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7章 收获颇丰(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你不是任何人,你不是青莲,你就是你,是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林白!

一言发出,恍若滚雷现世,山峦间尽数皆是轰鸣之音,每一声都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直叫林白觉得自己脑海之中都在不断地嗡鸣作响,几乎都要晕倒在地!

但在这一刻,林白心中却是没有任何震撼,只有无尽的欢喜,甚至激动的连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不断的跃动,不断的欢呼,他想要高喊,想要疾呼,想要用一切的手段,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和喜悦,来表达自己在得知这个答案之后的欢欣鼓舞!

我不是任何人,我就是我!我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冥冥之中的轮回,而是真真切切属于我的,我的命就握在我的手中,心之所向,我之所往!天上地下,唯我睥睨!

对于寻常人而言,也许这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但对于林白而言,这件事情却是重要无比。因为只有确定了这个答案,才能让他放下心中所有的桎梏,才能让他明了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并不是在重复着别人,而是在走着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

才能让他知道,他所珍惜的情,并不是虚幻缥缈,而是真真切切存在,而是深藏于他血肉中的每一处,而是已经深深的扎根在了他的本心之中,不受任何外力干扰侵袭。

“我就是我,我不是任何人,我就是林白!”此时此刻,林白已是情难自制,向着胸口猛烈的捶击了几下后,然后放声狂啸,似要将胸中所有的块垒尽数吐露干净。

声音恍若洪钟,在方丈山中回荡轰鸣不止,掀起一阵阵的滔天巨浪。在这吼声下,就连山下那些参天的巨木,都在不断地摇摆,似乎在为林白的明悟而感到欣喜,在为他庆贺。

看着林白的模样,那深植于水池中的青莲轻轻摇曳不止,虽然它没有言语,但望着它的模样,却是叫人觉得它仿佛也是在肆意的狂笑,是在为林白的表现感到欣慰。

“林小子,我的时间剩下的不多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许久之后,青莲的悸动终于缓缓的停滞了下来,然后莲叶轻轻摇曳,对着林白沉声发问。

“我想问的,都已经问了,前辈能回答的,也都已经回答了。小子再没有任何疑惑了。”此时此刻,从青莲口中得到了确定的答案后,林白只觉得自己的道心前所未有的清明,整个人就像是经过了一番伐骨洗髓一样,透着一股子灵动的通透。

而诚如林白所言,虽然从青莲口中已经得到了确定的答案,但林白心中还是有不少的疑惑。比如这青莲究竟是谁,和自己之间究竟是有什么关系,它又是为何被禁锢在此处之类的种种疑惑。但林白明白,这些问题,即便是问了,青莲也不会为自己做解释。

用青莲的话说,一切都是缘法未到,等到缘法到了,所有的迷惘自然就能一点而通!

而且青莲也说了,疑惑解开的那一天,已经算不上远了。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又何必不停的追问。而且有些答案知道的早了,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快言快语,我喜欢!”对于林白的回答,青莲显然十分满意,微微摇曳着如颔首般赞同了一句后,沉声道:“时不待我,林小子,你去收拾东西,我送你从这鬼地方离开!”

听得青莲的话,林白没再多言,向着青莲弯腰深深的作了一揖后,转身便向着山下走去。他对于青莲,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信任,那种信任就像是深入在灵魂深处一样,叫他对青莲的话,根本生不出任何怀疑。只觉得既然青莲这样说了,那自己就按照他说的话去做便是,直叫他觉得,就算这世上的任何人会坑害自己,这青莲也不会坑害自己。

因为这青莲给他的感觉,甚至要比曾经对他传到授业解惑的李天元还要亲切,甚至要比给予了他生命的刘蕙芸更为可亲。这种感觉,就像是不同时空中的另一个自己,对自己的关怀一般。虽然已知青莲不是自己,但这感觉却还是盘亘于林白的心中,不曾消散。

既然如今青莲说要送自己离去,那自己也不必去想那么多,等他送自己离开便是。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于这方丈山中的一应事物,林白也可说是颇为意动。需知道无论是那些半人高的丹朱草,还是几乎已经完全化为人形的九转灵参,以及其他种种灵药,可都是在外面的世间极为难寻的灵物,其价值更是不知几何。

并且经过了隐世那一行后,林白更是笃定了主意,要跟药王谷的人搞好关系,好好的借助他们炼制丹药的法门一番。对于那些药疯子,仅凭手段是不够的,唯有给他们实实在在的好处,而这些超出凡俗的灵药,便是最好的一块敲门砖。

林白几乎都可以想见,等到药王谷的那些人,看到自己如拎着大白菜一样般,拎着这些灵药赶往他们那里的时候,那些人脸上的表情该是如何精彩,对自己又该何等尊重。

而且入了宝山,却空手而回,那也实在是有违林白这刮地三尺的性格。

林白的性子就是说干就干,当即便没有任何犹豫,犹如刮地皮的地主老财般,以几块的速度对着方丈山开始疯狂的搜刮,不计后果的将那些灵药尽数收入了自己囊中。要知道这方丈洲诡异莫测,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能再进来。

一番搜寻下来,林白赫然发现,单单是自己收集的这些灵药的价值,放到拍卖会上,想拍出来数枚中品上灵石,怕也是绝对不在话下。而且若是能够借助药王谷的手段,把这些灵药炼制成丹药,进行出售的话,那价值恐怕还要再往上翻一番。

在这样巨大的收获面前,他此前损耗的那块中品上灵石,已是能完全忽略不计。

一番搜检,将整座方丈山上的灵药尽数搜刮了干净后,向着那堆积起来的巨大收获看了眼,林白不禁倒抽了口冷气。这样巨大的收获,若是仅凭自己一人,怕是想要从此间运出,绝对是难如登天,而且与此同时他心中更是暗暗有些为自己的贪心而感到脸红。

可如果这些东西不搬出去的话,林白却也实在是不甘心。自己这一走,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方丈洲,到时候茫茫大海,无迹可寻,岂不是等于把这些稀世珍宝给给枉丢进大海了,到那时候肉疼都来不及。可是如果带着的话,自己岂不是要累死。

此时此刻,林白终于破天荒有了一种有钱也蛋疼的感觉。明明是面对着一座宝山,但是却只能把其中的一些宝贝给丢下,这种滋味,简直要比割肉还更要难受一些。

“林小子,你在干什么?”就在林白犯难时,他身前却是突然传来个憨声憨气的声音。

林白闻声抬头望去,只见除却阴精水兽之外,又能是哪个。显然是这憨货见方丈山出现异变,又久久不见自己,这才硬着头皮进了山中。不过即便是如此,这货还是小心翼翼的不停向着四下张望不止,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种紧张的表情,再配上它那庞大的身躯,着实是可笑的紧。但就在哑然失笑之际,林白心中却是突然一动。自己扛不动这些东西,可是不代表阴精水兽就没法子扛这些东西啊。而且这憨货更有着天生当坐骑的资质,不如就把它从此间带走,刚好给自己当个苦力。

而且自己把它从此处带走,也算是把它从牢笼里面解放,也算得上是功德一件。

不错,就这么干,想个法子把这憨货哄骗得跟自己走。念及此处,林白当即轻轻叹息一声,然后眼眸中露出不舍之色,对着阴精水兽道:“我要走了……”

“你要走了!”一听到林白这话,阴精水兽铜铃大的眼眸登时一阵闪烁,其中有狂喜,又有犹豫,身躯更是在剧烈颤抖不止,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激动地都快要尿失禁了。

我靠,这憨货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舍不得小爷走,怕自己一个人在这寂寞,想把我留下不成?看着阴精水兽的模样,林白心中登时一寒,不自禁的朝后退了几步。

但他的脚步刚一迈出,阴精水兽却是突然跃起,恍若小孩子一般,向着林白的脚前就扑了过来,但它的体积实在是太大,凌空扑来,就像是一座小山般,黑影直接吞没了林白。

这憨货果然不怀好意!看到阴精水兽这模样,林白心中一凛,当即猛然抬脚,鼓足先天真罡,朝着它就猛踹而去,只听得砰然一声,阴精水兽登时飞出老远。

“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再过来,小心我不客气了!”一脚将阴精水兽踹飞后,林白急忙朝后退出一步,然后警惕无比的盯着阴精水兽的双眼,戒备无比道。

但对于林白的话,阴精水兽却是如没听到般,身子又是猛然跃起,朝着林白就扑了过来,不过它这次却是小心了许多,只是落在林白脚前,然后抬头可怜巴巴的望着林白,说出了一席叫林白几乎都要为之欣喜若狂,而又目瞪口呆的话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