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6章 青莲(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我是谁?!”

听到林白这话,那山巅之上的天风陡然变得狂暴起来,风刃如刀,席卷天地,触肌生寒,带着一股子难以掩饰的凛冽之意!

而与此同时,那青莲莲叶碰撞,一个反问句骤然生出,而且在那话语声中更是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一株青莲在笑,这是一个何其荒谬的事情,但此时此刻,这一幕却是真切无比的出现在了林白的身前,根本容不得半点儿质疑。

“我是谁,这天底下知道的人无数,敬畏的人无数,但偏偏最像我的人却全然不知。这事儿真他娘的讽刺……”天风吹拂,青莲疯狂摇曳,枝叶颤抖,恍若是一个人在猖狂大笑,许久之后,缓缓道:“我是谁,我自然就是青莲!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青莲!”

话语声虽然简单,但却是带着一股子睥睨之意,就像是普天之下,除却他自己一人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能够入得了他的法眼,也没有任何人能与他相比!

这样的话,谁都能说,但不是谁都有这种气魄。至少对于林白而言,他就无比笃信青莲如今所说出的话,觉得它是独一无二的一个,本就是一件不容置疑的事情。

“但你知道,这不是我要的答案。”沉默了许久之后,等到天地间终于归于静谧一片,林白才又缓缓开腔,但目光却是有些闪躲,似乎不愿触及答案。

“男子汉大丈夫,生于斯长于斯,只要一日脊梁不弯,便一日要坚守本心,这样婆婆妈妈的算什么!”听得林白这话,那青莲又朗笑出声,话语声中多了些促狭的意味,接着道:“你不就是想问我,我和你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我究竟是不是你,你究竟是不是我吗?!”

“前辈明鉴……”林白闻言脸上登时有些挂不住,讪讪道。诚如青莲所说,他兜了这么大一圈子,所要问的,实际上也就是这么句话。只不过他不知道该如何去直接问出这个答案,只不过是他不想听到让自己失望的答案。

虽然刚才在破开心之迷障之后,他已经笃定了心中所想,但在看到山巅之上这株青莲后,他的心却是又出现了动摇,开始怀疑自己在破开迷障后得到的答案是否准确!

但如今他的这点儿小心思,被青莲一语道破,难免叫他觉得有点无地自容。

“这问题却是有些难住我了!”听到林白这话后,青莲沉默了许久后,莲叶轻摆,望着林白道:“你是不是我,我是不是你,这个答案对你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很重要!”林白没有任何隐瞒,直接道明本心,沉声道:“前辈你也说了,你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你!晚辈虽然不才,但也有同样的想法。如果不能确认我不是独一无二的我,而是他人的轮回,他人的倒影,那我在意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难道我只不过是一只井底捞月的猴子,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吗?”

而就在林白这话说出的时候,那正百无聊赖,趴在游轮栏杆上,看着海面上投映的那轮明月,想要找点儿什么东西把月影砸碎的无支祁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心中暗骂道:是哪个不开眼的,没事儿找事儿,在暗地里编排猴爷,若是让我知道,轻饶不了那厮……

“你没说错,这问题确实很重要。”青莲闻言缓缓说出一句,而后沉默。

随着他的沉默,天地间登时静谧一片,只剩下山峦间呼啸的天风在不断回荡。

而与此同时,林白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青莲,双眼之中满是渴望和忐忑,想要从青莲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但他又在犹豫,自己究竟是不是该知晓那个答案。

但他更清楚的是,自己必须要搞清楚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在寻常人看来,也许无关紧要,但对于他而言,却是重要无比。如果不能确认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自己,那他以后该要如何去面对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如何去面对他所在意的一切!

如果自己都已不是自己,那自己所努力博取的一切,又还有什么意义!

在这一刻,甚至于林白自己都没有发现,伴随着他心中对答案的渴望,他的身躯都在不断的颤抖,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精神更是高度集中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你要如何?”沉默许久后,青莲缓缓开腔,向着林白发问,但他没有直接回答林白的问题,而是对林白抛出了一个反问,紧接着又道:“直指本心,说出你心中最深处的答案,不要隐瞒分毫!”

“如果前辈你就是我的话,那我唯有……”听到青莲的话,林白神情一凛,闭目沉思片刻,而后双眸缓缓睁开,眼眸中有精光如剑般吞吐而出,缓缓道:“若是那样,那我将斩灭前辈,若是这世间没了你,那我自然便是独一无二的我,我便就是我了!”

“不出所料,果然是这个答案!”沉默许久后,青莲缓缓开腔,接着道:“如果你的实力胜不过我的话,那又如何?”

“虽然晚辈实力不济,但我也愿一试!”没有任何迟疑,林白直截了当出声,“若是不能成功,那就算是死也无憾!若是连试都不试,晚辈不认命!”

“就算不济,也要一试,此事本当如此!命在我手,就不该认命!”虽然林白话语杀意十足,但它却是分毫不引以为忤,而是颇为欣慰道:“男儿行走世间,做事本该如此决断!但凡是有阻拦的,何须顾虑那么多,杀个痛快便是!三尺青锋所指,何物敢阻!佛挡杀佛,神挡杀神,哪怕是力有不逮,也要尽力一试,方能不给心中留下遗憾!我此前观你之心,见你行事颇不爽利,还有些不喜,但如今看来,却是我看走眼了!”

“前辈所言甚是。”林白微微颔首,只觉得这青莲的脾性倒的确是颇对自己胃口,但如今情势未明,他还是缓缓往后撤出一步,而后道:“前辈你还没有给我答案!”

“错!答案我早就给你了!你已破开了心之迷障,难道还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青莲闻言,枝叶一颤,淡淡道:“你不是任何人,你不是青莲,你就是你,是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