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47章 画焚(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我没有来过。”林白闻言沉默了许久后,缓缓摇了摇头,然后轻声道:“这也不是我!”

不是林白?!阴精水兽听到这话,不禁一愣,然后那双牛眼开始在画幅和林白之间不断的转换。但越是看,他便越是觉得林白是在忽悠自己,这画幅上的人,和林白的模样,可说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就算是比那些极为相像的双胞胎,还要更相像。

世上没有绝对相同的两者,但面对这如出一辙的画像,但林白却是说那画像中人并不是他,这实在是太叫阴精水兽觉得难以想象了。

而许久之后,他渐渐也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画中人像虽然和林白极其相像。但不同的是,这画中人的衣衫飘飘欲飞,有一种如同是在御风而行般的感觉,而且顺着画中人像,更是有一种扬眉剑出鞘,斩尽天下一切不平事的飘逸洒脱之感。

冥冥之中,阴精水兽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什么地方感受到过这种感觉一样,而且这种感觉更是在近期内出现过的。但不管它怎么去思忖,却是想不到究竟是在何处。

“你的感觉没有出错,我们的确是遇到过画中的这位前辈。”仿若是看透了阴精水兽的内心,又像是在劝慰自己一般,林白缓缓出声道:“他是方丈洲的那位青莲前辈!”

画中人是当初将自己和林白送出方丈洲的青莲前辈?!在听到这话后,阴精水兽身体登时一个激灵,只觉得就像是有一道闪电直接劈中了身躯一般。

而且在它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疑惑和迷惘神情。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在方丈洲中出现的明明是一株青莲,但为何在此处却是如林白一般的画像!而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就算是这画中人真的是青莲前辈,可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就算是有着至亲血缘关系的父亲和儿子,怕也不见得就能如此的相像吧?!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青莲和林白之间,究竟是有着什么关系?!但阴精水兽知道,林白绝对不会蒙骗自己,而且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对林白也没有任何好处。可越是如此,它便越是觉得心中迷惘难解,无法弄清楚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别说是他, 此时就算是林白,也是陷入了迷惘之中。他的目光和画中人像的双眼紧紧对接,眼眸相接,不知为何,他有一种被那画中人像看透了内心的诡异感觉。而且在看着这画像的时候,他更是有一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仿佛已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画,还是林白!

虽然经过了心之迷障,确定了自己的一切,也早已见到了那诡异的一幕!但那一切,毕竟只是出现在林白的心中,只是一场幻象,远没有如今这样的画面真切。

甚至于望着那画像,林白的耳畔,似乎又有青莲那潇洒而又不羁的声音出现,朗笑着对他道:“小子,我是谁,你是谁,我是不是你,你是不是我,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吗?!不重要吗?!迷惘在这一刻充斥在了林白的心间,让他越来越想知道,在这冥冥中,究竟是还有多少玄虚难言之事在等着自己。而自己在离去之前,向小黑猫、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逼问过的那些问题,以及它们似是而非隐藏下来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在这一瞬,林白的心神彻底浸入了那画中人像的双眼之中。画中的人像,和站在画前的林白,就像是在冥冥之中形成了一个诡异的轮回,叫人分不清这是幻梦,还是真实。

“我答我心,若我经历的一切是伪非真,那又如何能称其为经历?!”

“我答我心,我存于世间,若我是一场黄粱大梦,只是投影,那我何故能立于世间?!”

“我答我心,我所眷恋的一切,自然是由我心而发,,与那青莲何干!若不是我经历了一切,我又怎会眷恋,若只是命运的轮回,我又怎会为其舍生忘死!”

“我答我心,我所做的一切,自然便是我所为,若是旁人所为,那我又怎能叫我所在意的那些人,能够同样对我在意无比,能够让他们对我苦苦寻觅,不畏艰险!”

“我答我心,若我不是我,那这世间何人又能是我?!若我无心,那我如何能存于世间,如何能经历这一切!若我无心,我又岂能有喜怒哀乐,能有爱憎?!”

“我答我心,我所经历的一切,自然就是我所经历的,而不是什么人的投影!我就是我,我就是林白,我不是什么人的投影,也不是什么人的轮回!我姓林名白,不是什么青莲,也不是其他什么劳什子!我走到了如今,我就是我!”

而就在神魂迷惘之际,那在问心之途中被林白自问本心得出的答案,渐渐开始在林白的耳畔轰鸣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如梦似幻,又如洪钟大吕,直指本心。

紧接着,林白仿若是从那画幅中,又听到了青莲对自己本心的呵斥,一声声如利剑,直透神魂之中,一字一顿道:“你不是任何人,你不是青莲,你就是你,你就是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无人能够取代,无人能够代替的林白!”

“我就是我,站在此处,便是我在此处!我的心,自在我体中,不被任何人所改变!心之所向,便是我之所往!我就是林白,不是这画中的人,我就是独一无二的我,我就是旁人所无法取代的自己!我的一切,都是由我心发,我就是林白!”

而就在念及此处之际,林白眼眸中突然有精光闪烁,眼眸中的神光恍若利剑,直接穿透了那薄薄的画幅,似乎已是看清了画卷中的一切,一字一顿的扪心自问道。

“小子,你在发什么疯……”而听得林白这铿锵有力的语句,阴精水兽也是不禁有些哑然,迷惘无比道:“虽然这画里面的人的确是和你极像,但兽爷不也没说那就是你不是。”

“兽爷你说的没错,虽然像,但却不见得就是我!青莲前辈是青莲前辈,我是我,我们是截然不同的两者!”听得阴精水兽这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微微错愕道。

“这就对了嘛,我又没有什么恶意,看你小子刚才那幅要吃人的样子,不过这画上的人,跟你倒是真像……”阴精水兽闻言摆了摆头,然后有些迷惘出声,但话音刚一落下,眼中却是突然露出惊愕之色,颤声道:“卧槽,这是怎么回事儿?这画怎么……”

就在阴精水兽话音落下之际,林白登时扭头向着那画幅望去,只见顺着那画幅的下摆,却是陡然有一团火焰蒸腾而出,那火势无比旺盛,只是瞬息间便将整幅画吞噬。

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那席卷画幅的火焰,林白眉头登时皱起,虽然刚才他的心神一直沉浸在画幅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外界的一切就全然不知。从看到画幅到现在,他根本没有感受到任何人出现过的迹象,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画怎么就着火了!

而且虽然那火势汹涌,但他却是从那火焰中感受不到任何火元气息!就像是这些火焰,乃是这画幅之中所自带的,就在等待着这一刻的出现,然后焚烧成灰。

火焰蒸腾之下,林白缓缓松开了持着画幅的手,在那滔天的火焰中,林白赫然发现,随着火势的蒸腾,那画幅上的人像,似乎是要活过来一般,眉眼带笑的望着自己,那目光之中满是无法掩饰的亲近和欣慰,就如最慈祥的长辈在望向自己的后辈一样。

而且冥冥中,他似乎又听到了自己从方丈洲脱身的前一瞬间,青莲怒吼出的那句话:“小子,走好!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走下去,把我没走完的路好好的走完!”

前辈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我的路走下去,一定会好好的把我林白的路走下去!望着那已然渐渐开始消减下来的火势,林白缓缓垂首,向着那烈火中的画像一揖及地,心中默念。

而随着林白心中的默念,那已经尽数被烧成灰烬的画幅,仿若是被冥冥中一股无形的风在拂动般,悄然飘散于雪帘洞天的各处,恍若游魂,似在眷恋着什么。

“神明!”望着那四散的灰烬,雪怪首领眼眸中有无法掩饰的悲怆之色露出,然后双膝突然跪倒在地,连连叩首不止,老泪纵横,已是泣不成声。

这是他们雪怪族群守护了无数载的事物,但就在今时今日,却是化作了一蓬飞灰,消散于天地间!而此情此景,更是叫他在心中不断的怀疑,失去了神明的庇护,他们雪怪族群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他们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吗?!

“不要流泪!”而望着雪怪首领的模样,林白缓缓伸手,放在了雪怪首领的脑袋上,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威严,一字一顿道:“从今以后,你们雪怪族群再没有神明的存在!从今以后,你们就是你们自己的神明!除了你们自己,这世间再没有任何事物能称之为神!”

自己是自己的神明?!听着这话,雪怪首领茫然抬头,迷惘虽依旧,但似有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