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46章 画焚(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在这一瞬间,望着眼前这一幕,柳栖霞突然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在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辛辛苦苦的修为,想要谋求的三花聚顶,竟然是那样的可笑!

就算是再惊采绝艳又如何,就算是再逆天又如何,还不是要化作乌有,成为虚无。

虽然这想法无比残酷,但现实却比想法更残酷,而且这现实还摆在触手可及的眼前。

刘爷果然没有选错人,他那百余年的推演,六百余年的等待,果然没有弄错,这小子就是他要等的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后,阴精水兽心中顿时觉得不可思议,但眼眸中却是有璀璨的神情,而他望向林白的神情中,更是多了许多以前所没有的崇拜!

什么叫做无敌,什么叫做惊采绝艳,什么才是天才!林白用他的作为,向着所有人淋漓尽致的阐释了此种说法,这结果无可争议,璀璨惊世,惊艳凡尘!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她?”向着白云子身躯崩裂的位置看了眼后,林白将目光缓缓转到了一旁已经在这态势下呆若木鸡的柳栖霞身上,然后缓声道。

雪怪族群沉默无言,望向柳栖霞的目光中有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漠视。它们今日所见的死亡,所见的杀戮,已经够多了,不想再去有什么杀戮出现。

“全凭神明的安排!”沉默许久后,那雪怪首领缓缓出言,对林白毕恭毕敬道。

话音落下,柳栖霞的身躯骤然一寒,目光之中满是惊惧之色向着林白望去,此时此刻,在她的身上,哪里还有什么仙子的出尘脱凡,又哪里有什么蛇蝎美人的毒辣,和世间那些受了惊吓的小女孩儿,可说是没有一分半毫的区别。

“此地今日已见证了太多的厮杀和鲜血,没必要再多一些了。”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开腔,目光直视柳栖霞的眼眸,淡淡道:“不过不论你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毕竟做过许多叫人难以饶恕的事情。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话出口,林白指尖陡然一弹,一道凛冽的剑意向着柳栖霞头顶的百会穴便冲了进去,而后席卷她全身上下所有的经脉之中。剑气入体,柳栖霞登时感受到一种蚀骨的刺痛,而且她更是能感觉得到,随着那刺痛在体内的蔓延,原本充盈体内的力量,也在渐渐失去。

“你的修为被我废除,今生今世,再无任何回复的可能。”等到那剑气渐渐消散于柳栖霞体内后,林白眼眸一冷,淡淡道:“你走吧,今生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听得此言,柳栖霞只觉得全身上下骤然一松,原本紧绷着的心神骤然松动,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竟然开始失声痛哭起来,那哭声中既有庆幸,又有茫然。

“小娘皮,能绕你的命已是滔天之喜了,你待在此处,难道是想等死吗?还不赶紧走?!”看着柳栖霞这幅模样,阴精水兽桀然一笑,满是促狭道。

柳栖霞闻言惊惧起身,向着四下张望了一圈后,向着林白一揖及地,然后再不敢多做任何停留,向着远处的雪峰间便奔逃而去,连头都不敢再回一下。

“啊……”而与此同时,天地间陡然传来一阵惨烈的声音,那声音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其中似有愤怒,似有悲哀,似有欣喜,又似有解脱,包含着种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而发出这声音的,正是那些历经波折,只差一线便要被全族覆灭的雪怪!在这一刻,他们望着林白,身上沐浴着族群死亡的鲜血,和白云子身躯崩裂之时的鲜血,面颊上满是斑驳的血痕,已分不清那是亲人或仇敌的鲜血,还是他们的血泪。

它们这族群,在此守护了千百载,千百载的与世无争,已经磨灭尽了他们体内仅存的那么一点儿热血,所有的反抗也尽数都被这昆仑雪峰的严冬所冻结。

但就是因为丢掉了这热血和反抗,才让他们的族群承受了今日的创伤!他们不敢想象,如果今时今日,不是神明出现,重新降临的话,他们所要面对的,将会是什么!

他们懊悔,他们愤怒,他们激动,他们欣喜,但所有的情绪,都无法让那些死去的亡魂重新复活,让那些亡魂重新回归到他们的身边,与他们休戚与共。

这便是人世的惨烈,这便是天道的无情,天意如刀,刀刀斩断人心!

望着那些正在痛哭失声的雪怪,林白轻轻叹息出声。雪怪族群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遭遇,虽然的确是因白云子和悟云老人所导致的,但实际上却也是跟他们自身有着难以割舍的关系。如果这个族群能够在开始的第一瞬间,便拿出最后的那种血性,也不至于落得这境地。

虽然心中慨叹,但林白却是没有出声,只是目光静默的望着那些雪怪。如林白先前所说,它们今日所见的鲜血和杀戮实在是太多了,自己不能去剥夺他们为同伴哀悼的权利。

“神明……”许久之后,那些雪怪的嚎哭终于缓缓结束,而雪怪首领则是缓缓走到林白的身前,向着身后沉默不语的族群望了眼后,缓缓跪倒在林白的脚前,头颅紧紧的抵着冰冷的雪面,缓缓出声,话语中有说不清的悲凉,也有说不清的激动。

随着雪怪首领的拜倒,他身后的那些雪怪们也跟着缓缓跪倒在地,口中低诵神明二字。

对于这些雪怪而言,且不说林白和他们供奉了无数载的那画像上的人如出一辙,就单单是林白出手拯救了他们这一族的性命,就足以值得他们为之而叩首。

望着眼前的这些雪怪,在这一刻,林白心中突然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升起,那是一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就像是冥冥之中,无数年之前,他就曾经历过这一幕一般。

“起来吧。”沉默片刻后,林白没有向这些雪怪们解释太多,也没有说什么自己不是他们的神明之类的话语,因为他明白,这雪怪族群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最为需要的就是一个精神支柱,许久后,他缓缓抬手,向着雪怪首领虚虚一掺,先天真罡透体而出,将那名体型壮硕的雪怪首领扶起后,缓缓道:“你们应该知道我的来意吧。”

“我知道。”雪怪首领起身后,目光复杂的向着林白看了眼,然后转头向着那些仍旧沉浸于哀伤之中的族人望了眼,抹去眼眸间的泪痕,沉声道:“都打起精神来,把我们同伴的尸身收捡起来,葬入雪地!神明,我带您去见您要找的东西。”

抛下这句话之后,雪怪首领缓缓转身,恭恭敬敬的向着林白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便一马当先的带着他和阴精水兽,向着不远处的雪帘洞天赶了过去。

不过和之前带领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进入雪帘洞天之时不同的是,在进入雪帘洞天后,雪怪首领没有再如当时那般小心的封堵洞口,而是缓步向着其中走入。经历了这一切后,在他的心中,似乎已经笃定了什么主意,要为雪怪们选择一条不同以往的道路。

洞天福地!虽然从贺嘉尔和夏小青她们口中已经得知了雪帘洞天的玄虚,但在进入其中后,望到雪帘洞天内的一切,林白也是忍不住轻轻慨叹出声。

他着实是没想到,在这冰天雪地的雪峰之中,竟然会有这么一处温暖如初的福地。能够在雪峰之中完成这样的壮举,这是一种何其强大的手段。

进入雪帘洞天后,雪怪首领便赶去了储藏着画像的所在,将玉盒捧到林白的跟前后,缓缓俯身,毕恭毕敬的将那玉盒捧到了林白的眼前。

林白见状神情陡然变得凝重起来,缓缓抬手,将玉盒接了过来,打开玉盒的封锁后,从其中将画幅小心翼翼的展开,伴随着阵阵窸窣之声,画幅的内容渐渐暴露在眼前。

那是一幅巧密而精细的工笔画,而且画风更是将工笔画精谨细腻的笔法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整幅画看下来,说成是光色艳发,妙穷毫厘,都毫不为过!而且望着那幅画看久了,更是觉得仿佛画像中的那人,似乎随时都可能从画像中走出来一样,端的是奥妙非常!

而就在望到那幅画像上的内容后,阴精水兽陡然如见了鬼般,不受控制的朝后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然后用难以名状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林白。

不仅是阴精水兽,就连林白自己在看到这幅画上的内容后,都如同脑瓜门被一道闪电击中了一样,一股异样的感觉陡然席卷全身,神情都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一切果然如嘉尔他们所说,这画幅中人,的确和自己如出一辙!无论是眉眼五官,还是身形,都跟自己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甚至于在此时,林白都有种照镜子般的感觉。

“林小子,你什么时候来过此处?怎么还穿的如此古怪?!”望着那画幅上的人像,许久之后,阴精水兽才算是稍稍定住了神,然后不可思议的对林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