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63章 星落深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无法言说这是一种怎样恐怖的气机,自那星纹事物上散发出的神辉越来越璀璨,那耀眼的光华之下,几乎都叫人开始怀疑,宿斗上人如今手中持着的并不是一件法器,而是一枚天穹之上的真真正正的星宿,一颗拥有着强大威能的星宿!

“星之大巫的气息!”感受着那股诡异的气息,开明灵兽眼中神情变动,那充斥着血红色戾气的眼眸突然间变得郑重起来,有些戒备的向着宿斗上人望了眼后,缓缓道:“不过以你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这件秘器原本该有的实力!”

“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今日畜牲你必定要死在此处!”眼瞅着开明灵兽眼眸中破天荒的露出了忌惮神色,宿斗上人朗笑出声,神情决绝无比,冷然呵斥道:“杀!”

话音落下,自他掌中握着的那星纹状秘器陡然升起,恍若一枚真正的大星升空!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一股可怕的威压骤然迸溅而出,比起此前的威压还要刚猛百倍都不止,仿佛它不仅仅是一枚大星,而是天上所有星宿的融汇!

“这是什么气息?”不仅如此,在这星纹状秘器升空的那一瞬间,那一股诡异的波动,骤然在昆仑的天地之间弥散开来,而无论是林白,还是顾太虚和百灵老人,皆是手段通天之辈,如何能感应不到这股气息,但越是感悟,他们便越是觉得惊诧。

他们能够感受得到,那股气息之中,隐隐约约有宿斗上人的气息隐藏。但让他们想不通的是,宿斗上人的实力明明不该这么高才对,如今怎么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威能。而且看着气息的架势,分明是只有打算拼命的人,才会弄出来。

究竟是宿斗上人遇到了什么危局,才会把他逼到这样的地步?

“莫不是刚才那只开明幼兽的亲长,已经开始对他们两人进行追杀了?”念及此处,林白和顾太虚心中一动,虽然身不在一处,但心中却是陡然有一个同样的念头生出。

念及此处后,林白和顾太虚的脸上均是有凝重神情露出,眼眸中的戒备之色也变得愈发深重起来。开明灵兽能够如此迅疾的便找出巫玄和宿斗上人的下落,也就意味着它同样可以极为迅速的找出自己的下落,而一头成年的开明灵兽,应对起来,绝对比幼兽更艰难。

“果然是开明的追击。”而要比他们对昆仑更为熟悉的百灵老人,瞬息间便对事情有了个大致的把握,但想到此处,他面上却是没有任何畏惧,只是摇头哑然失笑道:“那俩人还真是够倒霉的,刚从林白的手段下逃生,却又入了这样的虎穴,怕是没活路了。”

哂笑一声后,百灵老人却也不多理会,只是缓步向着昆仑的深处走去。和顾太虚和林白不同的是,他的步伐极为稳健,就像是曾经在此处走过了无数次一样,就算是闭上眼睛,也不会走错分毫,而且每当他的目光扫视到周遭,更是有缅怀之色露出。

“畜牲,如今这秘器合一,我就不相信你还能撑下去!宿斗,倾尽所有对它动手,杀了它!”望着那合一的星纹状秘器不断散发出神辉,如一枚璀璨恐怖的大星般,向着开明灵兽压了过去,巫玄的眼眸中满是亢奋和癫狂之色,叫嚣不止。

这星纹状秘器,便是当初他和宿斗上人在隐世之中所获得的际遇。那还是在两人年轻之时,当时的他们还只是散修,但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一名故去的修习巫术的高人前辈的洞府之中,也正是因为那场因缘际会的机缘,才让他们两人拥有了如今的实力。

当初的巫玄,继承了那位高人前辈遗留下来的巫术,而宿斗上人则是继承了那位高人前辈对星气掌控的秘术。但隐世中人却不知的是,他们两个在那洞府中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让他们有了能够在隐世立足,并且扬名立万的道统传承,而是这件秘器。

只不过当时的秘器,被那位故去的前辈分成了两份,他们两人各得其一。这么多年来,两人虽然表现的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但实际上却是各存心思,都在费尽心机的想要从对方的手中将那秘器抢夺过来,让合一的秘器,能够落入自己的手中。

但任凭是他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想到,这秘器有朝一日的合一,竟然会是在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他们的生机几乎已经到了绝境的地步下。那么多年看似风平浪静下的勾心斗角,都没有得出一个结果,直到如今才走到这一步,怎么想,都叫人觉得怎么讽刺。

“聒噪!你以为我是傻子,看不出如今的情况吗?”宿斗上人听得巫玄的话语,冷笑出声,双手迅疾摆动,神情凝重至极,口中冷冷接着道:“巫玄,此事结束之后,若是你我能侥幸保住性命!从此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再不相见!”

听得此言,巫玄苦笑不语,但早在他将那半枚秘器交予宿斗上人之时,就已猜到了这个结果。失去了那半枚秘器,自己对宿斗上人也就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试想一下,他又怎么可能会把自己这个虽然身受重创,但心中仍藏叵测的半废之人,带在身边。

弱肉强食,没有任何情谊,只有实力!这便是隐世铁一般的法则,没人能够改变!

话音落下,宿斗上人口中一声沉闷的怒吼,然后双手平平向上抬起,如同是在托举着什么东西一样。而随着他的动作,那星纹状秘器陡然放大,恍若一轮散发着璀璨烈日气息的骄阳,向着开明灵兽便压了过去,似乎要以璀璨光华,将其吞噬!

转瞬之间,那星纹状秘器便是压落下来,随着它的坠降,天地都在不断的颤栗!而且在那秘器之上,更是有无数古朴诡异而又自然的纹路正在不断流转,如天地之势!

饶是开明灵兽手段强横无比,但在此时此刻,却也是不敢缨其锋,连连往后退去。但那星纹状秘器却是如影随形,不断的跟随着它轰击不断,最终将它镇压在下。

轰隆一声剧烈的轰响后,那星纹状秘器竟然直接散发出无边的威能,饶是开明灵兽在不断的反抗,但还是将其直接压入了地面之下,地面都在震荡不断。

“好!”望着眼前这一幕,巫玄心中亢奋至极,兴奋莫名的大声叫好起来,道:“那位前辈果然没有欺骗我们,这星纹秘器合一之后,的确是有滔天的威能!这畜生死定了!”

“他的确是没有欺骗我们。”宿斗上人见开明灵兽被星纹状秘器压入地面,心中也是快意无比,眼眸中更满是满意神情,亢奋出声后,眼眸骤然一冷,冷笑着转头向巫玄望去,淡淡道:“不过从今以后,这东西却不是你的,而是我的了……”

话音一出口,巫玄犹如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那快意的大笑登时戛然而止,面上的神情变得苦涩无比,而眼眸中的恨意更是到了滔天地步。如果不是林白,他又怎会到了这生死攸关的一步,又怎么会连传承的秘器,都要拱手让人!

“杀了我的孩子,你以为你们还能逃得了吗?”而就在此时,地面之下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声响,那一声声恍若滚雷惊世,一字一顿道:“你们都去死吧!”

“畜牲,你……”宿斗上人闻言登时变色,惊愕无比的看着那正在一寸寸抬起的星纹状秘器,眼眸一凛,全然没想到开明灵兽竟然能够冲破这压迫,惊愕之下,他没有任何迟疑,双手印诀猛然掐动,然后人就大步朝着一侧奔逃而去,想要趁着这机会,逃离此地。

轰!就在此时,地面之上陡然一阵轰鸣,那星纹状秘器竟然直接被开明灵兽自地面上顶了起来,而那漫天星辉,在开明灵兽的冲击下,也是尽数化作了粉尘。

完了!望着眼前这一幕,巫玄惨笑不止,眼眸中既有悲怆,又有一种诡异的快意。悲怆是悲怆自己性命的逝去,而快意则是快意即便是宿斗上人从自己手中攫取走了那传承秘器,但最终也要跟自己一样,难逃这开明灵兽的厮杀,终究难逃一死!

嗡!而就在开明灵兽身躯顶开星纹秘器的那一刹那,它那九个头颅上的九枚独眼,陡然圆睁开来,顺着眼眸中,猛然有九股如探照灯般的光华猛烈冲出,向着巫玄和宿斗上人便冲击而去,那光华如匹练,璀璨无边,仿佛哪怕历经万年风雪磨洗,都不会损毁分毫!

“不……”光华触及身躯,已经奔逃出一段距离的宿斗上人只觉得就像是猛然间有一股无边的巨力,骤然冲击到了身躯一样,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直接朝后倒飞而起!

不仅是他,在这无边的光华之下,巫玄和那星纹状秘器,也是纷飞而起,两者交错在一起,也是直接向后倒飞而起,直接朝身后那无边深渊坠降而下!

璀璨的星纹光华笼罩之下,两人的身躯恍若一枚星宿,但却不是那傲然挺立于苍穹,向着世间洒下璀璨光明的星宿,而是走到了生命尽头,坠降入深渊的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