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36章 剐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5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我要做什么?”听到雪怪首领这话,白云子脸上突然有璀璨笑容露出,但和他这笑容完全不相配的,是他眼眸中那如毒蛇一般的戾芒,淡淡道:“你们既然不愿说,那我自然要想办法把你们嘴撬开,不然的话,岂不是辜负了你们身上这为数不多的几根硬骨头!”

话音落下,白云子的手突然一伸,直接提住了那幼年雪怪的后脖颈,将它从地上拎了起来,然后冷然笑着,用那宛如冰刀般的眼神,向着那幼年雪怪扫了一眼。

这小雪怪从出生之始,便跟族群生活在一处,更是受到所有雪怪的照顾,哪里见识过这种态势。如今被白云子提在手中,惊慌失措下,不断的扭动着身躯,眼眸中满是惊惧神情,哇呀哇呀的大叫不止,那声音恍若婴儿的哭泣,尖锐不忍耳闻。

但望着这小雪怪那惊慌失措的模样,白云子恍若是没听到那哭声里面的哀求一般,狞笑一声,手中提着的那冰锥,朝着小雪怪肚腹间的柔弱处便划了下去。

昆仑山中的大雪已是下了半月有余,这半月的严酷寒意,早已是把山崖间悬着的这些冰锥冻得坚硬如铁,即便是俗世间的一些利刃,怕都是不见得能与之相比。

更不用说,这小雪怪打娘胎里面出来,如今只不过是四五个月而已,身躯更是柔弱无比。那锋锐的冰锥只是那么一划,只听得刺啦一声破布撕裂的声音,那小雪怪的柔软的肚腹间,登时便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一股鲜血顺着毛发潸然滴落在地。

不仅如此,在冰锥入肉之后,白云子更是无比恶毒的将冰锥朝着小雪怪的身体里面猛然一戳,又是陡然一转!那出生只有四五个月的小雪怪,原本在开膛破肚的痛楚下已经昏倒了过去,此时被这么一转,竟是陡然疼醒了过来。

不仅如此,在苏醒过来后,感受着那刺骨的疼痛,它更是疯狂的剧烈嘶吼起来,那一声声恍然不似人声,声音之凄厉,直叫世间心肠最硬的人听了,都要忍不住浑身打哆嗦。

听到这惨叫,看到小雪怪鲜血直流的画面,看到小雪怪那因疼痛而不断扭动的身躯。那些被禁锢在一块的雪怪,均是浑身战栗不止,一个个均是被吓得面色惨白,不自禁的开始尖叫起来!甚至那小雪怪的父母,更是直接被吓得嚎啕大哭起来。

望着此情此景,白云子眼眸中满是快意神情,忍不住仰头一阵狂笑,而后手上的冰锥又是猛然挥动,锋锐的冰锥尖头,恍若利刃般,向着小雪怪身躯的其他柔弱处划去。

冰锥何其锋锐,一锥下去,登时便是一道长长的血痕出现!鲜血顺着它那柔顺的皮毛,不断向着地面滴落,浓烈的血腥味,伴随着凄厉的尖叫,在山峦间起伏不定。

而在此情此景下,那一众雪怪虽是一个个周身颤栗不断,呼喊连连,但叫人哭笑不得的是,在这惨厉景象下,它们竟然一个个开始拿手去捂眼睛,去堵耳朵。仿佛是只要捂住了眼睛,堵住了耳朵,看不到这画面,听不到这声音,就能叫他们从危险中脱身一样。

望着这景象,悟云老人虽然面上笑意依旧,但却是忍不住微微摇头。而柳栖霞的面容也是铁青一片,若是当日她知道这些雪怪如此软弱可欺,她是断然不会惊惧下奔逃,而是要对它们悍然出手,用雷霆手段收拾了这群雪怪,将贺嘉尔几女掳走。

吼!就在那小雪怪凄厉的尖叫声不绝于耳之际,雪怪族群中,却是突然有两声撕心裂肺的吼声生出,而后两只面上的毛发已然尽数被眼泪湿濡了的雪怪,陡然从雪怪族群中挤了出来,然后扑通两声跪倒在了白云子面前,连连叩头不止。

看他们那模样,显然是在哀求白云子手下留情,饶了他们孩子的性命。

望着眼前这一幕,白云子眼眸之中的戾色愈发深重,甚至于在他的身周都开始有一层淡淡的血红色气息笼罩。对于这雪怪父母的哀求,他恍若未闻般,手中冰锥猛然挥动,向着小雪怪的脑门便划了下去,嗤然一声,头皮陡然裂开,森然白骨乍现!

在这刺痛下,那小雪怪登时惨叫出声,一双溜圆的大眼睛中,满是惊惧难忍之色。

而随着这一冰锥的划落,喷涌的鲜血更是直接溅了白云子一手一脸,但在那温热的鲜血浸润下,他的神情非但没有半分怜悯,反倒是愈发癫狂起来,而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愈发迅疾起来,一锥接着一锥,向着小雪怪的身躯划落不断!

每一锥的落下,登时都带起一阵痛呼声,刚开始的时候,那声音还尖锐刺耳,但到了最后,却是已变得宛如蚊蚋,一声声几不可闻。但声音虽然消减,但那股子悲怆之意,却是更胜之前,直叫人觉得每一声的发出,都如有刀子在屠戮心脏一般。

“吼!”听着小雪怪的吼声,那跪倒在地,连连叩头不断的雪怪父母,陡然仰天一阵嘶吼,已然血红的眼眸中突然有凶戾之色露出,猛然起身,向着白云子便扑了过去,爪子更是猛烈的挥动不止,那巨大的身影,几乎都要把白云子给吞没。

“杀!”这雪怪的攻势虽然凛冽,但白云子如何会畏惧,头顶地花滴溜溜一转,元气所化的利剑陡然分作两股,直接便穿进了那两名雪怪的心脏间!一声沉闷的声响后,鲜血恍若喷泉般,直接浇了白云子一头一脸,叫他恍若是浴血而生的恶魔般凄厉。

而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冰锥陡然灌入法力,猛然一催,直接狠狠的扎入了那小雪怪的脑瓜门之中,锋锐的冰锥刺入,直接带起一坨红白之物,显然那是小雪怪的脑浆!

此景此景之下,即便是心肠冷如寒铁的柳栖霞,也是忍不住眉头皱起,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这哪里是什么刑罚,哪里是什么逼供,分明就是活生生的让人后悔为何要生活在这个世上!

“看到没有,他们就是被你们害死的!”如丢弃一块垃圾般,随手将小雪怪的尸骸丢入雪堆中之后,白云子那恍若恶魔般的面颊缓缓抬起,直视雪怪首领的眼睛,冷然道:“说还是不说?!”

————————————————————————————————————

“小子,你感觉到没有……”而与此同时,正托着林白,在巍峨的昆仑雪峰间不断迈进的阴精水兽,脚步却是突然一停,鼻子在空中猛嗅了几口后,沉声道。

“有血腥味!不对……”林白闻言一愣,鼻翼微微抽动,而后手上印诀陡然掐动,眉心猛然皱起,沉声道:“兽爷,加快速度,怕是情势有变,那些雪怪们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