升华的一击,却也是起到了应有的效果。剑光擦身而过之际,直接洞穿了玉真子的右肩,顺着他的肩膀处,鲜血淋漓,痛楚之下,更是叫玉真子的神情狰狞可怖。

“以命换命,你未免也太看得你这条命了!你以为我真的就拿你无可奈何吗?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仙为什么能被称之为仙!”剧痛之下,玉真子眼眸愈发冰寒,冷声缓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