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3章 我问我心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是谁?我林白究竟是谁?我究竟是真真切切的我,还是这虚无缥缈的所谓青莲的投影?

我的一生究竟是自己一步步真切无比的走出来的,还是在重复着别人走过的道路,重复着一条已经被别人走过,经历着早已被别人经历过的经历?!

抑或是说,所有一切我所在意的人,不过也都是一些虚妄的事物,在这人世间的投影,我所经历的一切,那些所谓的亲情,爱情,友情,实际上不过是一纸空话而已!

林白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会面对这样一个疑惑,竟然连自己究竟是不是自己都无法确认。若是换做旁日,若是有人跟他说这样的话,恐怕他都要笑到喘不过气来,但如今的他,别说是笑,就连哭都哭不出来。因为他不知道,就算是自己留下的眼泪,那眼泪究竟是属于自己,还是那冥冥之中孤立于虚空之中的青莲。

这是一件何其讽刺的事情,如果一个人连自己是否是自己都无法确认,如果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别人的投影,那他存活在这世上又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

而此时此刻,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追问小黑猫和野人老爷子那‘天选之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为什么他们总是会顾左右而言他,随便用些话来搪塞自己。

因为身为天生地养的灵物,拥有着记忆传承的他们,要比自己更清楚这些事情。但虽然明白,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告知于自己,只能将那些话藏于心中,隐忍不发。

青莲如刀,沉默不语,只是静默于虚空之中。但它所散发出的光辉,却如世间最为锋锐的尖刀,在不断的屠戮着林白的心,叫他的心千疮百孔,破损到了极致。甚至于在这一刻,林白都开始怀疑,如果自己不是自己的话,那自己还有心吗?

心是什么,那是神魂的根本,那是思维的汇聚。人之所以能够称之为人,便是因为有心的存在。也正是因为有心的存在,所以人才会有喜怒哀乐,才会有爱憎。但如果一个人所经历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重复别人的路,那他的躯壳岂不只是个空壳。

而在一个空壳之中,又怎么会有心的存在,又怎么会有爱恨情仇……

天地之间静谧一片,只有林白和青莲面面相对,虽然那明明只是一株植物,但莫名却是给人一种仿佛是什么人站立在那里的感觉。而在林白的眼中,站立在他身前的也根本不是青莲,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一个和他如出一辙的人!

但他知道,那个人不是自己,那个人是青莲!可如果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那个人是青莲的话,那自己是什么,只是这青莲的投影,只是重复这青莲经历的一切的躯壳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我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我的存在又有什么必要?!

天心,什么天心,原来只不过是戳心的一把刀罢了!原来这所谓的天心,不过就是让自己看到自己体内的‘另外一个自己’,让自己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虚影而已!

云雾渐渐蒸腾而起,将林白和青莲牢牢的包裹于其中,除却他们两者之外,在这一处空间内,再没有任何事物的踪迹。而时间在这一刻,更是犹如冻结了一般,恍如亘古永恒。

而此时的林白,对于时间也彻底失去了概念,他只是无措的望着身前不远处的青莲,在不断的质问着自己的心,在质问着青莲,在质问着所有的一切。

“怎么还不出来?林小子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时间转瞬而逝,只是短短的光景,便过去了半月之久,而在这半月之内,整座方丈山已经完全被浓雾所包裹,就算是阴精水兽拥有着强大的目力,也全然无法看透其中究竟是在发生着什么。

咕噜噜……,而就在绕着方丈山山脚左右徘徊了一阵后,顺着阴精水兽的肚子里却是突然有一阵阵的咕噜声传来,听到肚腹内传出的声音,它晃了晃巨大的脑袋,喃喃自语道:“算了,不去管他了,我先去填饱肚子去。既然刘爷说林小子是那人,应该不会有错的。”

念及此处,阴精水兽鳞甲嘎吱作响,水雾弥散开来,转身没入山林,开始去寻觅猎物。

但出乎阴精水兽的意料,随着时间的推移,仿佛林白进入方丈山,就像是一粒石子投入到了大海中一样,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溅起了一些水花,到后来海面还是不增不减。虽然时间过去了许久,但方丈山却还是没有半点儿动静,只有无尽的迷雾。

刚开始的时候,阴精水兽还每隔个三五天就要来一次,但到了后来,它只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慢慢变成十来天才来一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来的时间,也在不断的拉长。

“他会成功吗?”而在方丈洲外的海域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支祁也变得越来越烦躁不安起来,不断的向着海面下张望,那目光仿若是要穿透海面,看清下面的事物。

“他在问心。”野人老爷子闻言缓缓出声,目光向着远处正在向着他和无支祁他们不断张望的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望了眼,缓缓道:“如果他不是他,你打算怎么跟她们说?”

“发生了什么,自然就说什么,而且也没改变什么……”无支祁一愣,有些愕然道。

“如此简单吗?”野人老爷子闻言苦笑摇头,向着几女望了眼,缓缓道:“你果然只是一只猴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人,不知道人心中的想法。”

话音落下,野人老爷子缓缓起身,向着一侧走去,而后突然拔地而起,向着海域之中直冲而去!身躯凌空,恍若一枚炮弹,直接重重的砸落进了冰冷的海水之中,仿若是要用那冰冷刺骨的海水,来洗涤自己心中的迷惘和困惑。

“我说错啥了?怎么这么大反应,都要投海了!”看着野人老爷子的模样,无支祁一愣,然后迷惘无比的向一旁正抱着盆海参和鲍鱼,胡吃海塞般往肚子里不停塞着的小黑猫问道。

“你岂止是错了,简直就是谬之万里。”小黑猫一抹嘴角沾染的油污,不屑的向着无支祁看了眼,然后打了个饱嗝,眼眸中满是崇敬的望着野人老爷子在海中的身影,道:“老爷子就是老爷子,他比我们看的都要远,对人的理解,也要比我们都更要深重。”

“靠,合着你们都懂,就我不懂是吧?”无支祁闻言痛苦无比的捂着脑袋,龇了龇牙,喃喃道:“可猴爷我就是个猴子啊,我特么又不是人,我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所以你只能是一只猴子!”小黑猫不屑的撇了撇嘴,抬手扔了条海参入嘴。

无支祁闻言登时瞪大了眼,怒声怒气道:“我不是人,难不成你特么就是人了?”

“猫爷我只是只猫,一只好吃懒做的猫。”小黑猫自嘲一笑,埋头饕餮,再不言语。

整座方丈洲似乎重新回到了林白进入其中之前的状况,除却那方丈山上笼罩着的云雾,要比此前多一些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任何的异常。

时间缓缓流逝,转瞬间便是三个月的时间。而在这三个月之内,林白没有任何变动,他感觉不到饥饿,感觉不到疲倦,也感觉不到任何情愫,只是静静的站立在那青莲之前,在不断的拷问着自己,拷问自己究竟是不是那青莲在人世间的投影。

“我是不是我……”而顺着他的唇齿间,也一直在回荡着这句问话,从早到晚,没有任何间隙,哪怕声音嘶哑,哪怕喉咙出血,都一直在重复,从未断绝。

而那青莲,则是自始至终一直沉默,一直静静的挺立于虚空之中,和林白面对面站立,不增不减,没有任何改变,就如同哪怕是洪荒万古,都要一直这样静默下去。

而青莲的叶片也在不断的颤动,每一次的颤动,那过往的一幕幕都在林白的眼前不断地回放,那些画面真切无比,就如时间在倒流,就如在无穷无尽的重复一般。

“我问我心,我所经历的一切,究竟是真是伪,是梦是幻?”

“我问我心,我存于世间,究竟是真切如我,还是黄粱一梦,只为投影?”

“我问我心,我所眷念的一切,究竟是青莲的眷念,还是我的眷念?我所在意的一切,究竟是由我心而发,还是青莲心中执念未散,投降我身?”

“我问我心,我所做的一切,究竟是我所为,还是青莲所为?”

“我问我心,若我不是我,若我无心,那我是谁,我的心又在何处?”

“我问我心,我是何人,我究竟是否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