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58章 驱逐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什么?!望着眼前这一幕,场内所有人都已经完全震惊了!

“巫玄竟然败了,而且只不过是交手两招而已,就败得如此干脆利落!”

“拥有着大巫的传承秘术,虽然只是皮毛,但已能使其在隐世扬名立万,但如今竟然会败了!这位木道友的修为,究竟是到了何种地步,实力竟然是如此的惊人!”

望着眼前这一幕,场内的顾太虚和百灵老人均是慨叹连连。虽然早在此前林白和巫玄动手之时,他们对战局的结果就有了一个推算,认为林白的赢面应该会更大。但即便是如此,他们也没有想到,林白竟然到了能够在两招之内就解决掉巫玄的地步。

此子绝对不容小觑,必须要更加谨慎对待!望着长身而起,掌中飞剑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着巫玄奔袭而去,想要直接将其斩杀的林白,顾太虚眼眸微颤,心中暗忖不止。

而百灵老人眼眸里的神情也是有些复杂,神光变动,似在思忖着什么。

林白很清楚,既然是杀鸡儆猴,那事情就得做得彻底一点儿。更不用说,此番自己和巫玄起了纷争,冤仇已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若是留他一命,就等于是在自己的背后安插了一枚阴暗处的匕首,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抽冷子给自己一刀。

所以此时此刻,他眼眸之中的杀机已如实质,手上攻伐之势,更是凛冽到了极致。

“不好!”眼瞅着林白杀机已起,而巫玄已是完全无法与之相抗,宿斗上人眼眸中神情变动,略一咬牙,登时便抬手抛出法器,化作漫天星辉,向着林白拦阻而去。

但那漫天星辉只是乍一碰触到林白身前的剑气,便如土鸡瓦狗一般,竟然直接就被那股叫人胆寒的剑气直接侵袭成空,漫天星辉直接成了空无的碎屑。

这小子怎会如此难缠!望着眼前这一幕,宿斗上人心中懊恼连连,更是颇为后悔。若是早知道林白的手段如此惊人,他势必要劝阻巫玄,决不让大事未成时,就贸然动手。

不仅是他,巫玄如今也是完全傻眼了。他原以为自己捏的是一个软柿子,却是没想到竟然一脚踢到了一块青石板上面,不但没起到应有的效果,反倒是要把性命交待在此处。

眼瞅着那剑光已然到了巫玄脖颈前不足数寸之处,宿斗上人眼眸一凛,心中登时发狠,体内法力喷薄而出,化作漫天星辉,直接弥散开来,向着林白的剑气便轰击而去!

两者相触,登时有惊天动地之声生出,虽然那星辉尽数震荡成碎片,但攻势终于还是被瓦解。不过饶是如此,那恐怖的余波,还是将巫玄直接高高震起,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向后横飞而起,而后重重的砸落在了地面之上。

死里逃生之后,巫玄剧烈咳嗽不止,不仅顺着口腔间有淤血喷出,就连全身的毛孔,都不断有鲜血溢出,而他望向林白的眸光,更是恍若剜骨的毒蛇一般,满是森寒的怨气!

他能够感受得到,刚才这一击之下,已然伤及了他的根本,虽然侥幸保住了性命,但若是没能有什么天大的机缘的话,恐怕一辈子都别想再企及之前的高度。

“木道友,能不能高抬贵手,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把这一张揭过去?”强忍着心中的悸动,撤开身躯后,宿斗上人登时双手抱拳,向着冷然站立在一旁,眼眸中杀机依旧未减的林白,沉声道。不过和此前不同的是,他如今的话语声中,再无倨傲,只有恭谨和惊惧。

林白闻言冷笑不语,只是默然望着身前的巫玄,掌中飞剑寒光吞吐不定,恍若随时都有可能重新暴起伤人的毒蛇。开什么玩笑,事情到了这一步,哪还有挽回的余地,留下巫玄的性命,便是给自己增加一名敌人。想用言语来轻飘飘的揭过,这算盘未免打的太美了。

不仅是林白,就连顾太虚和百灵老人面上也满是不屑之色。他们如何能看不出巫玄眼中对林白的恨意,留下巫玄,就等于是林白给自己增添了一名敌人。尤其是在昆仑这种前路未卜之地,这种潜藏的厮杀,更是叫人防不胜防。这宿斗上人聪明一世,怎么就会糊涂一时,也不想想,在林白面前,他的面子值得了什么。

“是我唐突了。”一言发出后,宿斗上人顿时也明白过来,别说是在如今的情势下,就算是平时,他和林白也根本没有任何交情,又有什么面子可言,念及此处,咬了咬牙,露出恍若割肉般的神情,向着林白拱拳道:“木道友,只要你能饶了巫玄一命。我愿将我那一枚开明兽的眼眸也拿出来,赠与道友,再让巫玄立下誓言,永远不再追究此事。”

一枚开明兽的眼眸,听到这话,林白眼眸中的神情登时有些松动。他如何能看不出来,巫玄的状况如今已是到了强弩之末,若是没有逆天的际遇,根本不可能再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用一个废人的性命,来换取一枚开明兽的眼珠,这生意倒也算划算。

不过昆仑之中,凡事均是有不少的例外,存在于其中,也许机缘巧合下,巫玄能够得到什么际遇也未可知,若是到了那时,自己岂不是要自食苦果。

“顾山主,烦劳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为巫玄求个情。”眼见林白神情变动,似有意动,宿斗上人心中一喜,急忙转头望着顾太虚,恭谨无比道:“从此间脱身后,我定有厚报。”

“木道友,巫玄道友刚才也是一时心动,如今他已尝到了恶果,你就看在咱们共赴昆仑的情谊上,饶了他一命吧。我想有了这个教训,他也不敢再对道友你怎样了。”听得此言,顾太虚缓缓转头望着林白,沉声道。虽然对巫玄刚才的举动颇为不齿,但昆仑一行毕竟是他的提议,如今出了这状况,他也的确是不愿看到巫玄血溅当场。

想那么多作甚,若是不答应宿斗上人的话,想要继续夺取巫玄的性命,怕是他定然要跟自己起冲突,而且看他刚才的术法手段,比起巫玄还要强出数筹,纵然自己能够胜过他,恐怕也是要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样反倒是不智了。

而且虽说昆仑神秘莫测,巫玄却也不见得能有什么际遇,与其多生波折,还不如顺水推舟,用他这条半废了的老命,来换取开明兽的眼眸,这样才算是划本。就算巫玄真有机会将实力复原,但以自己之力,却也未必就不能胜过他们。

“既然如此,我就卖顾山主和宿斗道友个面子。”念及此处,林白淡淡一笑,缓缓道:“就用开明兽的眼眸,来换取他这条命好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他还有什么叵测居心,等到被木某察觉之时,就不要怪木某不给你们面子了。”

“木道友放心,我自当看管好他,绝不让他有任何复仇之心。”宿斗上人闻言一喜,然后疾步走到眼眸之中仍是凶光毕露的巫玄身前,沉声道;“巫玄,你还愣着做什么?木道友都答应饶了你的性命了,你还不赶快谢过木道友,向他发下誓言!”

“多谢木道友了!”巫玄闻言之后,那原本因为重创而变得惨白的面颊,陡然变成了酱紫色,咬牙切齿许久后,抬手向着林白拱了拱,缓缓道;“我在此发誓,今生今世,都绝对会回想起今日之遭遇,绝不再向木道友出手,否则的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虽然言语说得诚恳,但言语间的那种怨气却是分毫未散。一字一顿,恍若刺骨的利刃,更是深深的刺入了巫玄的心脏之中,直叫他觉得心都在滴血。在隐世之中纵横了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什么时候到过向人卑躬屈膝求饶的地步。

“木道友,你看……”听得巫玄的话,宿斗上人凄厉一笑,然后缓缓转头,将开明兽的眼眸捧到林白身前后,缓缓开口道,声音中满是苦涩之意。

如同巫玄一般,他们这两位老友,在隐世纵横了这么多年,实在是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不但要把将到了手的珍物,拱手让人,还要这般奴颜卑恭的向一名后生晚辈求饶。

“既然如此,我若再不放人,岂不是说不过去了。”林白见状伸手一招,将那四枚开明兽的眼眸收入手中后,淡然一笑,转头望着巫玄和宿斗上人淡淡道:“不过仅是如此,倒还不够!你们两个,还是不要与我等同行了,昆仑之中,海阔天空,去寻个你们的去处吧!”

听得林白这话,宿斗上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此时巫玄身受重创,若是他们两人离去,怕是要凶多吉少。不过他也明白,在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情后,林白又怎么会留巫玄在他身边,当即凄惨一笑,向顾太虚看了眼,见顾太虚毫无反应后,这才干涩道:“我们走!”

话说完之后,宿斗上人缓步走到巫玄身旁,将他搀起,步履蹒跚的向着远处走去。

而就在离去之时,巫玄陡然回头,眼眸之中目光如剜骨剃刀,似要把林白的容貌牢牢刻在心中,哪怕是天地翻覆,都绝对不能将其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