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41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你有今日,尽数是我所为!

寥寥九字,却是道尽了这世间的所有酸楚。而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白云子更是忍不住仰头长笑出声,笑声之中充满了无法言说的凄凉和愤慨。

未生丧父,出生丧母!好容易爷爷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到六七岁,却是在一场街头的火拼中被无端端的夺去了性命。而对于一个年级尚在六七岁的小孩子,在所有的亲人尽数死亡,被送进福利院后,根本没想到,那里实际才是噩梦的源头。

福利院之中,根本就不像外界所宣传的那样风朗光霁,恰恰与之相反,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火坑。他白云子,以及那些其他生活在其中的孩童,在那些福利院的人眼中,不过是一头头能够让他们尽可能的从身上压榨最后一分利益的工具而已。

在福利院之中,每日他都早上四五点钟,天还没亮就起床,开始进行一行手工任务,而这一过程,要持续到晚上过了十点才能结束。

而且每人每天的任务量如果没有完成的话,那就意味着,就连一天里面仅有的那一块粗粝的面包和土豆泥,都无法吃到嘴里,只能饿着肚子强撑到第二天。

而且最为残酷的是,那些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似乎根本就没把他们当人,甚至连条狗都不如,只是一群猪狗不如的畜牲。在某个工作人员丧心病狂的提议下,竟然对福利院的那些孩童们,下达了一条只有在那些豢养的猪群中才有的规定,那便是抢食!

而这便意味着,你想要每天获得那些粗粝的食物,不但要付出一整天的辛勤劳作,而且还要与那些比你更为人高马大之人的抢夺。如果你抢不过,那挨饿便是天命。

这种规定,对于当时年纪尚幼的白云子而言,可谓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折磨。长期的营养不良,他如何能够与那些身体强壮的孩童相抗衡,每日的所得,只能拱手让人。

与这世间的其他孩童相比,白云子要比更多的人都要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也更明白,如果你想要生存下去,就要比身边的所有人都要更狠,都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而在明白了这个道理后,他开始彻底展露出命理之中狠戾的那一部分。即便是那些身体强壮的孩童,在他如疯狗一般不死不休的攻势下,也只能望而生畏。

但一切至此却远没有结束,因为残酷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相较于这些同龄孩童之间对食物的争夺,更为残酷的还是那些福利院工作人员对他们的虐待。

在那些人的眼中,他们这些孩童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供他们发泄心中不满和不公兽念的载体。每日里稍有错漏,等待他们的便动辄是怒骂和毒打!

如白云子这样的小男孩倒还好,那些小女孩儿的结局则更为悲惨。那些小女孩不但要承受每日的辛苦劳作,不但要承受那些怒骂和毒打,甚至还要去满足那些男性员工的兽欲。

虽然那些女孩儿只是八九岁,身体还远未到发育的地步,但那些人面兽心的畜牲,却是根本就不去理会这些,而是对她们进行着无情的鞭挞,猥亵。

而对于白云子而言,他之所以能够在那个福利院撑下去的唯一理由,便是在那些孩童之中,一名宛如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花一样存在的小女孩儿。在他被那些强壮孩子毒打,抢走了食物之后,正是那个小女孩儿,将她自己的食物分了他一半,让他保住了性命。

在当时他的字典里面,那个小女孩儿就是他的命,就是他这一生最为值得守护的东西。

而就在某一日的清晨醒来后,他却是发现那个小女孩儿不见了。在看到这个发现后,他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就在他顶着那些人面兽心的畜牲的毒打,冲进那个小女孩儿的宿舍时,却是发现,他生命中的那朵小白花,已划破手腕,鲜血滴满了宿舍的地面。

而要比那些血泊更为刺眼的,是那朵小白花那袒露的孱弱身躯上遍布的密密麻麻的淤青伤痕,那种种惨烈的伤痕,无一不是在讲述着在她生前所承受的不公的待遇。

不在麻木中灭亡,便在麻木中爆发!在被愤怒彻底吞噬之后,白云子开始对福利院里面的那些工作人员展开了疯狂的报复,用所有一切能够施展的手段对他们进行着反抗。

但在那些成年人的面前,他那稚嫩的拳头,却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这些反抗给他换来的,只有长时间的禁闭,更多的饥饿,以及数不胜数的毒打!

即便是如此,所承受的这一切却是仍旧没有减少白云子心中分毫的愤怒。而就在某个午夜,在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后,他用一柄某个工作人员丢弃的剃须刀中残缺刀片做成的匕首,划开了那些已经发泄完了兽欲,正在鼾声震天的昏睡的工作人员的脖颈。

鲜血沾染了他幼小的身躯,杀戮充斥了他的眼眸!但对于当时年方九岁的他而言,却是根本感受不到任何恐惧和畏惧,只有无尽的兴奋。甚至于在那一刻,他更是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只觉得杀戮是这样的舒爽,而鲜血的味道又是这样的美味!

而在那种诡异的情绪之下,他持着手中那柄小小的匕首,走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宿舍,带走了一条又一条的人命!整个福利院,在那一夜,尽数都被鲜血所吞噬,那些铺设着纯白色大理石的地板,也尽数被湿热的鲜血,染成了耀眼的红色。

既然你们无法反抗,那我就替你们反抗!既然你们已经认命,那我就替你们收命!

而就在白云子杀光了福利院中所有的生命,甚至于连一只被工作人员豢养的小狗都没放过后,赤着脚走在那已经完全被温热鲜血所占据的地面时,身前却是出现了一个身影。

而那个身影,便是悟云老人。望着福利院内恍若人间炼狱般的恐怖景象,悟云老人的脸上没有任何愤怒,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波动,只用悲悯的目光望着白云子。

在那目光的注视下,不知为何,白云子心中突然有种失落的感觉,有种疲惫的感觉,被他紧持在手中的匕首应声掉落,然后他突然一头扎进了悟云老人的怀中,然后泣不成声。

而自那夜后,在大洋的彼岸,再没有福利院中的孤儿,而只有云霄宗的白云子。

而自那夜之后,在白云子的心中,更是有着一种这样的执念。他可以杀尽这世上的任何人,可以对任何人毫不犹豫的出手,但却绝不能对拯救了自己灵魂的悟云老人动手。

但今时今日,一切的转变却是如此的诡异,又如此的可笑。那个将自己从魔窟带出的老人,竟然就是罪魁祸首!而自己发誓不向他出手,换来的却是他对自己毫不留情的吞噬。

命运有时候就是喜欢跟人开玩笑,而且还喜欢开这种残酷到了极致的玩笑。

在这样的玩弄下,白云子狂笑出声,眼眸之中没有任何悲怆之色,只剩下无尽的自嘲。

不仅是他,就连一侧正在跟阴精水兽拼斗的柳栖霞,心中都充满了迷惘。如果连白云子这样的存在,到最后都不过是悟云老人吞噬的对象,谋求进阶的基石,那自己又是什么?

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沉默不语,只是眼眸中多了些许悲悯之色,不过那悲悯之色却不是向白云子,而是看向悟云老人,似乎在为他而感到悲哀。

“为什么还没成功?!”而就在此时,悟云老人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按照他的估算,在白云子身受重创后,自己应该能够轻易而举的吞噬他的修为才对。怎么如今过去了如此之久的时间,竟然会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这诡异的发现吗,让悟云老人心中突然不安起来,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师尊,你弄错了一些事情。”与此同时,白云子的笑声突然停滞,然后眼眸中露出了一丝疲怠之色,淡淡道:“你觉得我闭关了那么久,会看不透我所习的术法中的一些玄虚吗?以煞养神,的确能增长我的修为不假,但会让我陷入癫狂!而在发现这个异常后,我以对它进行了改变,让这种术法更为适合我,不会增长我心中癫狂,却能加重我的煞念!”

“不可能!”听得此言,悟云老人眼眸骤然一凛,心中愈发不安和忐忑起来。

“的确是不可能。”白云子闻言轻笑出声,缓缓道:“即便是我,在发现这个异常的时候,也觉得不可能。我那可亲可敬可爱的师尊,怎么会用这样的法子来对付我,怎么会把我当猪一般来豢养。即便是你对我出手的前一刻,我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到这一步。”

话音落下,白云子陡然捏拳,顺着他的身躯,陡然间有一股诡异的气机骤然生出。

“你要做什么?!”感受到那诡异的气机,悟云老人眼眸骤凛,沉声道:“我是你师尊!”

“过去是,但现在却已不是!你只是被我吞噬的养分而已!”白云子冷笑出声,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