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5章 青莲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5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上山?!

听到这话,林白不禁一愣,转头向四下望去,却是愕然发现,自己此前虽然在迷雾中已走出了不知道万千步,但实际上却还是停亘于原处,没有任何改变。

心之迷障,果然非同凡响!望着周遭一如既往的景致,林白不禁轻轻叹息出声。如今照见本心,他已明了了一切。从进入迷障开始,实际上在走动的,不是他的身躯,而是他的心,他所遇到的一切异象,也不是身躯遇到的,而是发生在心中!

沉默片刻后,林白没再多言,缓缓抬头,向着那云层破开之后,已然露出了真正面容的山巅走去。脚步一步接着一步,迅疾而又无比坚定,恍若是踏心而行!正如他照见本心之后得出的答案,心之所向,我之所往!

数里的路程,对于已然尽数恢复的林白而言,只不过是数息的功夫便能赶到。只是一盏茶的功夫,他便已踏临在了山巅之上,这和山体不同,乃是一片净土,无风无云,而在山巅的正中,则是有着一个小小的祭坛,而在那祭坛正中,则是一座水池!

在水池的正中央,则是有着一滩碧波,碧波中则挺立着一株青莲!一株和心之迷障之中出现的一模一样,和林白手背上刺青一模一样的青莲!青莲伫立于水波之中,水波不兴,青莲却轻轻摇曳,顺着枝叶间,有无数云雾缭绕,恍若仙株!

怎么还有青莲?!望着水池中的青莲,林白的眼眸中登时露出了戒备之色。虽然心之迷障已然破开,他已照见本心,但他实在是不想再有更多的枝节生出。

“放心吧,既然你已照见本心,我便不会再多做任何事情!你做出了决定,我不会去改变!”仿若是已经洞悉了林白心中的想法,那水池中的青莲轻轻摇曳,缓缓有道音传出,“问出你想问的问题吧,我会给你我所能给的答案。”

听到青莲的话,林白能够感觉得到,这株青莲对自己的确是没有任何恶意。而且不知为何,他更是觉得这青莲非常值得自己的信任,而且和青莲相对而立的时候,他更是莫名有一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就像是在面对着不同时空里另一个和自己极为相似的人。

不,它不是我!我就是我,我就是林白,我就是任何人所无法取代的,独一无二的我!

随着心念的变化,林白渐渐开始变得平静了下来,开始仔细打量那青莲。只见青莲破水而出,莲分三叶,有一朵白花傲然跃立枝头!虽然它的构造简单无比,却是有着一种质朴大道的特性,仿若是在诠释着什么叫做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的至理!

而且自青莲之上,更是有一种诡异的韵律。那种韵律,带给林白的威压,甚至要比此前林白面对那名身为仙人的玉真子时,还要更深重一些。那气息玄玄冥冥,不可言状,恍若无论经历何种波劫,都能够傲然长立,长存不灭。

“我想知道这方丈洲为什么会是此种模样?那些仙为什么会是那种模样,为什么和记载之中的仙全然不同?”沉默许久之后,林白缓缓开腔,缓缓道。

“方丈洲为什么会是这样,很简单,你的那位祖师没有说错,这方丈山的确是一处牢狱,不过这里不是为了锁仙,而是为了将我封印于此间!”青莲轻轻摇曳,缓缓道:“至于那些东西,他们绝不是仙,也不配称为仙!”

虽然青莲的话语声无比恬淡,但却是带着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气,给人一种毋容置疑的气势,叫人觉得它说出来的话,就是不容反抗的道!睥睨天地,轻描淡写间,称呼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仙人,不配称为仙,这种霸气,可谓唯一!

而这种霸气,也更让林白好奇,这株青莲,究竟是何物!

“既然你在此处,为什么不帮六代祖师,为什么不帮郑和前辈?为什么不杀了玉真子,而是要让他在此处苟延残喘六百余年?”沉默片刻后,林白强按下心中的悸动,缓缓道。

“这个原因更简单,缘法不到,我不能出手。”青莲轻轻摇曳,缓缓道:“而且如果我出手相帮的话,会让形势变得更糟糕,他们只会消亡的更快。至于玉真子和郑和,我让他们那样,也是为了等你的出现!他们实际上也是心之迷障的一部分,只是你未曾察觉罢了。”

话音落下,林白心中登时明悟。诚如青莲所言,这株青莲既然被封印于此间,那它所牵涉的一切,自然无法揣度,而若是他去帮助六代祖师他们的话,恐怕等待着他们那些人的,就只有更多的怒火,恐怕还未等到他出手,六代祖师他们就已烟消云散。

不帮,在某种意义上,实际上就已是最大的帮助。

而正如青莲所说的一样,郑和和玉真子也的确是心之迷障的一部分。郑和为人心之障,他的出现,是为了拷问林白的本心是否坚牢;而玉真子的出现,则是在拷问林白的本心是否能够一如既往,即便是在强大的威压下,也能够保持本意不变。

这两者都是对于心的考验,只不过是林白自己未曾察觉罢了。

“你为什么会被禁锢在此处?”略一沉吟,林白缓缓发问,道:“你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和那些仙又是有着什么关系?”

“这些事情,我不能说。而你,要不了多久,也终归会知晓。因为命运的轮转已经开始转动,从它开始转动的那一刻开始,不到结束,就不会停止。”青莲轻摇,淡淡道。

林白闻言沉默,他很清楚,在这世上,有许多人有着很多的难言之隐。不单单是青莲,即便是他自己,也有许多不能向外人透露的难言之隐。这些难言之隐,有的是迫于某种外力,有的则是因为本心,不愿向外人提及。所以只能深埋心中,无从发掘。

青莲不愿讲,他便无法问,因为就算是追问,也不会得到答案。

“我该如何从此间离去?”不能问,不愿说,那便只能问另外的问题。

“我会告诉你的。”青莲轻摇,缓缓说出一句后,沉默了许久后,道:“等你心中最后一个疑问说出来的时候,我便会把这个答案告诉你。”

话音落下,天地间登时沉寂一片。而在原本平静无比的山巅上,突然有微风骤然吹起,直吹得青莲所在的那一池水陡然漾起无数波澜。

“你是谁?你我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沉默许久之后,林白缓缓抬起头,目光紧紧的盯着青莲,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在他的眼眸中,写满了疑惑。

这是从看到林白的那一刻起,就在林白心中盘亘着的疑惑。从开始交谈的那一刻开始,这个问题,就一直在林白喉间徘徊,但他却一直不愿问出。

因为他怕问出来之后,得到的答案,会让自己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