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09章 你终于来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啊!”玉真子惨呼出声,心脏恍若一块透明的琉璃,被林白紧紧的持在手中,只是微微用力一触碰,登时四分五裂,化作碎片,缓缓坠落在地!

一名仙人就这样魂归杳杳,心脏碎裂,神根已断,就算是有大罗金仙下凡,也再无法将其救活。曾经自诩高高在上,视世间万物为蝼蚁的仙人,就这样消散于这方丈山中,成为了此山中那无数孤魂野鬼中的一员,就此化作了乌有。

恐怕就算是他自己,都绝对想不到,他费尽了一切心思,在这诡异的方丈山中苟延残喘了六百余年,最终等到的结局,却还是万古成空。不知道在寂灭之后,他是否会后悔自己当初的打算,会不会后悔与其这样苟延残喘,倒不如尽情一搏,或有生机的可能。

不知道他在最后一瞬,是否会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荒唐的大梦;是否会为自己看错了那些曾经被他视作蝼蚁,觉得一脚就可以踩死的念想而感到愧疚。

但不管他在临死的那一刹那,心中究竟是作何想。但一切都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去逆转的可能,而今等待着他的,就只有与万古的幽冥相随,葬身于滚滚的时间长河之中,这世间所有属于他的轨迹,在他身死的那一刹那,也跟随着他的身躯化作了乌有。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白缓缓跌坐在了地上,不知不觉间,神魂竟然缓缓有一种将要从躯壳之中脱离的诡异感觉出现,而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已是酸涩难忍,就像是所有的气力都已经被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剥夺,生命已走到了终点。

仙死了,林白还活着,但却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已是精疲力倦,全身上下动弹不得,也不想动弹,不仅神魂受创,就连心神都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极尽升华的一战,对于林白而言,实在是太惨烈了!他所做的一切,可谓是以蝼蚁之身,与大象相抗,虽然最终青莲展露出的神异的威能。但青莲之所以发威,也正是因为他倾尽所有的一战,到了竭尽之时,才逼迫的青莲绽放出独有的威能。

这一战虽然胜了,却已是给林白造成了几乎无可挽回的创伤。此前在滔天战意之下,他尚未发觉,但如今战局结束,他却是发现,自己在极尽燃烧之后,生机已到了几近干枯的边缘,虽然活下来了,但却根本无法坚持的太久。

而且在与玉真子进行抗争之时,他更是在无时无刻的承受着方丈山中的那剥夺生机之力的宰割。那宰割之力,就如剔骨的尖刀,在一点一滴的掏空他的根基。

燃烧生机进行战斗,而且还要承受剥夺生机之力的宰割,就算林白服食过不死药的朱果,生机到了澎湃的地步,但始终不是不死之身,生机也远没到无法断绝的地步。在这双重力量的宰割下,就算他的生机广渺如海,如今也只剩下了零星几滴。

在这一刻,他的身躯无一处不是在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神魂就像是在被什么无形无质的刀子在不断的宰割一样,痛楚缠身,无从抵挡。而血肉骨骼,更是如有某种破灭之力逗留其中,在不断的对他进行碾压,想要把他彻底化作齑粉,也归于这尘世间。

一切难道真的就要这样结束了?仰头望着那灰沉沉的天幕,林白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他明白,这是仅剩下的生机在方丈山这剥夺生机之力的抽调下,正在不断的从身躯中流逝的诡异感觉。恐怕只要再有片刻,所有的生机就会尽数脱离。

祖师,恐怕你真的是算错了,林白虽然能够戮仙,但却不是你挑中的那人,这山中的一切,我却是无法再去看个端详,也无法完成你的遗命,把那些曾经挥洒着热血与青春,完成了史无前例的远航的那些英灵们的声名,带回他们的故土了……

“你终于来了……”但就在林白的意识越来越微弱,最后几近于空灵的瞬间,在他的耳畔,突然有一个飘飘渺渺,忽远忽近的声音骤然出现,那声音玄奥不可闻,恍若幻听。

是死神的接引吗?听到这声音,林白嘴唇微微牵动,想要回应,但双眸却是缓缓阖上,自那眼眸之中,再没有半分的神光出现,恍若归于了万古空寂之中。

“唉……”而就在这一刻,那杳杳不可辩闻来处的声音却是突然又响起,那声音中满是叹息之意,似在感慨什么,又似在怜惜什么,声音源头不可闻,如在万里之遥,如在方寸之间,又似在人的心中,乃为心发,许久之后,那声音又缓缓响起:“甘霖降!”

这飘渺不定,恍若灵魂颤音般的声响乍一出现,只见顺着方丈山之中,陡然一阵诡异的悸动,那无数的天地灵气如同一个个漩涡,陡然向着虚空之中冲去,合为一体。

而紧接着,顺着山巅之上,陡然有一股诡异的力量骤然出现,轻轻的触击在了那汇聚成一体的天地灵气之上。只听得嗡然一声,那天地灵气骤然四散,化作了无数雨雾,在山林之间,缓缓播撒开来,那雨雾恍若灵雨,一丝一毫,蕴藏着无限的生机。

只是短短瞬息间,这雨雾便彻底弥散开来,直接将整个方丈洲都尽数笼罩。原本灰蒙蒙的天穹,随着这雨雾的垂降,陡然开始变得清明起来,而灰蒙蒙的天地,经过这雨水的洗涤,也开始变得清新起来,甚至有枯木都开始有逢春之兆出现。

“下雨了,这就是雨吗……”而就在此时,方丈山下的山峦间,那正在聚精会神,寻觅着猎物影踪的阴精水兽突然抬头,张大了嘴,将雨水接入口中,吧咋吧咋雨水的味道后,那如铜铃般的双眼中,突然有璀璨的光华露出,半是惊喜,半是疑惑道:“甘霖降,万物清明,天心现?甘霖播撒,林小子是成功了吗?”

“娘的,还逮什么野物,去山下等林小子去!”惊疑不定的思忖了许久后,阴精水兽摇了摇巨大的脑袋,有些垂涎的向着不远处正在缓步走来的一头野兽望了眼,心中终于做出决断,鳞甲嘎然作响,化出阵阵水雾,包裹身躯,向着方丈山脚下迅疾行去。

而与此同时,神魂杳杳不安,混混沌沌中,林白只觉得冥冥中就像是有无数丝丝缕缕温暖的事物,轻轻的垂落在了自己的身躯之上,那气息无比的甘润,无比的柔和,就如轻抚着婴童的母亲的手一般,温暖而又叫人心安。

冥冥中,他仿若是突然看到了许多画面,看到了远在方丈洲之外的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正望着圆月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面,清泪一滴滴的坠落海面的画面。

望着那一幕,林白只觉得心中无比感伤,就像是有人在那刀子在不断的宰割着自己的心脏一样,一阵阵难以言喻的痛楚不断的向着身躯各处弥散。他想要轻轻抬手,拂去那看似近在咫尺的几女面上的泪水,但那距离却像是穿越了千山万水一般,叫他无法触及分毫。

不要哭,我还活着。他双唇轻轻翕动,想要去安慰几女,但声如蚊蚋,全然不可闻。不知不觉间,顺着他的面颊,缓缓有泪珠坠降。

明明咫尺,却如天涯;明明触手可及,却无力碰触。这是何其悲哀之事。

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这世间还有许多我爱着,以及爱我的人!望着潸然泪下的几女的面庞,以及徒劳挣扎,却根本无法触及她们的感觉,林白的心中突然有阵阵悸动出现,冥冥中,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他的灵魂深处轻轻呼唤不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白那紧闭的眼睑突然开始颤动,而后缓缓睁开,那原本精光毕露的双眸,而且从那双眸中,更是有璀璨的光华乍现。

清醒了吗?!眼眸睁开之后,林白心中突然一阵悸动,而且就在此时,他更是愕然发现,自己身躯之上所受的所有创伤,如今都已尽数恢复。甚至于这一路攀登,被方丈山那诡异的吞噬生机之力宰割的生机,也尽数恢复如初。

法力静静的在他身躯之中流淌不止,血液澎湃如潮,不断向着心房冲刷。甚至于在这一刻,林白还有一种错觉,好像他的生机,要比进入此山之前,还要更旺健几分。

生与死之间的微妙转换,直叫林白觉得冥冥中发生的一切,那些拼尽全力的厮杀,以及那些生与死之间的挣扎和拼搏,都恍若一场诡异的幻梦。

究竟之前是梦,还是现在的一切是一场梦?!沉默了许久,林白缓缓抬起左手,目光渐渐汇聚在了手背之上,那深入肌肤之中,似于身躯融为一体的青莲刺青之上。

你究竟是什么,你寄存于我的身躯之中,究竟是要做什么?

“你醒了?你终于来了……”而就在此时,那飘渺如幻听之音,渐又在林白耳畔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