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0章 问心(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什么人?”听到这声音,林白眼眸之中的精光陡然一凛,警惕无比的向着四下张望而去,眼眸之中满是无法掩饰的警惕和杀机。

但目光所及之处,周遭却是空旷如初,任凭他的法眼如何扫视,却是根本看不到任何事物存在的痕迹,就像那声音只是存在于他耳中的幻听而已。

但他可以肯定,那声音绝对不是幻听,因为那声音虽然渺茫,却是真切无比。那声音虽然飘渺不可闻,虽然无处追寻,却真切无比,恍若是从他心中发出的一般。

“不用找了,你找不到,也看不到。”而就在此时,那声音又缓缓响起,恍若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机械事物般,缓缓道:“方丈洲中方丈山,方丈山上有天心。我是天心,我在你的心中,你所听到的一切,都是你心中最深处的声音。”

天心!听到这话,林白神情登时一凛,而后面上却是有迷惘之色露出。这天心究竟是什么,若是单凭它的言语来看,似乎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如若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自己身受重创的时候,普降甘霖,以生机反哺自己的身躯,让自己恢复到常态。

但如果天心真的是没有任何敌意的话,那为什么又要封闭此间,又为什么要让郑和变成那幅模样,要让他在痛苦之中沉沦六百余年,为何要让方丈山变成这幅模样。

而且最让林白想不通的,还是天心的那句‘你终于来了’。听它话语里的意思,就像是已在此处等待他等了无比漫长的岁月,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他的到来。

“不用想了,你想不通,我也想不通的。我只知道,我在此处已等你了无数载。”而就在林白心中被疑惑完全占据的那一刻,那天心却是又缓缓发声,声音虚无缥缈,却又清晰无比,恍若真是从林白心中传出的一般,接着道:“我问你,心是什么?”

心是什么?听到天心这话,林白登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心是什么,这是一个非常广义的问题,如果单从生理学角度来说的话,按照《古文》的解释:心,人心也,在身之中,象形也;若是按照儒家的说法,心者,思也,心之官则思……

按照《素问·灵兰秘典论》的说法,心者,君主之官也,心藏神,神明出焉;在《灵枢·本神》之中,则是‘所以任物者谓之心’;而按照佛家的说法,心者,受想行识也;而在道家之中,按照道家本源的《道德经》讲述,心既为道,道即为心。

而对于林白而言,他更为赞同的,便是最后一种,也就是‘心既为道,道即为心’这种道家的说法。浑心,无形无相,无数无量,永恒无名。

“你的心又什么?”就在林白思忖的这一刻,那仿佛真的已占据了他的内心的天心,却是突然又缓缓发问,话语中满是迷惘不解,似乎连它也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我的心是什么?!听到这话,林白又是一愣。自己的心是什么,这是林白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如果真的要给出一个答案的话,那自己的心,也许就是对所有在意之人的眷恋;对大道的向往;对实力的追求;对人世间一些不该被舍弃的东西的坚持!

但这些是心,却又不像是心的含义。越是想,林白心中便越是迷惘,越是觉得自己无法把握到自己的本心,好像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想知道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往山上来吧,等你走到山巅的那一刻,一切答案就会出现了。”许久之后,那天心缓缓出声,但声音却是渐渐变得渺茫起来,最终浑然不觉。

话音落下之后,天地间静谧一片,顺着林白身躯所在的位置,渐渐有无数云雾缓缓升起,将周遭的山峦尽数笼罩。雨丝飘过之后,天地间清明一片,如今陡然有这无数云雾升起,看起来倒是颇为雅致,可说是美轮美奂,无一处的景致可与此间比拟。

而那云雾乍一出现,林白登时便觉察到了异常,在云雾之下,他眼前四方尽数是迷蒙一片,身处其中,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感受到这异变,他心中一凛,只以为是有什么异兆,但向着四下逡巡,却是毫无术法气息波动,除却云雾之外,周遭静谧依旧。

沉吟之下,他缓缓放出神念,向着四下不断扫视,但叫他感到惊愕的是,神念投入那雾气之中后,竟然空荡荡无物可查,似乎如今的方丈山,除却雾气外,再无任何一物。

“我的五识,我的灵觉……,为什么这一切都变得迷惘了……”感受到并无外力的胁迫,林白的心缓缓平静了下来,向着四下逡巡了片刻后,思忖片刻后,眼眸中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难道这些云雾是心之迷障,登山之路便是问心之途?”

越是想,林白便越是觉得这种想法的可能性之大。天道玄奥无尽,人生于天地之间,若是想要追寻天道的奥妙,便要强大自身,探索种种秘术。而想要让自己比其他人走得更远,最重要的不是高明的修为,而是强大的内心。

心为一切之根基,没有强大的内心,就算是有再高明的术法,也只能畏首畏尾,龟缩不敢前,就如那玉真子一般,宁肯在方丈山蛰伏六百余年,也不愿倾力一试。

但想要有一个强大的内心,却不是能通过什么后天的努力来获得的,只能看个人的际遇和磨砺。有的人空守金山,内心却是懦弱无比;但有的人家徒四壁,但内心却是强大无比,一箪食一瓢饮,也能安之若素。心,是先天之物,却又是后天磨砺。

对于林白这样的相师,或者是炼气士以及天人这些人而言,他们虽然拥有强大的实力,但却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心念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每一刻心绪的变幻,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幻的过程,也是人力所根本无法控制的。

而在此种情况下,便会有心之迷障的出现,因为人无法去揣度自己的本心,无法去明了自己的内心。古往今来,但凡有大成就之人,无一不是勘破内心,求得真途。当然每个人的际遇不同,处境不同,是以心所作出的抉择也就不同。

而且和寻常人不一样,实力越是强大的人,越是容易遇到心之迷障。有的人,却是能够轻易而举的就从这心之迷障中脱身,穿越迷障,找寻到本心的所在。而有些人就算是穷尽一生,也不见得就能破开心之迷障,无法从其中脱身,勘透本心。

心之迷障,这是一场不见刀兵,不见鲜血的战争,但它却远比那些俗世间的战争和争斗更为凶险。因为在这心之迷障之中,不仅是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这五感要被剥夺,就连灵觉都要缺失。在这里,没有所谓的退路,只有无尽的选择。

若能够走出,那便是坦途大道,若是走不出,那便要迷失其中,浑浑噩噩,无法自拔。

这是一场只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只能够靠自己闯出的一道关卡,必须要自己亲身去经历。这是一个问心的过程,无法依仗任何外力。若是驻足不前,不去正视这心之迷障,便要让自身蒙上阴影。而对于如今的林白而言,若是不去前行,等待他的,就只有永生永世被困在这方丈洲中,犹如刘伯温一样,只能静等寿元耗尽,一切成空。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心之迷障的问心之途,并不能仅仅算作一场磨难,更是对人的一种淬炼和提升。只要能够勘破迷障,勘透本心,将会让人直指本心,让人的心神更为强大,让人变得更为坚韧刚强,无论前路如何,都能不惧前行。

“我经历了那么多,不管是贫穷与富贵,我都经历过;不管是生与死,我都曾抉择过。我不会迷失,我会找到我的本心所在……”迷雾之下,林白双眼紧闭,气息内敛,犹如一块万古不化的岩石般枯寂,直至许久之后,他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唇齿之间喃喃自语道。

而此时此刻,在他的眼眸中,迷雾如牢狱,深锁天地,笼罩内心,天地恍如牢狱,将他仅仅的困在其中,即便是慧眼如炬,也无法勘透分毫,不知自己该去向何方。

这是一场不见烽烟的争斗,这是对内心的拷问,即便是无数上古之时的大德高贤,那些所谓的如天骄般的人物,也有许多被困守于其中,不得前行分毫。

脚步缓缓迈出,那山峦间的云雾,恍如有灵性一般,如跗骨的毒蛇,以一种诡异的姿态,伴随着林白的动作,缓缓的没入了他的身躯之中。

而随着云雾的汇入,林白只觉得自己的五感在不断的脱离,灵觉也在不断的缺失,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无法捉摸,无法把握,整个人犹如是陷入到了某种封闭的空间内一样,无法听闻,无法目睹,如聋子,如盲人,如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