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8章 收获颇丰(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林小子,不对,林恩公,求求你,带着我一起走吧!”还未等林白反应过来,那阴精水兽的脑袋已是紧紧的贴住了林白的脚面,如小狗般不断用头厮磨着脚面,眼眸中更是有热泪流淌,喃喃道:“我不想在这了啊,我想走,我是天生地养的灵物,不是牲口,我想出去看看花花世界,我想去尝遍我身为灵物身份该吃的东西,不是这些狗艹的腐肉啊……”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儿?!听到阴精水兽这几乎都是在哭诉般的话语,林白已经完全懵了,几乎都有些无法相信眼前的状况。这算是怎么回事儿,这不是自己正想要睡觉,马上就有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给自己送来热被窝和软枕头,还要侍寝吗?

但未曾想,林白这震惊的模样落入阴精水兽眼中,却是被阴精水兽当成了林白对它的要求感到不喜的表现,当即前爪紧紧抱住林白的大腿,可怜巴巴道:“带我走吧,求求你带我走吧,我不想过这暗无天日的生活了,我要吃美食,我要去享受……”

“求求你啊……”仿佛是感觉自己的恳求对林白起不到什么作用,阴精水兽又是猛然一咬牙,眼眸中露出决然而然之色,道:“你不带我走,我就死给你看!”

方丈洲是什么地方,阴精水兽可谓是再清楚不过。它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天天以腐肉为食,这种生活可谓是暗无天日到了极致,更是对它身为天地灵物这身份的一种莫大侮辱。如今机会摆在了面前,如果再不抓住,等着它溜走,那岂不是追悔莫及。

这种几乎跟天上掉馅饼一般没有任何区别的好事儿,林白如何会错过,而且他也想明白了阴精水兽的心思,虽然心中狂喜,但眉头却是皱起,做出一幅思忖模样,缓缓道:“带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的饭量这么大,而且带你出去,也不见得对我有什么好处吧……”

这便是林白的聪慧之处,若是直截了当的应承下来,阴精水兽肯定是会帮自己把这些灵药带出此间。但若是想从这憨货身上掏出更多的好处,怕就是难了。

不过虽然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但林白却是觉得老脸一阵赧红。什么饭量大,什么好处,这种话若是放到外面,被人听了去,怕是连三岁的小娃娃都要嗤笑自己吧。

“我要求不高,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就行!实在不行,再差点儿也不是不可以。”阴精水兽闻言可怜巴巴的开腔,见林白神情依旧有些犹豫,当即一咬牙,又沉声道:“这样好了,你带我出去,我特么放下自己兽爷的身份,给你当坐骑还不成?”

“你可是天生灵物,给我做坐骑,不怕跌份儿吗?”终于到正题了,听到这话,林白心中登时一喜,但神情还是装得有些犹豫,做出一幅为阴精水兽考虑的模样,为难道。

“不跌份,不跌份儿,能给你当坐骑,是我的荣幸。”阴精水兽一听事情有转圜的机会,当即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直截了当的开口吹捧了林白几句,然后可怜巴巴道:“如果你要是再不同意的话,那我就只好自刎在这里了。林恩人,你想想我和老刘的交情,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帮我这一把吧,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好好的报答你。”

“唉,你看这事儿闹得……”林白闻言,虽然心脏已是快兴奋的炸裂,但还是轻轻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拒绝。就当是给六代祖师他老人家一个面子好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带你出去,让你给我当坐骑好了。”

“多谢林恩人了,多谢林恩人了……”听到林白这话,阴精水兽神情可谓是亢奋到了极致,那硕大的脑袋贴着林白的脚面厮磨不止,看上去简直要比小狗还要更乖顺,厮磨半晌后,阴精水兽更是热络无比道:“这些东西太重了,想来你不好拿,还是我帮你带吧。”

说着话,阴精水兽已是冲到了林白拾掇的那一大堆灵药跟前,脑袋摆了摆,动用水元气息,将那些灵药尽数放归到了背上,然后冲着林白摇首摆尾,讨好不止。

“兽爷,你真是太热情了。”林白见状感动无比,伸手朝着阴精水兽的脑袋抓了抓,老脸更是忍不住有些发红,甚至都开始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开出的条件之苛刻。

“不累的,不累的,九牛一毛罢了。”阴精水兽闻言连连摇头,哈着舌头,瓮声瓮气道:“只要你能把我从这里带出去,这点儿牺牲算什么。”

什么是天生灵物,这特么才是天生灵物好不好!看着阴精水兽那乖顺的模样,再想到小黑猫和药娃娃那幅高高在上的大爷架势,林白已是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他很清楚,若是换做小黑猫和药娃娃的话,恐怕是绝对不会被自己如此轻易的就忽悠住。而且就他们那俩憨货的性格,就算是勉为其难的应承下来,以后自己想使唤他们,自己少不得还得拿一大堆好处出来,而且就这样还得看它们的心情。

可看人家阴精水兽,自己不过是帮了它一个小忙而已,它就委身给自己当坐骑不说,还这么有眼力劲儿的,不用自己多说一言,就把这些灵药都背在了身上。

再一想到,自己以后能有这么拉风的一只天生灵兽当坐骑,林白心里更是振奋莫名。

只不过心情激荡之下的林白,却是没发现顺着阴精水兽眼里边流露出的那股子狡黠光芒,更是完全不知道阴精水兽如今已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冤大头。

刘爷早就有过交代,只要这小子出现,自己就得老老实实的给他当坐骑。可如今在自己的聪明才智下,不但没有违背曾经对刘爷立下的承诺,更是在辈分上凌驾了这小子一头,听听那一声声‘兽爷’喊得是多热络,听到心里是叫人觉得多敞亮。

越是想,这一人一兽心中便越是觉得通透,然后恍如两只老狐狸一般,相视而笑,眼眸里面满是互相欣赏,互相赞美的熠熠光辉。

“兽爷,帮我个忙,带我去六代祖师的坟茔前一趟,我去跟他老人家交代一声,咱们就走。”好容易将内心的激荡平息后,林白的目光不禁向山下望去,神情变得有些沉重道。

阴精水兽闻言大头一摆,当即在林白跟前俯下身子,等到林白的脚步迈到身上后,身上的鳞甲缓缓一摆,当即无数水雾骤然生出,如腾云驾雾般,带着林白便向山下疾冲而去。

阴精水兽的脚程何其之快,只是短短片刻后,一人一兽便到了刘伯温的坟茔之前。

望着那山水间的小小坟丘,林白沉默不语,但眼眸间却是恍然有热泪翻涌。六代祖师是怎样的一代人杰,可就是这样的一代人杰,却是要这样籍籍无名的埋骨在这荒僻之所,没有香火供奉,而他老人家所做的一切丰功伟绩,除却寥寥数人外,这世上也再无人知晓。

对于一个做出了如此之多丰功伟绩的英雄人杰而言,这样的身后事是何其的不公平,又叫人何其的叹息。而壮志未酬身先死,更是叫人为之而慨然长叹。

国亡勿谓无人在,长令伤心吊鬼雄!六代祖师您放心,只要林白还有一息尚存,就一定会把您老人家未竟的路继续走下去,一定会守护好这世间!

而您对我的交待,我也会牢记于心,那些曾为了这番伟业牺牲掉的英魂的姓名,我一定会把他们带回华夏,让他们的魂灵能够被这世间所铭记,让他们的功绩让世人知晓!

您老人家和他们的魂灵,已经在此处沉眠了六百年,我会带你们重归华夏的!让你们看看如今华夏的模样,山河虽改,但其民之志从未改变,依旧一往而无前!

此时此刻,林白已是笃定了决心,只要等到自己从此间脱身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为这些六百年前,为这些劈风斩浪冲向汪洋的英灵们,修建一所博物馆,将这些人的性命,以及他们的丰功伟绩铭刻于书,篆刻于石,让他们的一切都被世人知晓。

“魂兮归来!”向着浩荡长空扫视了一眼后,林白轻轻叹息出声,而后脸上露出坚毅之色,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了刘伯温的坟茔前,喃喃道:“祖师,后生小子这就要走了,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带师兄和咱们天相派的徒子徒孙们,再来祭奠您老人家!”

话音落下,林白重重叩首,响头砰然作响,仿若是完全觉察不到痛楚。

刘爷果真是没有看错人,这小子的确是当得起他的期待!看到林白这模样,饶是没心没肺的阴精水兽,此时那如铜铃般大的眼眸里面,也是开始有泪水在闪烁。

刘爷,您放心,只要还有机会,小水也一定会再回来看您的。望着那孤立于萧瑟风中的小小坟茔,阴精水兽低沉的嘶吼了一声,在心中默默发下了誓愿。

而就在此时,林白已是长身而起,向着坟茔望了眼后,慨然转身,伸手拍了拍阴精水兽的脑袋,沉声道:“出发,向着方丈山山巅进发,让青莲前辈送我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