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62章 逼入绝境(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娘的,走!”眼瞅着随着口中数字的念出,开明灵兽眼眸中的杀机越来越凛冽,巫玄一咬牙,向着一旁的宿斗上人沉声道:“带上我,一起走!”

虽然明知道开明灵兽,如今乃是如猫戏老鼠一般,是在戏弄他们。但人都有惜命之念,即便是到了此时,哪怕危机再深重,谁又愿丢了自己的性命。对于巫玄和宿斗上人而言,此时此刻,哪怕是能够再苟延残喘一时半刻,也是好的。

“你觉得我还会带上你一起吗?”宿斗上人闻言冷冷一笑,声音森冷道。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不用说宿斗上人和巫玄之间的交情,不过是建立在了彼此利用之上,如今到了这危难关头,他又怎么会带上巫玄一起走。

而且此时此刻,宿斗上人心中更是充满了对巫玄的憎恶之意。如果不是因为巫玄的莽撞的话,他又怎么会落得如今这幅田地,一切可说都是由他而起。而且生机稍纵即逝,若是带上巫玄,天知道会把自己拖累成什么样,还不如让他去自生自灭。

“不带我?”巫玄闻言一咬牙,登时明白了宿斗上人的心思,知晓自己若是不拿出一些实打实的好处,恐怕宿斗上人是决计不会带自己从这鬼地方逃离,当即心中做出决断,从怀中摸出半方形似椭圆的古怪事物,对宿斗上人沉声道:“带上我从这里离开,只要能够逃脱这开明兽的追杀,这东西就是你的,我绝无二话。”

“算你还识相。”宿斗上人闻言一愣,看向巫玄手中所持的那事物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攫取之色,而后略一沉吟,将手伸出,搀扶着巫玄,鼓起残存的法力,便向远处疾奔而去。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开明灵兽眼眸中满是冷冽的光芒,却也不急于追赶,只是冷然盯着他们,那目光恍若寒芒在背,直叫巫玄和宿斗上人心中一阵阵的发寒。

对于开明灵兽而言,巫玄和宿斗上人两人如今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它想什么时候宰割就什么时候宰割,之所以不想如今就直接对他们动手,并不是它有什么慈悲之心。只是它觉得若是就如此痛快的杀了这两人,实在是便宜了他们。

唯有这般一路的追杀,一路的逼迫,把他们心中所有对生机的渴望,尽数磨灭成绝望,让他们彻底领略到死亡的痛苦之后,那时在出手斩杀,才能弥补心中之痛些许。

“孩儿,你看着,我会一个接着一个,把那些杀了你的人,尽数都斩杀的!”冷然狂啸一声,开明灵兽陡然抬头,仰望着头顶深沉的天穹,喃喃开腔道。

话语落下,开明灵兽突然迈动步伐,朝着已经奔出了一段距离的巫玄和宿斗上人便追击而去。它的脚程本就极快,更不用说如今巫玄和宿斗上人都已是强弩之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它便追到了两人的身后,只是它也不靠近,只是如驱赶羊群一般,对着两人嘶吼不断,声波如刀,每一声的发出,都叫两人五脏震荡,咳血连连。

这该死的畜牲!眼瞅着开明灵兽的举动,虽然对它的用心,两人都已是洞若观火,但却是依旧不愿放下那仅剩的一丝对生命的渴求,强撑着力气,奔逃连连。

只是一边奔逃,两人心中便越是觉得五味杂陈,越是觉得后悔和懊恼。后悔的是,他们当初实在是不该对开明幼兽出手,实在是不该冒险进入昆仑,否则的话,又怎么会丢尽一世英名,被一个小辈百般羞辱,还要被开明灵兽这般死命的追赶。

而懊恼的则是,懊恼林白对他们做的一切。如果不是林白把巫玄击成那幅模样,伤及他的根本,两人如今又何至于会像现在这样全无招架之力,只能如牛羊般,任人驱赶。

姓木的小子,我对心魔发誓,此生此世,一定要将你诛杀!不仅是你,就连你的家人,我也要一并下手,让他们陷入沉沦的牢狱之中,承受无法祛除的折磨!越是奔逃,便越是绝望,便越是懊恼,巫玄紧咬着牙关,心中默念不止,恨意已入骨髓之中。

“该死的畜牲,你为什么要死命的追着我们?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两个身上没有任何你孩子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些拿了你孩子身上东西的人,却偏偏要难为我们两个!”越是想,巫玄便越是觉得窝火,几乎都快要忘了是他不顾百灵老人的提醒,挑衅在先。

“我说过,他们和你们一样,都要死!”开明灵兽闻言冷然开腔,冷然一声怒吼,道:“不要鼓噪唇舌了,想要活命,还是把说话的力气用在逃命上吧!”

话音落下,开明灵兽又是一声剧烈怒吼,声波如滔天巨浪,瞬息间便冲袭到了巫玄和宿斗上人身周,那剧烈的嘶吼声之下,直叫他们两人五脏如被重锤轰击般,鲜血喷溅。

“你特么少说些废话,再嘀咕下去,若是惹恼了这开明灵兽,逼得它暴起伤人,我到时候先让你去陪葬!”声波之下,宿斗上人只觉得脑袋都要炸了,更不用说如今他还要担负着掺扶巫玄奔逃的使命,力量几乎都已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今听得巫玄恶言不断,把开明灵兽激怒,更是加重了自己的负担,当即冷然出声道。

巫玄闻言,只觉得怒火冲顶,但在这种绝对的碾压实力之前,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应对之策,只能愤然咬牙,扭头朝前不断奔袭,试图摆脱开明灵兽吼声中所裹挟的威压。

奔逃,只有无谓的奔逃,但越是奔跑,巫玄和宿斗上人便越是觉得绝望。他们两人如今都已是强弩之末,哪里能跑得过开明灵兽。剧烈的奔波和疲惫之下,他们只想要获得短暂的宁静,只想要能够有个安歇之地,能够好好的休养一番。

但可惜的是,开明灵兽笃定了心思,是要死命的折磨这两人,又怎么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只要他们的脚步稍有停顿,那剧烈的嘶吼声便在身后响起,更加重他们的伤势。无奈之下,两人只能死命的往前冲,只希望自己的力气能够坚持的更久一些,只希望这路能够更长一些,哪怕是这样永无止境的跑下去,也好过葬身于开明灵兽手中。

但上天有时候却是如顽劣的孩童般,最喜欢与人开玩笑。就在巫玄和宿斗上人已经到了气息微弱边缘之际,他们却是赫然发现,身前的奔逃之处,赫然是一道深渊。

后有追兵,前有深渊,一切似乎已成了命中注定,死亡似乎已经再无法避免。

“哈哈哈,想不到老夫英明一世,最后竟然要葬身于此处!”望着那深不见底,恍若是要把人的身躯连带着神魂都尽数吞没的深渊,巫玄怒极反笑,仰天怒吼道:“姓木的小子,老夫在此发誓,若是真有来世存在,我一定要穷尽一切,向你索命!”

“该死的昆仑,该死的木小子,该死的开明兽,该死的巫玄!”但和巫玄不同的是,宿斗上人眼眸中的神色虽然也被绝望所占据,但更多的却是不甘之色,喃喃道:“我不想死,我特么的不想死啊!早知如此,我当初为何要来这昆仑!”

“横竖都是一死,索性死的壮烈些!”巫玄闻言,却是根本不以为意,冷然一笑,便将手中那方半圆形的事物朝宿斗上人扔去,冷笑连连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这东西吗,今日我便将它给你,你大可一试,若是能胜得过这畜牲,今日我们还有活命,那便是你的了!”

“你们要死了!”而就在此时,开明灵兽已然冲袭到了两人身前不足三寸之处,甚至于巫玄和宿斗上人都已能够感受得到,从开明灵兽那九个头颅的鼻孔间,传来的如狂风呼啸般的呼吸,那种神圣的威压,更是叫他们觉得神魂都要崩溃。

“娘的,拼了!”宿斗上人闻言,冷然长笑,眼眸中露出决绝之色,伸手也是摸出半方半圆形事物,向着巫玄给他的那方事物对接而去,然后怒吼道:“畜牲,就算是死,今日我也要拉你为我们陪葬,就算是杀不了你,我也决不让你好过!”

话音落下,宿斗上人双手猛然合并,将手中的两半事物向着一处合并而去,似乎是要将其拼接完整!而就在这两件事物碰触到一起之时,虚空之中登时有嗡然之声响彻天宇,只见那原本朴实无华的事物,在拼接完成后,竟然化作了巴掌大的一片星纹事物。

那事物似玉非玉,似金非金,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泽,密布着诡谲的纹路!而且在合并之后,顺着宿斗上人的双手,更是开始有无尽夺目的神辉出现,化作漫天璀璨的光华,瞬息之间,便将周遭尽数覆盖,甚至于连身形庞大的开明灵兽,都被光华所吞没。

而且那光辉之中散发出的威压,更是浩瀚无边,恍若是漫天的星河都尽数垂降下来了一般,直叫天地都在不断的颤栗,四面八方都在不断的嗡鸣!

这是?!望着那璀璨的事物,开明灵兽眼眸陡然圆睁,神情中有忌惮之色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