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2章 问心(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心途无岁月,只有简单而又单调的步伐前行。也不知道往前走出了多远,但这云雾却是依旧缭绕无比,依然没有任何要散却的迹象,而且云雾的笼罩也越来越浓厚起来。

“难道这云雾一直就没有尽头吗?”单调的前行了不知道几万步之后,林白却是依旧没有看到半点儿能从云雾中走出的迹象,就像是这云雾已盘亘万古,永世无法脱离。而且从冰火的刺激之后,云雾也再没有任何的异变出现,这让林白不禁越来越疑惑。

要知道在进入云雾之前,林白对自己所在的位置,和山巅已有了一个大致的推算。从他所在的位置到山巅,所剩下的距离最多只有数里之遥。这样的距离,至多不过是几千步就能走完,但如今却是已走了万余步,却是依旧没有登山山巅的迹象,这是何其古怪。

但林白明白,心之迷障非同一般,其中种种玄奥,不是自己所能够揣度的。而且自己如今没有遇到任何波折,那就说明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就是要比之前更严峻的考验。

“这是……”也不知道往前走出了多久,林白面上却是突然有惊愕之色露出,而且他的脚步更是破天荒的突然停下,从进入云雾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驻足不前。

乳白色的云雾飘渺不定,在天地间缓缓缭绕,而在那浓郁无比的云雾中,他却是感觉多了些什么,而且自云雾中,更是有淡淡的光华逸散,有诡异的绿华闪烁。

“那是什么?”望着那在云雾间闪烁着淡淡绿色光华,散发出无尽生机的事物,林白的眼眸中满是疑惑之色,沉吟许久后,他才终于决定继续前行,但脚步迈出,等劈开那一应云雾,将那深陷于云雾中,散发着淡绿色光华的事物看清后,他的面容上却是突然有匪夷所思之色露出,整个人瞠目结舌,身躯更是在不断的颤抖。

只见在那浓郁无比的云雾中,此时此刻正在闪烁着淡绿色光华的,赫然是一株诡异的植物,那植物三叶一花,赫然便是一株被无数混沌气息缭绕着的青莲。而那青莲的模样,赫然和他手上刺青所化的青莲如出一辙,连分毫的差异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样?望着那青莲,林白惊愕万分,完全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茫然无措之下,他缓缓抬起了手,却是发现,在自己的手背上,那青莲刺青依旧静静的深入体表,恍若是在血肉间扎了根一样,没有分毫溢出。

这发现让林白愈发觉得惶恐,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青莲刺青明明还在自己的手背上,但在这云雾中却是突然又出现了一株青莲。而且他更想不通的是,这青莲出现在此处,跟自己的心之迷障,又是有着怎样诡异的关系。

但冥冥之中,他的心中却是有一种极为不妙的预感,只觉得有一种自灵魂深处的畏惧。

云雾之中,青莲静默挺立,生机旺盛无比,枝叶缓缓摇摆,在那些混肚脐西的缭绕之下,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神韵,恍若是潜藏了无数的大道之理。而在那青莲的叶片和花朵之上,更是有无数诡异的符纹闪烁,犹如是在演绎着什么。

“这是什么?”而就在目光碰触到那莲叶和花瓣上的诡异符纹后,林白的全身上下更是一阵不受控制的颤栗,甚至于在这一刻,他的灵魂都有出窍的恐怖感觉。

只见随着那些莲叶和花瓣上符纹的变动,赫然间有无数的画面闪现。那些画面正是林白所经历过的一切。其中有身为他母亲,赐予了他生命的刘蕙芸;其中有身为他师父,为他传道解惑,为他打下了根基的李天元;其中有身为他爱人的贺嘉尔、夏小青;其中有身为他朋友,陪伴在他身边,跟随他披荆斩棘,一路笑傲前行的张三疯、陈白庵……

甚至于其中还有曾经败亡在林白手下的一切对手。而且这一切还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在不断的变化,那过往的一幕幕,随着符纹的变化,正在一点点的上演。

那画面真实无比,就像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真真切切的发生着,甚至于望着那些画面,都叫站立在青莲之前的林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甚至冥冥中,都叫他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就是那青莲,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这青莲中发生的。

这一幕幕,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倒流的时光,就像是一场诡异莫测的轮回。

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那一幕幕,林白只觉得头皮在一阵阵的发麻。

嗡!但就在那画面迅速变幻,渐渐到达了深入方丈山上,林白驻足于青莲之前的画面。就在画面及此时,那所有的符纹缓缓停止了转动,所有的一切尽数结束。

但更为不可思议的一幕,在这一刻,却是骤然发生。只见就在那青莲所组成的画面中,那正在参与着所有事情发展的林白,突然缓缓转过头来,向着林白望去。

虽然那只是冥冥之中的一个画面,却是叫林白觉得,自青莲中那个‘自己’的目光,恍若实质,就像是能够洞穿万古一般,直接和他目光交汇在一处,直指他的内心之中。

甚至在目光相接的这一瞬间,林白只觉得自己所面对着的,实际上不是一株青莲,而是另外的一个‘自己’。自己和自己面对面相立,目光相接,这是一件何其诡异之事!

“不可能……这不可能……”望着青莲闪现的画面中的自己,林白的步子不受控制的开始往后退去,而在他眼眸中的目光里,更是写满了不可思议和恐惧之色。

一切的一切,都是发生在这青莲之中。所有的一切又是那样出乎意料的一致,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青莲里面,都是由这青莲在牵引主导的话,那自己又是什么?!

难道眼前的这青莲,就是自己?自己实际上,就是青莲?实际上自己就是在按照这青莲的控制,在走着一条被青莲规划好的路,自己实际上只是什么事物在人世间的投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又算是什么,只是一个什么事物的影子吗?

而在这一刻,林白突然想起了过去的种种,突然想起了当初在封印仙门时,凌云子所说过的话;以及在进入这方丈洲时,在宝船上,那玉真子所说的话。以及当初贺嘉尔和夏小青他们在寻找自己时,在雪山之中,看到的那幅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画幅卷轴。

他们两人在见到自己的时候,都是无一例外的把自己认为是另外一个人,一个他们连名字都不敢说出的人!自己一直都把青莲简简单单的当做一件拥有着某种秘法的植物,但却从来没有想过,也许这青莲并不是植物,而是一个人,一个曾经真真切切生活过的人!

如果说青莲是真真切切在这世上存在过的人,那和他如出一辙,甚至于都会让那些所谓的仙人认错的自己,又算是什么?是他的轮回转世,还是他在这人世间的一个投影?!

如果自己只是一个转世,只是一个投影的话,那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又算是什么?只是一场命运的重复,只是一场相同的历史换了不同场景上演的过程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是自己,那自己还是林白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些曾发生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让自己深陷其中,却无法明了的惊天骗局吗?!

“不是这样,绝对不是这样!”在这一刻,林白前所未有的觉得无力,甚至于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脚步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却,甚至于在他心中都开始想要让自己从此处逃离。

但无论他如何躲避,青莲之中的那个‘他’就那样平静无比的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淡淡的悲悯和同情之色看着他,就像是一个寂寞的人,在看着自己的影子一样。

那目光如跗骨之蛆,直接深入林白的眼眸之中,和他的目光紧紧的连接在了一起。就像是不同时空,不同空间中的两个自己,在某种独特的际遇中,相互对视,相互质问一般。

如果青莲是我,那我是谁,那我还是我吗?那我的一切,还是我的吗?那我的心又是什么,难道这所经历过的一切,只是一场昏昏沉沉的幻梦?!

“他终于还是知道了!”而就在此时,方丈洲之外的海域上,无支祁心中突然一阵悸动,向着一望无际的海面望了眼,目光中有些激荡,而望向贺嘉尔几女的目光中又有些悲悯,轻轻叹息许久后,向着野人老爷子望去,缓缓道:“他会怎么做?”

“我不是林白,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他的心,只有他自己能够做决定!”野人老爷子淡淡出声,面宇沉寂如水,丝毫不见任何波澜,但唯有他的眼眸,却依旧明亮。

“你的意思是?”听到野人老爷子这话,无支祁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想那多做什么?”而盘踞在野人老爷子肩上的小黑猫闻言嘿然一笑,低头咬了一大口猫爪上握着的丰腴烤鱼,含糊不清道:“他是谁就是谁,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