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34章 族群惊变(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前面有动静,我去看看!”而就在话语声出现的同一瞬间,白云子的眼眸却是骤然一寒,身躯陡然如箭般激射而出,向着正前方便疾奔而去!

那速度可谓是迅疾到了极致,而且更为诡异的是,他的脚步就像是鸿雁飞爪般,踩踏在柔软的雪面上,却如踩踏在坚实的地面,只是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印痕。

“踏雪无痕……”望着那只有浅浅一层的脚印,柳栖霞面上陡然有惊愕之色出现,惊惧莫名的转头向着悟云老人望去,然后不可置信道:“师兄他……”

“没错,白云的修为已经到了地花境界,距离大成只剩下一步之遥!”虽然没有转头,但悟云老人仿佛已是洞悉了柳栖霞心中的想法,淡淡道:“即便是为师,如今也只是强过他一线而已!我云霄宗一门双地花,大兴之日已相距不远!”

话虽然说的是如此,但在悟云老人的眼眸之中,却是有淡淡的戾色闪过。不过那神情的变动极为细微,却是根本未被一旁的柳栖霞发觉。

“霞儿,你如今已是阳神大成,距离人花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平日可要再多加努力一些,尽快将那一步踏出。”见柳栖霞沉默不言,悟云老人轻笑出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而后缓声道:“走吧,我们过去看看你师兄到底是发现了些什么。”

——————————————————————————————————

纷飞的大雪对于寻常人而言,那种苦寒乃是无比的折磨。但对于长久居于昆仑山中的雪怪族群来说,可说是一年之中最为快活的日子。

大雪封山,雪层深积,在这种天气中,雪山中的那些猛兽们都会因畏惧积雪而不敢进行捕猎。而这对于生性胆小的雪怪来说,可说是一年之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能够叫它们无需担惊受怕,恣意作为,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的快活日子。

至于那些深厚的积雪,以及如霜刀般的寒风,对于身上披着一层厚厚毛发,并且天生有着一双如帆板般大脚掌的它们而言,更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可以说昆仑山这漫山遍野的积雪,就是为他们天设地造的一处游乐场。

虽说雪帘洞天内气候怡人,宛如暖春,但对于这些长着厚厚长毛的雪怪而言,那温暖的气候,却是根本无法跟外面那醉人的冬雪相提并论。

大雪终止,天地放晴,积雪深重,正是放风的好时节。逡巡到四下没有猛兽存在后,这群雪怪全族出动,在雪地上肆无忌惮的撒着野。一个个大呼小叫,或是拿着雪球互相轰击,或是一脚将相好的同伴踹进雪窝子里,玩的是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一群蠢货!”但此时此刻,玩意已经彻底占据了心神的他们,却是全然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的一处崖头上,已然多了一个清瘦的身影,正目光凛然的望着他们,淡淡道。

“大千世界,果然是无奇不有,世上竟然真有这雪怪的存在!而且这些天真烂漫的雪怪也真是会挑选地方,选的这地方居然如此雄奇,倒也着实叫人耳目一新。”与此同时,悟云老人和柳栖霞也赶到了白云子的身前,目光向着崖下的那群雪怪扫视了一眼后,轻笑道:“不过若是杀戮一起,血雨腥风之下,却是难免要污了此处的风景!”

话语声云淡风轻,但言语间的那股冷冽杀机却是恍若实质。尤其是配上悟云老人那漫不经心的表情,就仿佛他要杀戮的不是一群天生地养的雪域精灵,而是微不足道的蝼蚁。

而且在杀戮将起之时,他心中所想的不是造成了杀孽,而是想的若是血污升起,会污了此处风景。此种心态,更是足见这悟云老人虽然面相如万家生佛,但内心却是污垢如魔。

“此种杀戮之事,如何能污了师尊您的法眼。还是由徒儿来代劳,您专心欣赏这雪域美景便是!”听得这话,白云子淡淡一笑,而后手上印诀陡然掐动。

只见随着他的动作,天地间陡然多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诡异悸动!顺着他的身躯,更是有一团团浓郁的戾气骤然生出,骤然自天灵盖涌出,化作一朵通体乌黑,但却时不时闪烁出淡淡璀璨如银锭般的耀眼银色光辉组成的花朵!

这花便是无数炼气士梦寐以求的地花,而且是趋于大成的地花!人之生存赖以气,心必空於下焦,无惊无恐,无忿无怨,则气平顺,道畅通,中气足而不思食,银花生矣!

此花一出,柳栖霞脸上的神情登时变得暗淡下来,望向白云子的目光中,更是多了许多敬畏之色,人也是忍不住朝后退出一步。不过惊惧下的柳栖霞却是没发现,就在她做出这表情的时候,站在她身畔的悟云老人眉头却是微微皱起,面上似有不悦之色。

但那不悦之色只不过是出现一瞬,便转眼即逝,那面容依旧是云淡风轻!

“杀!”而就在此时,白云子的面庞却是陡然变得扭曲起来,而且自他口中更是陡然有惊天一声发出,那声音凄厉如魔音,叫人闻之便觉得周身颤栗难安。

话音乍一落下,只见他头顶的那地花骤然收缩,猛然间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开始不断的勾动天地间的天地元气!只是短短瞬息间,周遭的天地元气,便如受到了冥冥中的某种牵引力般,尽数都聚集在了那地花之周,化作一柄柄的森然元气利剑!

紧接着,白云子陡然一跃,仿若是没有发觉悬崖的高度般,猛然从崖头之上越足而下,而就在他的身躯堪堪碰触到悬崖底部的积雪后,就像是从他的脚下突然升起了一股诡异之力,竟然托着他的身躯直接腾起,犹如一只雪域之中的金雕般,向着雪怪族群便冲了过去!

那是什么?!元气乍一变动之际,雪怪族群便已感受到了不对劲,慌乱无比的向着四下张望不止,而等到看清从悬崖上跃下的白云子后,神情更是惊惧到了极致。

但还未等那些处于外围的雪怪族群弄清楚那个自崖顶扑下来的身影究竟意欲何为,只见由地花引动而起的那一柄柄元气利剑,在地花的牵引下,已是向着它们疾冲而来!

那元气所汇之剑,虽然无形无质,却是有着一种全然不亚于利剑的锋锐气息!而且这元气之剑,更是如沾染过无数人的鲜血般,冥冥中有一股难以名状的凶戾气息。

“走!”感受到那诡异的气息,雪怪首领眼眸骤然一凛,猛然挥手,向着族群疾吼道。

但还未等到他的话音落下,那元气所汇的利剑,已然冲袭到了雪怪族群的外围族人身上。气息锋锐,恍若冰刀,还未等那些雪怪们反应过来,只觉得冥冥中如一股寒风吹拂入体内,陡然间身躯之中一痛,而后一蓬鲜血顺着那气息相接之处,便迸溅而出。

只是短短数息内,外围的雪怪族群便已死伤殆尽!而且那些死去的雪怪,更无一例外都是身首异处,巨大的头颅跌落雪地,无神的眼眸盯着上天,仿若是在质问上苍,究竟是他们雪怪族群做错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他们遇到这种浩劫。

浓烈的血腥味,混杂着山风,转瞬间便在天地间彻底弥散开来,到处都是叫人闻之欲呕的剧烈腥味。而此种剧变下,那些雪怪都如脚在地上生了根一般,愣怔怔的望着身前那些前一刻还好端端的,但转瞬间就丢掉了性命的族人们,全然不明白一切究竟是缘何而起。

“快走!”望着眼前这一幕,那雪怪首领的双眼已然化作赤红之色,瞳孔炸裂,向着族人猛烈的挥手不止,想要借助地势,率领着族人尽快从此间逃离。

但此时的情况之下,却哪里还是他们所能够逃离的。若是有人借助地势,进行抵抗,拖延时间,说不好还能争取到一线生机。但如今这般四散溃逃,却是只能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让这屠杀变得更加向着一边倒的态势发展。

只是短短数息之内,那些雪怪们竟然如列队在田地中等待被收割的玉米杆子般,一排排的接着不断倒下!那炽热而浓烈的鲜血,几乎已将积雪尽数染成鲜红!

“你就是被这样一群畜牲拦阻了下来,没能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吗?”望着四下溃散的雪怪族群,悟云老人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神情,向着柳栖霞望了眼,淡淡道:“大敌当前,竟然全然不知道借助熟悉的地形和环境进行抵抗,而是一味逃命,这族群能存活这么久,当真是可笑到了极致!也不知道这么些年,他们究竟是怎么在这昆仑山中活下来的!”

听着悟云老人的话,柳栖霞脸上已是胀红一片,全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即便是她,也全然没有想到,当初从自己手下抢走了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的这些雪怪,竟然会是这样的软弱可欺,在大敌当前的局势下,竟然全然不知抵抗,而是只会一味的溃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