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1章 问心(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自问本心,如僧敲月下门,门扉不开,本心何处可见?!

林白很清楚,从自己的脚步踏进这迷雾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陷入了心之迷障之中。但他没有任何惊慌,没有任何恐惧,只是很平静。

他在不断回忆自己的过往,想要从那些回忆之中,求得自己的本心所在。他在不断的自问自身,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是本心所为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是在磨砺本心吗?

而他更清楚的是,如果不进入这心之迷障之中,自己就永远无法知晓那所谓的天心是什么,也永远不会找出从方丈洲中脱离的方法,永远无法和家人团聚。

心智迷茫,这问心之途,和自己曾经历过的一切何其相象,其路漫长坎坷,既然步伐已经迈出,便无法回头,也没有回头之法,又怎能回头!

问心,那便问吧,却也让我看看,我的本心究竟是什么,是否如我所想的一样,无论面临着怎样的曲折坎坷,都能一如既往,勇往直前!

迷雾越来越浓重,林白的五感越来越微弱,所有的灵识也在不断的脱离。而在云雾达到最深中的一刻之际,他更是觉得如今的自己,已然变得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那种所有的力量从身躯中被剥夺的感觉,对于已经习惯了自己所有实力的林白而言,很难接受,但却又叫他有种莫名的解脱感,就像是身上担负着的无数重担,如今终于卸下。

浓雾之中,没有任何时间和距离的概念。片刻之后,林白只觉得自己已经走出了千余步,却没有分毫走出迷障,从浓雾之中脱身的感觉,就像是前路依旧漫漫,依旧永无绝境。

但就在此时,这浓雾却是突然变了。只见在那云雾碰撞间,陡然有无数晶莹的雪花骤然出现,一股股的寒风骤然自天地间袭出,向着四下翻卷不断。而那浓重的寒气,更是如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般,直接穿透身躯,直入神魂之中,似连神魂都能冻僵。

在这一瞬间,整座方丈山都如化作了一座巨大的矗立于南极之中的冰山一般。无论是天上地下,到处都只是散发着浓烈寒意的晶莹的白。那寒意之深重,直叫人觉得连耳朵都要冻掉,即便是哈出的气息,只要和寒气碰撞到,都要化作最尖锐的坚冰。

在这寒意的变动下,林白脚步的迈动也开始变得艰难起来。因为如今在他的脚下,都已是最为光滑的冰块,只要一脚不慎,便要往后倒退出丈许。

而且越是脚步走得越远,那寒意便越是深重,甚至于连林白从鼻翼间哈出的白气,在从体外溢出后,碰触到那刺骨的寒意,就直接被冻成无数晶莹的冰晶,如雪粒子一般,簌簌的坠降一地,与晶莹的地面相触,发出清脆无比的撞击之声。

“本心所向,即便是怎样的艰难险阻,都无法阻拦。”天地间冰寒一片,但这依旧无法阻拦林白的问心之念,虽然他的步伐渐渐变慢,但依旧稳健,仍旧在不断前行。

咔嚓!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顺着林白的脚下,陡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声响,而后顺着脚尖瞬息间有一股无法着力的感觉传来,他想要拔足而起,但如今的他,却已是没有任何术法手段可以施展,只能不受控制的不断深陷。

只是短短片刻间,他便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无数雪花埋住了一样。而紧接着,顺着他身躯的四下,陡然有无数难以想象的恐怖冷意,骤然从四面八方冲出,向着他身躯冲入。那寒意之浓烈,几乎要比他之前所走过的那些寒冷还要深重百倍,就连鲜血似乎都要冻僵。

寒意如刀,直接汇入经脉之中,尖锐刺骨,在身躯之中冲刷不断,而且在那云雾的作用下,这种冰冷的痛苦,更是被放大了千万倍。那种冰冷的疼痛,直叫林白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已尽数被冻僵,就连最轻微的悸动,都无法动作。

而且在这寒意之下,那些曾经败亡在林白手下的诸多面孔,也是骤然出现。陈北煌、赵静廷,以及赵宋后裔的诸多相师。那些人面容狰狞,宛若自地狱之中逃离的厉鬼,在不断的撕扯着林白的身躯,伴随着那阵阵的寒意,在噬咬着林白的心脏。

“这种冰冷的疼痛,比之死亡,却是差了太多。死亡我尚且无惧,更何况是区区的疼痛!寒意虽深,但也无法冰封我心!而你们这些死人,所做过的一切,本就百死莫能偿还,死不足惜。如果这就是问心,那简直就是个笑话!”

但就在折磨下,林白的神情却是依旧,缓缓抬头后,嘴角有冷冽的笑容露出,而后脚步缓缓抬起,向着身前坚毅无比的迈出一步,那动作虽然缓慢,但却斩钉截铁,无从拦阻。

砰!如重物坠地,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林白那仿若冻僵了的脚步陡然落地。而就在脚步落地的那一刹那,只听得天地间嗡然一声,那无穷无尽的寒意骤然消散,直接化作云雾。

就这样结束了吗?这问心之途,难道就如此轻松?寒意骤散,林白只觉得身体骤然一轻,血液又重归于澎湃,开始在身躯之中冲刷不断,驱走体内仅存的冰寒之意。

但还未等林白的念想落下,周围的云雾却是骤然又变。一朵接着一朵的云雾骤然连接在一处,骤然间便化作了火焰的纹样,那模样可谓是美妙到了极致。

轰!但就在云朵刚一化形,一股滔天的热浪骤然蜂拥而出,向着四面八方弥散开来,而那些原本风轻云淡的雾气,骤然变得喧嚣起来,不断摇摆,而且色泽也在不断的变动,从刚开始的纯白之色,骤然化作了赤红之色,恍若真正的火焰。

热浪一股接着一股,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不断的向着林白的身躯之中冲来。那种恐怖的热能,只是短短一瞬,便叫林白觉得口干舌燥,便叫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水汽,似乎都被烤干了一样,整个人就像是一截枯木,没有任何水意,只有无尽的干枯。

相较于冰寒的刺痛,这种干涸的感觉,要更为痛苦。尤其是在五感被封闭,灵识被驱散的情况下,这种干渴的感觉更是被放大了千万倍。在这一刻,林白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在太阳下不断被暴晒的海绵,只想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喝一个淋漓痛快。

但直至此时,这一切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还未等那种干涸感结束,林白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就像是有一朵火苗骤然爆裂开来,虽然那火苗无比熹微,却是带着燎原之势,尤其是如今的林白已是变得干涸无比,虽然火苗只是星星之火,却瞬间弥散开来。

在这一瞬间,林白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已经尽数被烈火所侵占,甚至他都能够听到那种烈火焚烧油脂之时,发出的滋啦之声,以及那种烤肉独有的油脂香味。

而且伴随着这些感觉出现的,更有着无边的刺痛,以及无穷无尽的烈焰焚烧之苦。在这一刻,林白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都有着蚀骨的痛楚。

随着那火意的升腾,林白心中的负面情绪也开始不断的滋生。他只觉得随着烈火燃烧得越澎湃,他的血液冲刺的也越剧烈,整个人似乎都要被那些负面情绪所吞没,都要炸裂开来,甚至于连他的眼眸,在这一刻都彻底变作了血红之色。

如果此时此刻有人在此间的话,定然会惊愕呼叫出声,因为此时此刻在林白的身上,已经找不出任何人类的痕迹,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如从地狱逃脱的炎魔一般可怖。

“烈火焚身,恶念袭心。若是换做常人,也许就要被这热浪和恶念所吞没,但我行走世间,所作所为,均问心无愧,就算烈火及身又如何,我心不变,一切退散!”但就在这时,林白的嘴角却是突然有笑容出现,紧接着他的手轻轻一摆,口中默念出声。

话音落下,只见天地间那些炽热的火焰,以及那些比火焰还要更狂暴的负面情绪,就如陡然间被清风吹拂走了般,瞬息间便消散于林白的身周,不见痕迹。

而在这一切消散后,林白的身躯也顿时恢复如常,在他的身上,根本找不到一丝半毫被烈火焚烧过的痕迹,就像是刚才出现的那一切,都只是一场幻觉罢了。

“寒意蚀骨,以亡魂为咒,拷问内心;烈火焚身,以恶念为枷锁,侵袭本心!这心之迷障,果然名不虚传!”缓缓活动了一下手脚,林白双眼之中精光熠熠,冷然望着身前那些浓密依旧的云雾,缓缓道:“我倒是要看看,这问心之途,接下来可还有什么!”

话音落下,林白双眸之中的神色变得愈发坚毅,他的双眼没有往脚下看一眼,他的身躯笔挺如利剑,淡然无比的向着前路缓缓踏去。那模样沉稳至极,就如同是哪怕前路是刀山火海,哪怕前路是血狱魔沼,都无法拦阻他自问本心的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