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64章 不死谓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竟然掉到这里面去了!”而眼瞅着所有星辉尽数收敛之后,开明灵兽眼眸中的神情骤然一黯,缓步向着深渊处走了过去,不过和此前不同的是,它挪动的步伐极为缓慢郑重,就像是在畏惧着深渊下的什么事物一般,余光向着深渊扫了眼后,急忙退回,缓缓道:

“也罢,既然是掉进了这里面,怕也是难逃一死!孩儿,你在天的魂灵可看到了,我会为你报仇,那些伤害了你的人,他们一个个都要死!”

话音落下,开明灵兽眼眸中的红色戾芒陡然大作,抬头向着虚空之中一嗅后,神情陡然变得凝重起来,一字一顿道:“既然是你第一个斩杀了我孩儿的头颅,那就让你成为接替他们两个之后,第三个被死亡吞噬生命的对象吧!”

喃喃一声后,开明灵兽猛然一吼,而后身躯扭动,大踏步向着林白气息传来的方向便赶了过去,随着脚步的迈动,它全身上下都已被杀机所笼罩,森寒无比。

—————————————————————————————————————

深渊之下,这是昆仑的极深之处,如同幽深的地狱,伸手不见五指,望不到尽头。

而在那深渊的底部,却和两侧遍布着嶙峋岩石的峭壁不同,草木异常的丰茂,甚至都能称得上是郁郁葱葱。而在谷底的中心区域,则是有着一方小小的泉池,那泉池之中的水液仿若是用鲜血染红的一样,汩汩流淌,时而自波澜之中溢出点点晶莹剔透的光华,那光华玄奥非常,恍若是生机的汇聚,就像是地脉之间的神髓。

而在这个小池的两侧,此时正躺着两个血肉残破,浑身上下肌肤灰败无光,已经到了近乎破碎边缘的残骸,这两具残骸,赫然便是此前被开明灵兽逼下深渊的巫玄和宿斗上人。

“我没有死……”许久之后,其中一具残骸突然抽动了一下,然后眼眸缓缓睁开,向着四下张望了一眼后,眼眸中登时有欣喜若狂的神芒出现,然后他突然抽动鼻翼,转头向着那小小的血池望去,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道:“这,这是什么?”

这苏醒过来的尸骸,赫然便是巫玄。此前他在坠降之时,恰好你星纹状秘器挡在了他身下,秘器残存的星辉,对他产生了庇护,使得他没有因为坠降而丢失了性命。

而在他看到那恍若用鲜血染红的泉池,感受到自泉池中传递出的强烈生机后,神情刹那间便恢复了清明,然后没有任何犹豫,一头向着那泉池里便扎了进去。

头颅乍一碰触到泉池,巫玄登时便感受到从那泉池之中陡然生出一股极为强劲的吸引力,那股吸引力和泉池所释放出的强烈生机全然不同,那是一种把人的生机从躯壳之中拖出,将其反哺入泉池,让所有的生机,都尽数化归泉池的力量。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儿?!”感受着这诡异的吸引力,巫玄的面上陡然露出了惊惧之色,他想要摆脱那股吸引力,但已是强弩之末的他,无论怎样挣扎,却是根本无法从那吸引力之中脱身,就像是那泉池如同什么牛皮糖一样,一沾上,就别想再分开。

几乎是在刹那间,巫玄便觉得体内仅存的那些生机,就如同是流水一般,不断向着泉池之中淌淌流去,而他的躯体更是在不断的向着干枯的态势发展,似乎随时可能灰飞烟灭。

难道命数真的已经注定,就算是自己能够侥幸从开明灵兽的追击下保住性命,但终究还是难逃一死,要把这所有的生机都交代入这泉池之中吗?!

我不服,我不甘!越是想,巫玄便觉得心中越是愤懑难平,他在隐世纵横了大半辈子,但一入昆仑,便发生了如此之多的变数,让他到了此种境地。

木小子,若有来世,我一定杀你!念及此处,巫玄不禁猛然捏动拳头,顶着那滔天的吸引力,猛然开口怒斥道,说话的同时,他的手脚更是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鼓起最后的一丝力气,从那泉池的吸引下摆脱,而就在他乱动之时,脚却是突然碰到了那星纹状秘器!

嗡!就在他脚尖碰触到星纹状秘器的那一瞬间,那原本在开明灵兽轰击之下,已然破碎不堪,似乎将要崩毁的秘器,竟然突然发出一阵诡异的悸动之音,旋即顺着那秘器之上,骤然有无数诡谲的符纹滋生而出,顺着巫玄的身躯便弥漫而上。

随着符纹的滋生,巫玄的躯体突然开始一种诡异莫测的变异,那些干枯的肌肤之上,就像是突然间被人用机器刻下了刺青一样,突然有无数的诡异符纹生出。

而与此同时,巫玄更是突然感觉到自泉池之中的那股吸引力骤然消散,而他那已经几乎干涸的生命力,已经开始萎缩的五脏六腑,以及那恍若到了风干边缘的血肉,竟然骤然如同一块在烈日下暴晒了无数天的海绵一样,开始抽取泉池中的鲜红泉水。

一滴接着一滴,每一滴泉水的汇入,都叫巫玄有一种久旱逢甘霖一般的感觉,甚至于在这一刻,他都开始觉得即便是这种吸收都不够过瘾,竟然开始艰难的转过头来,将脑袋深深的扎入了那泉池之中,然后开始张口痛饮那略带血腥味的泉水。

泉水之味,虽然略带血腥,但却有着一种诡异的芬芳。那泉水一入喉,登时便将巫玄的双唇和喉咙滋润如常,而且这泉水还如琼浆玉液般,每一口的吞入,都叫巫玄的身体内,开始有一股生命机能的波动生出,叫他觉得自己渐渐开始焕发活力。

咕咚!咕咚!咕咚!没有任何迟疑,也根本来不及思忖这诡异的一幕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巫玄只是无意识的大口大口猛吞着那泉池中的血红泉水!

每一口泉水的摄入,都叫巫玄体内那干涸的生命力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已经几近风干的血肉和骨骼,开始缓缓的恢复活力,枯萎的五脏六腑,也渐渐被泉水中的生机所弥补,甚至他觉得自己被林白破坏乐得根基,如今也在不断的复原!

他知道不管这一切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但自己终究是摆脱了危机,这条命能够保住了,这一身的修为,也可以得以留存了,从此以后,海阔天空!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泉池中的水液渐渐被他吞噬的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但即便是如此,他的肚腹却是根本感受不到任何暴涨感,似乎哪怕面前还有一头牛,都能吞下去!

“你在做什么?!”而就在此时,顺着巫玄的身后,突然传来宿斗上人那气息微弱的声音,那声音一出,旋即变得愈发不可思议起来,“你的修为……你的修为恢复了?”

“没错!我恢复了修为!”巫玄闻言,缓缓转头,他的面颊此时已尽数被那泉水染成了血红之色,恍若从血狱之中逃出的恶魔一般,扭头望着宿斗上人,用带着恶魔般的引诱口吻,轻笑道:“一切都是拜这泉水所赐,你想不想喝一口?”

“想!”听到巫玄这话,宿斗上人没有任何迟疑,咕咚咽了口口水,直接应承出声,但话刚一出口,他便发现巫玄竟然缓缓起身,眼眸中带着诡异的神情,缓步向着他走来,这变故叫他突然觉得有种危机在不断的逼近,甚至他开始觉得,此时此刻站在自己跟前的巫玄,已然不是以前的巫玄,这让他不禁往后挣扎着倒退一步,道:“你要做什么?”

“你想,但我不愿给!”巫玄闻言,龇牙一笑,在那如布满了鲜血般的赤红面颊辉映下,牙齿变得异常的森冷,恍若露出獠牙的野兽般,狰狞一笑,缓缓道:“当初你不是要抛下我一个人走吗?你不是要费尽心机抢夺我的东西吗?我现在也想拿走你一样东西!”

“饶了我,我不饮这泉水,那秘器也都给你,只要能活下去,我马上从昆仑离开!”看到巫玄那诡异的面容,以及他脚步一步步迈近带来的诡异感觉,宿斗上人只觉得已到了魂飞魄散的边缘,喃喃哀求道:“巫玄,看在你我往日的情分上,饶了我吧!”

“不,我不会饶恕你,也不会再饶恕任何人!你要死,那姓木的小子也要死!”巫玄龇牙诡异一笑,然后身躯陡然冲起,那狰狞的獠牙,直接刺到了宿斗上人咽喉处的颈动脉之上,等到温热的鲜血灌满喉咙后,他只觉得快意无比,含混不清道:“你们的生命,都将要被我所夺取,你们的一切,都将被我所吞噬!从此以后,我是巫!”

一声一声,恍若夜枭啼鸣,尖锐刺耳,而在他的吞噬之下,宿斗上人只觉得体内的液体,正在不断的流逝,而身躯也变得越来越冰冷,视线也开始越来越浑浊。

而在生命的最后关口,他突然想到了当初自己与巫玄在探寻那位隐世前辈的洞府之时,曾经看到过的一句,一句叫他困惑了无数年,但直到今时今日,才终于明悟的话语:

血海生仇,星辉灌体,不死而谓巫!