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44章 战金花(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即便是如此又如何?”白云子闻言冷笑出声,目光森冷如刀般直视林白,淡淡道:“就算只是如此,也足够让你在这威压之下命丧黄泉!林白,林白,好大的名头,到头来却也不过如此,不过是人间虚传罢了。就算之前再逆天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要化为灰烬!”

话音落下,那金花散发出的威压陡然变得愈发深重起来,恍若是一座大山重重的压在了林白身上,只听得嗤然一声,林白的双脚竟然又向着地下坠降了数分。

威压如山,重重的压在场内所有人的心头。望着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忍不住轻轻叹息出声,就算是有再强大的威名,但在这三花聚顶的威势之前,却终究不过是一场大梦,一个泡影罢了,终究难以再如之前般,展现出滔天之能。

所有人都缄默的望着林白,眼眸中满是灰败之色。尤其是那些雪怪,眼眸中原本好容易被点燃的一丝火焰,此时更是完全熄灭了。

在这三花聚顶的威势之前,即便是神明,都无可奈何。神明不能敌,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有生机存在,难道真的是上天之意已绝,要让雪怪一族彻底消亡于世间吗?!

不仅是他们,阴精水兽也是轻轻叹息出声,认为林白翻盘的可能微乎其微,甚至他都开始怀疑,刘伯温是否是看错了人,穷尽了六百年的推算,到最后只不过是个谬误。

“所谓的名声,算得了什么,不过只是虚妄罢了!在三花聚顶的威压之下,一切终将要化作灰烬,终究要成为一捧飞灰!”冷眼望着林白,白云子淡淡道:“看来我是真的高估你了,却是忘了这世上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这个道理。”

这话虽然不中听,但他却是有说出这话的资格。炼气士之中能够成就三花聚顶的,万中无一,可说是凤毛麟角。而且能把林白逼到此种地步的,更是屈指可数。

话音落下,白云子突然抬手,五指向着一处轻轻一捏,头顶金花陡然彻底绽放,无数璀璨的金光如一柄柄利剑般,向着林白穿刺而去,淡淡道:“死吧!”

“我发现你的废话真的很多。”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白却是突然抬头,望着白云子轻笑道:“三花聚顶,原来只是如此而已!区区威能,何惧之有!”

话出口,林白陡然动了,他的脚竟然直接从深陷的石面之中拔地而起,掌中飞剑陡然一动,化作一道狂暴的流光,席卷四下,向着白云子攻杀而去。

这个变化实在是太突然了,任凭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眼瞅着林白在三花聚顶的威压下,已经到了几乎要被镇压的地步,但竟然会突然来绝地反击这么一出。而且诸人更是分明发现,在林白身躯拔地而起的同时,他的气息更是比此前强盛了数倍之巨。

这小子竟然一直是在藏拙,是打算揣测这三花聚顶的威能到底是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望着林白这一系列的变化,阴精水兽眼眸中先是一阵错愕,而后不禁狂笑出声。

以身犯险,刻意将自己处于劣势,以此来探寻三花聚顶威压的极限所在,这是一个何其冒险的举动,而这又是一种对自己手段有着怎样强大自信的体现!除非有大神通,除非是能够处事不惊,心中抱有一往无前之人,无法做到!

神明!不仅是它,那些雪怪们眼眸中已经将要熄灭的希望之火,此时也完全盛放!渴盼与希望,瞬息间充斥于他们的眼眸之中,每个人的神情都兴奋到了极致!

神明并没有失败,他只是在试探,而现在才是神明真正显示出自己手段的时刻!

轰!剑意贯穿周身,一往而又无前,剑气贯穿长空,大开大阖,中正平和,大气磅礴!每一次剑光的绽放,都如一道飘渺不可揣测的惊鸿,直叫人震颤莫名。

这种剑意实在是太锋锐了,尤其是那种百折不挠的气势,更是叫人心惊。即便是白云子,在这泼天的攻势下,都是忍不住连连后退,肌肤生痛,只是被剑光碰触到身上的肌肉分毫,便出现无数道的血痕,那痛意几乎都要深入到神魂深处。

一剑之威,竟至于此!一击之下,白云子登时色变,这飞剑之术果然匪夷所思,虽然此前他也有所听闻飞剑之事,但却未放在心上,但直至现在,才算明白这威势有多恐怖。

飞剑横击,似洪水冲击堤坝,有着轰击天地万方之势!只是陡然一动,便叫虚空之中一阵颤栗,出现无数细碎的裂痕,似乎再无法承受这威势,要破碎开来。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第一次跟三花聚顶的炼气士争斗,我实在是好奇三花聚顶的威势究竟能到什么地步,现在一切知晓,我自当送你去找悟云老贼,让你们这对师徒,在地下再叙师徒深情。”剑光出,林白平淡无比的望着白云子淡淡道。

话出口,场内观战的诸人均是忍俊不禁,有种要喷饭的冲动。因为好奇,所以示弱?真不知道林白如今说出这话,究竟是在讽刺白云子,还是在显摆自己。

而这话语声,更是气得白云子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只觉得脸颊热辣辣生痛。此前林白处于劣势,他只以为林白是被三花聚顶的威势逼迫到了不能抵抗的地步,却是没想到一切竟然是林白在故意施为,想要探出三花聚顶的水准究竟如何。

而这样一来,刚才他所说过的那些大话,岂不是一个个都如同火辣辣的耳光般,被他自己一记接着一记的重重的扇在了他自己的脸上,自己种下的恶果,就要自己来品尝。

嗤!但还未等他心中的怒意落下,林白指尖却是陡然轻轻弹动,面上的神情陡然变得肃穆起来,一字一顿淡淡道:“命与剑合,一剑破天障!”

话出口,飞剑陡然一阵悸动,无数诡异符纹骤然而生,那是林白的命理之纹,是林白心中不屈之意念!这是林白当初在方丈洲之中,篡命之时的感悟。

命与剑合,飞剑的攻势登时愈发凌厉,更是散发出一种百邪辟易的浩然气势。剑光一亮,登时气冲斗牛,璀璨如银河,向着白云子便力劈而下!

剑势之下,白云子只觉得冥冥中一股气机陡然锁定了自己,那气机就像是深入到了神魂之中一样,带着难以言说的禁锢,叫自己根本无法闪躲分毫。

而且他能够感受得到,那股凛冽剑气之中,所潜藏着的锋锐攻势!没有任何迟疑,他双手猛然变动,催动顶上金花,释放出万千璀璨金光,组接成网,想要拦阻剑气。

但很可惜,此种拦阻,在与命相合之后的飞剑而言,根本起不到分毫的作用。剑气只是碰触到那金光所组成的大网,两者乍一相触,那些大网登时便碎裂开来,化作无数细碎的碎片,如阳光的羽毛,在天地间飘零,而剑光更是如流水般,直接落下。

砰!这剑势何其恐怖,只是一击,只听得沉闷一声,白云子的一条胳臂登时便被斩落,在剑气的侵袭下,直接爆裂开来,化作血雾与碎骨,弥散在四下!

剑威不可抗!因为这是林白的命,这是他的意志,是那种即便是前路坎坷密布,即便是乌云滚滚,也要一如既往的大踏步前行的命途!

即便白云子的命理是天煞绝命,但也根本无法与这已经和林白命理契合成了一体的剑气所抗衡!这已然不能称作是剑术,而应该说是一种命术,命的杀伐!

而望着白云子那胳臂炸裂开来后,四散的血肉和碎骨,一应侥幸存活下来的雪怪,只觉得眼眸欲裂,蜂拥而上,竟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捧着那血肉和碎骨便吞食下去!

寝其皮,食其肉,唾其骨!这是世间最为残酷的刑罚,即便是挫骨扬灰,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而能让这些原本天性憨傻善良的雪怪们,变得如此暴戾,甚至做出吞食血肉这种叫人不忍直视的暴戾之举,足见它们心中对白云子的恨意之深。

此情此景,即便是林白,都不禁有些恻目。但他明白,这一切的错,并不是这些雪怪的错,而是都要归咎于白云子!是因为白云子的举动,生生把这些雪怪逼迫到了此种地步。

试想一下,倘若有人当着你的面,屠杀了你的亲族,屠杀了的亲朋老友,甚至于连那些呱呱坠地不久,稚嫩无比的婴童,都要斩杀。此种仇怨,说成是滔天都毫不为过,而在此种仇怨之下,即便是寝其皮,食其肉,唾其骨,又如何能让死人复生,能缓解心中愤怒?

一剑之下,白云子已是胆寒至极。这种胆寒的情绪,是他从出生到现在,都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戾意侵占神魂后,他早已不知道这世间的胆寒是何物,但如今重又体味!

“不!”而就在他看到那些雪怪的动作后,更是睚眦欲裂,眼眸中杀机滔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